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5月下旬东北疫情延烧 美国强力追责

——中共隐瞒疫情大事记(二十)

人气 641

【大纪元2020年06月04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5月下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中旬趋势(5月26日-31日)

2020年5月26日至5月31日,东北疫情继续蔓延,民众被中共蒙在鼓里,民众不相信官方公布数据,陷入恐慌。被感染者反复检测,结果时阳时阴,表明检测准确率低。

全国各地发生多起集体发烧事件,中共隐瞒实情,民众不相信官方说法。中共严控言论,很少有人再敢发声。

美国强烈追责中共隐瞒疫情。

5月26日

大纪元昨日采访武汉访民王女士,去年武汉举办军运会,她因肺部感染住进武汉市第一医院(即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出院后仍持续低烧,一月初,她的主治医师希望她回去免费接受治疗,她认为是因为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才被医师召回。武汉市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举办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为防范访民上访,当局在武昌首义路地铁站附近一处宾馆,开了一间房,一天三班,24小时轮流监控她。她在这期间开始出现病症,“咳嗽、感冒、发烧,十三天后吐血,人也撑不起来,才到医院看”,三名负责监控她的人陪她到武汉市第一医院就医,“我当时是(发病)十三天后,病状特别严重,医院当时候就因为重症,要收治我进去”,“他们(监控的人)又跟医生勾结,不让我住在那里,他们花钱,每天晚上,要我回到酒店里,第二天早上再去”,后来是因为隔天一早五点要检查,才让王女士住院,在该院十五楼感染科住了八天。出院后,她自己吃大量中草药等,一月初,王女士收到黄莺医师和护士长的电话,“她要我回去治病,她就说你的病还没好,我私人出钱,这医生姓黄,叫黄莺”,“她就怀疑我,因为我拍片子,肺部感染得吓死人嘛,她就是怀疑我,肯定怀疑我有这个病,所以一月份要我到医院去免费给我治疗”,“他们肯定怀疑我有这个病,怕我传染给别人”,“我后来是在电视上,看见采访那个医院的护士长,正好是我住院的护士长,我才知道他们(市一院)在12月份时,就收治了冠状病毒”。王女士将节目录下来,并且回拨一月份打给她的医师电话,“我给黄莺打电话,接电话的可能是别人接的,说没有这个医生,我想未必有可能是她死掉了,因为(市一院)医院死了一个医生,但不知道是谁”,“我就又拨她(护士长)的电话,接我电话的时候,对方蛮安静,她就死不承认她是护士长”。王女士告诉对方是按当时来电回拨的,又问,“黄莺医师怎么样了?她说没有这个医生,但我出院报告、检查报吿上面都是写的这个医生,她竟然说没有这个医生”。记者26日拨打武汉市第一医院电话,皆无法接通。在该院官网专家介绍中,黄莺医师是综合内科的主治医师,擅长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支气管扩张、肺纤维化等呼吸相关疾病的诊治,在市一院呼吸科工作10年。王女士补充,在疫情爆发前,武昌区工人文化宫在紫阳街组织了一个舞蹈大会,来自武汉各地的跳舞团体前来参加活动。活动结束一个星期后,政府才公开病情。

同日,广西第七批援鄂医疗队员、南宁市第六人民医院护士梁小霞在南宁去世。2月28日上午,梁小霞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隔离病区工作时突然晕倒。3月30日,梁小霞被送回南宁继续治疗。梁小霞的母亲覃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在这期间到医院探望女儿,却没有办法唤醒她,十分心痛。分析指,这意味着梁小霞昏迷了88天左右。5月20日陆媒报导,重庆援鄂抗疫医生、重庆北碚区的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科室主任赵睿去世。4月6日,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发布讣告:山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该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静静,即将返家休息时,突发心脏骤停去世。张静静自2020年1月26日到达黄冈,开始在抗疫一线的工作,3月21日随山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返回济南,在抗疫最前线工作了56个日夜,4月5日在济南隔离期间突发心脏骤停,抢救无效而逝世。

同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他表示,川普总统对北京应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和其它事项的行为十分“恼怒”,以至于中美贸易协定对他来说,重要性已不如从前。

