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散文:中国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观(下)

作者:屠赤龙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后街上空荡荡。 (Stringer/Getty Images)

  人气: 618
【字号】    
   标签: tags: , ,


2020年2月7日,湖北黄冈的东湖小区内,本来是万家团圆喜庆的元宵节,楼上一居民家传来一阵哭叫:“让我去跳楼,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妈拖着女儿的手:“要死,我们全家一起死。”

这户人家一家三口全被感染了,因为医院得不到治疗,他们怕死在冰冷的隔离病房,不愿去医院。她爹躺在床上,已经有气无力了。

这个小区原来规定居民一家一人一周二天出门购物,现在规定居民14天内都不能出门,连小区内散步都不行,购买的食物送到家门口。而且规定家里人长时间聚集一起都不行,有一户一楼的人家因一起打麻将被“红袖装”冲进来砸了麻将机。

因此,人们互相都不知道谁家生病了。

“给你姨打个电话吧,听说她痊愈出院了。”等女儿平静了,她妈几乎有哀求的口气说。

“没用的,这种病有些人会自愈,但大部分是没希望的。”

“死马当活马医。”她妈要拿起手机打,不料女儿非常暴躁,一把夺过手机扔在沙发上。

“别丢人现眼了。”床上的她爹说。

她妈走到阳台,想锁住阳台的门。突然,看到楼下的门岗有人在吵架。

原来是一个小伙子关在家里日子久了,难受煞了,想去单位。门岗不让出去,门岗边上还有红帐搭起来的体温检测岗,岗边插着共产党党旗。他要强闯,便吵起来了。

“我没有病,传染了谁我负责。关在家里,不能上班,自己都感觉得病要死了。”

“谁不是一样的难受?现在都延期开工,你要上班必须有单位证明。”

据悉,中国有上百个城市封城后,单位都不肯复工,量体温、戴口罩、开健康证明、打上班凭据成了几亿个城乡百姓居家之外每天重复的动作。

整个中国沉寂了许多,不可知的灾难,似乎在前面招手,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突然,电话响了。他妈拿起一看,正是他姨打来的,说是姨,其实是一个远亲,在同一个城市,有时跳广场舞在一起,来往较频而已。

“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听说你出院了,太好了。现在我家二位比较严重,我前天开始也发热。你是怎么好的?”

“我的亲家母炼法轮功,叫我退团,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真是灵啊,我念了三天,后来病症消失了。这个事我对医生也说了。”

“啊!炼法轮功人说的,炼法轮功不是要被抓的吗?”

“现在瘟疫横行,也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记着我们,他们是为救人被抓的,这是共产党迫害他们。瘟疫是天灭共党来的,中共还叫党员去抗疫,这是叫人送命。现在还在迫害他们,造假诽谤他们,这会有大祸啊,共产党太狠毒了?医院里每天几百几百的拉尸呀。”

见对方没出声,在认真听, 她停顿了一下:“我根本不是医生治好的。”

“新闻每天说治愈多少多少,可是又说这病源不知在哪,怎么传播也不知道,没有药可治,你说新闻可信吗?没有多少病例的城市也封了,可能当官的预感这次病要命的。”

“因为大官的命都会被传染,影响政权了,所以这么怕,要是小百姓,才不会管呢。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保命的。”

“记住了!”

突然,门岗吵声大了。原来有好几个人戴着口罩都参与吵架。有的说:“少走动,为别人为自己。”有的说:“健康人不让正常生活是违法的。”有的说:“政府对个人只有做好保护和检查工作,不能强迫,出去感染也是个人倒楣。”有的说:“恶意传染,危害公共安全,寻衅滋事,都是违法的。”也有人说:“搞得像世界末日一样恐怖气氛,人受暗示心里,都怕得想死了。”

门岗报警了。警察来了,带走了那个冲门的小伙子。他到底是在维护人权还是寻衅滋事,谁也不知道,这个时期,只有随警察说了。

天阴阴的要下雨的样子。一城的愁容,一城的血泪。


我是救援队的医生。刚从苏州被派到浙江去。路过苏州园林的时候,看到景区已封闭了。景区门口贴着告示,为抗“疫”,禁止开放景区,何时开放等通知。

到了杭州后,我们被安排住在西湖边的一家休养所。晚上,陈权国约我散步。陈权国是政府部门厅级领导,也是我私人至交,我当然去。

杭州是国际旅游城市。每个小区都封闭只有一个出入口。也是两个岗亭。除门岗要求登记查问外,门岗边帐篷内外也站着一些“红袖装”,要求外来人测体温并汇告来地。同样,可笑的是不少小区都挂着党旗,给百姓感觉好像是共产党组织党员在抗疫。死的是个人,共产党乘机给自己贴金。为了权力,党员个体的生命都只是炮灰。

