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街头的守护天使

人气 1890

【大纪元2020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3月24日,纽约市迎来一个好天气,春风袭人,春光明媚。可惜这良辰美景却没有人欣赏,曼哈顿大街上一片静悄悄。

除了偶尔有路人走的行迹匆匆,宾州车站门前只有一些游民模样的人无所事事地站在那儿。

2020年的春天大瘟疫流行。纽约州州长的“居家令”(Stay At Home)如同一把大筛子,把城市大部分有住所的人都关进家门之后,那些无处可去的人就都被筛了出来。

中午11点多钟,散落在各个角落的人们齐刷刷把目光转向了车站的滚梯口,那些人不约而同地露出笑脸来,仿佛这时灵魂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体中。

“嗨,科提斯!你好吗?”这些人都在跟一个人打招呼。这人身穿红色棉夹克衫,头戴红色贝雷帽,一只手提着个大提包。他和身边几个同样穿戴的人走一起,就像一队军队的士兵。

原来,他们是纽约市著名的维护街道治安的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Guardian Angels)的队员。为首的就是这个目前已发展成国际组织的CEO科提斯‧斯利瓦(Curtis Sliwa)。

纽约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CEO斯利瓦(左)(施萍/大纪元)

说起这个人,他可是纽约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公众人物。他是美国的打击犯罪活动家、“守护天使”组织的创始人、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媒体人和政客。

九十年代初他曾经被纽约的黑手党家族追杀,险些丧命;今年他刚刚宣布要参加2021年的纽约市长选举。

斯利瓦和每个人打着招呼,并且握手。是的,握手——这在大瘟疫时代的很多人看来可是个异常鲁莽的举动。要知道现在纽约人的问候礼节早就从亲吻脸颊和握手进化到了碰拳头、碰手臂,甚至碰鞋的阶段了。

“是啊,大家都认识我,到今年我们已经成立41年了。”他对记者说。“当年我还是个布朗士的麦当劳夜班经理的时候,纽约市的犯罪猖獗,没有警察管,一到晚上犯罪分子就控制了地铁和街道,那时我就决定组织志愿者,到地铁巡逻,后来扩大到街道上巡逻。”

他说,刚开始“守护天使 ”受到纽约警察诋毁,麻烦不断,一直到13年后,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当市长之后他们才被正名。“从那以后我们和纽约警察局就没有问题了。”

到今天为止,“守护天使”已经发展到了全球13个国家的130个城市,共有志愿者五千多人,纽约市本部有150人。

斯利瓦回应着人们的问候,一边往地铁站口走。中间他碰到了一个坐轮椅的老年人,他就停了下来,问这个人饿不饿,然后蹲下来从提包中取出消毒湿巾,给这个老人擦了手,然后递给他一个三明治。

纽约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CEO斯利瓦在宾州地铁站给无家可归的老人送食物。(施萍/大纪元)

“我们现在出来照顾这些游民或者精神健康有问题的人,你平时可以忽略这些人,可是现在你不能,因为他们是地铁中或者大街上唯一剩下的一群人了。”他说。

“当你让所有人都待在家里的时候,你的公寓和住所是你的家,而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要找公厕和食品站,以及垃圾站近的地方,因为他们是捡垃圾的。”

“他们知道宾州车站有公厕,他们就聚集到这来了。他们在咳嗽,在打喷嚏,他们在酗酒、在吸毒,他们生活在各种病毒和细菌以及各种问题的培养皿中……得有人在收容所中、在街道上照顾他们。”

纽约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在疫情中出来照顾游民和精神健康患者。(施萍/大纪元)

斯利瓦领着他的手下来到地铁站入口,在地图上指导他们走哪条路线到哪里停下。他今天带了三四个人,准备给E线沿途需要的人送食物。

斯利瓦说,“守护天使”的食物有的是食杂店捐赠的,这家几份三明治,那家几个面包地这么收上来的;有的是他们用自己组织的基金购买的,然后由两个人来加工这些食品。前几天一天能送出去三百多份,今天带了一百多份。“这取决于我们当天能得到多少食物。”。

纽约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在疫情中出来照顾游民和精神健康患者。(施萍/大纪元)

 “最有害的是‘恐惧’本身”

斯利瓦说他常常碰到有症状的人,他抚摸他们的额头,一看是发烧,就打911。他抱怨急救车来的时候,医护人员穿得生化防护服很吓人。

“他们自己都害怕,怎么提供医疗救助?那种恐惧让本来就有病的人更害怕,而且加剧了恐慌,这种恐惧、恐慌和歇斯底里是最有害的。”

