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心理治疗师:真正的宽恕是什么?

人气 1514

【大纪元2021年01月10日讯】(作者Nancy Colier/程航编译)我们常听到一种说法——宽恕是对自己的一种善行;如果宽恕能为对方带来益处,这是个附加值。然而我们面对的障碍是,我们并不想被宽恕的人得到好处,我们希望他为自己的所为,承受痛苦。

宽恕让对方感觉好些的想法,对我们是一种挑战。准确来说,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事。

我们以为,不宽恕对方是对人的一种惩罚,对自己无法控制的事,似乎可以控制了。从最初的角度看,我们认为不宽恕是疗伤的一种方法,这证明我们的痛苦仍然存在并永远重要。不宽恕是对我们所受伤害的一种证明和尊重。

特别当我们确信对方伤害了我们却采取不负责任的做法,或不承认自己做错时,我们会更加认同不予宽恕的想法。

由于我们不给予宽恕,就能继续证明对方是错的,并使我们的痛苦合理化。我们正在拚命地证明,自己确实在遭受痛苦。

“我们(误)以为给予宽恕就意味着,曾经发生的(伤害)不再重要、相关或存在了。”

最麻烦的是我们相信,宽恕等于让对方“摆脱了困境”。我们以为这样会让对方摆脱负担——因制造伤害而本应承受的负担。

那么,哪些属于宽恕的范畴,哪些不是?

宽恕对方不是说——

– 别人对你的伤害不存在
– 你的痛苦消失了
– 你回到了受伤害前的状态
– 生活恢复到没有发生伤害时的样子
– 你不再认为对方因伤害你而负有责任
– 你为对方的行为找到了理由
– 你不再认为曾发生的事是重要的
– 你分担对方因伤害你而受到的指责
– 你可以忘记曾发生的事

许多人对宽恕的理解是不完整的。我们说“宽恕和忘记”,然而当我们宽恕时,却没有忘记它。

忘记不是宽恕的一部分,也不应该是。“埋葬斧头”不等于斧头就此不存在了,它只不过被否认所掩盖。无论是否埋葬斧头,我们要在内心,为所发生的事找到和平。

宽恕不是简单的“释然”,不是简单地对所发生的事合理化、理智化、或无视我们的感受。

我们每个人对宽恕的感受都不一样。

有些人可以瞬间做出宽恕,无需考虑或努力太多。有些人则需专门为之付出努力和练习。还有些人要永远将宽恕作为目标继续下去。

宽恕是什么?

它是我们愿意部分地放下对某种不公的描述,停止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对方做了什么和我们如何受到伤害。

宽恕是决定让过去成为过去、允许过去保留不完美的样子、过去可以不是我们希望的样子。我们可以和伤害我们的人共存而不必让过去发生的事影响现在的状况。我们可以为正发生的事做出反应,但不要让过去的愤怒影响当下的生活。

当我们原谅过去的事时,我们就不再利用现在的时光去纠正、检验或惩罚过去的事。我们或许因过去的事永远改变了自己,同时我们也随时睁大眼睛、敞开心扉,准备发现和活在当下。

宽恕要求我们将注意力从过去的那个人、他曾做或未做的事上移开。宽恕让我们把焦点从等待和希望对方改变、从我们的经历和内心感受上移开。

宽恕是我们停止从对方那里索要回报,而是开始关心自己,把迫切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的同情,直接给予自己。

真正的宽恕是我们承认那个伤害对自己带来的痛苦,而不再强调对方也要认同。

宽恕不需要对方承认他们伤害了我们。宽恕是一个内在的工作。

宽恕最终说的是自由。当我们需要别人做出改变,我们才能感觉好过时,我们就是被愤恨所拘禁的囚徒。

我们总是希望得到别人给予同理心,总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外界,而耗费了自己的能量。我们却从不给予自己同情心。通常我们想从他人那里得到爱。而宽恕最终是让我们从自己这里得到爱——和随之而来的自由。

原文  What Forgiveness Really Is 发表在英文大纪元。

作者南希·科利尔(Nancy Colier)是一名心理治疗师,作家,演讲者,讲习班负责人,并出版多本关于正念和个人成长的书籍。 她可以提供个人心理治疗,正念训练,精神咨询,公开演讲和讲习班,还可以通过世界各地的Skype与客户合作。 有关更多信息,请访问NancyColier.com

责任编辑:韩玉 #

相关新闻
美国热心老兵喜获新车和“家乡英雄”称号
健康心态是关键 澳州辅导师分享逆境哲学
为心理健康患者筹款 维州男子连吃100天肯德基
心理专家:帮助自己和家人度过不同圣诞节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新闻大家谈】川普拜登总统交接八大看点
【新闻看点】蓬佩奥再出重拳 击打中共考拜登
【微视频】拜登就职 美中关系走中苏骂战老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