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全球化半世纪的功罪和逆转

人气 1280

【大纪元2020年09月12日讯】

前言

全球化作为人类生存、共存和共同进步的一种合作方式,在其原始的意义上,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现代意义上的全球化,也有半个世纪的历史。作为一种在经济、文化、政治和人口迁徙方面的融合、一体化的过程,如果能够正当运作,全球化会带来多元交流、丰富文化、共享资源和拾遗补缺的益处;但恶意和不公平的的滥用,对规则的破坏,和对其它民族、国家、文化和制度缺乏尊重,也会带来不良的后果,加剧分化,造成不公。全球化和全球化的逆转,实际上与人类社会道德的败坏和共产主义的邪恶紧密相关,而在全球化逆转的国际形势下,如何对这个世界趋势准确的认识并找到相应之道,就显得格外重要。

当今国际社会的逆全球化,实际上是与正义国家的反对共产主义化、去社会主义化和去中(共)国化,是同时开始、同时运行的。逆全球化可能只是一种暂时的策略调整,而去中(共)国化、彻底消除国际共产主义,已成为美国朝野的共识。美国的印太战略,扶持民主国家,改组产业链,取代中国世界工厂,都对世界有极大的影响,也给世界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什么是全球化?

一般人们认为的“全球化”或者“国际化”(Globalization),是一种包涵了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的政府、企业、社团、组织,和普通民众之间的互动、交往、融合和整合的过程。

当然,涉及到这么多的国家、团体、和民众,全球化是一个非常错综复杂、具有多面性的现象。许多人认为,全球化其实是一个资本主义的扩张形式,是全球资本主义者在把各国的经济进行整合、配置,形成一个全球式的、但是不受监管的、不受控制的一个全球市场经济体,是一种经济上的一体化过程。这个说法不无道理。但前提是,要达到预期的目标,要达成一个市场经济为方式、资本自由运行、利润最大化的经济协同体系,需要所有的参与者、亦即那些资本的拥有者、资本家、银行家、企业家、各国的财政部、经济部、商业企业、财团,都按照一种公平、合理、合法的方式运行,并确保弱势团体、环境、法律和公正、国家主权、法制体系等等,都能够得到保障。如果某些优势团体,不管是国家政府、企业行业、国际财团、还是巨富巨商,他们可以利用这个全球化的过程,为一己私利服务,甚至出卖其他团体和个人、国家的利益,全球化的前提不能保障,其运作就很难继续下去,好梦就不会长久,好花也不会常开,全球化就会出现逆转。

全球化的成长,跟科技的进步有关,因为有了交通、通讯技术的发展,地球村变得小了,即时的通讯、跨大洋的旅行、大规模的物质输送、资金的流动、技术的交互,等等,全球化才变得可能。从蒸汽火车到蒸汽汽船,到卡车、火车、远洋货轮、集装箱(货柜)船,到喷气飞机、物联网;从电报、电话、电传、传真、到无线手机、互联网,都在为全球化提供必需的工具。而全球化也带来了国际贸易、国际合作、国际交往和世界各民族的文化和思想的交流和互动。当然,全球化最主要的驱动力,还是经济和贸易。但与之而来的,还有社会、文化、环境、人文,甚至国际政治和外交的互动与冲突。

从经济角度讲,全球化包括了产品、服务、资源、劳动力、知识、资本、技术和数据的流通和交换。因为全球化,形成了对全球市场,包括消费市场、产品市场、资本市场的需要,资本、产品、技术和劳动力就需要跨国、跨境流动,这就需要打破原有的海关、关税、配额等等的贸易壁垒和限制。

学者们有的把全球化开始的时间,定为最早为欧洲人发现新大陆的时候,甚至说是从公元前三千年前就开始了。但大部分学者认为,我们今天意义上的全球化,是从当代开始的,最早的全球化可以说从182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但在19—20世纪,因为世界经济的融合,全球化得以快速的发展。至于全球化(globalization)这个名词,则是从1970年代才开始广泛使用的。

