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弗林案或引发司法改革

人气 1535

【大纪元2020年05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onrad Black撰文/林达编译)民主党及其应声虫华盛顿政治媒体四年来一直在束缚并误导美国民众,现在他们终于认识到:这一切即将结束了。

当然,共和党、川普政府和总统本人远非完美圣洁。与川普相比,又高又瘦又丑走起路来磕磕绊绊的林肯和坐在轮椅上的罗斯福天生是坐办公室的人,这两位总统先后改写了美国历史。而川普那夸张,不具约束的强烈自我之下,却藏有许多充满魅力的优良品质。

现在已经水落石出,克林顿竞选班子和奥巴马政府最高层配合情报机构捏造了“通俄门”事件,以诬陷川普总统,克林顿竞选班子出钱,买通情报系统泄露信息给毫不负责的媒体,以对之加以渲染,再把这事当做反情报行动的一部分,赋于合法性。企图以这种方式来影响大选结果。

同样清晰的是,前总统奥巴马和当时的副总统拜登都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司法部故意误导《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法庭,寻求对川普竞选和过渡团队进行间谍活动的授权。

现在也很清楚,总统川普根据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建议,解雇了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科米在罗森斯坦任命的头几周还与其保持步调一致,他二人都知道川普是清白的。然而,科米擅自泄露了相关的保密信息,导致罗森斯坦奉命调查所谓“通俄门”指控。

而穆勒(Robert Mueller,“通俄门案”调查主管)的调查从一开始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局。

穆勒的抹黑行动除了掩盖奥巴马政府非法干扰大选、企图动摇新政府、弹劾新总统、阻挠司法公正之外,不可能还有别的目的。

尽管阴谋已败露,犯罪者及其辩护者仍试图将事件归咎为川普的狡诈——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只是为了给白宫面子而释放弗林,尽管弗林本人并无什么罪过。肇事者对弗林以及川普其他助手的迫害,旨在搜罗任何东西用以败坏总统的名声。

由上届政府所发起并纵容之下,联邦执法系统的高级官员试图通过勒索来求得对川普“不当行为”的指控,或者,借此激怒川普,他们也许就能够抓到一个比“乌克兰弹劾”更站得住脚的指控。

滥用起诉

每个人都有权获得无罪推定对待,虽然在美国司法系统实践中,被指控者常被假定有罪。与此同时,网络媒体会立即充斥着各类自行充当“助理检察官”、要求追究某某的内容——因为他的罪行显而易见、为何仍能有罪在逃。

辩诉交易制度使检察官能够威胁到每一个认识犯罪嫌疑的人,如其提不出有罪证据,就以妨碍司法或隐瞒罪行而遭到起诉,或稍有不准确之处就可能涉嫌作伪证。

在目前的争议中,美国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将追究那些他认为犯有罪行的人的责任,但直接说“某人犯有严重罪行”那就不合适了,很难看出科米(James Comey)是如何逃避这一点的。此外,事件的发展有其自身的逻辑,而达勒姆不像穆勒那样故意泄露许多保密信息,他一直非常谨慎并且专业。

除了惩罚罪犯之外,最好的结局将是对司法系统进行一场改革,使其能够执法公正。

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是位非常能干而又勇敢的律师,由她经手的弗林案得以胜诉,她曾任联邦检察官,现已成为一名重量级司法改革推手,因美国检察官具有无限的司法权力,并由之转为不受惩罚的司法滥权。

美国联邦定罪率约为98%,其中95%未经审判,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均被囚禁人数是其他民主国家的6至12倍,如: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和英国。美国律师已多到了一个荒谬的地步。

和大多数国家不同,美国法律界全方位覆盖了相关事务,律师从撰写到颁布法律法规,从辩论到评判这些法律法规,经营着一个庞大的行业,消耗了美国国民总产值的10%以上。整个行业笼罩在一种难以穿透,而又虚假虔诚的喧嚣中,说法律是让人之所以为人,法治是将人类生活与丛林分开的一切。

而事实上,美国的法律体系是一片“丛林”。

嘲弄司法

这就是为什么弗林,虽然FBI审讯人员已得出结论,说他是诚实的,却可能由于被欺压而被迫认罪,儿子也受到起诉的威胁,弗林为打官司耗尽了家产,不得不出卖家里的住房。

而奥巴马最近则毫无廉耻地对司法公平加以嘲弄,他说,有人像弗林那样侥幸逃脱法律的惩罚,让他对美国司法界的状况担忧。他的确在担忧,担忧利用司法体系压迫无辜者会使自己陷于陷境,担忧他本人或许逃不脱司法的惩罚。他也不应该(这样说)。

这里,怎样从自我和党派之争中解放出来才是真正的问题:只有弗林案的失败才可证明,美国司法界不会蜕变成一个巨大的“袋鼠法庭”(用于一些让人认为不公平的法庭审判或裁决),在那里,谁握有司法权谁说了算。

检察官几乎总是成功的,他们甚至可从最不齿的滥用法律的行为中逃脱,法律职业的自我监督已化为一场满足私欲的闹剧。

作为无数美国检察官不负责任的例子之一: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于1984年在新奥尔良被判谋杀和抢劫罪,在死囚牢中度过了14年等候处决,直到一名私家侦探发现DNA证据,重判其无罪。

汤普森提起诉讼,获得补偿金1,400万美元——死囚犯赔偿金每年100万美元,但在2011年,最高法院却以5比4的投票结果裁定,不予赔偿,腐败的检察官并未受到重大处罚,因为长期任职的阿拉斯加州参议员兼检察官特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没有向法庭出示无罪证据。

这次对宪法和川普政府的刑事攻击最好的结果可能是带来改革,使检察官避免行贿勒索作伪证,并取消其绝对豁免权,以便对不诚实的检察官严加惩罚。

川普经受住了一场一般人承受不住的猛烈攻击,但他是总统,又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他说,所发生的事情是一种耻辱,不该发生在任何未来总统的身上,也不该发生在任何美国人身上。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杰出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一主要大报的出版商。他是佛兰克林‧罗斯福和理查德‧尼克松权威传记的作者,最近还著有《唐纳德·川普:独一无二的总统》。

本文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代表《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面对疫情“专家”没有水晶球
【名家专栏】疫苗遥遥无期 不如现在重启经济
【名家专栏】各国与中共决裂 意味什么
【名家专栏】加拿大需谨防中共的利爪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华为起家与非对称混合战
【新闻第一现场】美不再承认港自治 孟晚舟罪成
【拍案惊奇】孟晚舟翻船 香港悲壮5.27!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有冇搞错】美国硬碰硬的血偿逻辑
【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