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新「柏林牆」爆中共末日恐懼

作者:書僮

人氣 1833

【大紀元2020年05月25日訊】5月22日,在外界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中共兩會上突然傳出消息,中共欲在香港強推「國家安全法」。一石激起千層浪,觀察家們預言,中共此舉如同在香港建造新柏林牆,將會使香港成為前蘇聯倒塌後的東柏林——西方世界對峙中共的前哨與焦點。

歷史有著驚人的相似。

一夜偷建起的柏林牆

二戰雅爾塔協議之後,早年流亡蘇聯的東德人、斯大林的忠實信徒烏布利希,在柏林建立了一個親蘇的臨時政府。作為共產主義的潛在佈道者,烏布利希對臨時政府有著自己狡猾的設想,他的一句名言就是:「必須看起來民主,但我們必須掌控一切。」

當時的西部德國成為美蘇兩大陣營對峙的前沿。1948年6月英美幫助西德成立了聯邦政府,推行憲制和幣制改革。6月24日,蘇聯全面中斷通往西部的水陸運輸,封鎖西柏林進行反擊。為解救受困中的西柏林,西方耗巨資通過空中飛行走廊,空投給西柏林居民各種生活物資, 持續324天近20萬航次,共空運140萬噸物資,僅空運費就達2.5億美元。過程中飛機失事24架,機組人員死亡48人。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柏林大空運」。

對西柏林的德國人來說,那段時間給他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蘇聯人像強盜一樣從地面把德國的物資一車皮一車皮地拉走,而英美等國則如同俠客從空中一架飛機接一架飛機地將物資空投進德國。兩種制度下的兩種截然不同的人性選擇,深深地震撼了德國人。

整個五六十年代,美國為西占區發放了近130億美元的救濟款和貸款,扶植西德經濟。而在東德,從1945~1948 年,3000多家私營企業收歸國有,1950年~1960年十年間,農業集體化達到了86%。

一邊是經濟高速增長的「萊茵奇蹟」,一邊是「社會主義天堂」裡的計劃經濟與形象工程。鮮明的對比下,獨裁的謊言失去了應有的效力,整個五十年代竟有250多萬東德人不斷地逃亡自由社會。社會主義黑幕也常常見諸於西方媒體。

人民用腳投票,讓共產黨顏面盡失。東德政府根據人民議院1961年8月12日通過的法令建造柏林牆,當晚10時,烏布利希在其別墅宣布:「為了社會主義,我們必須這樣做。」僅一夜之間,東西柏林邊境就架置了鐵絲網、水泥碉堡、瞭望塔、強光探照燈,配備巡邏車、警犬,什麼都有了。原本在西柏林大街上享有著一份上好薪水職位的東德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永遠也上不了班了。

卑鄙的烏布利希偷襲了全世界。一堵長達155公里的柏林牆從此豎立了28年。烏布利希為阻止人們離開「天堂」而跨入聯邦德國,發布了「越牆者格殺勿論」的密令。

鄧小平:「一國兩制」,不是玩弄手法

香港在1997年回歸之前,曾在港英政府下生存了150年左右。為什麼毛澤東沒有收回香港呢?因為毛澤東搞的是計劃經濟,他非常擔心習慣了民主自由的香港人在收回之後會「鬧事」,進而影響了「社會主義大好局面」,還會給國內起到示範效應。所以毛澤東在香港回歸問題上態度一直非常曖昧。中共現在經常用「港獨」的帽子打壓他人,論「港獨」,毛澤東應是鼻祖。

