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武汉中共病毒扩散还可控吗?

人气 9274

【大纪元2020年02月05日讯】离武汉800公里的温州被称为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第二大疫区,2月2日开始封城。紧随其后,杭州也从2月4日开始封城。而最新一些确诊病例也揭示了病毒传染途径恐更加多样。

另一方面,泰国及美国分别传出有药物在确诊病人身上发挥作用,也给治疗带来一线曙光。那么中共病毒的传染性有多大?其扩散是否可控?

嘉宾: Jason 横河
主持:方菲

热点互动】温州杭州先后封城;武汉中共病毒扩散还可控吗?美国新药能否大面积产生效果?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2月3日星期一。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持续扩散,2月2日开始,距离武汉800公里的温州开始封城。而最新的消息是2月4日凌晨,杭州也开始封城,最新的一些病例显示病毒的传播方式也恐怕更加多样。不过另外一方面,美国和泰国分别传出有药物在确诊病人身上发挥作用,也给治疗带来了一线曙光。那么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持续关注中共肺炎疫情的最新发展。

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你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温州杭州等多地封城 中共在赌2周内控制疫情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那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是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

杰森博士想先请您来谈一谈,温州和杭州这个最新的事情。其实温州距离武汉蛮远的,800公里,现在是第二大疫区;那杭州据说是浙江省第二大(疫区),在温州之后。所以他们这样先后封城,这是不是说明在湖北省以外,这个疫情已经是很难控制?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也说明,武汉的这个封城的作用和效果不大呢?

杰森:官方承认在武汉春运期间,走出去了500万人。而且有消息说在封城之后,还有大概一万多在武汉的温州人回去了。因为本身来说的话,温州人是做生意全国各地都有,那武汉是个1,000多万人口城市,温州很多人在那里做生意,这是个直接原因。

另外的话,要是从中共目前曝出来这个数据来看的话,当然我们知道英国的专家说这个数据要乘以20;但是我们不说绝对数字,我们就说相对数字。温州目前中共说已经300多例了,而且每天都在增加四五十例;这个增加的数量是其它城市不可比的,也使温州成为几乎是全国在湖北省以外,疑似病例数量最高的,那么包括杭州其实也出现这样的问题。

整个来说的话,温州一旦封城就意味着啥呢?意味着这个城里头的控制几乎有点不行了,就是主要是想保证这个温州城里头的状态不要往外扩张得太厉害;至少武汉我们当时就得到这样的定论。

当然好在温州现在整体数量,如果中共真的是说还在百,几百几百这样数量级的话,还不会像武汉造成这样子,因为资源有限,彻底进入崩溃的状态。可能温州还没有进入那样的状态,但是温州此时此刻要封这样的状态,就是说明温州增长的数量让中共非常担忧。

整体来说中共在赌一个概念,赌一个时间,这个时间就是7天到14天;比如从今天开始算起,7天到14天。今天如果说是3日,当然国内可能是昨天了,就是说4日。如果是今天是个别企业上班的话,几乎全国的企业都会在9日,下个星期上班。

主持人:下周一(10日)。

杰森:下周一。所以说中共期望在这个时间,再加上14天,整个这个阶段把疫情控制住,所以说此时此刻中共有时候会下猛药。比如说杭州、温州,因为毕竟浙江现在是在全国排名仅次于湖北。对于浙江可能官方也很有压力,中央现在(控制疫情)其实是当务之急,所以说很多官员为了保自己的政绩也得要这时候下猛药了。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我听说,当然没有经过证实,说北京现在也是火车和飞机是不能往外走的了,所以也处于一种半封城的状态。那如果这样下去,更多的封城的话,这是不是说明湖北省以外,中国这个疫情扩散不可控制呢?