而那些帐篷内外的“红袖装”,好像有点兴奋。可能是长年累月生活平淡,现在见人就量体温,这挺新鲜有趣。

西湖是世界闻名的旅游景区,青山绿水,花红草绿,曲桥长堤,亭台飞阁,景点鳞次栉比。灵隐寺、净寺、雷峰塔、葛岭抱朴、岳庙……人文景观都与神话或传统儒家有关。沿着杨公堤逆时针走,上香古道、郭庄、杭州花圃、曲苑风荷等景区全封闭了,甚至连保椒山这么大的山,所有上山路也都封了。诺大西湖,没有什么可玩了。

“天降大疫,世有妖孽,每个朝代末年都会有这样异象。”陈权国居然这样说。

“你党员也信神?在苏州还我与争论?”

“党员也是人啊,争论不就是因为边上有同事在嘛。人在顺境时可以无法无天,但遇到绝境时,都会本能地求佛保佑。”

“为私为利求佛保佑,如凡人飞天,不行啊。”

“因此,平时要多为善。你看抱朴道观,是葛洪炼丹飞升的地方,其实气功是讲善的,与政治无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之源。”

“你现在讲话与白天开会时发言不一样。”

“现在我们私下在生活中交流,白天是工作,讲官腔,台上与台下是不一样的。”

“你们当官的两张脸面,不累吗?”

“共产党就是这样,变异人心。”

“你说共产党还能挺得多久?”

“末日了。上面都借抗疫在忙着争权夺利,天灾说不定冲着它来的。他们(它们)也惊慌。”

“你……”

看着我有点惊讶的样子,他说:“约你出来散步,就是想起你前几天跟我说的翻墙退党的事,你帮我退了吧。”

《纪实散文:中国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观(上)》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武汉封城后,由于医疗物资紧缺,很多武汉肺炎患者无法得到救治,导致全家感染,甚至酿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同时,中共封锁小区、封锁消息,武汉被指成为人间地狱。
  • 武汉肺炎疫情快速延烧,自湖北武汉市封城后, 5日再有合肥以及辽宁全省采取小区“封闭管理”,除辽宁以外,大陆至少有35个城市实施规模不一的封锁措施。
  •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蔓延,广东确诊病例仅次于湖北,并出现首宗死亡病例。各省市陆续宣布封省、封城后,广州、深圳也宣布“封闭”。消息一出后,2月7日晚间起有大批民众疯狂涌入香港。
  • 2月10日,北京上海先后宣布全面“封闭式管理”,至此中国4大直辖市全部进入准封城状态。而被称为“吹哨人”的李文亮医师之死,引爆了舆论愤怒并可能引发长期的后效应。多家外媒认为疫情危机已上升到了中共高层的执政危机。
  • 武汉封城后,大量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患者得不到确诊,只能在家隔离,而很多非新冠患者更是有病无医、处境非常艰难。此外,大量过年期间往来走动的人群被滞留在武汉,无法回家。
  • 现居武汉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后,在大陆微博撰写了封城日记,记录下当地民众在疫情下的真实生活,被许多网民转发。因此,她的微博已被禁言。
  • 中国民间有句话,上头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北京当局的一句“人民战争”,整个社会似乎又回到了红卫兵时代,人伦惨剧不断发生。北京当局防疫控疫掀起全国的“人民战争”,使全国立刻陷入了一片红色恐怖。
  • 为应对疫情,全国各地各种严厉的“封城”措施有增无减;然而也出现越来越多暴力执法的现象, 恍如文革再现。另一方面,中共官方称全国病例增加的势头已经放缓,然而随着更多企业的复工,疫情进一步爆发的风险增高。那么疫情到了拐点吗?封城之下民众是否能被人道对待?
  • 武汉肺炎发展迅猛,感染人数攀升,湖北省各大医院被征收为治疗发热病患,一般病患乃至癌症患者无法进行常规治疗,再加上封城封村,难以越区治疗,致使多数患者求助无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