1974年,毛澤東會見英國前首相愛德華·希思,談到香港問題,毛表示:「恐怕我是看不到了」。然後把問題推給了在座的鄧小平,說:「這是他們年輕人的事情」。

1979年3月,鄧小平會見香港總督麥理浩,表示:我們將把香港作為一個特殊地區來處理,在相當長的時期內,香港還可以搞資本主義。1982年,鄧小平在釣魚台國賓館接見12位香港人士時明確表示:「收回後的香港,社會制度不變、經濟制度不變、法律制度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同年4月6日,鄧小平會見來訪的英國前首相愛德華·希思時說,中國要維護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響外國人在那裡的投資,在這個前提下,由香港人,包括在香港的外國人管理香港。

中共是真心讓港人治港、讓香港永遠走西方的私有制經濟道路嗎?不是的,看看他是如何與港人討價還價的,就知道了。

1983年6月25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並詢問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九七』後香港實行資本主義還要繼續多久?15年?」無人應答。鄧小平又改口:「30年?」還是無人回應。鄧小平只好伸出五個手指,提高嗓門問道:「50年?50年不變可以了嗎?」人們此時才半信半疑的鼓起掌。鄧小平又強調一遍:「『一國兩制』,香港實行資本主義50年不變。」

在外界看來,中共總是出爾反爾,說話不算數的。在場有人仍不放心,進一步追問鄧小平:「50年是從哪一年算起?」鄧小平回答說:「當然從回歸日算起,50年不變。」

從1949年到80年代,中共對農民、工人、知識分子、資本家的承諾不但沒有一個兌現,反而從編造一個謊言到編造無數個謊言,從一個暴力走向另一個暴力,卸磨殺驢是常有的事。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草簽後,香港人還是不放心。他們擔心香港被中共拿到手後,「馬不能跑」、「舞不能跳」、「股不能炒」。

於是鄧小平又在各種場合向外界放話,1984年6月22日,鄧重申:我們對香港的政策50年不變,我們說這個話是算數的。用「一國兩制」的辦法解決香港問題,不是一時的感情衝動,也不是玩弄手法,完全是從實際出發的,是充分照顧到香港的歷史和現實情況的。

鄧小平後來在會見港商李嘉誠時曾表示:一國兩制,50年不變,50年之後還不變。

誰相信了中共,誰將會被它玩弄於鼓掌之中。「不是一時的感情衝動,也不是玩弄手法」,這句中共關於香港「一國兩制」的自白書,需要從陰陽謀角度解讀,前半句是陽謀,的確不是一時的感情衝動,而是蓄謀已久的霸占,中共本性使然。後半句是陰謀,為了保黨不倒,玩不玩弄手法根據實際需要。

突制「港版國安法」,公然撕毀「一國兩制」

對自由的恐懼是共產主義與生俱來的生命基因,關於民主與人權的承諾,對於共產主義者們來說,只是小小的一塊遮羞布,為確保他們的獨裁政權大廈不覆,這塊遮羞布隨時可以拋進垃圾桶。

因此從中共維穩角度上來說,「港版國安法」不是「一時的感情衝動」,但從中共發布消息的時機上來說,如同當年一夜偷建柏林牆,中共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對香港和世界玩弄了一次突襲。

我們來看看什麼是「港版國家安全法」。

5月22日,中共宣布13屆全國人大3次會議將審議有關制定香港《國家安全法》的草案,包括把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等內容,在不經香港立法會審議下,直接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來實施。草案還允許中共在香港成立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機關,並規定香港行政長官定期向中共中央提交國安報告。

香港《基本法》第18條規定,凡在附件三列出的法律,包括目前現有的中國國籍法、中國領海聲明、中國外交特權、中國國慶日決議、中國國徽命令等,這些法律在中國全國境內均有效。而現在的「港版國安法」,只針對香港,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張達明認為這顯然違背了附件三原意。

《基本法》第18條還規定,附件三由香港「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中共人大常委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基本法委員會」、香港特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凡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區自治範圍的法律。而中共由人大直接公布香港國安法是繞過了香港的立法會,是搶奪了香港的立法權。一國兩制的重要體現之一就是司法獨立。此惡法一通過,香港一國兩制將宣告死亡。

