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 迷人的混搭风格

文/大纪元员工(EPOCH TIMES STAFF) 翻译/陈遇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巴洛克风格的外表,冬宫广场上的积水倒映着宫殿立面。(Roman Sibiryakov/Shutterstock.com)
font print 人气: 9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1754年,俄罗斯女王伊莉莎白·彼得罗芙娜(Elizabeth Petrovna)委任意大利建筑师弗朗切斯科·巴尔托洛梅奥·拉斯特雷利(Bartolomeo Francesco Rastrelli)设计这座后巴洛克式的宫殿。拉斯特雷利是18世纪著名的后巴洛克风格建筑师,他将当时意大利和莫斯科的巴洛克风格进行融合,建造出这座华美无比的冬宫,超越了当时欧洲所有的宫殿。

冬宫的建造时间长达八年,共有超过460间豪华客房。不过,并非所有房间的装潢都依照着原先的后巴洛克设计。1762年,凯萨琳二世(Catherine the Great)继位后,将其选定为居所。然而,这位新王后并不欣赏后巴洛克过于华丽夸张的装饰,她更偏好受到古希腊罗马建筑影响的新古典主义风格,也因此宫殿被修建为更为纯粹细致的风格。

不幸的是,在1837年一场大火烧毁了这座宫殿,随后的修建工程也让建筑风格再次发生改变。冬宫的外墙、内部的约旦阶梯(Jordan Staircase)、大教堂(Grand Church)和主要套房的修建由俄罗斯建筑师瓦西里·斯塔索夫(Vasily Stasov)负责,将其回复到原始的设计和装饰。在斯塔索夫的规划下,一些空间被改造得更加华丽。例如,徽章大厅(Armorial Hall)的新古典风格柱子在整修后加上了镀金表面。此外,其它较小的房间由俄罗斯艺术家布里洛夫(Alexander Briullov)以19世纪的风格进行了重新设计,包含了哥德到洛可可风。其中一间特别抢眼的新房间就是孔雀石厅(Malachite Drawing Room),同时也是女王套房的接待室。

1903年,冬宫举办了冬宫舞会,标志了俄罗斯王室最后一场盛大庆典。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大公(Alexander Mikhailovich)曾评论其为“帝国历史上最后一场壮丽的舞会”。

直至今日,冬宫成为了埃尔米塔日博物馆(State Hermitage Museum)的一部分,而凯萨琳二世的收藏品则成了现今世界上最著名的收藏之一。

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的空照图。(shutterstock)
圣彼得堡, 冬宫
孔雀石厅(Malachite Drawing Room)。(Volkova Natalia/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的哥德图书馆。(Mitzo/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邻近亚历山大厅(Alexander Hall)的一座廊道。(Tanya Volk/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1812战争画廊(1812 War Gallery,译注:纪念1812年俄法战争胜利)。(Marco Rubino/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圣乔治大厅(又称宝座大厅,St. George Hall 或Large Throne Room)的俄罗斯王座,该厅为所有俄国君主使用。(Chubykin Arkady/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黄金会客室(Gold Drawing Room)。(Myskina6/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洛可可风格的约旦阶梯(Jordan Staircase)。(Marco Rubino/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冬宫的大教堂(Grand Church)。(Anton_Ivanov/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冬宫大门上的带双冠两头鹰,是俄罗斯帝国的国徽。(dimbar76/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约旦阶梯壁龛上的大理石雕像。(Olha Solodenko/Shutterstock.com)
圣彼得堡, 冬宫
徽章大厅(Armorial Hall)。(Olga Bugro/Shutterstock.com)

原文St. Petersburg’s Sumptuous Winter Pala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