至于全球化的内涵,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定义,全球化有四个基本的方面:贸易和交易,资本和投资流动,人员的流动和移民,以及知识的传播。后来,有人把环境的挑战,如全球暖化、跨境水权、空气污染、过度海洋捕捞,都跟全球化联系了起来。学术界一般把全球化划分成三个部分:经济全球化、文化全球化和政治全球化。显然,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全球化,三者之间是互相联系、互相作用、互相影响的。

虽然全球化(globalization)这个名词1970年代就开始使用,它变成一个热门和有争议性的名词,是从1990年代开始的。瑞典记者拉尔森(Thomas Larsson)在他的书《争抢顶峰——全球化的真实故事》(The Race to the Top: The Real Story of Globalization)中,对全球化有一个非常生动的描述:全球化,就是地球缩小、距离变短、事物变得更接近的过程。

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RMIT University)的全球研究学教授斯泰格(Manfred Steger)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全球化和政治全球化之外,加上了生态全球化,以及意识形态全球化(ideological),而且意识形态全球化更贯穿了前面四个全球化的过程!

国际标准的采用,在全球化过程中有极大的意义。从ISO国际标准,到摄影胶片感光速度,到统一尺寸的集装箱(货柜),到全球资金和货币交易结算系统如SWIFT,都为全球化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国家之间的关税和贸易协定,各种自由贸易协定(FTA),从关贸总协定(GATT)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欧洲共同体(EU),世界贸易组织(WTO),都大幅度的减低了各国之间的关税水平、进口配额,有助于增加国际间的货物和服务贸易。

中国公元一世纪的“丝绸之路”(Silk Road),也被认为是全球化的历史组成部分。 “丝绸之路”对古代中国、印度次大陆、波斯、欧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发展,有着极大的意义,其中涵盖了横跨欧亚大陆的政治和经济上的互动。“丝绸之路”不仅仅是把丝绸作为贸易的对象,盐、糖等日常商品也在大量地进行交易。甚至宗教信仰、哲学思潮,各种各样的技术、工艺,还有传染病和疾病,都在“丝绸之路”上得以交换和交流!

中共目前推行的“一带一路”,虽然有“丝绸之路”的影子和外壳,却包藏着格外的祸心,而被世界所日渐识破、抛弃。当然,引起当今时代人们的高度关注,也惹起了巨大争议,乃至美中贸易战的是,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当代中国在全球化中的角色。中共在过去短短20年间,广泛融合于全球化的经济体系之中,但所扮演的角色和引发的混乱,以及中共在过程中攫取的额外利益,都导致了中国如今面临的恶果。

经济的全球化,使得各国经济的依赖性越来越强,跨国境的商品、服务、技术和资本的流动,也快速增长。商业企业在国际化过程中,寄希望于祛除监管、减少规章条例、减低关税、营业税、资本增值税和薪资税等阻碍经济发展、阻碍贸易的政府策略,希望产生全球化的市场,甚至全球的单一市场。

全球化目前的趋势,是发达国家(已开发国家)通过外国直接投资(FDI),减少贸易壁垒,实施经济改革,改革劳工移民政策等,来融合和整合发展中国家(开发中国家)。但毋庸置疑,全球各国的经济发展,从来就没有非常和绝对的均衡,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区域经济的融合,工人向高工资地区的迁徙,资本向低工资的地区流动,都逐步的加剧,也带来了许多后果。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交通和通讯手段的便利,全球化是人类历史必然会产生的现象。商品、信息、知识和文化的交流,使得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紧密。尤其在过去的五十年间,科技、通信、交通和工业的迅速发展,在世界各国的推动下,全球一体化的进程日益加速,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全球化也激起了过去十年中最激烈的争辩。由于经济利益收益的不均等,对各国就业和失业问题的影响不同,和一些国家维持关税壁垒,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力,甚至用国家的力量盗窃知识产权,或由于经济和投资的不完全开放,不公平的投资和贸易体系,会伤及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的利益,为全球化的逆转,埋下了伏笔。