横河:我想中共暂时不会宣布北京或者上海这种大城市直接封城,这个可能性不是特别大。因为这个影响到国际交往,事实上现在北京机场有人去拍录像,北京机场其实是很空的。而且网上有人说某某某你能不能就是现在想办法撤飞机回美国来?他说:现在谁还敢上机场去?就说明这个情况其实也是相当严重了。但是可以看到很多人拍了,很多人到北京去治疗,北京一些医院开放了给这些发热的,就是有症状的病人可以到北京治疗,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到北京去的人还挺多。

但是从目前这个情况来看的话,武汉人如果说到温州有这么大的话,那么500万人分布在中国的其它大城市,因为武汉已经是中心城市了;那么除了回乡的那些人之外,应该有相当一部分是和大城市交流的,这才是一个比较大的潜在的、可能会发生比较难控制的情况的一个主要因素。武汉毕竟是一个枢纽城市,而且它有这么大的人口,而且从情况来看的话,从武汉撤出来的人,尤其撤到国外的人,从他们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来说的话,这个不乐观。

主持人:对。

横河:因为你看无论是到日本,还是到法国,现在到各个国家的这个病例都差不多,在一架飞机当中的比例,或者这一批撤出来的人当中的比例都差不多。

主持人:1%点几好像是。

横河:对,1%点几。但是有症状的就更高了,你像法国这一次是14%,法国第二架飞机撤回去的。

主持人:但好像法国说后来查的时候,那些人都是阴性。

横河:疑似病例,这个阴性不阴性另外再说。因为现在美国有一例是治愈了的,治愈出院的这一例,就是西雅图这一例。那么他给了很多很多疾病的数据和信息,这个都是在以前中国的病例里面没有的,这我也不明白中共有这么病例,为什么出不了这类的很准确的一些数据。这里面就牵涉一个问题,就这个人住院的时候,检查是阴性,后来又变成阳性了,然后再检查,又变成阴性了。

主持人:喔!

横河:西雅图这一例是有一个波动阶段,然后最后到第7天的时候突然之间变严重了。就在这之前他一直症状都很轻,他自己自告奋勇去医院的,他觉得有发热,有这个症状,所以他就去了。去医院后他说曾经到过武汉,那就把他隔离开来了。隔离开以后,医院每天检查各种指标,一直到第7天的时候,突然之间加重了,然后就是肺部都出现大片的阴影了,然后就透气透不上了。那这时候美国就决定给患者试这个药物,试了药物以后1天,大概不到24小时就明显地好转。

这里主要还有一个因素,医院发现了患者粪便里面也有病毒。就是说以前一直说是在呼吸,或者密切接触的时候才会传染,现在发现粪便也会传染。而且这个报告一出来以后,中国马上好几个医院宣布他们也发现粪便也可以传染了。所以说这里头有一个假阴性的可能性,这就可能不是一下子就能测出来,所以为什么疑似病例要隔离这么多天,像美国它规定至少隔离14天。隔离14天的原因就是确保他们没有病毒的感染,可能是要连续检查好几次,然后过了这个潜伏期以后,然后再把人放出去,这个是一个比较令人担心的。

中共病毒出现更多变异 传染率远超SARS

主持人:对,所以现在很多新的案例,确实出现非常复杂的情况,比如说内蒙古有一个案例,他住楼上,并没有接触楼下的病患,但是他也被感染了,这些新的讯息说明什么呢?

杰森:其实这种事情,当然中共是有些控制在报,有限制在报,其实网上有各个专家都说了,很多案例,不是内蒙古这一个案例,很多案例都出现了,你不知道,你甚至分析不清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得病的。有的时候就跟内蒙古这个一样,没有出过城,没接触过任何跟有病有关的人,在家里头长期被封闭着,因为自从(1月)23日以后,全中国其实都处于封闭的状态,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虽然没封城,但是至少在街上走都有人吆喝你回家那种状态,而且不容许聚会。那么整个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例像内蒙古这样,突然这个人得了。

主持人:很多例。

杰森:而且你都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得的。所以说目前这个武汉中共病毒(2019-nCoV)的传染的途径是个谜,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禁止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到美国这个(通告)公布的时候,他们结出的理由就是说: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因为现在这个病的起因不知道,它的来源不知道,它的传播途径不知道,它究竟危害性有多大不知道。