斯利瓦说,纽约人对这次瘟疫和对911恐袭以及桑迪飓风时候的灾难反应都不同,原来大家是危机来了团结一致对抗,现在是都分散和孤立起来,连来往了二十年的邻居也不敢搭理。

纽约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在疫情中出来照顾游民和精神健康患者。(施萍/大纪元)

“有些人总过来阻止我,让我戴上手套,戴上口罩,我就哈哈大笑,问他们:真的需要吗?我记得特蕾莎嬷嬷以及其他修女们去加尔各答看麻风病人的时候,她们从没有戴手套,也不戴口罩;那些信仰宗教的人总喊‘耶稣啊’,你见过耶稣戴口罩吗?麻风病可比新冠病毒更具有传染病……”

“我自己都65岁了,免疫系统下降,我对这个病毒要说的是:来吧,你能把我放进六英尺的松木盒子里吗?看你能不能!”斯利瓦用他那浓重的布鲁崙纽约话大声说,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他得过各种疾病,还被枪杀过,他不怕。“但是这个恐惧却正在让人们瘫痪。”

他的观点是,反正疫苗需要一年多才能出来,“咱们纽约人受灾更严重,人们最好适应这个事实,可能人人在某个时候都会得上这个病,勇敢地面对吧。”

“找红色中国算账”

自从中共病毒在纽约市爆发以来,出现过几例黑人袭击华人的事件。“守护天使”已经派人去华埠巡逻,并号召更多志愿人员加入。

对这场瘟疫,斯利瓦说,一定要让中共来负责。

“毫无疑问的,红色中国要为新冠病毒负责。”这个意大利美国人对记者说。他说他不是阴谋论者,他不说这个病毒是中共武汉病毒所搞的细菌战。 “但是他们公开信息了吗?他们与世界其它地方分享疫情了吗?”

斯利瓦说,相反的,中共政府让中国人到处旅游,“中国新年期间他们到布鲁崙的日落公园玩儿,到法拉盛,在到处旅游,其中可能就有病毒携带者,可能我们的第一例就是从这些人中感染的。”

还有他的家乡意大利。“特别是意大利人,红色中国不告诉他们(疫情),使得意大利一直让他们从武汉飞到米兰,飞到意大利北部。”

他认为,因为意大利和中共来往太密切了。“不但意大利的经济依赖于中国的投资者,还有那么多工作在商店里的非法中国移民,他们不让你知道,但是那是现实。”

“所以,我们以后会跟红色中国算账的,因为这是他们的过错。”斯利瓦说。“现在我们必须先照顾自己,也照顾国际社会。”

 以保守民粹共和党身份参政

纽约非营利组织“守护天使”创始人斯利瓦宣布竞选2021纽约市长。(施萍/大纪元)

斯利瓦原来的信条是:遇到问题自己解决,绝不能靠政府。这也是他成立“守护天使”的初衷。而现在,他准备竞选政府中的职位,在公职上为纽约人服务。

他批评纽约州政府“最腐败”,钱花不到老百姓身上,还天天抱怨。他宣布以一个保守的、民粹主义的共和党政治立场来竞选2021年市长一职。

他批评过民主党实行的新保释法,担心现在的司法改革会让他经历过的暴力统治纽约市的黑暗日子再回来,他主张重新开放雷克岛监狱和建设更多的精神病院设施,把精神病人从街道上移走;他支持“法律和秩序”,要加强公校中的治安,增加新的特许学校、职业学校和商业学校。

“我很兴奋我将参加2021年的市长竞选,记住这是一个行走于地铁的、与真正的人打交道的市长,不是一个坐在SUV中的有保镖的人。”他对记者说,“如果你不能自由地走在你要对其负责的人群中,你还不如退休到佛罗里达州养老去。”

一列地铁进站了,斯利瓦和他的同伴踏进车厢,为那些饿着肚子的纽约人送午餐去了。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疫情中的纽约人】游民和粥铺
【疫情中的纽约人】星巴克门外的华人女子
【最新疫情3.24】离开纽约需隔离14天
【直播】3.24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估计14天至高峰
最热视频
【三国英雄13】胜败无常(文字版)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诡计 小粉红觉醒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踪: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拍案惊奇】中共欺诈术面面观 红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经营14年的郑州“金博大”商城关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