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各地复工风险大 北京遇政治危机

图为1月29日,北京平常拥挤的商场街,如今空空荡荡。(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65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1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今天(2月10日),北京和上海也宣布实施“封闭式管理”,距离彻底封城一步之遥。至此,四大直辖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全部被新冠肺炎(武汉肺炎)攻陷。到目前,湖北、江西、辽宁和安徽已经封省,四大直辖市和广州、深圳、杭州、南京、成都等80多个城市也已经封闭管理。

下午,习近平去了北京朝阳区安贞街道。中共官媒发出一组图片,并表示习戴口罩深入社区,是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的防控工作。

这次露面,将“习带着中南海的高官去了海南某地”的传闻打破了。不过这次疫情对北京政权以及他个人权威的冲击是不容忽视的。外媒分析认为,习近平“不仅要打疫情战,还要应对政治危机”。

经济压力大 各地陆续开工

大疫当头,全国上下都非常紧张,各地都在采取不同的手段,试图防控疫情。但另一方面,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来自上海、四川、浙江、江苏等多地的信息显示,很多企事业单位都接到开工通知。

中共央视的官方微博贴出了一份“复工防疫守则”,要求民众“通勤路上应全程配戴口罩,尽量不摸车内设施;办公室内与人保持1公尺以上的距离,重视物品的消毒,准备带盖的水杯;食堂内单人单桌或隔座而坐,不要互相分享食物;使用厕所时盖上马桶盖再冲水”等等。

但是这个守则有什么实际意义吗?网民问“保持1公尺距离?那得几点上班啊?高峰不人贴人就很好了”,“地铁怎么保持距离?”还有口罩都被国家征用了,让老百姓去哪买啊?

我一位同事的上海亲戚说,今天已经上班了,不过“轮流上班,尽可能在家里工作”。

上海的杨先生向自由亚洲透露,尽管上海已经开工,但是因为人们对疫情的恐惧,很多人不敢出门。他上班的路上转了3次公交,加上他本人,一共只有4个乘客。

这完全可以理解,如今疫情这么严重,很多地方还在封城、封省、隔断交通,这个时候去上班,那不是拿命赌吗?

当局对信息不公开,谁也不知道身边有没有疑似患者,有没有那种在潜伏期、没有任何症状却传染性很强的人。专家已经指出,新冠病毒在潜伏期也传染,这让人防不胜防,所以有网民表示“我决定辞职”。

不开工 中小企业生存成问题

但是对中小企业来说,如果仍然不开工,经济状况会越发恶化,生存已经成了问题。武汉封城后,全国的经济活动几乎陷入了休克状态。

北京清华大学上周向995家中小企业发出了一份问卷调查,询问它们对疫情的评估与看法。调查员首先问受访企业手头现金能支持多久,34%的企业表示只能维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17.91%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半年以上。

美国之音表示,大陆4300万家中小企业不开工就意味着“等死”。

江西的任女士表示,去年经济不景气,大批中小企业的日子更艰难,面临厂房租金、贷款利息等等,所以各地都是“悄悄开始放松防疫禁令”。

华尔街著名经济学家、研究机构Evercore ISI董事长海曼(Ed Hyman)表示,大陆今年第一季度GDP增幅或许是零。他对CNBC表示,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病毒,重要的是生意。“人们不出门,他们不想购物,这才是最伤害中国的”。

北京防疫风险“全国最大”

就在这种压力下,大陆各地今天纷纷复工了。京通高速的车明显多了,北京地铁的乘客,也明显比假期增加了不少。所不同的是,人们都戴着口罩。北京疫情防控小组发布了10条措施,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

通告中表示,严格居住小区封闭式管理,居民和车辆凭证出入,出入口设置检查点,进入必须戴口罩并且测量体温。外来人员和车辆“原则上不得进入小区”,快递、外卖送到指定区域,由客户自行领取。

对于来北京的人员,要求当天必须报告健康状况。14天内曾在疫情高发地区或与这些地区人员接触的,需要医学观察或居家观察。此外,社区内不是生活必需的娱乐公共场所一律关闭,要求人们减少外出活动。

不过有一个相当矛盾的地方,北京今天宣布封闭管理了。当局一方面呼吁人们尽量少出门、小区施行封闭式管理,另一方面又陆续复工,这个执行起来如何把握尺度,有一定的难度。

有网友在《北京晚报》微博下面留言,讲出了自己的现实问题:“这边封闭那边上班,是不是矛盾?封闭的意义在于隔离,上班了又聚集到一起了,这样怎么落实封闭社区管理?是不是有点搞形式主义?”

