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从户口到健康码——让人死在家里的公权力

人气 707

【大纪元2020年04月23日讯】发生在上个世纪的“三年大饥荒”,造成了至少4000万中国人民的死亡,事后人们在探讨这个问题,中共窃政之前也会发生饥荒,一般都会带来大规模的外出逃荒,甚至酿成流民起义,那为什么这三年饿死了那么多人,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最后人们猛然明白,以前的社会没有“户口”制度,如果家中无粮,老百姓想外出乞讨,想走就走,没有任何限制,而中共治下的那三年,民众外出得需要带着户口,还得有单位开的“介绍信”才能出行,否则连村口都出不去,就会被民兵按住,最终大批百姓活活饿死在家中,甚至骨肉相食,发生了种种人间地狱的惨状,连呐喊一声的可能都没有。

本次疫情发展到现在,中共管控人民的技术也是鸟枪换炮,与时俱进了。在原本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户口、身份证、人脸识别基础之上,又活活的码上了一个“健康码”。这个“健康码”可是来者不善,它通过手机定位和云端的大数据黑箱分析功能,收集和分析利用每个公民的出行信息,等于给每个公民安上一个电子警察,只要这个电子警察按照其自定的黑箱规则“觉得”你不对头,那么你的健康码颜色就可能由绿转红,从而寸步难行,被压在五行山下,翻不过身来。

那大家可能会说,“健康码”不是用来防疫的吗?是的,本意是如此,但它建立在一个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违法的基础上,这样一个歪脖子树最终肯定不会结出好果子来。防疫是必要的,那么以防疫之名就可以随意封锁病患及家属的家门、楼门吗?以防疫之名就可以随意侵犯公民的个人尊严和个人隐私权吗?以防疫之名就可以无条件的让手机公司和通讯公司提供其客户的一切信息吗?以防疫之名就可以对公民污名化、甚至对整个疫区进行歧视吗?实际上,上述对公民权力的侵犯在今年的前四个月中已经都发生过了,只不过实行健康码后,这种侵犯来的更快、更方便、更无所忌惮 了。

可能还会有人想,乱世用重典,等疫情结束后,“健康码”会自然被放弃,大家应该忍耐。这个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专制政权一旦从专制中尝到甜头,就不会放弃更加专制的脚步,狼绝不会因为这次吃羊吃饱了,下次就不再吃羊了,它会变本加厉的寻找更好吃的羊。中共不是一直在高喊要建立“信用社会”,推行“密码法”,搞什么数字货币吗?“健康码”的顺利推行可以说让中共一步到位,走上了大规模侵犯人权,数字化管理社会的恶路。从此以后,公民的出行有电子轨迹档案,公民花钱有消费电子记录,网上发帖、微信记录、甚至在家里骂街都会有证据留存、与友人聊天日后也可能会成为呈堂供证。到那时,你想不用手机也不行,不用手机就没办法消费、没办法出入公共场所、没办法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也就是说没有回头路可走!到那时,恐怕再也不会有人说“把权力关进笼子”了,因为所有公民都已经被关进了笼子!笔者在这里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我们再说回防疫。“中共肺炎病毒”固然狡猾凶恶,但还是比不上中共自身,采用“健康码”结合人身强制措施,中共可以轻易的把病患及家属甚至疑似人员统统彻底封锁在家中,病死了就把尸体抬走,自杀了也等同处理,这样就成功的解决了病毒传播的问题,按照斯大林的名言:“一个人死亡是悲剧,一百万人死亡就是统计数据”,关键是不要声张,让老百姓喊不出来、走不出去,有“健康码”这样的技术在,我们可以看到侵犯人权的事件会不断的大规模发生,最近发生在哈尔滨的封门封楼的架势,一改武汉时期的惺惺作态,手段方法上可以说十分激进。

对于这样的“恶码”,民众应当拒绝使用,可以先从减少使用开始,最终彻底放弃,必要时可以诉诸法律,如果手里的最后一点底线都放弃了,那么人权将彻底沦丧。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湖北江西千人混战 健康码各地互不承认
【一线采访】绥芬河疫情重 医院人满为患
组图:北京仲裁所外排长龙 外记采访遭警驱逐
哈尔滨疫情失控再封城?严禁车辆及人员入城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论审查 波兰也受够了
【拍案惊奇】两会中共泄5野心 美军视为头号挑战
【珍言真语】刘慧卿:47人无罪 中共毁港令人痛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