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紐約人】街頭的守護天使

人氣 1947

【大紀元2020年03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3月24日,紐約市迎來一個好天氣,春風襲人,春光明媚。可惜這良辰美景卻沒有人欣賞,曼哈頓大街上一片靜悄悄。

除了偶爾有路人走的行跡匆匆,賓州車站門前只有一些遊民模樣的人無所事事地站在那兒。

2020年的春天大瘟疫流行。紐約州州長的「居家令」(Stay At Home)如同一把大篩子,把城市大部分有住所的人都關進家門之後,那些無處可去的人就都被篩了出來。

中午11點多鐘,散落在各個角落的人們齊刷刷把目光轉向了車站的滾梯口,那些人不約而同地露出笑臉來,彷彿這時靈魂又回到了他們的身體中。

「嗨,科提斯!你好嗎?」這些人都在跟一個人打招呼。這人身穿紅色棉夾克衫,頭戴紅色貝雷帽,一隻手提著個大提包。他和身邊幾個同樣穿戴的人走一起,就像一隊軍隊的士兵。

原來,他們是紐約市著名的維護街道治安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s)的隊員。為首的就是這個目前已發展成國際組織的CEO科提斯‧斯利瓦(Curtis Sliwa)。

紐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CEO斯利瓦(左)(施萍/大紀元)

說起這個人,他可是紐約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公眾人物。他是美國的打擊犯罪活動家、「守護天使」組織的創始人、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媒體人和政客。

九十年代初他曾經被紐約的黑手黨家族追殺,險些喪命;今年他剛剛宣布要參加2021年的紐約市長選舉。

斯利瓦和每個人打著招呼,並且握手。是的,握手——這在大瘟疫時代的很多人看來可是個異常魯莽的舉動。要知道現在紐約人的問候禮節早就從親吻臉頰和握手進化到了碰拳頭、碰手臂,甚至碰鞋的階段了。

「是啊,大家都認識我,到今年我們已經成立41年了。」他對記者說。「當年我還是個布朗士的麥當勞夜班經理的時候,紐約市的犯罪猖獗,沒有警察管,一到晚上犯罪分子就控制了地鐵和街道,那時我就決定組織志願者,到地鐵巡邏,後來擴大到街道上巡邏。」

他說,剛開始「守護天使 」受到紐約警察詆毀,麻煩不斷,一直到13年後,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當市長之後他們才被正名。「從那以後我們和紐約警察局就沒有問題了。」

到今天為止,「守護天使」已經發展到了全球13個國家的130個城市,共有志願者五千多人,紐約市本部有150人。

斯利瓦回應著人們的問候,一邊往地鐵站口走。中間他碰到了一個坐輪椅的老年人,他就停了下來,問這個人餓不餓,然後蹲下來從提包中取出消毒濕巾,給這個老人擦了手,然後遞給他一個三明治。

紐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CEO斯利瓦在賓州地鐵站給無家可歸的老人送食物。(施萍/大紀元)

「我們現在出來照顧這些遊民或者精神健康有問題的人,你平時可以忽略這些人,可是現在你不能,因為他們是地鐵中或者大街上唯一剩下的一群人了。」他說。

「當你讓所有人都待在家裡的時候,你的公寓和住所是你的家,而這裡是他們的家,他們要找公廁和食品站,以及垃圾站近的地方,因為他們是撿垃圾的。」

「他們知道賓州車站有公廁,他們就聚集到這來了。他們在咳嗽,在打噴嚏,他們在酗酒、在吸毒,他們生活在各種病毒和細菌以及各種問題的培養皿中……得有人在收容所中、在街道上照顧他們。」

紐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在疫情中出來照顧遊民和精神健康患者。(施萍/大紀元)

斯利瓦領著他的手下來到地鐵站入口,在地圖上指導他們走哪條路線到哪裡停下。他今天帶了三四個人,準備給E線沿途需要的人送食物。

斯利瓦說,「守護天使」的食物有的是食雜店捐贈的,這家幾份三明治,那家幾個麵包地這麼收上來的;有的是他們用自己組織的基金購買的,然後由兩個人來加工這些食品。前幾天一天能送出去三百多份,今天帶了一百多份。「這取決於我們當天能得到多少食物。」。

紐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在疫情中出來照顧遊民和精神健康患者。(施萍/大紀元)

 「最有害的是『恐懼』本身」

斯利瓦說他常常碰到有症狀的人,他撫摸他們的額頭,一看是發燒,就打911。他抱怨急救車來的時候,醫護人員穿得生化防護服很嚇人。

「他們自己都害怕,怎麼提供醫療救助?那種恐懼讓本來就有病的人更害怕,而且加劇了恐慌,這種恐懼、恐慌和歇斯底里是最有害的。」

斯利瓦說,紐約人對這次瘟疫和對911恐襲以及桑迪颶風時候的災難反應都不同,原來大家是危機來了團結一致對抗,現在是都分散和孤立起來,連來往了二十年的鄰居也不敢搭理。

