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疫情下中共权斗加剧 习近平身处危局

人气 5901

【大纪元2020年03月23日讯】一场大瘟疫,再次将习近平置于风口浪尖。

中共危机加剧 疫情追责声起 习近平处风口浪尖

3月22日,旅居香港的红二代、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在微信里转发了一篇公开信,建议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下台的问题。

公开信写道:“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陈平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的想法吧。这特殊之处是现在总是到了要有一个(解决办法),不能老处在这么一个状态。这样下去你中国肯定是不太好办啊。那么,这可能是一条路吧。”陈平认为,这封公开信远不如任志强批评习近平的文章尖锐深刻。

从陈平转发这封公开信和他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看,他和“很多人”都是认同这封公开信的基本观点的。

3月6日,网上出现一篇署名“任志强”的文章,从内容看,这是一篇尖锐批评习近平的文章。3月12日,任志强“被失踪”。有报道说,他已被北京市纪委监察委“留置审查”。

任志强是中国大陆著名地产商、红二代的代表性人物,与中共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关系密切。从任志强“被失踪”和陈平的说法看,上述署名“任志强”的文章,就是任志强所写。他的文章代表了一批红二代、中国政商界精英的看法。

2月4日,许志永在网上发表请习近平“让位”的《劝退书》,在海外影响很大。2月15日,许志永在广州番禺被抓。

许志永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曾被司法部等评选为“2003年度十大法治人物”。被《南方人物周刊》评选为“2006年度十大青年领袖”。许志永是中国大陆非暴力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他的观点代表了一批维权人士、民运人士的看法。

2月4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也发表了一篇猛烈抨击习近平的文章《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称中共“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许章润目前处于“被软禁”状态。许章润的观点代表了一批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看法。

陈平、任志强、许志永、许章润等都公开站出来,表达了对习近平的不满,他们背后都代表着一批人,对习近平来说,这是不得不正视并严肃对待的。

习近平头号政敌仍是江泽民、曾庆红

然而,习近平最大的政敌,仍然是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上台头5年反腐打虎,就是为了从江、曾手中夺权,习查处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大多是江、曾提拔重用的。这场“习江斗”实际上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但是,习近平擒贼没擒王,没有抓捕江泽民、曾庆红。不仅如此,还在中共十九大前与江、曾妥协,由此埋下了他后5年执政的最大祸患。

习近平上台前,并没有自己的人马,从中央到地方充斥着江、曾提拔重用的人。在头5年反腐打虎中,习对江、曾人马清洗不彻底,中共政法高层仍由江、曾亲信郭声琨把持,中共文宣系统,仍由江、曾亲信王沪宁把持,中共港澳、外交、国安等系统,都没有深度清洗,江、曾亲信遍布这些领域。

习近平虽然抵达权力巅峰,却得不到国内外的真实信息,江、曾通过王沪宁不断给习灌迷魂药,低级红、高级黑轮番上演,把习搞得晕晕乎乎,中美贸易协议差点搅黄了,香港差点重演“六四”屠杀。今年以来的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新冠病毒)蔓延全球,习再次被置于最危险的境地中。

从2020年1月1日至3月23日,83天的时间里,有关中共病毒,发生了太多极端反常的现象。最近的例子是,两位中共外交官对同一个问题的说法截然相反。

3月23日,中共驻美大使馆网站公开了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接受外媒采访的实录。崔天凯表示:“病毒是来自美方军事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类似疯狂的言论,我们怎么能相信?”“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国国家元首”。然而,3月1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发表两篇内容完全相同的推文,其中写道:“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如果说崔天凯的这个说法是代表习近平,那么,赵立坚就是故意存心跟习近平唱反调。赵立坚竟然不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放在眼里,他哪来这么大的胆?他的说法究竟代表谁?是不是代表江泽民、曾庆红?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不是病毒的源头?

赵立坚的胡言乱语,在美国朝野上下引发满腔怒火。3月17日,美国律师起诉中共,索赔20万亿美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被列为被告之一。

据知情人士爆料,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幕后操控的。国内外许多人怀疑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泄,导致了这场波及全世界的大灾难。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肺炎的“零号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黄燕玲。中共说这是“谣言”。黄燕玲是不是“零号病人”?只要让她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由她本人亲自出面澄清,这个“谣言”不攻自破。但是,至今为止,黄燕玲没有公开露面。

2020年1月1日至今,中共政法、卫健委、宣传三家一直在“封口”。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封了8位医生的口。同日,国家卫健委打电话给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封这家研究所员工的口。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件),封相关科研人员的口。然后,是中共党媒向全世界散布“没发现人传人”,“没发现医护人员被传染”,“可防可控可治”的谎言。

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分管国家卫健委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2003年中国发生SARS疫情后,总结出的防控经验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此次武汉肺炎发生后,这三个“早”全被抛到九霄云外,只剩下“早封口”。为什么?

黄燕玲是不是零号病人?作为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让她在中央电视台露个面,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这么简单的给全世界人民释疑的事,王沪宁就是不做。为什么?

查清病毒源头是习近平的当务之急

现在国内外把焦点都聚在了中共病毒的源头上。陈平转发的公开信,任志强的文章,许志永的劝退信,许章润的文章,都把责任归咎于习近平。

作为中共党魁,习近平有没有责任?无疑是有的。习说他1月7日就对疫情防控作了指示。这就是说,至少在1月7日,有人向习汇报了武汉的疫情。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习听到的是真实的、准确的疫情汇报吗?还是“没发现人传人”,“没发现医护人员被传染”,“可防可控可治”的疫情?据我对习十九大以来在诸多重大问题上得不到真实消息的研究判断,当时习听到的汇报与武汉市民了解的情况差不多少。

武汉封城第61天,武汉作家方方在日记中写道:“追责是必须进行的一件事,如果这样天大的事不进行追责,我不知道官方怎么向天下人交待。”她还提到,对于这场疫情有许多疑问,可惜,几乎所有的疑问,都无人回应。

对习近平来说,查清中共病毒的源头问题,是一件必须做的大事。习必须查清:第一,黄燕玲是不是“零号病人”?第二,是谁1月1日下令对8位医生封口的?为什么?第三,是谁1月1日下令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封口的?为什么?第四,是谁下令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2020年3号封口文件的?为什么?

至于习近平会不会被赶下台,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军权在习手上,这是最关键的一条。其次,中共当前面临的全面危机,是过去几十年积累下来的,中共已经到了晚期癌症的晚期了,换了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习近平的当务之急,是查清疫情源头,将制造这场人祸的罪魁祸首绳之以法。这个关键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可能都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海风:中共政权即将崩溃的十大预兆
夏小强:习近平首战“惨胜” 政变隐患未除
夏小强:习近平7常委露面 讲话透露重要信息
王友群:习近平面临保党还是保命的选择
最热视频
【三国英雄13】胜败无常(文字版)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诡计 小粉红觉醒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踪: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拍案惊奇】中共欺诈术面面观 红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经营14年的郑州“金博大”商城关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