主持人:甚至包括武汉中共病毒(2019-nCoV)的确诊的方法,能不能真正确诊也不清,也没有把握。

杰森:对。我们前一段时间说了有几个案例,深圳有一个小男孩唾液里头有病毒是活性的,但同时他的人是从来没有病症。同时河南有一个20岁的女孩,把她家里六七个亲人都传了,她自己一点病症都没有,40天都过了。而且中山医院一个病人,两次阴性之后才查出一个阳性。最近又有一个病例说是多次阴性检测之后才查出阳性。而且我们知道,当时武汉是中国数一、数二有大学生较多的地方,所以武汉在1月12日大学放假的时候,100万大学生从武汉离开到中国各地,而大学生是最可怕的,为啥呢?就像那个20岁女孩一样,这个武汉中共病毒(2019-nCoV)特别有趣的是,对于免疫系统很强的年轻人……

主持人:身体健康的。

杰森:让你携带,但是不让你发病。甚至你说那个20岁的小孩,携带过了大概14天了,把别人都传染了,她可以不得病。某种程度上讲这是一个完美的病毒,如果从病毒的角度上来说是完美的病毒,历史上埃博拉病毒(Ebolavirus))、SARS,它其实都不够完美。一方面它传染的方式太有限了,埃博拉得要有体液传染,而且致死率很高,比如说40%~50%的致死率,病毒把自己宿主杀死不是个最好的,你毕竟要靠宿主的细胞。

主持人:等于被传染,很大可能性就死了。

杰森:对,所以那样的病毒某种程度上讲,不叫完美病毒,武汉中共病毒(2019-nCoV)这个是完美的。甚至到现在我们知道的,飞沫传染这是已经确认的,然后接触传染这是确认的,现在大便有,那么就牵扯到一个叫做“口粪传染型”,就是说从大便到口。因为毕竟大便都是公共给排水系统,给排水系统各家都通到各家,一个人排的大便整个冲到给排水系统后,它也许从水漂浮出来等等,各家会不会传染?另外,毕竟粪便在河流然后浇灌到农田,然后蔬菜进入你的饭桌,会不会传染?这就牵扯到其它很多很多其它的问题。

比如德国说门把一摸,就有留下活性的病毒,就牵扯到这个病毒在体外到底能存活多少时间?如果是飞沫的话,大概是2米~3米之内,要是真的摸个门把,武汉中共病毒(2019-nCoV)在墙上附着了14个小时,你绝对不会考虑昨天有人在这摸过什么?你一摸会不会传染?就是说整个来说的话,这个病有越来越多的未知因素;使得中共前期觉得已经做到极致隔离的方式,仍然没有停止整个病情的蔓延。就连中共自己的数字都可以显现出确诊人数是不停地增加的。我反复说了,(中共官方发表的)那个数字是乘以20(才接近真实情况),各个机构反复地验证、推算应该是乘以20的。但是就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也在不停地上涨。我们大概一周多前讨论中共病毒(2019-nCoV)到底会不会扩展,我们当时谈到了中共的意志已经展现出来了,当时它请钟南山出来说话,当时是28、29日,钟南山说7到10天好像已经过了。

主持人:7到10天已经过了,然后钟南山今天说是从今天开算。

杰森:从今天开始算7到10天。现在跟中共更符合了,中共它各方面都是赌7到14天(把疫情压下去)。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的数据各方面展现出来的就是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概念,包括中共自己数据。你就知道这个中共病毒(2019-nCoV)确实让中共措手不及。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这几天很多不同的专家有发表报告,都在研究这个病毒的传染性和传播率;大多数的专家似乎都认同这个病的传染性和SARS是差不多的,都是一个人传染2~3个人。但是现在即使从中共官方的数字来看,现在好像是突破2万人(确诊),这已经是中共当年承认SARS确诊人数的3~4倍了,那么在这么短的时间,人数已经是SARS的3~4倍。但是传染性为什么又跟SARS差不多呢?这个怎么解释呢?