支持者全球化的人们认为,中国、孟加拉、越南、泰国、印度和许多非洲国家通过向世界打开国门,而大幅度减少了贫穷。但批评全球化的人们也同时指出,全球化的进程对一些发展中国家是一种“剥削”,导致了大规模的贫穷和社会动乱,也严重破坏了生态和环境。

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尤其是在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的经济发展,导致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贫,中国的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2.5亿,减少到1999年的3400万。从2001年加入世贸之后,贫困率在三年之间就锐减三分之一,所以全球化为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最近中共国家总理李克强承认,“中国六亿人口平均收入每月不到1000元”,也凸显中国内部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中国在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中的最大扶持者,也是中国从双边贸易和投资中获取了最大利益的伙伴,就是美国。川普总统上任之后,结束了美国一边倒的对中国的扶持,对巨额贸易逆差的容忍,和对中国偷窃美国知识产权的漠视,而直接在2018年开始跟中国展开了贸易战,揭开了全球化逆转的序幕。

为什么全球化会出现逆转?

全球化为什么会逆转?国际化或者全球化的逆转,或者说“反全球化的运动”(anti-globalization或者counter-globalization),是对经济全球化的一种批评和反对的理论。反对者们的理由,是他们认为大的跨国公司通过各种各样的贸易协定和宽松的资本市场,因而具有不受约束的政治力量。他们认为这些大的跨国公司为了利润的最大化,牺牲了劳工的工作条件和安全标准,劳工的薪资和补偿,地球的环境,各国的立法权威,甚至危害了国家的独立和主权。自2012年以来,反对全球化的人们,把世界经济称之为“加速度资本主义”、“市场极端主义”、“豪赌式的资本主义”和“麦当劳的世界”等等。

许多反对全球化的倡导者,也不是完全的反对全球化,而是呼吁一种有序的全球融合,可以有民主化的保障,人权的保障,公平贸易,和可持续的发展。所以,他们认为单纯的说“反全球化的运动”,其实是有些误导的。

这些反对者们认为,20世纪下半叶,一些“精英当权者”试图控制世界市场。他们认为,这些国际协议,跨国金融企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贸组织(WTO)和世界银行(WB),在侵蚀各国政府的权力和决策能力。因为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在全球范围内调动物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

在这一点上,美国总统川普及其经济内阁似乎是认同这样一个有序的、能够保持各国主权和公平竞争、人权和发展的可持续性的全球化运动,而不是目前已经失控了的、被许多大国利用、不公平的全球化,并且罔顾人权问题和知识产权的保护。笔者也认同这一点,因为如果是完全压制各国主权的全球化,在一个超级的国际组织下运作,在当今我们的世界还不是地球村而是各国各自为政的情况下,是不现实的。并且,公平性问题、人权问题、劳工保护、童工和监狱奴工、环境保护,都是我们必须正面关注、处理的问题。

全球化的逆转,可以说是在美国总统川普的支持下,从美国开始的。川普的经济政策,各种“退群”的举措,加速了这个形势的增强。川普总统反对的,其实正是政治全球化和意识形态全球化所影响的、经济全球化中不均衡的部分,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势力在全球化过程中,按照其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试图从经济全球化中谋求过度的利益,从而触动了美国的奶酪,招致了美国的反弹。

世界各地的反全球化人士,他们的呼吁可能有所不同,因为各国的经济发展程度、生活水平、社会自由度、政治透明度,可能都有所不同。欧洲的反对者可能更强调祛除美国的霸权,呼吁保护环境,呼吁劳工权利。美国政府的考量,则更倾向于贸易公平,对美国制造业的冲击,中共盗取美国的知识产权,货币操纵导致贸易逆差,产业外流导致美国工人的失业,等等,这些更切合美国经济、美国再度强大的主题和美国的技术领先能力、美国的国际竞争力等内容。这些也都体现在美中贸易战、美中贸易谈判的要点和热点之中。

反对者们还认为,无限制的自由贸易和公共福利事业监管的削减,可能对穷国、发展中国家有利,但不利于富国、发达国家的底层民众。这正是川普政府反对全球化的一个原因。就美中经济和贸易关系而言,失控了的美中贸易虽然每年贸易额高达6500-7000亿美元,但美国的逆差也高达3500-4000亿美元。中国长三角、珠三角的农民工可能因此经济上得到改善,但美国中西部、南部、西部的农民、低收入的产业工人,却失去了几百万个工作机会。

