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虫集体进攻 为何单单绕开他们

文/宋宝蓝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际,中共发布紧急通知称,在东非南亚肆虐的蝗灾恐随季风袭击西藏、云南。图为1月22日,肯尼亚的拉拉塔村(Lerata),蝗虫从地面植被中蜂拥而至。(TONY KARUMBA/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265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中共肺炎疫情(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媒体报导又发出预警,4000亿只蝗虫正逼近中国边境。虽有中共的御用专家表示,蝗灾不会对中国造成危害。但中共当局隐瞒武汉疫情,导致疫情失控,因此中国民众表示,对于蝗灾“希望政府拿出办法事先防范,不要重蹈覆辙(指中共肺炎疫情)了”。

历史上,虫灾虽时有发生,却不是针对所有人。那些不会人语的在野生灵,行事似乎也有它们的原则,遇到一些人,它们也会知趣地绕开。

为官清正 蝗虫避着飞

蝗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然而飞经小黄县时,却是一刻也没有停留,当地庄稼丝毫未损。图为《耕织图册.三耘》,作者、年代不详。(公有领域)

东汉时期,有位官员叫徐栩,字敬卿,吴郡由拳县(今浙江嘉兴县南)人,年轻时曾作过狱吏。徐栩执法公允,处理案件认真,后来升任小黄县(今河南开封县东北)县令。

不久,河南发生蝗灾,大面积的庄稼和青草都被蝗虫吃光了。但奇异的是,蝗虫虽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飞经小黄县时,却是一刻也没有停留,庄稼丝毫未损。自然,人们也用不着扑灭蝗虫。

当时,有位刺史下到地方考察各县吏政,发现小黄县竟然没有一个人参加扑灭蝗虫的活动,于是责备县令徐栩,并上奏免了他的官职。

不料,徐栩弃官离开的当天,蝗虫即刻返飞到小黄县。刺史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错事,满怀惭愧向徐栩道歉,请他返回县衙复职。徐栩官复原职后,奇特的是,蝗虫又立刻飞走了,不敢停留在他的辖地,就像不约而同地逃走了一样。

为官仁善 感化蝗虫

东汉大臣鲁恭(公元32年一113年),字仲康。汉肃宗刘炟时,担任中牟县令。他以善德教化地方,受到百姓和官吏的信服。

建初七年(82年),郡国发生蝗灾伤害庄稼,然而蝗虫惟独没有入侵中牟地界。河南长官袁安听说此事,认为消息不实。哪有蝗虫不吃庄稼,不侵田地之事。于是派官员肥亲去调查。

肥亲问旁边站着的一个小孩儿:“你怎么不抓野鸡呢?”小孩儿说:“野鸡即将孵育小鸡啊。”图为清 黄钺《龢丰协象册.村社迎年》。(公有领域)

肥亲来到中牟地界,鲁恭陪同他到田间视察。二人坐在桑树下休息时,有一只野鸡经过身旁,却不怕人。他看到旁边站着一个小孩儿,就问他:“你怎么不抓野鸡呢?”小孩儿说:“野鸡即将孵育小鸡啊。”

肥亲听罢,肃然起身,恭敬地向鲁恭作揖告别,说:“我被派来视察您的政绩。如今蝗虫不入中牟县境,这是第一奇事;善政化及鸟兽,这是第二奇事;连小孩儿都有仁爱之心,这是第三奇事。”为不打扰贤者,肥亲就不再久留,立即起身回去禀报。

袁安将鲁恭的贤能上奏朝廷。待其任满后,朝廷调升鲁恭为司徒。

以身祝祷 天降暴雨灭螟虫

古时出现灾害时,清正的官员也会以身祝祷,以求上苍免除灾害。

东汉时期,有一年弘农县出现螟虫为害庄稼,百姓恐惧,担心庄稼没有收成。县令公沙穆了解百姓的担忧,于是他设下祭坛,向神明祝祷,并谢罪说:“百姓有了过错,起因是我公沙穆。请允许我以自身祝祷。”结果天降一场暴雨,待大雨停止后,螟虫自行消亡。百姓称颂公沙穆精诚自省,得以通神。@*#

事据《百越先贤志》卷3、《为政善报事类》卷2、《后汉书·公沙穆传》卷82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张伯行,字孝先,号敬庵,河南仪封人,清朝康熙年间著名的清官,历任内阁中书,福建、江苏巡抚,礼部尚书等。他严于律己,爱护百姓,不贪名利,深受康熙皇帝的器重和百姓的爱戴。康熙称赞其为“操守为天下清官第一”。
  • 康熙皇帝倡导尊德崇道,实行仁政德治,他说:“万世道统之传,即万世治统之所系也。……道统在是,治统亦在是矣。”他言传身教,严于律己,堪称内圣外王的典范。
  • 第五伦(人名)在乡里任“啬夫”的小官时,均平徭役、赋税,调解乡里间的矛盾,公正和善,很得人心。但他认为自己做官发达不了,就带着家人搬到河东去了。
  • 武汉肺炎肆虐大陆之际,蝗虫中最凶猛的品种沙漠蝗虫,已飞过红海进入中东和亚洲,已到达中国边境。甚至有中国大陆网民发布视频称,蝗虫先头部队已抵达新疆边界。中共农业农村部称,沙漠蝗虫对中国危害概率很小。网民说:专家的话也能信?
  • 这个“中国科讯”的文章说,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迁徙害虫,而“沙漠蝗虫”是最具破坏力的种类之一。它们每平方公里可以达到4000万只,每天可飞行150公里,而且成虫寿命长,可以活100多天。而根据肯尼亚政府的声明显示,沙漠蝗虫群每平方公里,甚至能达到1.5亿只的数量。
  • 宣城太守仁心爱护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报,因为那些小生物竟然“记得”他的善举;急躁易怒气的都尉用热水浇灌蜂巢烫死蜜蜂后,恶报上身意外得让人慑服;万物有灵,能感应善恶,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证!
  • 二零零三年就在萨斯在中国横行的时候,俄罗斯《生命与安全》杂志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远远不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诺夫·B.B.,是俄罗斯社会生态学国际研究院的学者。
  • 纪昀的先母张太夫人曾经雇佣过一位同姓的老妇人帮着在家中掌管炊事,这个同姓的张氏老妇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处。
  • 我结婚后,没等到准生证就怀孕了,当时也不敢声张。因为本村有一年轻夫妻,在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怀孕后,被管“计划生育”的干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办事,把已怀孕几个月的小媳妇拖走做了引产。村里还有一家媳妇怀了二胎,不得不成天东躲西藏,后来在玉米地里被人发现了,也被强行拖走做了引产,当时那婴儿都快足月了。
  • 我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里,从小就喜爱画画儿,父亲常带我去寺庙临摹佛菩萨的壁画。上世纪70年代很少有旅游的人,我经常一个人在寺院里跑着玩。有一次跑进一个大殿,看到把门的那些泥塑金刚都瞪着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样,吓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