5月27日

5月27日,大纪元采访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出租车司机黄女士,她表示,25日确认的是夫妻两人,在东四条路的小区(工商小区)环宇超市楼上,“昨天(26日)我还出车,到晚上回来一看,知道以后不能出车了”。黄女士27日一直待在家里,她还透露,她的同事在丽水蓝天小区,家对面楼出现一例,同事因面瘫在家里治疗,妻子也怀孕。他害怕小区封锁,妻子如果生孩子自己无法照顾,25日晚上连夜携妻女逃出来,回到父母家里。黄女士还表示,曙光新城(共有107栋楼)是黑龙江最大的小区,那里有个无症状的,小区用铁丝网都封上了,前天(25日)晚上封的。她表示,目前确诊无症状的病例密切接触者能有上千人。黄女士手机接收到的通知消息,请立即传达至全员,无极特殊情况,严禁去往世贸南外滩二期、曙光新城小区、丽水蓝天小区、工商小区、清福三区、重阳小区、钢制厂小区、瑞景花园、宏大花园小区,以及日照街东二东三附近。此次共公示9个小区、1个范围区域,请各单位立即传达至全员!

最近两天,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官方称,新增7例无症状感染者,多个小区被封闭管理; 5月27日凌晨,公路客运总站、火车站所有火车皆停运;5月25日,上午复课的高三学生下午再次停课,多个小区被封闭管理。曙光新城小区一位女业主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小区全都封了,外面的人没有出门证不让进,“反正现在都挺严重,出去回来扫码,发出门证,小区都封上了,各个道口都有人把守”。当地一邮政所人员向记者透露,他们网点(邮局)转角的地方有位饭店老板确诊了,整条街都得去做核酸测试。据说现在传染源找到了,听说是一中学生家长,中学检测发现学生是阳性,结果家长无症状,然后就放假了。

同日,吉林市民张先生告诉大纪元,当地部分地区疫情还是很紧张,“船营区、昌邑区、高新区、丰满区、龙潭区都有疑似病例,疑似病例(接触舒兰病源史的人)在家隔离,或到隔离站(隔离)了”,“市里头其它的小区(仍)封闭,不让乱走动,不让聚集,出门都得戴口罩”。吉林市民彭先生对大纪元说,“丰满区那些严重的地方,一家一天只能出去一次,而且限制在2小时内。如果有什么事一次办不成,不管,一天只能出去一次,再就不让你出去了”,“如果不让出去,你跟小区封闭人员吵架(非要出去),那就会被抓走。人多的地方,比如银行,都有警察跟着,现在谁也不敢‘闹’事,‘闹’事就抓人,共产党统治下,老百姓没有说话的时候”,“从13日开始(到现在)还是封城,(跟武汉)一样,车站、公路,就是火车、汽车全都封闭了、关闭了,出市是出不去了。整个公共汽车也少,车上坐的人不超过十个,刚大道经过一辆公共汽车,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大路上也安安静静的,都是一个人一个人走,成帮结伙的没有,顶多不超过3个人”,“老百姓只能是听新闻报导,可新闻也都不报导了,到底内幕是怎么回事,咱们也不知道,只能认为没有。但是,从现象来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社区封闭还是那么严,没有松懈”,“微信上,小区的社区主任都给你发公安通知、省里通知等防疫的情况,别的情况没人发,也不敢发。新闻上总广播那些反抗的就抓起来,所以,在这种恐怖的情况下,也没有人敢反抗(发声),政府说啥,就是啥”。彭先生也表示,尽管官方控制到这种程度,老百姓私底下还是会“说一说”,“舒兰有一百多个警察在旅馆隔离,现在还没解封,就是一开始,公安局的洗衣工传染的,这都是老百姓私下这么传,说舒兰的公安在吉林市包了一个酒店隔离,一百多个人还在那里隔离,已经超过14天了”,“岁数大的有劳保工资,年轻的就得依靠以前的储蓄,网上也看不着生活困难的人(发出的)呼吁,现在不敢说”,“这次开两会,有委员说,建议给每个人发2000块钱补助,发2000块钱人民币储蓄消费,有的人还高兴,这根本不可能的事,钱都给非洲人了,怎么能给中国人,做梦呢,中国人哪有那么好的待遇,都是让你捐款,哪有给你发钱的,外国人发钱,中国人捐款。”