横河:首先我想讲一下关于SARS传染性的数据,它是根据中共公布的感染的人数、传播的时间这么算出来的;它的数据的来源是不是这么准确?都是很成问题的。当然好处就是境外有一些传染的病例,可以根据这个来算。中共病毒(2019-nCoV)的传播方式其实是跟SARS不一样,SARS是呈线地往外传,就是它有几个叫做“超级携带者”(超级带毒者),这些超级带毒者一个人就传播了很多,所以一平均的话,虽然看上去挺高,但实际上其它的传播很少。

还有另外一个特点,SARS一般情况下,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比较密切的传染,要接触才会传染,所以(染上)SARS最多的是什么?医务人员。还有香港的那例是在电梯里面,就是说都是在一个比较小的空间里面,所以相对来说如果不是密切接触,你在公共场所的话,只要保持一定距离,被感染的机会非常小。

但是中共肺炎(2019-nCoV)的话,现在似乎比较明确的:中国方面自己给出的数据是2.2,就是R0是2.2,很多人认为可能最高可以到4。但是一般人认为2~4是比较准确的数据。其中,国外的模型当中最高达到3.4,就是这个模型。但是它似乎是一个面的传播,你根本就不知道像SARS那样一个“超级传播者”这一条线可以查出来,这个是比较麻烦的。就是说现在你要按照传SARS的时候,沿着感染者追下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这是比较麻烦。

那就看一下其它国家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就是:检查入境的人,然后跟着入境的人去追踪。现在在国外目前还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中国大陆现在这个可能性没有了。中共实际上错过了最早最早的时候,就是当中国大陆的医生在(去年12月)29日、30日的时候,在网上发布消息的时候;就是12月底在网上发布消息的那个时候,大陆医生自己还很有自信心,就是说最早就把这个类似SARS病毒的病因找到了,然后报上去很可能会立了一个大功,把这个蔓延扩散的事情给限制住。结果没想到大陆医生被找到谈话,谈话以后,有的当场还被抓了,然后就把医生禁掉了。

紧接着就是各种各样的公众活动庆祝新年,除了“万家宴”40,000万家庭以外,其实还有各地、各个区都办了几千人的活动,那个活动都办成了的,这是一部分。所以说中共把最好的机会给错过了。从那以后,基本上你就没有办法用常规的传播线索去封堵的措施就没有了。这就造成最后变成了封城,封城就变成本来是你只针对有嫌疑的人,现在中共是一锅端。一锅端的问题就在于使所有的人都增加了被感染的可能性,就是被封在里面的人增加被感染的可能性。

中共病毒传播模式可能更像流感 而不是SARSMERS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面的传染,相当于说它比较可怕。因为一个是面的传染,一个是刚刚杰森说的不同方式的传染,这两种东西结合在一起,就几乎非常难去控制它(2019-nCoV)的。

横河:对,现在西方有几篇文章就在讨论它(2019-nCoV),说它的整个传播途径并不像SARS或者是MERS,就是中东呼吸困难综合症,它并不像那两个;那两个之间很相像,但它(2019-nCoV)不像,它更像流感的传播方式。流感的传播方式就很广泛了,每次流感流行的时候在美国都可以几百万、上千万人被感染吧?就是流感传播起来。现在人们很担心是什么呢?

就是它(2019-nCoV)不像SARS、MERS那样子就被消灭掉了,或者是隐藏起来就再不出现了。他们很担心的是它将来像流感一样的变成在人群当中的一个常规出现,每年到这个时候就来一次,每年就来一次,就担心是这种情况。很可能就没有办法真正地去把它(2019-nCoV)控制住,因为必须把R0降到1以下,才有可能缩小,就是被感染人群缩小,只要在1以上,被感染人群一直在扩大。

杰森:不过有个概念我要厘清一下,就是R0这个概念,实际上就是每个人可传播的平均的值。你要是把所有的公式缩减到最后的话,你会发现它主要是两个因素:一个因素是病毒本身的传染性;再一个是病人和外界接触的状态,符合传染途径的接触状态。事实上这个病毒(2019-nCoV)本身的传染性可以说是登峰造极的,它绝对比SARS要高很多很多。

但是这个事情,中共启动的,虽然启动已经晚了一个半月,跟正常该启动的晚了一个半月,本来我就把这个比喻扑火,就是一团火,你拿拖把就能把它打灭了,后来变成了森林大火,只能用封城的方式来控。虽然中共已经启动得很慢了,但是毕竟比当年的SARS拖的时间还是短一些;SARS好像是拖了三、四个月,才在全国真正面对。4月20日撤了北京市长和卫生部长以后,中共才真正面对。它面对以后整个事情一个月,基本上中国就开始平息下去了。而这边(2019-nCoV)事实上是拖了一个半月,大概是1月20日。

