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人气 5569

【大纪元2020年09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我们需要对中国采取类似于里根对苏联采取的那种全面的方法。中国(中共)政府是新的邪恶帝国,把各种各样的手段集于一身。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冷战期间,我们并没有和苏联爆发战争。相反,里根最能理解这一点,我们进行了系统的、全面的努力揭露真相,利用真理的力量,利用经济压力,利用外交压力,利用美国自由企业制度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来打败他们,让他们破产。”克鲁兹说。

在从事反人类犯罪的同时,北京政权一直设法颠覆美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从好莱坞到学术界,再到像NBA这样的职业体育比赛。本期节目,我们将和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一起,讨论美国将如何建立一个全面的战略,追随罗纳德·里根总统的脚步,抗击中共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本集节目访谈要点:
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严重威胁 如何应对? 00:40
里根演讲“推倒柏林墙” 曾三次被删除 03:49
中共的邪恶影响力和不断增长的实力 08:04
《一票之差:最高法院的一个席位如何改变历史》 12:18

杨杰凯:泰德·克鲁兹参议员,真高兴你接受《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采访。

克鲁兹:谢谢你的邀请,很高兴见到你。

杨杰凯:大约一年前,我必须提到这一点,我参加了一场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组织的中国论坛,当时你做了一个主题演讲,我认为这是对中共反对宗教自由战争的更加激烈的控诉之一。你提到了(中共)对基督教会的破坏和对基督徒的迫害,强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针对维吾尔人的集中营,关押人数多达百万,还有对西藏实际上的文化灭绝,这是甚至最近都很少被提及的事情。这是大约一年前你说过的。你今天如何看待这些事情?

克鲁兹:他们(中共)只会变得更坏,尽管我确实认为世界已经看得更加清楚。我认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带来的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后果,就是导致了对美国与中国以及世界与中国(中共)关系的根本性的重新评估。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被中国(中共)制裁了不是一次,而是两次。他们指名道姓地制裁我。第一次是因为我为维吾尔人说话,正如你所知道的,他们(维吾尔人)一直遭受迫害,被关在集中营里,一直遭受酷刑和谋杀,现在有100多万维吾尔人被关在集中营里。

第二次中国(中共)制裁我,是因为我为香港说话。当200万抗议者走上香港街头时,全世界都在关注香港,我认为香港是新的柏林,这是暴政和自由之间的新前线。

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严重威胁 如何应对?

我一直认为,中国(中共)是下一个世纪美国面临的最严重的地缘政治威胁。与中国(中共)的敌意、侵略、知识产权窃取、间谍活动和宣传战进行的战斗,这是一种“整体政府”(a whole of government)式的努力。

令人惊讶的是,一年前,华盛顿有很多人为中国辩护,包括众多民主党人,甚至有一些共和党人。他们看着中国,只是觉得有利可图,他们看到了巨大的中国市场。

可悲的是,我们在美国公司、好莱坞、体育联盟中都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在中国有市场,他们太贪以至于情愿和实施酷刑者和杀人犯做生意,他们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心甘情愿地接受中共的审查。让我感到庆幸的是,华盛顿和全世界都在开始看到中国政府构成的威胁。

杨杰凯:在同一个演讲中,你引用了罗纳德·里根总统的名言“推倒那堵墙”(Tear down that wall)。那么你怎么看待今天的香港?

克鲁兹:和“让人民离开”(注:Let the people go,源于《旧约》摩西对埃及法老的一句话:Let my people go)是同样的道理,就像推倒柏林墙一样,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中国采取类似于里根对苏联采取的那种全面的方法。中国(中共)和中国(中共)政府是新的邪恶帝国,把各种各样的手段集于一身。

听着!头脑正常的人都不想看到美国和中国之间爆发战争。你看这两支庞大的军队,如果我们真的进入一场战争,你会看到大量的伤亡。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冷战期间,我们并没有和苏联爆发战争。

相反,里根最能理解这一点,我们进行了系统的、全面的努力揭露真相(shine a light),利用真理的力量,利用经济压力,利用外交压力,利用美国自由企业制度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来打败他们,让他们破产。

里根演讲“推倒柏林墙” 曾三次被删除

拿柏林墙做例子,里根已经……其实,我这么说吧,几年前我在耶路撒冷,我和纳坦·夏兰斯基(Natan Sharansky),一位著名的苏联异见者,坐下来交谈。他告诉我他在古拉格时,苏联古拉格的囚犯们是如何从一个牢房向另一个牢房传纸条的,上面写着“你看到里根说的话了吗?你听到里根说什么了吗?邪恶帝国。”

当时里根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最终将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华盛顿所有的情报人员都惊呆了,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们问他在冷战时期的战略是什么,他说,“很简单,我们赢,他们输。”人们觉得这家伙真是个无知俗气的牛仔!