全球化的反对者们,呼吁要保护人类的自然环境、捍卫人权、工作权利和工作条件、和人们的民主权力。这个诉求也体现在美中贸易对抗之中。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以严重破坏自然环境、大规模的污染、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中国工人的合法权益,从最低工资、劳动保护,到退休金、在城市的居住权、农民工子女在城市的受教育权力,都得不到保障。中国农民工甚至得不到最基本的人权保障,他们在城市工作但不是城市的正式居民,他们是工人却不得不戴上“农民工”的帽子,他们是城市的二等公民,更谈不上民主、选举等政治权力。

反全球化,或者全球化的逆转,也有反战运动的影子。许多反对全球化的人们,也是反战的人士。这也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反战人士因为反对跨国公司的过度影响力,反对军事—工业综合体,所以才反对全球化。他们大部分是反对共和党、反对保守派、反对川普的人士。但至少在反对WTO、反对无节制的全球化这一点上,他们是站在了川普和美国共和党、保守主义者的这一边。

实际上,没有一个有理智的人,会真正的去一股脑的反对“国际化”或“全球化”,因为国际和跨国的融合、交流、整合,是不可避免的。美国的左翼势力,当然不会全力反对全球化,因为他们的原则立场,包括什么国际大团结,甚至中共主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有全球化的成分和内涵。美国的右翼势力,他们也不全部反对全球化,他们只是反对其中不合理的部分。美国在未来,不会走回孤立主义的老路,也不会闭关锁国,而是会有序的开放,对民主自由的国家,对奉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对保护知识产权的国家,仍然开放大门。

全球化对人类社会的影响

全球化带给人类社会的影响,除了其积极的一面,促成人类社会更多、更广泛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使地球变小,使地球人更加觉得处在一个村子里。但人们的社会距离拉近时,尤其是国家、政体、司法体制、文化传统、贫富差距仍然很大的时候,很多的负面影响也开始萌生出来。至少在法治和道义、经济和收益、趋同与存异、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等方面,都有人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化,以及亚洲新兴民主国家的市场体制,其中资本主义的有效运作,都是以法治、自由、民主和人权来保障的。国际化和全球化的时候,许多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这样的社会机制,尤其是中国大陆,几乎完全没有法治、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基础。全球化在没有一个全球的政府、全球的司法和民主及人权保障的条件下,必然出现极大的分配不公、权钱交易、人权迫害和法治不彰的局面。中国大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却出现了法治和人权的恶化,民主和自由无存,贪官污吏横行,集权专制肆虐,就是最好的例子。

经济和收益的不均衡,由于各自国家的角度不同,可能双边甚至多边国家在经济和贸易合作的时候,虽然都有所收益,可能都觉得有所损失,有的可能的确遭受相当大的损失。中国无疑是全球化最大的获益者,但中国的收益,是以美国的利益和损失为代价的。在民主党统治时期,这些问题可能因为政治理念和对国际化的态度,为美国前几任总统所忽视。但川普总统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指出了美国因为日本所遭受的损失,在十几、二十多年前,也指出了美国因为中国所遭受的损失,所以才有今天美中贸易战的开打。

国际社会因为全球化而趋于类同,但差异仍然巨大,这里可能有历史、文化和种族的原因。而国际主义、民族主义、世界政府和各国各自的独立主权的争论,可能是更大的问题。因为全球化的国际机构,尤其是IMF、世界银行、WTO等国际组织,其空前的影响力和权力,让许多国家的政府感到威胁,甚至美国这样的大国,也都会对WTO这样的超级国际组织心有疑虑、心存不满。一个饶有兴趣的事实是,争议双方的人们,不管是穷国还是富国,可能都认为全球化对自己不利,或者对自己的国家不利。