主持人:所以这也可能是为什么有不少人觉得中共这次已经很及时了,很透明了,比SARS拖的时间短。

杰森:对,但是问题是不幸的是,这一次这个(2019-nCoV)病毒要比SARS的传染性要高。我刚才说的,R0是两个因素算出来的,它(2019-nCoV)的人对传染性是极高的,比SARS高很多,但是中共的控制力比当年SARS要做得稍微急一点。包括不封城的城市,比如其它的城市,也牵扯到一封村。好像以前哪个地方,整个县,乡和乡之间不准走,村和村之间不准走,家和家不准走。

主持人:反正就是说“六级隔断”。

杰森:对!“六级隔断”。换句话说,我们关注的是湖北,最近是温州封城,其实真正中共是全国控制人行走的;按理来说这个已经做到了极致,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它(2019-nCoV)病毒还在传,就是因为它的传播的传染性和传播途径要比SARS要丰富很多,(控制)难度(大)很多。这两个,一个控制很严,另外传播很快加在一块,发现它跟SARS整体传播差不多。

武汉中共病毒的扩散还可控吗?

主持人:所以现在有科学家担心,这个病会不会真的变成所谓的pandemic,就是全球扩散的瘟疫。刚才横河先生提到了,就是有人把它(2019-nCoV)跟过去的SARS和MERS相比,对于这个病能不能最终被控制住,它的扩散不乐观,您的看法呢?

杰森:目前在国内好像不乐观。但是目前在国际上,我的感觉上这次国际上,特别是美国和一些国家,行动得非常的果断;这种果断的行动可能会有帮助,包括这次台湾和香港病例最近增加的也不多,确认的病例增加的也不多。整个事态是控制在中国大陆,所以我自己的感觉上,中国大陆可控制的可能性是逐日在减少,当然最终中共会不会用控制数据的方式来控制这个病情?因为毕竟它(2019-nCoV)的死亡率真的没有到超过8%~9%这样的概念,死亡率还是比较低的。

主持人:从官方数字来看。但是现在我们从有两批sample来看,它(2019-nCoV)都是超过的10%,《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的。

杰森:《柳叶刀》当时有篇文章是99个病例,死亡率是11(%)。

主持人:另外还有45个病例,死了6个。

杰森:那是早期观察的。不管是怎么说,这个病目前来看就是,我感觉有点会像流感。比如它(2019-nCoV)会在整个人群里头扫一遍,因为扫的过程中,有的人就是感染了他可能都不知道,但是因为他抵抗力强就过去了;但是这个过程中,会有多人会中招,会出现反应,最后当把整个人群扫一遍以后,很多人就建立了抗体等等,这个事也会过去。刚才我们知道,《华盛顿邮报》有一篇文章是:这事能不能控制?它的结论好像是不可能。

主持人:没有说不可能,probably not.

杰森:我的感觉此时此刻,在我来看,应该往最坏情况考虑。我几乎跟我所有国内的朋友说:默认你周围的人都是带菌的人,用这样的方式生活一段时间,然后增加自身的抵抗力,就像是流感来了以后,但是不幸的是,就按最低最低的估算2%点几,也是一般流感的10倍~20倍死亡率,它(2019-nCoV)整个结果会是非常凄惨。

美国新药起作用 是否会适用更广泛人群?

主持人:基数一大是很恐怖。横河先生已经有了比较乐观的消息传来,我想也请二位分析一下,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的药现在被用在您刚才说的首例病人身上,它是见效了。现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临床去试验,有一例也已经生效了。泰国也是,它说用流感和艾滋病的混合的药也起作用,您怎么看这些最新的消息?您觉得药效的乐观适用性会不会比较广呢?

