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怎样才能赶走中共政权

有一个现成的模型 让我们从中汲取经验教训 再次运用它

人气 2541

【大纪元2020年05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ills撰文/林达编译)5月18日,当看到中共在香港赤裸裸的暴行——香港立法会(LegCo)的讲台被一群衣冠楚楚、中共挑选的“执法者”所包围时,一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们如何过渡到“后中共时代”的中国呢。

符号和图像很重要。首先,我们有一位6·4天安门广场坦克人,现在我们又有了环绕立法会的“执法者”,如果好莱坞拿来拍一部黑色幽默剧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中共接管香港立法会能和纳粹德国的长刀之夜相媲美。因为极权制度抓住时机(制造大瘟疫,借机取消香港人的自由)偷梁换柱,加强极权统治。

这种以暴力粉碎民主的手段将成为一个转捩点,标志着民众与中共的冲突进一步升级。接管立法会等于宣布强力推行23条——在港人看来就是在剥夺其人身自由。

这场冲突的结果只能有一个。随着香港周围隔离墙的加高,我们急需推倒“柏林墙”、解放铁幕后被囚困的人群。

推翻极权政府的实例

我本人曾经组织、训练并装备过几支外国军队和保安部队,包括推翻一个具体的政权,我有一些经验想在此分享一下。

冒着错引艾森豪威尔的一段话的风险:关于推翻政权,如果说:计划就是一切,那计划就等于零。也许该这么说:计划并积极付诸于行动,但还需随机应变。

把一个很平常的计划强力地实施,要好过把一个很好的计划勉强地落实。招募并组织流亡者,通过个人手机招揽政权现任高官,使其做出人生重要决定,是政权更迭的一个模式。

但计划有一种坏习惯,即:不走你所布局的路,这就是为什么应变能力很重要。偏差可能很小,比如必须确保释放一名政变合作者——一位伊拉克高级将领,他在独裁者被罢免后仍在押,只因警卫和审讯人员在我们抵达巴格达后没有收到正确的名单。

或者,偏差也可能很大,如国家陷入宗派内战,而这是由于驱逐独裁者而引发的,但却未能坚持执行计划中的下一步。

是的,萨达姆·胡赛因非常邪恶,必须铲除他,假如能再来一遍,我将提出一些调整方案。虽然萨达姆仍需去死,但我们可能采取不同的做法。

将近20年之后,我们仍在伊拉克,尽管方式不同,我们学会精确地执行任务,绝大部分情况下,让伊拉克人学会自己去管理自己的社会。

实现政权更替的另一个行动方针是,让重心成为计划的驱动力。我们可以塑造并影响环境,同时让人民抓住机遇,去改朝换代。最后,是人民的选票说了算,他们是重心所在。我们只不过架起了舞台,民众需自己去争取,当起义的大潮汹涌澎湃时,当权者才意识到挣扎徒劳无益。

这更像1989年苏联及东德等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瞬间轰然倒塌,犹如一场魔术。经过多年的战略布局,辩论怎样应对苏联以及核大战,变局就这样发生了。我们为搭建舞台做了不少,剩下的就由人民去处理了。

一个有趣的迹象刚刚冒头,虽然它只引起了一个几乎察觉不到的波纹,但我认为它很重要。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一位退役少将刚刚发表了一个有趣的声明,暗示着某种信号。

还记得乔良这个名字吗?(中共军旅作家)他是2004年出版的《超限战》的作者之一。书中鼓吹与美国的不对称冲突。(注:乔良提出超限战是以一切手段,超越传统战争手段范围的新型战争形式,包括贸易战、新恐怖主义及生态战。)

但就是这个乔良,他最近却跳出来说:收复台湾得不偿失,该聚焦于建设富裕的社会。中共党魁似乎呼应了这一说法。,

有趣。这意味着什么?这是“走为上策”?拟或“声东击西”?还是“连环之计”?我说不好,绕弯子能把我绕进去。所以就宁信其字面意思吧。我认为,一个薄弱点已经产生,至少可以说,内斗正在上演——这是个机会。

因此,有鉴于1989年类似的连环事件,我们的工作是通过三个不同的行动来打造恰当的环境。

展示解决方案

人们忘记了,支持伊拉克政权更迭的其实是美国法律,而不是凭感觉、情绪或观点。这条法律名叫1998年《伊拉克解放法》。

国会从2006年起开始对伊朗采取较温和的法案,称为《伊朗自由和支援法案》,该法案鼓励伊朗进行改革。

由于中共无耻地利用病毒袭击全世界、数十年来盗窃美国智慧财产权、对香港人暴力施压(据当地消息来源,中共绑架并谋杀了11,000香港人)、迫害维吾尔人、法轮功、基督徒和所有寻求自由的人,以及无数其它不可否认、令人发指的疯狂行为,一份特殊法规正悄悄酝酿在国会山和总统之间。

