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何白宫不信任中共病毒疫情数据

人气 11858

【大纪元2020年0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许祯祺综合报导)在中国湖北省出现的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已经传播到28个国家和地区,因中共至今未对这场危机作出符合国际规范的因应措施,以及中共在SARS疫情上的刻意隐瞒等历史事件,加剧了美国政府对中共是否提供准确信息的不信任。

白宫高级官员告诉CNBC,白宫本周表示,根据中共病毒病例数量,美国对来自中国的信息没有太强信心。福克斯财经电视台白宫记者爱德华·劳伦斯(Edward Lawrence)上周四推文说,(美国)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他们相信中国(中共)至少漏报十万例中共病毒病例数;同时,还有消息来源说,美国政府认为中国(中共政府)也在“非常严格”地限制报告中共病毒致死人数。

同时,中共一直不愿接受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帮助,以及关于中共压制疫情暴发信息的行为,更加剧了美国的不信任感。

在周四播出的一次iHeart电台采访节目中,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被问到中国(中共)是否发布有关疫情的真相时,川普说:“你永远不会知道。”

美国对中共不信任可追溯到1950年代

美国官员对中共的不信任可追溯到1950年代,当时中共主管部门设定了不切实际的生产配额,导致当地官员虚报数据。2003年SARS爆发时,中共刻意隐瞒疫情,令人不安。而在过去二十年来中共经济数据的差异造成美国政府坚信中共的不可信任。

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甚至称中共为“疾病孵化器”(disease incubator)。

世界卫生组织(WHO)1月底至今两度赞扬中方对此危机的回应,使批评者质疑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没有阻止美国高级官员批评中共对疫情的处理。上周四,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告诉记者,美国对中共处理疫情“感到失望”,理由是缺乏透明度。

白宫对中共这种批评并非新鲜事。以下三件事说明美国政府早就开始对中共不信任。

因中共至今未对中共病毒疫情危机作出符合国际规范的因应措施,以及中共在SARS疫情上的刻意隐瞒等历史事件,都加剧美国政府对中共是否提供准确信息的不信任。(STR/AFP via Getty Images)

1. SARS爆发 中共刻意隐瞒疫情

外交关系委员会公共卫生研究员、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卫生研究中心主任黄燕中(Yanzhong Huang,音译)对CNBC表示,美国对中共处理公共卫生危机的怀疑始于2003年。

当时,中共政府被指控试图掩盖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又称为SARS)的爆发,该病迅速蔓延到多个国家,并导致世界卫生官员宣布这是全球卫生威胁事件。

黄说,这种类似流感的中共病毒曾引起发烧、咳嗽、发冷和疲倦等症状,以前从未见过,世界领导人指责中共政府管理不善和延误导致SARS的迅速传播。

SARS病例最早在2002年11月出现,中共卫生部门在同年12月中旬获悉这种神秘的呼吸道疾病爆发,但中共直到几个月后才向公众披露SARS疫情。

卫生官员于2003年2月11日报告了广东省爆发SARS疫情,有三百多SARS病例。虽然中共后来做了一些补救措施,包括与世卫组织和其他官员合作遏制疫情。黄对CNBC说,最初未能通知公众的事实加剧了人们的焦虑、恐惧和广泛猜测,包括美国在内。

黄说,“对SARS的反应和新病毒肯定有相似之处”,他也补充说这次中方反应好于SARS。

2. 货币操纵

去年8月,川普(特朗普)政府正式指定中国为货币操纵国,此举获得美国两党支持。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当时说:“中国(中共)早在川普总统就职以前就一直在操纵人民币汇率。他(川普)最终告诉财政部长给中国(中共)贴上货币操纵者的标签。他要做的就是做到这一点。”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L.桑顿中国中心(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资深研究员戴维·多尔(David Dollar)对CNBC表示,对川普这一举动的支持凸显美国官员对中共历史上经济数据的失望和怀疑。

他说:“早在2005年,2006年左右,可以说中国(中共)正在干预以保持人民币低位。”“从历史上看,它们在15年前就已经达到货币操纵者的定义。”

在美中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前,美国在1月将中国从货币操纵名单删除。但多尔表示,很明显,中国(中共)历来抑制人民币升值,以维持与美国和其它国家的贸易优势。他说,这段历史以及与贸易有关的其它争端一直是中美之间争执和不信任的焦点。

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红十字医院收治病患。(Hector RETAMAL/AFP)

3. 中国GDP数据不准确

说起中共官方公布的GDP增长数据,连现任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曾自述“不可信”。李克强在2007年担任辽宁省省委书记,他在接待外宾时表示,更喜欢通过三个指标来追踪经济动向,以挤掉统计数字的水分。这三个指标分别是: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

这些评论是美国外交人员私下发表泄露出来的,这也是李克强指数的由来。

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和历史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Thomas Rawski)的研究重点是中国现代经济发展。他对CNBC表示,经济学家和中共官员都普遍认为,省级数据并不准确。

他说:“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我们在(中共)国家和省级都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发布的数据表明事情比实际情况要好。”罗斯基还表示,最重要的是,另一个问题是对报告准确数字是否有兴趣。

CNBC报导,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罗斯基一直观察中国经济增长,那时他开始看到数据偏离了现实。他在2001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声称有关中国制造业产出的数据与有关用电量的基本数据不一致。

剖析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的经济学家则表示,根据他们对企业利润、税收、铁路货运、房地产销售和其它活动指标的分析,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可能比官方公布的增速最多能低出三个百分点。

罗斯基对CNBC说:“考虑到流感事件(指中共病毒疫情),这与GDP问题完全相同。”

“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有很多技术问题以及我所说的准确性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人们在各个层面上收集和报告数据的动机,你必须询问是否有扭曲的动机。我认为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他说。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马克斯·费舍尔(Max Fisher)撰文分析说,中共的政治体制可能阻碍政府应对中共病毒爆发的能力。而这次危机也正暴露了这个体制的深层缺陷。

中共的政治体制可能阻碍政府应对中共病毒爆发的能力。而这次危机也正暴露了这个体制的深层缺陷。(Getty Images)

费舍尔说,拖延信息的做法在中共体制下司空见惯。这表明地方官员可能淡化了疫情的早期警告信号,或者干脆没有采取足够的协调行动来发觉问题的波及范围。

他写道,这些长期困扰着中共领导人的缺陷似乎无处不在,从官员应对中共病毒爆发的速度,到中共多年来无力解决某些健康风险问题,专家们早就警告说,那些风险可能导致如今的这种疾病爆发。

此外,据量化金融专家对《巴伦》财经杂志的数据进行回归分析之后发现,中共报导的中共病毒肺炎死亡人数似乎与一个简单的数学公式具有极度精确的相关性。

纽约大学全球公共卫生学院(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生物统计学副教授麦楼笛·古德曼(Melody Goodman)说,用一种称为决定系数R平方(R squared)的统计方法计算,方程式显示变化接近完美的99.99%。这是一种幻想说法,即死亡人数的更新数据几乎可以完全预测。

此专家表示:“真实的数据永远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而总是充满离群值的。”◇

责任编辑:李寰宇

相关新闻
新冠病毒疑虑 美联航班机伦敦机场被暂停入关
疫情延烧 美专家:中共措施未符合国际规范
日本东京新增8例中共肺炎 7人与确诊司机有关
日本和歌山医院五例中共肺炎 恐爆院内感染
最热视频
【老外看中国】硝烟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闻看点】美制裁港国安法 习“加强备战”?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那一场雪天围炉
【罗厨寻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习为何压香港 港国安法冲击五层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