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反种族主义的种族主义者

人气 455

【大纪元2020年08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Stossel撰文/秋生编译)“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让许多人想到要做一些有用的事情来减少种族不平等,然而种族公正组织正在被大量的资金所吞噬。

大公司捐赠了数百万美元。

黑人电台主持人拉里‧埃尔德在我的新视频中说,“这是个坏主意。”

“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没有帮助。我呼吁白人冷静下来。别帮我们了,因为你们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更糟的是,他说,它支持活动人士们声称黑人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但是)如果种族主义存在于美国的遗传基因中,奥巴马就绝对不可能当选。在一个人的成功过程中,种族主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足轻重。”

我反着他说,“这肯定是个大问题,否则就不会有这么多抗议了!”

埃尔德回答,“他们被骗了。教师、黑人活动人士和媒体给年轻人造成的印象是,种族主义在美国仍然是一个大问题,其实它不是。”

他说,“这并不是说现在任何人只要做了三件事就都能成功:完成高中学业;结婚前不要生孩子;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做了那些事,你就不会贫穷。”

埃尔德说,如今黑人社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没有了父亲。60年代,大多数黑人孩子是在双亲家庭中长大的。可是,当我们的政府开始“向贫穷开战”时,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

那时的传单传达了这样的信息:照顾好你自己和你的孩子是政府的工作,而不是你的责任,“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得到的钱比她挣的最低工资还多,因为她通过福利国家得到了所有的好东西!”

他说,现在,“黑人的命也是命”实际上助长了家庭的破裂。他们的网站确实说了,“要颠覆西方规定的核心家庭。”

这是直接来自卡尔‧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的观点。“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联合发起人帕特里斯‧卡洛斯自豪地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受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

埃尔德称她和反资本主义的抗议者都是“骗子”。

“他们真的要社会主义吗?”埃尔德问道,“他们真的想要劣质产品吗?他们都穿着耐克,使用着苹果产品。他们是伪君子。”

但是他们赢了。

他们甚至重新定义了种族主义的含义。今天的反种族主义者说,“任何政策,只要结果不成比例,那就是种族主义。”所以甚至减税政策也是种族主义,因为平均来看,白人扣除的比黑人多。

自由思考Freethink的首席制片人克米勒‧福斯特说,“反种族主义假定有关世界的假定统统都是错的。我们(假定)每个人,无论什么种族,都处于底层。但是反种族主义将其推翻。”

最近,部分由纳税人资助的史密森学会旗下的位于华盛顿的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发表文章称,“白人文化”意味着“核心家庭”、“自立”、“严格的时间进度”以及“延迟享受”等等观念。

这种说法是“卑鄙的”,福斯特说,“令人气愤的是,它暗示说黑人没有能力渴望,或者拥有,文章中所列出的所有价值观。黑人可以很守时,事实上,黑人在这个国家是成功的。”

那篇文章在遭到投诉后被撤下。

我想问问“黑人的命也是命”如何看待这些问题。我们联系了它在美国的全部14个分会,但是没有人同意接受采访。

太糟糕了。我想问“反种族主义者们”,他们是否注意到,他们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现在支持类似的种族隔离政策,比如唯黑人(或者唯白人)的空间。福斯特指出,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种族主义者都认为,“种族是我们自身不可改变的属性。”

他更喜欢马丁‧路德‧金的愿景:在一个国家里,“人们得到评价,不是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品格。”

埃尔德说,“‘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领袖们并不是真的想要实现马丁‧路德‧金的愿景;他们想要的是一个颜色协调的社会,而且必须由他们充当协调人。”

原文Anti-Racist Racis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翰‧斯托塞尔是一位获奖新闻记者和畅销书作家。最近出版著作《不,他们不能:为什么政府失败了,而个人成功了?》。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国共产分子乐见警察局被焚毁
【名家专栏】检测不是治疗全球瘟疫良方
【名家专栏】美国左派不遗余力改写本国历史
【名家专栏】警惕失业型经济复苏
最热视频
【微视频】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传统美国不再?
【新闻大家谈】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预大选?
【珍言真语】厨房佬:青关会人就是政棍和间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