一份明确支持中共下台、政府和平转型的法案将提出、辩论并通过,2017年和2018年国家安全和国防战略是出色的开端,现在将对之做额外的补充和更新。

美国行政和立法部门将全力以赴,毫不含糊地聚焦于中共问题。所有这些将传达一个决心,即集中一切国家权力工具,以向中国人民表达美国的承诺、威慑、我们着重于创造条件、扶持反对活动,让中国人民感到有能力推翻中共,建立一个民主新政权。

实施威慑

乔治·肯南(George Kennan)是美国外交官和历史学家,他所建议应对功能失调的苏联之模型为:遏制。而加持遏制手段的则是核军备竞赛或“核保护伞”这一传奇。这是该模型的理论基本点。如上所述,决心非常重要,但必须伴之以一种压倒人的气势、让人望之生畏地展现出来。

但这种展示在我们的伊拉克行动中缺失了。随机而行事的突袭非常重要——但不能简单从事。

肯尼迪总统向我们展示了历史上已被遗忘的榜样。

1961年10月12日,肯尼迪访问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Fort Bragg North Carolina),那是一次极为壮观的核武器、常规武器和特殊作战能力综合展示。这次示威的目标是苏联人。苏联人在观看。

因此,需要一个集中常规、核、特种作战的不对称威慑计划,并火速加以实施。在美国其它地方的这种游行是其中一部分,但同时也推出另一些活动,以展示与苏联军事实力的不对称,而在下一步则是收回。这种谋略里根总统在上世纪80年代成功运用于苏联,最终,推翻苏联,改变了一切。

威慑力通过一个全方位的反渗透计划来展现,迎击一个公开、毫无廉耻的知识产权盗贼,一个误导信息、胆大妄为的中共政权。这意味着要做很多事情,如: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严格运用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组成一个FBI内部联合工作队,聚焦于美国及战略资讯目标,并从巴哈马和巴拿马等地驱逐中共,解构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场全面反渗透行动的良好开端。

聚焦两个重心

决心和威慑要围绕着重心点——让中国被压迫者——站起来推翻中共政权。尽管中共有防火墙,但有太多的公民已经知道中共政权的腐败、暴力和镇压,但他们需要亲眼看到、感受并听到外部世界的决心和威慑力。

推翻中共的途径有很多。如果外界表现出决心和威慑力,中国人民就会受到鼓舞而群起反抗,来完成自己的使命。

一个重要步骤是切断中共的命脉——资金,杜绝投资流向中共——这是其血液和氧气。我们已成功地赢得了川普(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要求中共撤回的所谓《国安法》,这一令人不可思议的无知、失聪并脱节的决定。这是明目张胆地搞一国一制。

接下来是迅速应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关于透明度的法规,并通知所有与中共相关的上市公司。之后,对公司注册法进行审查,以解决中共对硅谷、娱乐业和其它方面的影响。

我们还有一条速战速决行动方案,将勒死中共政权。

冷战期间,我们拚命工作,历经磨难,有成功也有失败,有时候,我们问:“怎样才能结束这一切?”或者哀叹:“我们无能为力。”

然后,一位新总统来了,他拒绝现状,把华盛顿特区和地球翻了个个。

在表现出决心、威慑和激发起苏联人民的抗争热情之后,苏联崩溃了——以相对和平的方式。

而我们现在有一位总统,他把精英及其话语权下架了,这是前所未见的。

我们有了这位总统,让我们再一次启用推翻苏共的旧模式。

作者简介:

约翰·米尔斯(John Mills)上校是国家安全专家,曾服务于五个时代:冷战、和平红利、反恐战争、混沌世界,以及现在——大国竞争。他是国防部网路安全政策、战略和国际事务前主管。

本文表达的观点属于作者本人,不一定代表《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病毒假新闻vs媒体的力量
【名家专栏】大疫下的思考:善行 劣迹与邪恶
【名家专栏】要求中共承担其对世界的伤害
【名家专栏】疫情肆虐暴露了中共帝国世界梦
最热视频
【直播】反国安恶法 港人7.1维园大游行
【世事关心】世纪之掩盖
【纪元播报】市区遭占领 西雅图共产魔影挥不去
【重播】美国会有关“港版国安法”听证会
【重播】蓬佩奥新闻发布会:香港新法太离谱
【十字路口】港区国安法刑罚严厉 世界受影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