5月28日

5月28日。大纪元采访哈尔滨市民李萍,她年近花甲的,直叹“我怎么这么倒楣”,“那么多医院不去,我非得上那干嘛”。她说,因为哈二院离家近,夫妻俩习惯在那就医。但自从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传出后,夫妻俩非常小心,即使有病也尽量不上医院。4月,哈二院爆发严重院内感染,大纪元从内部文件获悉,这场院内感染至少造成5名病患死亡,其中包括来不及检测的死亡病例,及87岁的陈某。李萍(化名)女士的先生在这期间与陈某同病区,是5位死亡案例之一。李萍说,她先生4月6日出现了昏迷现象,病情急转直下,4月8日就离世了。李萍那时还不晓得先生离世的原因,因为医师之前说,她先生至少可以再活一个月。历经先生离世的李萍, 12日想回哈二院拿一条遗落在那里的裤子,她问了患者,才知道那里出疫情了。病患说,“那啥都换了,护士、大夫全换了,出事了”。她没找回遗落的裤子,就回家了,回去后就感觉不大对劲,14日开始发烧,她上哈二院去,医院在消毒,叫她挂下午发热门诊,再过去时,发现医院都封闭了,“晚点再去,他们就戒严了,我等到四点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就回家了”,回家后还是发烧。15日,她再到医院,“他们一开始说,你这37℃应该没事,结果一拍片子,发现肺呈玻璃状,就把我扣下来了”。后来她才明白自己的丈夫也是感染中共病毒去世的,“那时候不知道,(死亡证书上)也没有这样写,是不知道啊,我都不知道被传染了。那4月5日、6日都有人出院,那不都有人传染了吗?”

另一名病友、张玲(化名)的先生和李萍先生住同一病房。张玲说,她先生原本是肿瘤方面的疾病,通过治疗恢复得不错,“当时候治疗得挺好的,4月9日那天,我跟主治医师说不然明天出院,医师说再观察两天吧”。4月10日晚上大约8点钟左右,张玲发现整层楼的医生和护士都没下班,“那时我爱人要上厕所,但怎么也起不来”。隔壁床的王姓病患太太也注意到张玲的先生有点异状,起不了床,手脚冰冷,还有些发烧,张玲赶紧跑去找医生。测体温为38℃,过十分钟再量一次,将近39℃。张玲央求医师用退烧药和消炎药,之后再用护理降温。先生打完点滴后,张玲去找护士拔针,发现所有的护士和主任都在护理站。她还问他们,“怎么都不下班啊?”并请她们为她先生拔针,但没有一个护士搭理,“我喊了半天也没人来拔针,当时就有个男护士说,阿姨我帮你拔针吧”。那时候连在病区里两名做保洁的人员也没下班,张玲还问保洁说,怎么不回家啊,她回答,“我们今天晚上不回去了,不让我们走”。再追问出啥事啦?她说,“不知道”。张玲说,当时问谁,谁都说不知道。去问男护士,他只说了一句,“(我们)明天早上全部都走”。隔天一大早,“我们醒来的时候,所有的护士全换人,换了一批都是穿防护服的,所有的人全穿了防护服”,“早上也不让我们去打饭了,啥都没有,出去外头,护士就喊着,都进房去”,“我们都不晓得发生啥事,没人告诉,等到快10点,我们去反映患者得吃饭啊。到10点了,送来了一个鸡蛋、一个花卷、一碗粥及一些咸菜”。等到快11点钟,微信上的朋友跟她说,“你们二院出事了,你们医院确诊一名姓陈的得了新冠(中共病毒),你们肯定都要感染了。”

根据中共官方统计和透过访谈得知,哈二院群聚感染事件中,医护、患者、陪护、密切接触家人中,至少有50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根据大纪元获得内部文件显示,最初的感染者陈某现已离世。记者致电家属,但家属不方便对外表示意见。

同日,大纪元采访另一患者家属周阳(化名),他3月28日陪同太太住进哈二院,当时,并无察觉危机即将降临,“当时没有这个事,他们(染疫者)还没来”。黑龙江省卫健委公布信息显示,造成院内感染的源头陈某4月2日住进哈二院17楼病区,6日上午10点转院至哈医大第一附属医院。周阳说,“头一天晚上(4月10日),17楼医生和护士就做核酸了,什么情况咱不知道。他们做完了,换了一帮医护,全部穿隔离服的”,“隔天晚上,就给我们陪护和患者做核酸”。周阳的妻子4月12日核酸检测阳性,周阳检测为阴性,送到宾馆隔离。后来在宾馆再做一次核酸检测时,发现为阳性,才又送往市六院隔离。5月8日,夫妻俩被送到黑龙江省传染病院隔离。周妻失智、生活无法自理,若没他照看,可能会走失,所以,两人仍同住在传染病院。他说,目前在省传染病院,估计还有十多人至二十多人,都是抗体还没完全转阴。