有大陆媒体报导,住在廊坊市大厂县潮白新城、要到北京去上班的市民表示,居住的小区要求县域外返回的居民,“自行居家隔离14天”。换句话说,只要去“上一天班,回家就必须隔离14天”。

一项通过人工智慧技术的分析显示,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国城市疫情危险系数排名前五位依次是北京、武汉、广州、重庆、上海。其中北京的风险最高,比武汉还要严重。

北京,是中共的权力核心所在地。京畿要地是否稳定,直接影响着全局的安全稳定。一旦疫情逼近中南海,势必成为中共政权的一大危机。

上海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徐飞表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经济活跃度最高,人流量最大。也就是说,人们发生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最高。

尤其是北京的疫情不能乐观,他说,北京政府在2月3日的记者会上已经承认,发现了群体感染疫情事件,有5名医护人员和4名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医护人员被感染,这是疫情加快扩散的重要标志。

强制封村酿血案

中共官方通报,至今累计确诊40,235人,新增3073例。疑似病例23,589人,新增了4008例。死亡909例,新增了97例。

不过,对官方数字,外界普遍存在质疑。如果新增感染人数“稳定”在3千人,为什么中国各地要接连宣布加强管制?

在北京当局的号令下,几天内建起了几个新医院。习公开宣称这是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要求人们打好“抗疫”战争,惩罚“不服从政府命令的人”。

不过疫情重灾区湖北的医院早已经人满为患,医疗物资和食品供应都是严重匮乏,大约6000万人正在接受有史以来涉及人数最多的隔离措施。为了防止病院扩散,地方政府各自为政,纷纷效仿湖北封村、封路、封社区,要求居民留在家中,禁止过年期间走亲访友。

谢女士是湖南衡阳市一名妇产科医生,还有20天就退休了。她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一辈子从未经历过今年这样的事,这哪是过什么年?简直就是过难,度日如年啊!”

年前就被封闭在家中的谢女士,原以为正月初七可以解禁上班,但是宣布说假期延长到初九。到了初九,又要延长到十五。而看到衡阳发布的确诊病例又增加了几例,觉得“情况没有那么乐观”。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医院叫她回去上班,“这个情况我怎么敢去上班?”“说不恐慌是假的,我们知道目前还没药可治(新冠肺炎)”。

谢女士表示,“成天闷在家里,大人都烦透了,小孩更烦,哭个不停。反过来又影响大人,大家心情都糟透了。”

可想而知,整天被困在房间中,跟坐牢差不了太多。失去自由的情况下,人们的心情能好吗?

昨天收到网友发来的一段视频,是发生在河南睢县潮庄镇传李村的一桩血案,就是因为封村引起的。提醒大家,这段视频非常血腥,所以我们做了一点图像处理。一是避免引起人们的过度不安,二是受谷歌旗下的YouTube限制,必须这么做。

事情发生在2月5日下午三点左右。传李村村民李海某因无法忍受长期的强制封村,想要出村。在村外的守护人员对李海某进行阻拦,于是发生争执,李海某随即砍伤了护村员并导致死亡。

隐瞒疫情,激怒民众

这虽然是一起极端事件,但反映着民众心中的怒火。地方当局隐瞒疫情,使不明真相的百姓遭受了巨大损失。昨天网友爆料,上海田林某小区有一例感染者,但是入院之后7天都没有告知小区居民。并且居委会称,“不能告知小区居民”。