全球化的产业配置中,哪个国家能够保留高端、高附加值、高技术的产业,从而获取高额的利润,哪些国家只能够存有中端、中等附加值、技术不是最先进的产业,哪些国家只能跟在别人的后面,只能拥有低端的制造业,低附加值的产业,只能购买过时的、最低水平的技术产业,等等,从来都是各国竞争的核心问题。中共政府的“升级换代”、“腾笼换鸟”、“产业升级”、“863计划”、“千人计划”等等,都是中国力争进入先进国家的努力。中国在试图夺取全球科技制高点的时候,必然与站在制高点上的美国,发生剧烈的冲突。最先进的技术,最先进的研发,最先进的设计,配以充足的资本,市场的份额,是转化成当今社会巨大财富的关键。

美国在全球化逆转时的战略

美国的社会和经济,从2017年川普总统上任以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国经济在中共病毒(武汉瘟疫)肆虐之前,其实已经登上了美国历史上的顶峰。美国的就业人数、就业率、经济整体规模、资本市场和股市、美国的军事力量、美国的综合国力,都达到了新的高峰。虽然武汉瘟疫对美国打击巨大,但已经开始的美国复苏,也会非常惊人。

在应对全球化的时候,川普的做法是双管齐下,高科技和低科技并举。从国家理念上,美国在回归美国传统的价值观念、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在经济上,美国在吸引资本回流,在保护和发展高科技、打击中共窃取技术的同时,把中低端的制造业也带回了美国,促进了美国失业率的降低。

美国并不是回到孤立主义,但美国在重新构建一个公平、有效、廉洁的、新的国际体系,清理从联合国到世卫组织、世贸组织的腐败和低效。经济全球化另一个被诟病的地方,是增加了少数大财团的财富,但加剧了世界经济的不平衡,使得许多国家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据世界银行统计,1983年,高收入发达国家的人均GDP是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43倍;到了1994年,这个数字变成62倍。

经济全球化的利益分配不均衡,部分是因为作为资本和先进技术的主要拥有者,西方发达国家处于全球化的领导地位和中心地位。这引起一些野心勃勃的国家,比如中共统治的中国,极度的不满和嫉妒,而要处心积虑地改变现行的规矩,甚至在不能改变规则的时候,干脆不按规则办事,完全没有西方人奉为圭臬的契约精神。这也是中国和美国发生贸易争端的主要原因。

美国已经充分意识到,过去四十年对中国的战略,是养虎贻患。美国已经在终止这个养虎为患的战略,也早已进入与中共的冷战。美国甚至不惜开启热战,在南海或者台海、东海与中共决一死战,甚至一战抹掉中共的海军势力。美中的全面脱钩,从政治、外交、经济、贸易,乃至军事上的脱钩和对抗,并不是一个不可想像的未来,而是在进行之中。

结语

全球化虽然出现逆转,但它应该是暂时的。一旦国际社会的政治生态有所变化,为害人类的恐怖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权被清洗殆尽,新的国际贸易体制会重新产生,全球化会被赋予新的内涵和意义,浴火重生。全球化作为人类生存、共存和共同进步的一种合作方式,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它还会继续存在。现代意义上的全球化,作为一种在经济、文化、政治和人口迁徙方面的融合、一体化的过程,将会正当运作,带来多元交流、丰富文化、共享资源和拾遗补缺的益处。

中共等国恶意和不公平的的滥用,对规则的破坏,和对其它民族、国家、文化和制度缺乏尊重,会被清除出去。全球化和全球化的逆转,与人类社会道德的败坏和共产主义的邪恶紧密相关;而健康的全球化的重生,也会在全球铲除共产主义之际,伴随新纪元而稳步到来。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 专栏675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

相关新闻
费城提高全球化形象   黄婉超获Globy奖
程晓农:中美关系因何逆转?
中国会被挤出全球结算系统 成为金融孤岛?
应对美中金融脱钩 中共数字人民币的险路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会慌
【远见快评】巴西轰中共生物战 布林肯王毅交锋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秦鹏直播】美中激辩联合国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首播】新世纪力作《抉择》5月7日网络首映
【财商天下】大陆二孩政策破产 人口危机难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