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齐别墅:意大利科莫湖畔优美的历史建筑

James Howard Smith撰文/吴约翰编译
梅尔齐别墅(Villa Melzi)外部可见双坡道楼梯向上连接主楼层,同时构成三道拱门通往较低楼层。别墅的基座对应别墅的白墙更加衬托白墙的柔和之美。别墅的角落有角落砖正好形成外框,框住矩形窗户组成的柔和立面。屋顶则以许多尖顶烟囱装饰。(MT-Afb/Giardini di Villa Melzi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梅尔齐别墅(Villa Melzi d’Eril)优雅地座落在科莫湖(Lake Como)畔一座罕见的花园之中,距意大利北部伦巴底(Lombardy)的米兰(Milan)仅31英里。邻近的小镇贝拉吉奥(Bellagio)是现今游客乘船的靠岸处,步行不远后即可抵达梅尔齐别墅 。

科莫镇遍布着形形色色的饭店和别墅,而梅尔齐别墅则座落在宁静的湖边。她优雅的气质与科莫湖的灵气相通,不变的是,二百多年来仍不断地感动着游客和路人。

梅尔齐别墅伫立湖畔,腹地后方是花园。照片右下角可见带绿色穹顶的家族礼拜堂。沿着湖岸往上方的背景是小镇贝拉吉奥。(Lanfranconi/Giardini di Villa Melzi提供)

19世纪初,拿破仑时期意大利共和国副总统弗朗切斯科‧梅尔齐公爵(Francesco Melzi d’Eril)把这栋别墅当作避暑胜地,连同周围的家族礼拜堂、温室橘园和湖畔凉亭等建物也都在这座美丽的花园里。花园里稀有的异国植物、雕塑和亚洲天堂,无不唤起众人对遥远国度的记忆与想像。

梅尔齐别墅由瑞士出生的建筑师、画家兼雕塑家吉奥康多‧阿尔贝托利(Giocondo Albertolli)设计,在1808至1815年间建造。别墅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源自古希腊的古典基础,以简单的外形结合微妙的装饰为主。色调柔和的白墙搭配浅灰色的饰边和蓝色的百叶窗,与湖面的氛围融为一体,这里经常有高远方的云朵飘过来,然后又消逝在远处的群山之中。

如今,梅尔齐别墅已由意大利政府列为国家历史文物。室外有双坡道楼梯向上连接主楼层,同时构成三道拱门通往较低楼层。别墅的基座采用类似大砖块纹理的建材与地面融为一体,对应别墅的白墙更加衬托白墙的柔和之美。别墅的角落有装饰物一路向上垂直延伸,这种沿着角落垂直延伸的设计,称为“角落砖”(Quoin)(注)。这些角落砖正好形成外框,框住矩形窗户组成的柔和立面。屋顶则以许多尖顶烟囱装饰。

梅尔齐别墅面向湖面,有着优雅的立面。(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别墅前有四只埃及风格的狮子雕像迎接宾客造访。(Shutterstock)

别墅的湖畔露台中央有一座莲花池(The Lotus Pond),像是献给造访宾客的礼物,犹如把湖泊带到访客身边好近距离欣赏。小池塘本身无意引起太多关注,主要保留宽敞的露台迎接科莫湖和山势地形等奇景。

莲花池设计在别墅湖畔露台中央。好像把湖泊带到宾客身边方便近距离欣赏。(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白色轻柔的马蹄莲(calla lilies)与周围坚硬的石头形成鲜明对比。(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大门在靠近山坡那面,立面的中央采凹陷设计形成大门的入口。

梅尔齐别墅俯瞰湖泊。大门在靠近山坡的那面,立面中央采凹陷设计作为大门的入口。(Shutterstock)

别墅南端隐藏着一个心灵国度:家族礼拜堂。游客必须穿过巨大古树围绕的广阔草坪才能找到它,这里没有小径可抵达。

家族礼拜堂隐身在别墅南方,必须穿过巨大古树围绕的广阔草坪才能找到。(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礼拜堂的内部装饰也是新古典主义风格。白色精致的内饰,搭配装饰的圆桶拱形天花板。挑高的穹顶在光线充足之时景致完美至极。礼拜堂是家族成员的安葬之处。