横河:首先它这几个都是广谱抗病毒的药,而抗病毒的药跟抗体素不一样,它和抗生素不一样。抗生素只要细菌没有建起抗药性的话,它实际上是有一个治一个,非常准确的;但抗病毒药对不同的人情况是不一样的。但是还有一个,筛选新药是比较困难的,现在一般认为潜在的可能用的药当中,能够筛选出来的不到1%,所以只能用现成的药来试,哪个对它(2019-nCoV)有效。

现在这个情况还缺临床更多的临床经验,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是可以试用的。而且这几个药其实有共同之处,你记得中共病毒所提出来他们用的这个药,其实他们提出来用的药,正好是有一个就是治艾滋病的药。

主持人:治艾滋病的药,上次我们节目中也提到了中共病毒所说有三种“老药物”。

横河:还有一个实际上就是美国这个药。从这几个角度来看的话,确实可能现有的抗病毒的药当中,这几种单独或者综合使用的话,可能会有一点效果。但是是不是在中国能够广泛运用?因为现在的问题是连诊断都忙不过来,接收病人、诊断、确诊到治疗,这一系列每一步都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武汉这个地方,其它地方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传出来,但是武汉确实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有多快的速度能够生产?因为这个药不是一个成熟的药,在美国还没有经过FDA批准,所以这个药如果到中国使用的话,生产还有一个过程,没有像其它药有库存,如果可以生产,当然问题是应该很快的;但是这个药是不是在人群当中这么有效?抗病毒药怎么都没有抗生素,没有叫特效药的。抗病毒的药当中,从来没有人说这是一种治某某病的特效药,没有人敢说这句话。

主持人:完全看个人。

杰森:其实现在有关这些药的,网上传闻有点过多了,我的感觉,因为中共宣传强调给人希望,所以它把这些东西,有的时候连“双黄连口服液”,《人民日报》都在那吹。但是我的感觉,比如刚才Gilead这个公司,这个公司生产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GS-5734),这个药其实刚才横河谈到的,事实上是一个实验中的药,去年大概9月份、10月份,8、9月份的时候,在埃博拉病毒的一个临床实验里失败了,被人淘汰掉;因为四个药比较不如另外两个单体抗生素的的药,它(Remdesivir)的治愈率可能只有50%,人家有80%~90%,就把它淘汰掉了。

而现在大家很兴奋,因为它(Remdesivir)确实是美国治愈35岁的小伙子过程中用的,在第七天给他用了这个药,第八天这个人就好了。但现在的医学有这样的概念,你必须要有个参照;因为你不知道有很多其它的因素,也可能造成这个年轻人好。因为毕竟年轻人死得很少很少,如果这个年轻人就是在高峰期,峰回路转他第八天就该好了,你在第七天晚上让他喝一口白开水,是不是我们以后称这个白开水治好了?

主持人:但是这个具体例子应该不会,因为他第七天已经很严重了。

杰森:对,问题是所有的病人都会有高低起伏的过程。如果没有一个参照人群,很难说他是不是这个药在起作用。而且你刚才说,事实上这个Gilead公司反复声称:这个药我们目前没有任何地方批准的,只是中国反复要,所以我给他们,这是特殊情况,因为没有其它的可替代药。而且Gilead公司说是从2月3日开始做一个双盲控制的一个临床实验,而且到24日结束。你刚才说了已经有一个病人已经有效了。如果你知道这个消息,整个这个实验就失败了。为什么?什么叫“双盲”,“双盲”的意思,医生不知道给病人用的是什么药,病人也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药。

主持人:就是排除心理因素。

杰森:排除心理因素,你随机地选。比如说400多个人,一半给他吃这个药,一半不用这个药,然后你比较是不是有效,这个叫“双盲”。医生应该是不知道哪个人用了这个药,说它这个药已经起作用了。

主持人:媒体肯定已经知道了,至少所有的媒体都在报导。

杰森:这肯定不对。

横河:做实验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杰森:这肯定是不对的,另外网上传的什么川普特批把这个药给中国用。这是胡说的。

主持人:川普特批把这个生物结构开放给中国。

杰森:你去查这个药,生物结构就在网上放着。说是你只要做,都能做出来。本身来说的话,这是中国人按中国的思维方式去想世界。这个药的产权是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的。川普哪怕他是总统,他也没权力“慷他人之慨”,把别人家的药给出去。川普不是跟习近平一样,习近平说把什么东西给出去就给出去了。几千亿说给非洲就给非洲,但是本身来说的话川普没有权力。换句话说的话,很多网上传的这个东西,不一定确实。当然回过来说,我耐心地要等到2月24日,看实验结果出来怎么样。实验结果会很快出来,因为这个看结果是很快。所以说我觉得到时候,大家应该能看到一个准确的一个标准。