而面对得知情况的居民电话询问,工作人员搪塞说“以上海发布为准”。面对居民的进一步追问,工作人员支支吾吾,最后挂断了电话。

我们来听一下其中的部分录音。为了安全,我们对录音做了一些声效处理。

居民:什么时候的?什么时候开始的?
工作人员:啊,这个以上海发布为准。
居民:上海没有发布。
工作人员:可能从我们得到的消息啊,今天可能会发布了,待会我们就到居委会去。
居民:今天发布,他(感染者)什么时候得的?
工作人员:那么这个以发布的时间为准。
⋯⋯
居民:你们采取什么措施了呢?
工作人员:采取了。一个就是该户(感染)人家作为密切对象,已经在家进行居家医学隔离,不出门啊,就是这个。由疾控中心对楼道、家里进行消毒。
居民:那楼里、过道,你们有没有排查?有没有不排查?
工作人员:排查的啊,就是居委会对这栋楼里面的情况⋯⋯
居民:居委会告诉了“不要告诉居民”,你告诉我他排查了?
工作人员:哦,待会我们会到居委会去啊。
居民:居委会现在告诉我是要保密。
居民:他在没有隔离前,你们知道,但你们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其实疫情发生,做好防御措施,并不可怕。人们气愤的是当局隐瞒疫情,把人们蒙在鼓里。不过《华尔街日报》表示,虽然民众怒火主要集中在地方政府身上,指责地方当局掩盖疫情。但许多人也在发泄对当局的审查制度和现任北京当局过去几年形成僵化、集中的权威感到愤怒。

抗疫受质疑,冲击北京权威

国难当前,国家领导人在哪里?美国之音说,习近平的表现已经“令许多观察家好奇”。

前天《纽约时报》用了这样一个标题:“习近平在哪里?中国(中共)领导人从安全的高处对冠状病毒战役发号施令”。副标题是“在中国面临多年来的最严重的危机之际,习近平躲到了幕后。这一局面反映出假如阻遏病毒的努力失败他所面临的政治危险”。

同一天“工商内线”也用了类似的标题,“在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发展中,习近平不见了踪影,很可能是为了预防万一情况变得非常不妙时他可以自保”。

几天前(2月4日)英国《卫报》也表示,“既抢功又避责?习近平在与冠状病毒作战的前线缺席。”

除了媒体质疑,民间质疑、批评声浪也是没有断过,形成了舆论海啸。尽管当局加紧审查,仍难以遏止汹涌之势。特别是武汉疫情吹哨人李文亮之死,评论愈演愈烈。

化名王宇的武汉年青人向《纽约时报》记者展示了社交媒体上的大量评论,他说“李文亮的死是一个感性的触发点”,但“李文亮的死根本不是悲剧的最高点”。

一个帖子写道:“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操纵公众舆论;他们堵住了我们的嘴,但能蒙蔽我们的心吗?他们在骗谁?”

前天北大教授张千帆、清华知名法学家许章润等人联合向中共人大发表了公开信,《言论自由从今天开始》。昨天,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等人也向全国人大和全国同胞发表了公开信,《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两封信都强调,要保障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

大陆维权网消息,武汉十位教授实名发表公开信,要求警方向李文亮等8名医生公开道歉。他们认为警方当初对8位医生训诫,违反了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要求武汉警方为他们平反。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中国互联网学者肖强表示,“这不仅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习近平似乎也在应对一场内部政治危机。”

对香港抗议民众的暴力应对、对新疆再教育营的极端政策,应对美中贸易战的接连误判,还有对法轮功的持续镇压。当局以往把这些问题都归责是外国敌对势力,试图用这样的借口争取公众支持。

但新冠肺炎疫情不一样,全国人都面临着死亡威胁。所以不同阶层都在发声,用不同的方式,公开表达自己的意愿。

独立学者荣剑表示,“这是对执政党合法性的一次巨大冲击。它仅次于1989年的六四事件”。“没有人怀疑他控制着权力,但控制的方式及后果已损害了他的合法性和名声”。

《洛杉矶时报》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中国(中共)政治体制的漏洞,几乎每天都能从中看出这个体制的腐败无能、效能低下、缺乏透明与问责。而这种种漏洞牺牲的,就是一条条人命。北京当局的“掌控、宣传、民族主义和武力等统治手段”没办法给人民带来最迫切需要,这大大伤害了北京“自我形塑”的形象。

纽约智库“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认为,这或许是北京“失去天命”的时刻。他是个通过控制来统治的领导人,但“他的控制并不成功”,他现在遇到了“没办法控制的事”。

《华尔街日报》也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推动了一场危机的爆发,触及到了北京当局“强有力的领导核心”,以及中共的威权体制。

清华大学知名法学家许章润7日表示,“围绕习近平的神话已经破灭”。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20-02-11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