紐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在疫情中出來照顧遊民和精神健康患者。(施萍/大紀元)

「有些人總過來阻止我,讓我戴上手套,戴上口罩,我就哈哈大笑,問他們:真的需要嗎?我記得特蕾莎嬤嬤以及其他修女們去加爾各答看麻風病人的時候,她們從沒有戴手套,也不戴口罩;那些信仰宗教的人總喊『耶穌啊』,你見過耶穌戴口罩嗎?麻風病可比新冠病毒更具有傳染性……」

「我自己都65歲了,免疫系統下降,我對這個病毒要說的是:來吧,你能把我放進六英尺的松木盒子裡嗎?看你能不能!」斯利瓦用他那濃重的布魯崙口音的紐約話大聲說,他一點都不擔心自己,他得過各種疾病,還被槍殺過,他不怕。「但是這個恐懼卻正在讓人們癱瘓。」

他的觀點是,反正疫苗需要一年多才能出來,「咱們紐約人受災更嚴重,人們最好適應這個事實,可能人人在某個時候都會得上這個病,勇敢地面對吧。」

「找紅色中國算賬」

自從中共病毒在紐約市爆發以來,出現過幾例黑人襲擊華人的事件。「守護天使」已經派人去華埠巡邏,並號召更多志願人員加入。

對這場瘟疫,斯利瓦說,一定要讓中共來負責。

「毫無疑問的,紅色中國要為新冠病毒負責。」這個意大利美國人對記者說。他說他不是陰謀論者,他不說這個病毒是中共武漢病毒所搞的細菌戰。 「但是他們公開信息了嗎?他們與世界其它地方分享疫情了嗎?」

斯利瓦說,相反的,中共政府讓中國人到處旅遊,「中國新年期間他們到布魯崙的日落公園玩兒,到法拉盛,在到處旅遊,其中可能就有病毒攜帶者,可能我們的第一例就是從這些人中感染的。」

還有他的家鄉意大利。「特別是意大利人,紅色中國不告訴他們(疫情),使得意大利一直讓他們從武漢飛到米蘭,飛到意大利北部。」

他認為,因為意大利和中共來往太密切了。「不但意大利的經濟依賴於中國的投資者,還有那麼多工作在商店裡的非法中國移民,他們不讓你知道,但是那是現實。」

「所以,我們以後會跟紅色中國算帳的,因為這是他們的過錯。」斯利瓦說。「現在我們必須先照顧自己,也照顧國際社會。」

 以保守民粹共和黨身分參政

紐約非營利組織「守護天使」創始人斯利瓦宣布競選2021紐約市長。(施萍/大紀元)

斯利瓦原來的信條是:遇到問題自己解決,絕不能靠政府。這也是他成立「守護天使」的初衷。而現在,他準備競選政府中的職位,在公職上為紐約人服務。

他批評紐約州政府「最腐敗」,錢花不到老百姓身上,還天天抱怨。他宣布以一個保守的、民粹主義的共和黨政治立場來競選2021年市長一職。

他批評過民主黨實行的新保釋法,擔心現在的司法改革會讓他經歷過的暴力統治紐約市的黑暗日子再回來,他主張重新開放雷克島監獄和建設更多的精神病院設施,把精神病人從街道上移走;他支持「法律和秩序」,要加強公校中的治安,增加新的特許學校、職業學校和商業學校。

「我很興奮我將參加2021年的市長競選,記住這是一個行走於地鐵的、與真正的人打交道的市長,不是一個坐在SUV中的有保鏢的人。」他對記者說,「如果你不能自由地走在你要對其負責的人群中,你還不如退休到佛羅里達州養老去。」

一列地鐵進站了,斯利瓦和他的同伴踏進車廂,為那些餓著肚子的紐約人送午餐去了。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疫情中的紐約人】遊民和粥舖
【疫情中的紐約人】星巴克門外的華人女子
【最新疫情3.24】離開紐約需隔離14天
【直播】3.24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估計14天至高峰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廣州三元里瑤台村用水馬封鎖
【紀元播報】中共官媒甩鍋意大利 遭意專家打臉
【珍言真語】薛浩然:炒作23條是藉機大做文章
【直播】4.7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疫情似平緩
【拍案驚奇】美疫情嚴峻 G7向中共索賠3萬多億?
【有冇搞錯】撒謊兼政治錯誤 可變成大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