如果港版國安法通過,將比《基本法》23條惡果還要嚴重,中共可以直接在香港派駐警察、特務、國安抓人,繞過香港的法院,把人直接帶回大陸審判。儘管中共目前沒有公布港版國安法細節,但外界可以想見,港人如果說一句反對中共或中共領導人的話,收藏或傳播《九評共產黨》,勸「三退」,喊「天滅中共」口號,中共不喜歡的示威遊行、出版、結社等等人權自由,都將會被中共識別為顛覆國家政權罪,甚至,港人接受中共不歡迎的外媒的採訪,或在香港的外媒工作人員都有可能被中共以違反「國家安全」等的罪名抓捕。

中共治下是毫無法律可言的,《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中共為迫害法輪功正信信仰,兩高公然違反《憲法》和《立法法》,搞出了個什麼關於懲治邪教的司法解釋,強行對《刑法》300條做出司法解釋,兩高作為司法部門卻能夠超越人大對法律進行解釋,這樣荒唐的事,中共做起來一點都不臉紅。

中共自曝末日恐懼心態

據推特帳號「老燈@laodeng89」信息:「港媒:中共國安部將在港設立分支機構,並擁有在港直接執法權,只允許中國法官及檢控官處理涉及所謂國家安全的案件。港版國安法最快6月底拍板定案,9月底正式出台,而且可能不會設立追溯期,意味著此前所有涉及所謂『國安』的行為都可能被追究,必將在香港掀起一場秋後算帳式的大抓捕,規模或超過六四時期。」

中共為何在此時急於強推港版國安法?既出於它對即將到來的末日的恐懼,又出於它對形勢愚蠢的誤判。

武漢肺炎疫情,中共因掩蓋罪行正遭到全世界100多個國家的追責。世界衛生大會也破天荒的同意調查中共在武漢肺炎疫情上的欺騙行徑,世界反共聲浪一浪高過一浪,這對中共來說是滅頂之災,不僅顏面丟盡,還危及政權不保。話說沒有不透風的牆,當真相傳進國內民眾耳朵時,撒謊的成本會越來越高。同時,中共極權統治內部的鬥爭也達到了幾乎分崩離析的程度,這一切對中共都是噩耗。

發動戰爭、挑起民族主義仇恨向來是中共轉嫁國內政權危機的兩大手法。但武統台灣,有賊心無賊膽,剛剛過去的520蔡英文就職演講,蔡總統堅決否定中共「一國兩制」,中共灰溜溜,兩會報告避而不談。對抗美國,喊喊口號可以,動真格的,無論在經濟實力、軍事作戰、國際外交、還是價值體系上,中共根本不是一個等量級的。

那麼,打擊香港可能是中共自認為可以化解政治危機的一個選項。首先,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使中共已經感到了極大的威脅,如果不下狠手,將難以收場,趁國內疫情延緩之際,在11月香港立法會選舉之前,一舉擺平為自由唱讚歌的人;其次,強推港版國安法,以維穩手段就可打壓港人,而無須動用軍隊,會減少國際壓力;第三,打擊港人的自由權利,綁架香港向國際示威,施家暴發洩對鄰居的不滿;第四,將矛頭對準香港,輿論陣地容易集中炮火,達到可以持續欺騙國內民眾的目的。第五,轉移疫情壓力和國際追債壓力;第六,在內鬥中壓制政敵。

有了上述的一石六鳥,中共自以為可以化險為夷,苟安殘喘了。然而,中共誤判了形勢,打錯了算盤,今日的香港,絕非昔日的東柏林。

喪鐘為誰而鳴

法廣近日刊文《喪鐘為誰鳴響,北京還是香港》,指出:「把香港控制於手掌之中,是為了顯得中共領袖的強大嗎?世界報分析,北京之所以要這樣做,顯示習近平陷入了死胡同。一年來,在香港問題上,中國領導人屢屢犯錯,硬是把最初的抗議運動轉換成一場反對中共政權的起義。」