主持人:那你怎么看泰国的那个可能有的疗效。

杰森:例子都一样,都是在治疗的过程中,没有参照物的。给他们用药,他有很多就是同时可能有其它的解释,这个人变好了。我刚说35岁这个人变好了,我有另外一个解释,就是这个人峰回路转在那天第二天会好。你必须得要有一个几乎同样一个人,来跟他去做参照,这是现代人类医学的一个办法。人类现在的科技就这样子,你不可能理解真正的细致入微的东西。你只能靠这种非常宏观的这种测试的方法,它不像中国的古代医学。那个医师他是有特异功能,他甚至能看到你很多东西。现在的医学就这么笨,你只能是用另外一群倒楣蛋,就是属于替代品吃安慰剂的那种人,来跟现在吃这个药的人做比较,看两个人群,是不是整体从人群那个角度有一个共同的差别。目前只能这么看,我希望这个药最终能成功,我希望它能成功给中国人带来希望。

主持人:就是普遍性临床上。

杰森:但是此时此刻,如果大家过分宣传这个药的神奇效果各方面的话,会引发各种奇奇怪怪的这种。因为它的分子结构就在网上摆着,万一哪个人说我就按它的分子结构给搞出来了,然后开始在国内乱卖一气,你说怎么办?就包括“双黄连口服液”立刻造成一大堆老头、老太太挤到药店去抢那个药。造成二次传染,那个隔离又失效了。本身来说在这个时候,信息很混乱的时候,尽可能地负责任的说话,听的人尽可能理性地去分析这些事情。

中医等传统方法是否会起作用?

主持人:其实您刚才提到中国古代的一些治疗方法,智慧啊。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现在就是网上我看经常会大家流传一些制药的方子啊。确实很多时候你只能靠自救,所以比如说有的人说热敷,或是有中药的秘传啊。我想请您谈谈就说,您觉得就是说这些网上传的,包括中药,甚至比如说气功什么的,这些东西会不会对病毒有抑制作用?

横河:应该是有的,就是去怎么看,比如说网上传的一种热疗法。热疗法有的人说你再耐热的人也不可能到这么高的温度,把病毒烫死。但是我讲一下,从理论上,因为我看了有人就是声称就是用这个热疗法疗好的。

有没有道理呢?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你想想看,人发烧就是对外来细菌或者是病毒的一种反应。你人能发烧到多少度?41度,就是从37度加4度嘛!最高到41度,到42度脑子就烧坏了。

主持人:喔!

横河:所以就不能治疗,但是这个过程当中,确实很可能对细菌和病毒是有抑制作用的。只要提高这么几度,就有作用。那你如果是做桑拿的话,那可能温度更高,时间要长一点的话,也许真的有用。我不是说它确实有用,我只是从理论上说。有些民间的疗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去采购,把板蓝根抢完了,或者是“双黄连口服液”去用的话,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其实中医它是分几个等级的,最高这个级别的话呢,它实际上是一个辨症施治。辨症施治实际上是同样一个西医的病,在中医看来它是不同的。所以实际上最高是特异功能,最高的是以前的一些名医。他实际上是特异功能,他怎么可能在一生当中总结出这么多东西。他自己经历这么多东西,不可能的。所以以前很多是特异功能。

第二个等级就是辨症施治,到第三个等级才是方剂。所以说不是说,如果你按中医理论的话,就不是说每个人都可以喝同样的药,或者是煮好的方剂。这是指中医中药方面的。中药方面还讲究修心性,中医跟中国传统哲学是一样的,他讲天人合一。你人要做好人你才能抵御这些不好的东西。他有这么一个概念在里头。那讲到气功的话,其实中国传统气功他也有真有假,所以你也不知道。但气功确实能治好一些非常奇怪的,或是西医没有辨法的一些病。它的原理当然有各种各样都不知道,但你可以知道有一点,你比如说炼法轮功。它是一个平衡,他能做到平衡,平衡你人体的各种。他不是说增强你的免疫功能,或是减弱你的免疫反应。它不是一个单向的东西,它是一个平衡。比如说你强一些它可以让你弱一些,弱的可以让你强一些。正好是符合免疫系统对这种病毒的反应的这种调节方式,就是最佳调节方式。

