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逼迫回国 中国留学生挺身揭中共谎言

人气 28093

【大纪元2020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方净采访报导)香港反送中、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令中共的谎言宣传被逐渐揭穿,促使人们开始觉醒,抛弃对中共的幻想。不少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在认清中共后,与国内长期受中共大外宣影响的家人,因认知差距扩大,造成的矛盾与带来的心理压力也加大。

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叶先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向大纪元表示,“今年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我和我家人的关系也随之恶化。随着大陆党媒对美国疫情和骚乱的过度渲染报导,导致我家人对我极度‘关心’,所有人都催促我回国。我也处在了两难之中。”

“我在墙外能看到国内的失业率以及中国各种内忧外患,但我家人看不到。他们对党媒的坚定信心导致我无法和他们交流。”因此他被家人指责为不孝,他认为这是中共制造的另一种人间悲剧。

“如果我选择亲情,顺服家人回国,那(未来)结局只有死路一条,我的抑郁症一定会复发。”“若我选择留下,我会暂时无法履行亲情的责任,但我能继续坚守正义。”

“我的心里非常矛盾。我只能说,可怜了国内的父母们,他们对子女的关心加上他们被中共腐蚀的头脑,成了两代人决裂的导火线。但终究是因为在中共的无情统治下,(致使)人间已无亲情可言。”

叶先生表示,“我将这件事给大纪元爆料,是因为我相信我不是唯一因意识形态与家人不同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人。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被报导出来,从而帮助那些和我有类似遭遇的华人。”

中共教育体制下 抑郁缠身

“对中共很反感,是从幼儿园开始的。”叶先生回忆从小到大,就不愿意随大流去附和拥护中共,“从小就对身边人对中共的阳奉阴违感到反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中共洗脑教育下(良知)没有完全沦丧。”

大学时,他在教会听到牧师在讲道中,经常戳穿中共的谎言,“这是我在其它地方听不到的。就这样积累起一些对中共的认识。”

叶先生的父母亲都在国企上班,“国企一般都给员工的子弟优先安排工作,他们想让我大学毕业之后去国企上班,一辈子衣食无忧。”他在大学毕业后在国企上了一年的班后,通过考研究生再去美国,但父母极力反对,“他们想方设法让我按照他们给我定的生活标准去生活。”

他的抑郁症开始逐渐产生,“在国内的时候想出国,想逃离那个环境,感觉被压制住了,像在监狱里一样,但是不知道怎么样逃出来。情绪低落,加上家人不让出来,也让我挺抑郁的。”在研究生上了三年之后,他终于来到美国。

父母深受中共宣传毒害

叶先生虽来到美国,但从中美贸易战开始到中共病毒传到美国,叶先生的父母要他回国的催逼日益加剧,“不但天天要我回国,还发动其他亲戚作为水军来批斗我。”

“他们受了大外宣的影响,他们就以为美国成战场了,加上我又是独生子,他们害怕失去独生子的这种心理状态,天天劝我回国。”后来更以其母生病住院为由,企图打破他的心理防线,“因为我和我妈是最亲的,我其实心里面是很痛苦的。”

当他真的考虑回国时,却接二连三地看到国内的形势变化,从地摊经济到失业率,以及正在发生的各种天然灾害,也看到古今中外预言都讲到的大灾难,“所以我非常不敢回去,心里面就特别矛盾。”

叶先生也设法跟家人沟通,“他们脑子里只有大外宣那些东西,造成无法沟通,他们说你看的那些东西都是黑中国的,说中国没有怎么样。其实我家的经济情况已经算底层了,已经算是贫户了,但是我爸还是在那儿拥护、感激中共,老是跟我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好多外国人都争着移民中国。”

“我想把我妈接到美国来疗养,但是他们就认为我不孝,他们的观念就是现在我必须回去照顾我妈。但是我现在回去了,找不到工作,还得啃他们老,若再激进一些,可能还会被抓起来,因为现在很多小粉红都已经醒过来了,被抓起来了。那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他说。

海内外为中共效忠的科研人员

叶先生在国内学的是模式识别智能系统,“我在读研究生时的导师是国内顶尖的科学家之一,刚开始我对他研究的领域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后来听我导师说,他的导师跟在美国认识的华裔科学家,他们都在为中共服务、效力。后来我就不愿意搞这个科研了,不是对这个科研本身厌恶,是不愿意为中共搞科研。这是当时自觉产生的心理状态。”

后来他从新唐人媒体上看到消息,说这些人在出国前被中共找去谈话,让他们给中共盗卖技术信息,“我结合我在研究生的经历,觉得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所有搞科研的,就是我的老板吧,在政治上他有一些反共,但老是说要为国家做什么科研啊,还是有被中共利用的成分在里边。”

研究生之后叶先生下定决心改行,“也是因为我和我的导师之间出现了矛盾,国内教理工科的这些教授、导师,在那样的政治环境的培养下,他们只会骂人,只会侮辱学生。后来,到美国来以后,发现美国的学术环境不是那么压抑的,大家都很轻松的。”

因港反送中彻底觉醒 了解真相决心退出中共组织

叶先生表示,他真正彻底认识中共的邪恶是从香港反送中开始的,“去年香港爆发游行的时候,我和同学合伙做视频、声援香港。我上新唐人看中共的历史,才发现在抗战的时候,中共在后方种过鸦片,还跟日本军有协定,把国军送上去送死,然后他自己窃取抗战胜利的果实。”

“后来我又在新唐人上看到关于中共肺炎的追踪报导,从这时起我对中共的认识突飞猛进。我开始注意到,中共在背后做的更多的事情,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我决定彻底与中共敌对。”目前叶先生也积极利用社交媒体传递真相。

“局势也一直在变,而且现在好多人都在讲,天灭中共。”叶先生说,他在大陆入过少先队和共青团,当他了解到只要曾入过中共组织,就要背负为中共奋斗终身那个不吉利的誓言后,也立刻表态,要上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

叶先生还说,出国后,他对法轮功的认识也有了转变,“以前是受中共影响的,来美国之后,想法有了改变,经过这次武汉肺炎,看到了一些报导,说有人炼法轮功之后,那个病毒症状消失了,这就让我观念更有了转变。”

叶先生强调,他知道很多人目前跟他有同样的遭遇,也相信天下父母心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好,只是因为中共一手制造了这些现实的悲剧,让人感觉对家人未尽到义务,内心歉疚。但他最终觉得,人还是需要坚持正义良知,而且真相很快将大白。

“我就想劝大家不要向中共低头,继续奋斗,终究有一天可能欠下的亲情会有机会弥补的。”他说。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纽约八千多法轮功学员大游行 华人被感动
起诉江泽民请愿书 德国民众排队签名
大陆游客澳洲明真相 “三退”保平安
德国名城法轮功信息日 各界民众欣闻真相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