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的神殿——中世纪正教昌盛 教堂庙宇林立

作者:蔡大雅
位于意大利罗马的万神殿。(TIZIANA FABI/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493
【字号】    
   标签: tags: ,

进入纪元的前后,遥远古代的神祇随着文明的没落而逐渐淡出人类的记忆当中,而另一方面,中外陆续出现几个觉者。觉者们教人修炼向善,奠定未来理解正法的文化,他们的门徒创立了宗教,为其信仰的流传奋斗不懈,终于使这几大正教成为社会的主流信仰。

欧美:教堂构筑城市的地标

基督教在传出后,历经三百年的被迫害,终于在公元317年由罗马君主君士坦丁发布《米兰勒令》,承认基督教为合法的宗教,允许人民自由信奉。虽然后来即位的君主曾再度禁止基督教,但终是挡不住历史的安排。

公元380年,狄奥多西大帝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并且下令所有人都得改信基督教,自此基督教在欧洲社会的地位崇高稳固。在发现新大陆以后,基督教更传布至美洲各地,成为当地的主流信仰。

西方社会在进入近代之前,教堂一直是各种人类聚集地的中心,可以说,城市是围绕着教堂逐渐向外发展起来的。在人们普遍以木头泥土为自己搭建简陋狭小的房舍时,就已经用石砖或巨木建造神的殿堂,采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最好的材料,竭尽所能地兴建和装饰教堂,以表达人们对神的崇敬之意。教堂高出其它建筑物许多,从远处即可看见,是城市及乡镇的中心,也是居民生活的精神重心。

随着教会组织的庞大与复杂化,教堂也逐渐区分出等级来。小堂/礼拜堂(Chapel)是最小的单位,由一位神职人员负责;圣堂/礼拜堂(Church)负责比较大的区域,有多位神职人员;座堂(Cathedral)是教区主教所在;“宗座圣殿”(Basilica)则是大主教的所在。

基督教在被迫害的期间,教徒只能在地下秘密举行宗教仪式,那时是没有教堂的。君士坦丁大帝让人民自由信仰基督教,并带头兴建教堂后,才使教堂如雨后春笋的出现在罗马帝国的境内。信仰基督教的人数越来越多,以前供奉其他神祇的神殿逐渐变成了基督教的教堂,例如罗马的万神殿(Pantheon)原本用于供奉罗马诸神,后来改为教堂以供奉圣母玛利亚,是至今保存得最好的罗马帝国初期的建筑。万神殿的穹顶是个直径约九米的圆洞,其结构经过二千年,至今仍为世界之最。每当阳光透过洞口照射进来时,整个神殿内充满庄严光辉的气氛,仿佛置身于神的世界般,沐浴在神的万丈光芒里。

万神殿的穹顶是个直径约九米的圆洞,每当阳光透过洞口照射进来时,整个神殿内充满庄严光辉的气氛,仿佛沐浴在神的万丈光芒里。 (ANDREAS SOLARO/AFP via Getty Images)

随着时间的累积,教堂的功用,从刚开始的单纯作为神的殿堂,逐渐增加了其它用途。人们把死后上天堂的愿望具体反映到对遗体的处理方式上。因为教堂是尘世中最接近神的地方,人们希望死后能埋在教堂里或附近,以得神的眷顾进入天堂。于是,教堂成了停尸间和坟地。

今天到欧洲的古老教堂参观时,经常会在教堂的地板上看到各式各样刻着字或人形的石板,有的因年代久远,被历代访客来去践踏,已模糊不清了。这些石板其实就是墓碑,在每个刻字石板的下面,都沉睡着一个等待末世审判的人。还有放置在教堂侧翼高起的石台上的石棺,上面有的雕刻了死者生前的模样,安详地躺在石棺上,这通常是王室贵族或高级神职人员才有的待遇。

教堂内空间有限,后来的死者有的就干脆待在教堂外面,因此也可以看到有些教堂四周插满各个年代的十字架。因为它们的存在,使原本神圣庄严的教堂多了些额外的气氛,郁郁葱葱,即使大热天,教堂内外还是很凉快。

有些教堂外面的空地,逐渐形成市集,供城里居民工匠、远方来的商贩和乡下来的农人等进行交易买卖。沿革至今,空地美化为广场,成为西方城市的特殊市容,而有些地方的市集也保留下来,成为每日或每周固定时日开张的露天市场。有些摊贩甚至靠着教堂外墙落脚下来,低矮简单的棚子从高大宏伟的石墙中突兀而出,形成极为特殊的景象。

这些小店铺以今日的眼光看来纯属违建,但违建了数百年了,也就就地合法了。现在在德国的科隆大教堂和海德堡圣灵教堂的外边,还可以看到这些“百年老店”。

自古以来,人类为了表达对神的敬仰,一定使用当时最好的设计和材料来修筑宗教建筑。教堂的维修,更是历代城市居民不吝付出的使命。即使经过战乱的破坏,人们还是会在事后重修教堂,使之完好如初。只有少数例外情况,如德国柏林的破教堂,人们保留了它在二战时被炸弹损毁的模样,为了提醒世人战争的残酷,希望不要再重蹈覆辙。