美國總統特朗普警告說,如果北京繼續推行安全法,華盛頓將做出「非常強烈」的反應。

自由亞洲報導,「中國政府計劃在香港立法實施國安法的消息,迅速引發美國政界強烈反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週五發聲明強調,美國與香港同在,批評中國政府繞過香港立法程序,無視香港民眾意願,形容此舉是香港高度自治的『喪鐘』。」 該報道還表示:「美國國會民主黨籍議員范·荷倫(Chris Van Hollen)與共和黨籍參議員圖米(Pat Toomey)加快推出一項議案,旨在制裁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的中國官員和實體,或包括鎮壓香港示威者的警察部隊;參與制定「港版國安法」的中國官員,並懲罰與這些實體進行生意往來的銀行。」

香港前總督彭定康聯名了23國198位政要簽署了一份譴責港版國安法的聲明,彭定康說:「聲明顯示,中國(中共)政府決定單方面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這使國際上的憤怒與日俱增。」

中共的做法同時引起了港人的極大憤慨。香港逾380多名區議員聯署抗議,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是「赤裸裸地撕毀契約」。5月22日當天,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開設推特帳號,推文寫到:「北京當局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對香港實行直接統治,香港投資者對此感到恐懼,股市下跌超過1000點。諷刺的是,共產主義政權的安全是建立在人們恐懼的基礎上,現在他們嚇跑了投資者。」 「大陸人來香港購買房地產是基於當地的法治、自由和安全。香港房產價格倖免於(反修例)反抗運動和『武漢肺炎病毒』,直到現在才有崩潰的跡象,原因有兩個:大陸人擔心港版國安法和中國的房地產正在崩潰。」「在中共的壓制下,香港人只有兩種選擇,移民或留下來戰鬥到底;我會戰鬥到最後」。5月24日,港人進行了反惡法大遊行。

天垂異象,中共亡兆

中共兩會首日的5月21日下午3點,北京突然黑漆如夜,雷電交加,大雨傾盆,伴有狂風大作。很多北京當地人形容,如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官方媒體報道,那個時間段,中共政協會上,代表們正在表演向武漢肺炎死難者的默哀秀。百姓評論,中共害死百姓,用假默哀的形式作秀賴帳,偽善至極,上天有眼,發怒劈雷。

而在香港的近鄰廣東省,異象頻頻。5月21日和22日晚,廣州市連續2天降下罕見大暴雨,有居民家中倒灌水1米多高,水漫金山,大暴雨導致4人死亡。廣州全市約有14萬戶停電。5月22日晚上,廣東河源市發生2.8級地震。

天垂異象必有因。有網友發現,廣東的災異似乎應驗了劉伯溫在《金陵塔碑文》中的預言「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劉伯溫的《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還準確預言了武漢肺炎疫情的發生。

中國《黃曆》中的《地母經》對2020年庚子年做出的預言是:「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對 2021年辛丑年做出的預言是:「太歲辛丑年,疾病稍紛紛。」「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古語云,瘟疫有眼。武漢肺炎沖中共而來,惡貫滿盈的中共必將被上天淘汰,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是喪鐘為己而鳴。同時,這恐怕是上天又一次慈悲於人,再給人類一次識別中共的機會,看清中共的邪惡。只有遠離中共,肅清中共,才能在天滅中共之際免做陪葬。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冤獄及祕審親歷者:引渡惡法撕破對中共幻想
【歷史回眸】共產極權喪鐘:切爾諾貝利事故
【熱點互動】中共病毒敲響全球化喪鐘?
【珍言真語】潘東凱:敲響中共喪鐘 英澳美聯手與中共脫軌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拍案驚奇】過渡開始未言敗 川普有祕密武器?
【十字路口】川普重磅訴訟啟動 中共3經濟風險
【西岸觀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為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