所以气功肯定是有用的,但是有用到什么程度,每个人还不一样。那你按气功说起来,按照中国传统的文化说起来的话,就跟你自己这个人有关系。如果你整天算计别人,整天在欺负别人,或者在做坏事,那可能这个就没有用。所以说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方面就是说,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说的话,那就是变成了一种修炼。

杰森:其实中国有一种污名化中医,污名化中国传统文化这样一个概念。其实不是中国传统文化本身的问题,是现在这个打着中医的牌子唬弄人的这个江湖术士太多了。

主持人:把真正的东西给污名化。

杰森:中国中华民族如果真的那些东西几千年来都是骗人的,中华民族我看都快绝种了。历史上确实有留下这种东西,确实我同意横河说的。所以最低一层是方剂,历史上真正有医术的人,他其实是有功能的。

中共更严厉控制信息 传播真相的人会成为未来的英雄

主持人:还有时间我想请杰森很快点评一下。因为我们看到,就是其实大家都很关心国内的疫情的情况,特别是关心民众的这个处境啊,都在想办法。但是我们看到说,确实最近觉得民众的这个声音很难发出来。

前二天就是在网上有一个武汉的市民,他去拍这个医院,其至几分钟有几具尸体什么,后来他就被抓了。那据说从2月3日开始,中共宣布针对这些财经、财新这些媒体专门问发文说,以后的这个疫情的文章全部要严审。而且不许登,有些文章就撤下来了;您觉得像这种做作法它会造成什么后果?

杰森:很可怕,我就刚才说了,中共千万别有意志。它没意志的时候它还允许你说话,它只要有官方意志,比如它希望一个星期到十天之内这个事情就结束。从今天开始看的所有的媒体的报导,报出来的数据它都会往这个方向走。它在骗你,同时他也在自欺欺人啦!但是中共这个体制就是这么运作,这是这么运转的。

我非常佩服刚才你说的那个,他叫方斌。他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就是让我们意识到,武汉死的人绝不是那个数字。这个跟其它很多的东西都是吻合的,跟数学模型其它地方暴露出来都是很吻合的。不幸被抓走后放回后,最近好像又被隔离起来,就是方斌以个人的牺牲给大家带来真相。

主持人:他说有可能被抓他,所以他让大家关注他。

杰森:后来好像又被抓了,好像是,又被隔离。最近他都是以隔离这个名义把你抓起来,他说你去了医院那么危险的地方,我得隔离你,其实就是变相的抓捕。那么整个不管怎么说的话,我的感觉上就是方斌这种人的话,未来会是民族英雄。我们知道现在有人说是当时1月1日被抓,那个被传唤的9个医生……

主持人:8个。

杰森:8个医生未来应该定成民族英雄。未来中共一定会在舆论数字上把这个疫情压下去,这是中共的运作方式。那么这个事情就是说,到底中国人有多少人能够把消息传递出来,让别的中国人能得到这个消息?这个其实呢就是更关键的,我们其实起这样一个作用。

主持人:没错!

杰森:消息告诉我们,我们传播给其他人。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会持续关注,也希望大家有什么信息的话,都持续传给我们,我们会争取持续成为这个真相发声的平台。好的,非常感谢,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新唐人《热点互动》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这类人不易感染中共肺炎!名中医传授自我调养法
昆州又一例确诊 全澳中共肺炎患者增至九人
中共隐匿疫情 专家忧中共肺炎将更严峻
世卫对中共肺炎三改其口 背后的中共因素
最热视频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珍言真语】前线医护参政 刘凯文对抗制度暴力
【一线采访视频版】吉林爆疫情 舒兰公安局关门
【有冇搞错】港国安法 每个人都是“极少数”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军运村变方舱 业主抗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