中国:庙宇构筑城市轮廓线

佛教在东汉时传入,最初只在少数人中流传,当历史进入魏晋南北朝那长达数百年的纷乱时期,当社会动荡、战乱不断、人民不分贵贱都受颠沛流离之苦时,自然而然会问自己:人为何来到世上?为何受苦?有什么方法可以解脱、逃离苦难?历史安排此时的佛教给予人们合理的解答与脱离痛苦的希望。佛教开始在各个阶层中兴盛起来,上自帝王后妃,直至平民奴仆,在佛普度众生的慈悲下,陆续皈依。

由于当政者的提倡,佛教发展极为迅速。在神州各地,佛寺开始被大量兴建,佛塔这种外来形式的建筑也因中国化而逐渐为人所接受。刚开始佛寺依循印度制度,以塔为中心,塔里供奉着佛像(注一)。但塔的结构过于狭小,佛像无法居中而立,能进入参拜的人数也受到限制。于是就将佛像置于另建的佛殿里,此外佛殿墙壁还绘上佛经上所述佛的修炼故事以及天国世界美好殊胜的景象,对广传佛教起到积极的作用。慢慢的佛殿的重要性便与佛塔并列,随着佛教的不断中国化,佛殿的重要性逐渐超过佛塔。

道教也是在东汉时期出现的,是以中国传统的信仰为基础而发展的本土宗教。到了唐朝,由于皇室姓李,又相传是老子李耳之后,因此唐朝皇帝多信奉道教。唐人开放大度,对信仰采取相容并蓄的态度,除了唐武宗时期的灭佛运动外,基本上是各个宗教的昌盛时期。佛教和道教都是多神信仰,基督教则具排他性。

随着佛教和道教先后在社会上地位的不断提高,宗教建筑的规格也逐渐和宫殿建筑同等级。不论佛寺或道观,占地面积广大,多以建筑群的形式出现,房舍有多达上千间,建筑格局和宫殿建筑无异。有作为供奉神像的主殿堂,如同朝廷的正殿;有供修炼者修行生活的斋堂、讲道解经用的法堂、藏经堂、客房、园林等等。佛寺多了高耸入云的佛塔;道观则多以一条长道和外界连接。

佛寺道观往往在大殿墙壁上绘满佛道修炼故事中的场景、天国世界的神圣美好,以展示神佛的慈悲与威德,起到教化人心的作用。

在历朝历代的宫廷里多建有佛寺或道观,以供帝王后妃朝拜。在宗教盛传之时,佛寺道观几乎遍布名山胜地及各地乡邑城市。除了官方带头兴建外,民间也竞相建庙或捐赠私宅改建为寺观。

宗教建筑不仅占居在城市的重要地点,更遍布在大城小镇的每个角落。在全盛时期,甚至每个居民小区里至少都有一座佛寺或道观。高低林立的佛塔,构成了优美的中国传统城市的轮廓线。◇

注一:《中国古代建筑》p.73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40期历史追思【城市中的神殿】栏目——中世纪正教昌盛 教堂庙宇林立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陶渊明,一名潜,字元亮,东晋时的伟大诗人和文学家。他的诗文在艺术上可称“自然”,在风格上说得上“真”,是古往今来唯一的一个这样的诗人。
  • 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自古就流传着许许多多的神言、神迹,尤其在人迹罕至的山岳中,更是隐匿着不少修炼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修行人,偶尔亦有神迹显露给有缘之人。唐代古书《酉阳杂俎》就记录了一些神山中的神迹。
  • 历史的演变犹如天体运行、星球运转,地球的自转和公转也确实体现出了不同于其它星球的时间概念,而历史恰好就是在这特定的时间中一步步演绎着,其中也包括了文艺复兴前后这一重要戏目。
  •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 大难来时,神会用什么方式除灾救人?宋朝时玄武信仰兴盛,当人间爆发几次大瘟疫时,玄武大帝便怀着慈悲之心,显圣降福,护佑百姓,行神迹化解瘟疫灾祸。
  • 美丽、善良、正义是神的荣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尔的作品中更处处彰显了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画作在逝世500年后的今天,仍然能够启发我们,并带给我们希望。这也是为什么拉斐尔的作品对我们当今的社会如此重要,他让我们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战国时代关中的郑国渠,汉代南阳太守召信臣所兴灌溉沟渠,取水之利,如何兴国富民?
  • 古语云:“天地之大德曰生”、“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古人认为上天造就万物并赋予其美好的德性,为其制定了法则,生成万物一片仁慈之心。
  • 持节就是保持气节。他是一种高尚的人格品质,表现为坚持正义,在强大的压力面前也不屈服的顽强精神。
  • 端午英灵屈原和伍子胥都是荆楚之人,都是忠谏之臣,也都在五月五日赴义。逆耳忠言有利于行,他们的精神对今天的人是否也有忠告的警示作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