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新“柏林墙”爆中共末日恐惧

作者:书僮

人气 1817

【大纪元2020年05月25日讯】5月22日,在外界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中共两会上突然传出消息,中共欲在香港强推“国家安全法”。一石激起千层浪,观察家们预言,中共此举如同在香港建造新柏林墙,将会使香港成为前苏联倒塌后的东柏林——西方世界对峙中共的前哨与焦点。

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

一夜偷建起的柏林墙

二战雅尔塔协议之后,早年流亡苏联的东德人、斯大林的忠实信徒乌布利希,在柏林建立了一个亲苏的临时政府。作为共产主义的潜在布道者,乌布利希对临时政府有着自己狡猾的设想,他的一句名言就是:“必须看起来民主,但我们必须掌控一切。”

当时的西部德国成为美苏两大阵营对峙的前沿。1948年6月英美帮助西德成立了联邦政府,推行宪制和币制改革。6月24日,苏联全面中断通往西部的水陆运输,封锁西柏林进行反击。为解救受困中的西柏林,西方耗巨资通过空中飞行走廊,空投给西柏林居民各种生活物资, 持续324天近20万航次,共空运140万吨物资,仅空运费就达2.5亿美元。过程中飞机失事24架,机组人员死亡48人。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柏林大空运”。

对西柏林的德国人来说,那段时间给他们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苏联人像强盗一样从地面把德国的物资一车皮一车皮地拉走,而英美等国则如同侠客从空中一架飞机接一架飞机地将物资空投进德国。两种制度下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性选择,深深地震撼了德国人。

整个五六十年代,美国为西占区发放了近130亿美元的救济款和贷款,扶植西德经济。而在东德,从1945~1948 年,3000多家私营企业收归国有,1950年~1960年十年间,农业集体化达到了86%。

一边是经济高速增长的“莱茵奇迹”,一边是“社会主义天堂”里的计划经济与形象工程。鲜明的对比下,独裁的谎言失去了应有的效力,整个五十年代竟有250多万东德人不断地逃亡自由社会。社会主义黑幕也常常见诸于西方媒体。

人民用脚投票,让共产党颜面尽失。东德政府根据人民议院1961年8月12日通过的法令建造柏林墙,当晚10时,乌布利希在其别墅宣布:“为了社会主义,我们必须这样做。”仅一夜之间,东西柏林边境就架置了铁丝网、水泥碉堡、瞭望塔、强光探照灯,配备巡逻车、警犬,什么都有了。原本在西柏林大街上享有着一份上好薪水职位的东德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永远也上不了班了。

卑鄙的乌布利希偷袭了全世界。一堵长达155公里的柏林墙从此竖立了28年。乌布利希为阻止人们离开“天堂”而跨入联邦德国,发布了“越墙者格杀勿论”的密令。

邓小平:“一国两制”,不是玩弄手法

香港在1997年回归之前,曾在港英政府下生存了150年左右。为什么毛泽东没有收回香港呢?因为毛泽东搞的是计划经济,他非常担心习惯了民主自由的香港人在收回之后会“闹事”,进而影响了“社会主义大好局面”,还会给国内起到示范效应。所以毛泽东在香港回归问题上态度一直非常暧昧。中共现在经常用“港独”的帽子打压他人,论“港独”,毛泽东应是鼻祖。

1974年,毛泽东会见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谈到香港问题,毛表示:“恐怕我是看不到了”。然后把问题推给了在座的邓小平,说:“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

1979年3月,邓小平会见香港总督麦理浩,表示:我们将把香港作为一个特殊地区来处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香港还可以搞资本主义。1982年,邓小平在钓鱼台国宾馆接见12位香港人士时明确表示:“收回后的香港,社会制度不变、经济制度不变、法律制度基本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年4月6日,邓小平会见来访的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时说,中国要维护香港作为自由港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响外国人在那里的投资,在这个前提下,由香港人,包括在香港的外国人管理香港。

中共是真心让港人治港、让香港永远走西方的私有制经济道路吗?不是的,看看他是如何与港人讨价还价的,就知道了。

1983年6月25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并询问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九七’后香港实行资本主义还要继续多久?15年?”无人应答。邓小平又改口:“30年?”还是无人回应。邓小平只好伸出五个手指,提高嗓门问道:“50年?50年不变可以了吗?”人们此时才半信半疑的鼓起掌。邓小平又强调一遍:“‘一国两制’,香港实行资本主义50年不变。”

在外界看来,中共总是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的。在场有人仍不放心,进一步追问邓小平:“50年是从哪一年算起?”邓小平回答说:“当然从回归日算起,50年不变。”

从1949年到80年代,中共对农民、工人、知识分子、资本家的承诺不但没有一个兑现,反而从编造一个谎言到编造无数个谎言,从一个暴力走向另一个暴力,卸磨杀驴是常有的事。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草签后,香港人还是不放心。他们担心香港被中共拿到手后,“马不能跑”、“舞不能跳”、“股不能炒”。