另一患者家属张玲(化名)因先生发烧、吊点滴,也目击了17楼所有医护、保洁人员被召回测核酸,隔日17楼又换了一批医护的过程。她和先生两人4月12日确诊后,目前也在省传染病院隔离。张玲5月29日对大纪元说,她本身核酸和抗体都转阴,符合出院标准,但是她先生检查还是阳性,她得留下来照看他,“(先生)到现在为止检查七遍了,头两天是阴性,连着三次阳性,又是一个阴,昨天又是一个阳性。所以,就是这样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张玲说,在这次哈医大一院、哈二院里被病毒感染的,目前在省传染病院尚未出院的,大约有30人之多,其中约有20人核酸转阴,在等抗体合格。还有10人,可能像她先生一样,检测结果有阴、有阳,出现反复。她先生原本患肝腹水,治疗得很好,可以在病房走廊里走动,原本要出院了,但是感染病毒后,病情未见好转,“从4月10日开始卧床,一直到现在,我不敢离开这儿”,“我们都快愁死了,医院也说没办法,现在也不给药,专门用(自身)挺着。”

另一位71岁杨姓病患和妻子4月12日检测为阴性,当晚被集中隔离在哈二院的其它楼层。杨姓病患的女儿5月28日对大纪元说,父亲原本4月初病情好转,已经可以出院了,没想到赶上这波疫情,父母亲两人在哈二院隔离了14天,再送到宾馆隔离14天,前几天才刚刚回到家。杨女说,“很突然,什么也不知道,就说要被隔离,就说要给他们转病房,他们什么也不知道。12日那天,给他们转到其它单独的病房,大伙都不晓得什么回事,好像是过两天才知道”。她披露,这些人共做了九次至十次的检测,才解除隔离,“九次核酸,十次血清,都是阴性”,“抽血都抽了N管”,“医院现在停止接诊,所有手续都办不了,我们现在还没有办出院,医院说让我们等通知。”

同日,大纪元记者致电哈尔滨市二院总机,询问医院是否正常接诊?哈二院说,目前没有看病接诊,全院封闭。对一些尚未办理出院手续的病患,何时能回去办理,总机说,“目前疫情期间,啥也办不了”。记者问,是否能开一个窗口办理呢?总机回复,“现在疫情期间,这么大的问题,谁敢开窗口啊”,“没经过上面领导批准,谁都不敢开,开了就要被封杀”,“得上面领导说可以开了,我们才能开”。记者问究竟还要封闭多久?总机说,“谁也不敢说,谁敢决定这么大的事啊。”

大纪元记者采访安徽马鞍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一名学生,他向记者证实,学校确实出现学生发烧现象,他称发烧是因为有的同学来到学校后水土不服,然后一直在宿舍吹空调才导致的微烧,并且第一时间送到120进行诊断检验。大陆学校在陆续复课中,近日,安徽马鞍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简称马鞍山师专)出现集体发烧现象,学校实行全封闭式管理。据健康时报报导,该校自5月17日开学以来,至5月20日晚先后有13名学生出现发热症状,尤其是5月20日某班级同一寝室6名学生出现集体发热。记者致电该校,一名老师表示,学校是有学生发烧,“学生是正常的普通发烧,都做了核酸检查,是阴性”。另据新京报报导,马鞍山学院一名学生自湖北返校后,被认定确认病例密切接触者,校方未对该学生落实排查登记、核酸检测等工作。该市疫情防控应急综合指挥部通告显示,该名密切接触者为裴某某,马鞍山学院土木工程专业1642班学生,芜湖无为市人,整个寒假期间一直居住在父母长期打工的湖北省荆州市,5月11日与上海市新增确认病例同乘G1722高铁自武汉返校,5月20日被确认为密切接触者,返校后未进行排查登记,核酸检测。据了解,该名女生核酸检测为阴性,目前正在隔离中。

5月29日

5月29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发表美中关系的专门讲话,特别谈到了中共隐瞒疫情。他说,“由于中国(中共)政府渎职的结果,世界如今正在蒙受苦难。中国(中共)对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的掩盖使疾病得以扩散到全世界,引发全球大流行病,造成超过十万美国人丧生,世界范围有数十万人丧生。”

“在中国(中共)当局最初发现病毒时,中国(中共)官员忽视了他们对世界卫生组织的通报义务,并向世界卫生组织施加压力,以误导世界。全球各地失去了无数的生命,并遭遇深重的经济痛苦。”

“他们强烈建议不要执行我早期对来自中国的旅行所发布的禁令,但我还是做了,这被证明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中国(中共)完全控制了世界卫生组织,尽管每年只支付4千万美元,相比之下,美国每年一直在支付大约4.5亿美元。”