最重要的是,里根,当他站在勃兰登堡门前——如果你去我的办公室,就在我们隔壁,我办公室最显著的特征是一幅巨大的画覆盖了整面墙,画面上里根站在勃兰登堡门前,在他的上方,用德语在柏林墙上以涂鸦的风格写着“推倒这堵墙”。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国务院曾经三次将这段话从演讲稿中删除,里根则三次亲手改了回来。国务院争论说,“总统先生,你不能这么说。你不能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这太有敌意了,太咄咄逼人了,太敌对了,最重要的是(这是他们的主要论点)这太不现实了。总统先生,我们非常清楚柏林墙将永远屹立不倒,你不能这么说,因为它永远、永远、永远不会发生。”

里根眨了眨眼睛,说“你不明白。这就是演讲的全部要点。”他做了那个演讲。值得反思的是,之后不到三年,柏林墙被推倒在地。重要的是,杨,它不是被美国的坦克摧毁的。我们没有向柏林墙发射导弹来击倒它,摧毁它的是真理的力量,光明和阳光降临、控诉着邪恶帝国背后的邪恶。

中共是新邪恶帝国 用同样战略打败中共

中共政权是新的邪恶帝国,而真理拥有这种摧毁它的力量。我们需要用与打赢冷战时一样的全面战略,需要用同样的战略来打败中国(中共)。

杨杰凯:实际上,我们已经听到一些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们,谈论“整体政府”方法及其必要性,但是似乎进展缓慢。我想很多人会说:现在距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克鲁兹:这一努力不会在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内完成,这将持续几十年,就像我说的,我认为要到下个世纪。中国(中共)的目标是统治世界,他们打算统治全球,他们打算彻底击败美国。我们需要理解这一点。

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在军事方面,这意味着我们确保有能力保卫自己。这意味着不允许中国(中共)超越我们,不允许他们在网络空间超越我们,不允许他们在太空超越我们,不允许他们在高科技武器上超越我们,其中一个挑战就是他们窃取我们的技术。

去年十月,我去了亚洲,去了珍珠港,然后去了日本、台湾、印度和香港。这是一次真正的朋友和盟友之旅,所以我与中国周边强大的(美国的)朋友和盟友见面。

此行的全部目的是为了关注中国(中共)的邪恶影响力和不断增长的实力。在珍珠港,我走访了太平洋司令部和我们在那里的领导人,我们谈到,“好吧,我们有多大能力抵御来自中国的军事攻击?如果中国的两栖攻击车登陆台湾海岸,这一直是台湾和香港面临的威胁,我们有多大能力抵御?”

中共的邪恶影响力和不断增长的实力

中国人对我去台湾很恼火。我是34年来第一个在国庆节那天,来见台湾的参议员,所以我与蔡(英文)总统见了面,并出席了他们的国庆节游行。

为什么台湾很重要?为什么香港很重要?因为他们是世界自由的灯塔,它显示了中国政府的无能,因为人们看到那里的中国人享有和平与繁荣。以香港为例,人们一直拥有自由和自由企业,并享受难以置信的繁荣,而中国大陆的中国人,他们中太多的人却生活在贫困和痛苦之中。

共产主义是一场灾难,它行不通,所以我们需要在军事方面与之抗衡,我们需要通过揭露真相来对抗它。这是我一直努力去做的事情,呼吁警惕来自中国(中共)的谎言和压迫。

我们需要打击间谍活动,还需要打击中共宣传。在好莱坞,我们刚刚上映电影《花木兰》,迪士尼在中国拍摄《花木兰》的地区,正是维吾尔人被关进了集中营的地区。在电影的结尾——天啊,这可是迪士尼,应该像妈妈和苹果派那样甜心的迪士尼——竟然感谢警察部队,一群实施高压暴政管理集中营的暴徒。

在《花木兰》的结尾,迪士尼对这些警察部队说:“非常感谢你们。”因此,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和其他一些参议员一起,要求迪士尼就有关他们参与了正在进行的侵犯人权暴行的问题做出回答。

在经济上,我认为最重大的挑战之一是要把我们的供应链带出中国。中国(中共)系统地瞄准了我们的供应链,还包括关键性基础设施、制药、稀土矿藏等。所以我提出了十几个法案,关注中国的不同方面,无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在间谍方面、宣传方面、稀土方面、供应链方面,都需要我们关注,系统地迎战,保卫美国。

杨杰凯:在我们结束之前,我要祝贺你被考虑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从你说的话中,我知道你的意图,用你的话来说,我想,就是要在参议院里解决问题。既然这样,请跟我说说《一票之差》(One Vote Away)吧。

《一票之差:最高法院的一个席位如何改变历史》

克鲁兹:再过几周,我将有一本新书出版。这本书是我在春季和夏季写的,当时正值瘟疫关闭期间我待在家里,书名是《一票之差:最高法院的一个席位如何改变历史》(One Vote Away: How a Single Supreme Court Seat Can Change History)。

书中的每一章都聚焦于宪法所赋予的各种自由。言论自由有一章,宗教自由有一章,选择学校有一章,第二修正案有一章,犯罪与惩罚有一章,有一章讨论美国主权以及联合国和世界法庭等国际组织,对美国主权的侵蚀。

这本书的每一章都是如此——有一章谈民主和选举,还有布什与戈尔,这在几个月后可能会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可能会看到,民主党人不是在一个州挑战选举,而是在全国各地行政辖区挑战选举,我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

《一票之差》这本书所做的就是每一章都讲述了战争故事,讲述在捍卫基本权利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案件背后的故事。

在我进入参议院之前,我是一名最高法院的诉讼律师。我的职业生涯,我的职业,使我能在最高法院为案件辩护,有幸有机会为许多大案件打官司。所以我可以告诉大家背后发生的故事。令人震惊的是,我认为会让很多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些自由中有多少是由一票决定的。

杨杰凯:克鲁兹参议员,很高兴能采访你。

克鲁兹:谢谢你!杨,我很感激!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加夫尼:瘟疫让中共原形毕露
【思想领袖】罗杰斯:中共侵犯我们的自由
【思想领袖】彼得森:做好长期与中共作战准备
【思想领袖】汉尼提:对付邪恶 美需强大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拜登家爆更惊人丑闻 五中开幕不开心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西岸观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华人维权
【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新世纪新片《凤兰花开时》网络首播 互动热烈
【十字路口】美大选倒计时 9大理由川普或连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