于是邓小平又在各种场合向外界放话,1984年6月22日,邓重申:我们对香港的政策50年不变,我们说这个话是算数的。用“一国两制”的办法解决香港问题,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也不是玩弄手法,完全是从实际出发的,是充分照顾到香港的历史和现实情况的。

邓小平后来在会见港商李嘉诚时曾表示:一国两制,50年不变,50年之后还不变。

谁相信了中共,谁将会被它玩弄于鼓掌之中。“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也不是玩弄手法”,这句中共关于香港“一国两制”的自白书,需要从阴阳谋角度解读,前半句是阳谋,的确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而是蓄谋已久的霸占,中共本性使然。后半句是阴谋,为了保党不倒,玩不玩弄手法根据实际需要。

突制“港版国安法”,公然撕毁“一国两制”

对自由的恐惧是共产主义与生俱来的生命基因,关于民主与人权的承诺,对于共产主义者们来说,只是小小的一块遮羞布,为确保他们的独裁政权大厦不覆,这块遮羞布随时可以抛进垃圾桶。

因此从中共维稳角度上来说,“港版国安法”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但从中共发布消息的时机上来说,如同当年一夜偷建柏林墙,中共在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对香港和世界玩弄了一次突袭。

我们来看看什么是“港版国家安全法”。

5月22日,中共宣布13届全国人大3次会议将审议有关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的草案,包括把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等内容,在不经香港立法会审议下,直接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来实施。草案还允许中共在香港成立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机关,并规定香港行政长官定期向中共中央提交国安报告。

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凡在附件三列出的法律,包括目前现有的中国国籍法、中国领海声明、中国外交特权、中国国庆日决议、中国国徽命令等,这些法律在中国全国境内均有效。而现在的“港版国安法”,只针对香港,香港大学法律学者张达明认为这显然违背了附件三原意。

《基本法》第18条还规定,附件三由香港“在当地公布或立法实施”;中共人大常委会在征询其所属的“香港基本法委员会”、香港特区政府的意见后,可对《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凡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区自治范围的法律。而中共由人大直接公布香港国安法是绕过了香港的立法会,是抢夺了香港的立法权。一国两制的重要体现之一就是司法独立。此恶法一通过,香港一国两制将宣告死亡。

如果港版国安法通过,将比《基本法》23条恶果还要严重,中共可以直接在香港派驻警察、特务、国安抓人,绕过香港的法院,把人直接带回大陆审判。尽管中共目前没有公布港版国安法细节,但外界可以想见,港人如果说一句反对中共或中共领导人的话,收藏或传播《九评共产党》,劝“三退”,喊“天灭中共”口号,中共不喜欢的示威游行、出版、结社等等人权自由,都将会被中共识别为颠覆国家政权罪,甚至,港人接受中共不欢迎的外媒的采访,或在香港的外媒工作人员都有可能被中共以违反“国家安全”等的罪名抓捕。

中共治下是毫无法律可言的,《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正信信仰,两高公然违反《宪法》和《立法法》,搞出了个什么关于惩治邪教的司法解释,强行对《刑法》300条做出司法解释,两高作为司法部门却能够超越人大对法律进行解释,这样荒唐的事,中共做起来一点都不脸红。

中共自曝末日恐惧心态

据推特账号“老灯@laodeng89”信息:“港媒:中共国安部将在港设立分支机构,并拥有在港直接执法权,只允许中国法官及检控官处理涉及所谓国家安全的案件。港版国安法最快6月底拍板定案,9月底正式出台,而且可能不会设立追溯期,意味着此前所有涉及所谓‘国安’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必将在香港掀起一场秋后算账式的大抓捕,规模或超过六四时期。”

中共为何在此时急于强推港版国安法?既出于它对即将到来的末日的恐惧,又出于它对形势愚蠢的误判。

武汉肺炎疫情,中共因掩盖罪行正遭到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追责。世界卫生大会也破天荒的同意调查中共在武汉肺炎疫情上的欺骗行径,世界反共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这对中共来说是灭顶之灾,不仅颜面丢尽,还危及政权不保。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当真相传进国内民众耳朵时,撒谎的成本会越来越高。同时,中共极权统治内部的斗争也达到了几乎分崩离析的程度,这一切对中共都是噩耗。