“我们详细列举了其必须进行的改革,并与他们进行了直接的接触,但是他们拒绝采取行动。由于他们未能按要求实行急需的改革,我们今天将终止我们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并把那些资金转用于世界范围其它理应得到资助的全球紧急公共卫生需求。”

“世界需要中国(中共)就病毒给出答案。我们必须有透明度。为什么中国(中共)禁止受感染的人从武汉前往中国其它地方?它 (病毒)哪里都没去,没有去北京,哪里都没去。但是他们(中共)却允许他们(感染者)到全世界自由旅行,包括欧洲和美国。由此带来的死亡与破坏难以估量。我们必须得到答案,不仅是为我们,也是为了全世界。”

5月30日

大纪元采访河南网友王非(化名),他表示,近日河南一中学被曝复课后,数百名学生先后出现发热症状,校方不做筛查,但准备封校,引发学生不满。王非表示,因为自己也发烧过,在校医务室看到各个年级大致统计的人数。他后来去县医院照了CT,没有确诊,接着他连续低烧,后又变成发高烧。他说:“我们寝室曾有4个人同时发烧,班里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先后发烧,但期中考试都让回来了,也不需要CT,只需要退烧,都可以考试。而且上面有人视察(考场),不能缺人太多”,“只要不发烧就能来,而且有的低烧也来了。只要找人说下,管得很松”。他表示,学校测体温也是走形式,就是发个表,随便填,不用量体温。王非说,同学的症状是发烧,还有就是胃和呼吸道不舒服,肚子疼。这些应该算是疑似病例。他披露,学校目前实行全封闭管理,除了放假可以回家。校长想封校,让全体学生住寝室。但该校住宿条件并不理想,一个寝室有12个人,有的寝室人更多。不少学生对此表示不满。王非认为,负责的做法是用美国的试剂做检测或者全体师生照CT。但校方不负责任,家长也不重视,怕孩子学习落后,他们相信官方数据,觉得年轻人死亡率不高。当地通报的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确诊人数大约有三四十个,但王非认为,“这个数字绝对是假的,听说有些医院一例不报”,“封城时管得严,想去做检查去不了;后来能去的时候,发烧的人们也大多没去”,“核酸根本没有普及,大多小县城根本没有,县里基本上就搞个形式,几个定点医院就是几个县医院派来的值班医生,就是搞下形式”,“都是假的,中共也没能力给所有人检测”。他表示,感觉湖北死70万的传言是真的,有个同学的亲戚就是武汉殡仪馆的,他们说八个殡仪馆烧不完,据说当时有五个师封锁武汉,人死在军队面前也不管。4月以来,大陆学校陆续复课后,贵州锦屏县、河南平顶山、安徽马鞍山、江苏南京浦口区等多地学校传出学生集体发烧甚至停课事件,但校方和当地卫健委都宣称为普通感冒或普通发烧。

5月31日

大纪元报导,武汉市武昌区杨园街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长沈蓓,3月7日,被同事发现在单位安排的住处内脑出血昏迷,至今已经80多天,家人收到武汉市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引发网民热议。沈蓓曾在一线连续工作40多天,沈蓓的女儿表示:母亲主要负责轮班到酒店隔离点去给发热病人和疑似病人巡诊,做发药、查体温等工作。女儿透露母亲多次在电话表示非常忙碌,甚至会头晕,“她身体一直很好,我们也没往这方面想”。沈蓓昏迷后送院抢救,扫描报告显示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大面积出血,随即接受紧急开脑、去骨瓣等手术,经4个多小时抢救,因病情严重而昏迷至今。沈蓓每天住院花费为5000余元,除去医保报销,目前家中已自费10余万元。事后沈蓓所在单位向武汉市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5月26日家人收到不予认定决定书,决定书中称:沈蓓的情形不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故其工伤认定申请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认定条件,现不予认定工伤。

陕西省安康市宁陕县新矿小学和新建小学,在5月22日共有53名学生出现“不明原因咳嗽发烧”症状,学校紧急停课。引发当地恐慌, 31日官方称是由“鼻病毒引起的群体性上呼吸道感染”。疾控中心称,经检测,包括4名老师的57份样本的病检测结果全为“阴性”,并称目前50名学生已无发烧症状,2名学生居家服药治疗、1名学生在医院治疗,两所学校均已复课。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疫情延烧 学者:中共塑造的富有形象不堪一击
中共肺炎疫情延烧 徐国勇:取消全国性酒测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龙江疫情延烧 绥芬河堪忧
疫情延烧艺人的店七成内用改外送 或打折促销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7.1港人抗争已挫败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医3招缓解抽筋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