发动战争、挑起民族主义仇恨向来是中共转嫁国内政权危机的两大手法。但武统台湾,有贼心无贼胆,刚刚过去的520蔡英文就职演讲,蔡总统坚决否定中共“一国两制”,中共灰溜溜,两会报告避而不谈。对抗美国,喊喊口号可以,动真格的,无论在经济实力、军事作战、国际外交、还是价值体系上,中共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那么,打击香港可能是中共自认为可以化解政治危机的一个选项。首先,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使中共已经感到了极大的威胁,如果不下狠手,将难以收场,趁国内疫情延缓之际,在11月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前,一举摆平为自由唱赞歌的人;其次,强推港版国安法,以维稳手段就可打压港人,而无须动用军队,会减少国际压力;第三,打击港人的自由权利,绑架香港向国际示威,施家暴发泄对邻居的不满;第四,将矛头对准香港,舆论阵地容易集中炮火,达到可以持续欺骗国内民众的目的。第五,转移疫情压力和国际追债压力;第六,在内斗中压制政敌。

有了上述的一石六鸟,中共自以为可以化险为夷,苟安残喘了。然而,中共误判了形势,打错了算盘,今日的香港,绝非昔日的东柏林。

丧钟为谁而鸣

法广近日刊文《丧钟为谁鸣响,北京还是香港》,指出:“把香港控制于手掌之中,是为了显得中共领袖的强大吗?世界报分析,北京之所以要这样做,显示习近平陷入了死胡同。一年来,在香港问题上,中国领导人屡屡犯错,硬是把最初的抗议运动转换成一场反对中共政权的起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警告说,如果北京继续推行安全法,华盛顿将做出“非常强烈”的反应。

自由亚洲报导,“中国政府计划在香港立法实施国安法的消息,迅速引发美国政界强烈反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五发声明强调,美国与香港同在,批评中国政府绕过香港立法程序,无视香港民众意愿,形容此举是香港高度自治的‘丧钟’。” 该报道还表示:“美国国会民主党籍议员范·荷伦(Chris Van Hollen)与共和党籍参议员图米(Pat Toomey)加快推出一项议案,旨在制裁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基本法》的中国官员和实体,或包括镇压香港示威者的警察部队;参与制定“港版国安法”的中国官员,并惩罚与这些实体进行生意往来的银行。”

香港前总督彭定康联名了23国198位政要签署了一份谴责港版国安法的声明,彭定康说:“声明显示,中国(中共)政府决定单方面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这使国际上的愤怒与日俱增。”

中共的做法同时引起了港人的极大愤慨。香港逾380多名区议员联署抗议,中共推行“港版国安法”是“赤裸裸地撕毁契约”。5月22日当天,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开设推特账号,推文写到:“北京当局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对香港实行直接统治,香港投资者对此感到恐惧,股市下跌超过1000点。讽刺的是,共产主义政权的安全是建立在人们恐惧的基础上,现在他们吓跑了投资者。” “大陆人来香港购买房地产是基于当地的法治、自由和安全。香港房产价格幸免于(反修例)反抗运动和‘武汉肺炎病毒’,直到现在才有崩溃的迹象,原因有两个:大陆人担心港版国安法和中国的房地产正在崩溃。”“在中共的压制下,香港人只有两种选择,移民或留下来战斗到底;我会战斗到最后”。5月24日,港人进行了反恶法大游行。

天垂异象,中共亡兆

中共两会首日的5月21日下午3点,北京突然黑漆如夜,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伴有狂风大作。很多北京当地人形容,如世界末日来临一般。官方媒体报道,那个时间段,中共政协会上,代表们正在表演向武汉肺炎死难者的默哀秀。百姓评论,中共害死百姓,用假默哀的形式作秀赖账,伪善至极,上天有眼,发怒劈雷。

而在香港的近邻广东省,异象频频。5月21日和22日晚,广州市连续2天降下罕见大暴雨,有居民家中倒灌水1米多高,水漫金山,大暴雨导致4人死亡。广州全市约有14万户停电。5月22日晚上,广东河源市发生2.8级地震。

天垂异象必有因。有网友发现,广东的灾异似乎应验了刘伯温在《金陵塔碑文》中的预言“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刘伯温的《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还准确预言了武汉肺炎疫情的发生。

中国《黄历》中的《地母经》对2020年庚子年做出的预言是:“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对 2021年辛丑年做出的预言是:“太岁辛丑年,疾病稍纷纷。”“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古语云,瘟疫有眼。武汉肺炎冲中共而来,恶贯满盈的中共必将被上天淘汰,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是丧钟为己而鸣。同时,这恐怕是上天又一次慈悲于人,再给人类一次识别中共的机会,看清中共的邪恶。只有远离中共,肃清中共,才能在天灭中共之际免做陪葬。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冤狱及秘审亲历者:引渡恶法撕破对中共幻想
【历史回眸】共产极权丧钟:切尔诺贝利事故
【热点互动】中共病毒敲响全球化丧钟?
【珍言真语】潘东凯:敲响中共丧钟 英澳美联手与中共脱轨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西岸观察】邮寄投票不靠谱?川普为何反对
【拍案惊奇】贝鲁特大爆炸如核弹 中共军备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