礼拜堂的内部为白色精致的内饰,搭配装饰的圆桶拱形天花板。挑高的穹顶在光线充足之时达到最完美的景致。(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穹顶以八角造形花结(rosettes),精美的花卉造型图样,整齐排列著作为装饰。这些雕刻装饰能随着一天之中自然光影的微妙变化而变化。花结尺寸越接近中央蓝色往上凸出的穹顶舱(cupola)越小。这样的设计创造出一种不断扩大的错觉,象征广阔的宇宙和高高在上的天堂。

八角造形花结排列在穹顶内侧,越接近中央蓝色的穹顶舱尺寸越小,创造出一种不断扩大的错觉,象征广阔的宇宙和高高在上的天堂。(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八角造形花结是以精美的花卉图样做装饰。这些雕刻装饰能呈现一天当中自然光影的微妙变化。(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别墅北方有一座亚洲花园,花园里种植多样植物,包括日本枫树。花园里的小径四处蜿蜒,绕着池塘,穿过小桥,一路延伸到山坡上。站在山坡上可以眺望花园和远处的湖泊。若从湖面望向别墅,山坡上的花园俨然成为别墅的背景。

山坡上提供远眺湖泊与云雾缭绕山峰的绝佳视野。(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花园里气质优雅的锻造铁桥横跨“小睡莲湖”(small water lily lake)。 铁桥精美的图样设计与工艺为亚洲花园的设计增色不少。

锻造铁桥气质优雅,横跨“小睡莲湖”。(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五颜六色的花朵点缀着花园,例如粉红色和白色的杜鹃花。此外,沿着科莫湖畔步道还种植许多梧桐树。

画面前方可见粉红色和白色的杜鹃花。右边可见沿着科莫湖畔步道种植许多梧桐树。(MT-Afb/Giardini di Villa Melzi提供)

花园里有座凉亭,展示着半身雕像包括:奥地利皇帝斐迪南一世(Ferdinand I )与皇后萨伏依玛丽安娜(the Empress Marianna of Savoy),一旁还有洛多维科‧梅尔齐公爵(the Duke Lodovico Melzi)和他的妻子约瑟芬‧梅尔齐‧巴尔博(Josephine Melzi Barbò)。

凉亭内展示多个半身雕像,画面中是奥地利皇帝斐迪南一世。(JHSmith/Cariophotos提供)

注释:
墙角砖(Quoin)源自法语,原意为“转角”,通常是指用在建筑外墙交接结构的装饰物。类似的装饰手法除了变换砖色以外,也可以变换材料。

原文:Graceful Villa Melzi on Lake Como, Ital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詹姆斯‧霍华德‧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建筑摄影师兼设计师,也是建筑摄影网站Cartio创办人。他鼓励大家欣赏经典建筑艺术。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6、17世纪的袖珍肖像画主要装在吊坠的项链盒或小盒子中,用作外交礼物、爱情象征或是纪念出生或死亡的纪念品。到了18世纪,袖珍画因应珠宝而生,出现在项链垂饰或镶嵌在戒指或手镯中。期间许多来自欧洲的袖珍画画家来到美国为新共和国的公民作画。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袖珍画的需求迅速增长,在美国市场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
  • 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Alabama State Capitol)位于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Montgomery),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门廊(portico)以新古典主义风格设计,是该议会大厦特色。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与其它州的议会建筑类似,都是坐落在小山丘上,俯瞰整个城市。
  • 博物馆研究古董盒子并不是看里面是不是还装有原来的东西或已空无一物。学术上打开古董盒子的目的是研究盒子的材质、形状、功能和美感的历史背景和故事。古董盒子的外观自成一格,至今仍吸引人们观赏,想一探究竟。
  • “落竹三千, 成就一亩茶。”古人以竹自许君子品德,今人以竹制焙笼泡出一壶好茶,竹子的清香增添茶汤的甘甜,此间一件件竹编器具透过竹编师傅落款标记,成了审美的主体,传世千古的好手艺。
  • 老子《道德经》说道:“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
  • 在13、14世纪时,马赛克创作是主流,而湿壁画则被视为穷人的马赛克。在罗马特拉斯提弗列(Trastevere)的圣母大殿(St. Mary)中留下了卡瓦利尼的马赛克作品,描绘的全部都是圣母玛利亚以及对卡瓦利尼影响深远的古典设计,这些是他职涯早期极力复兴的艺术形式。
  • 我在《胡笔标准:千百年来第一人,创造出毛笔的标准》〈自序〉曾提及,年轻时拚搏事业,每天工作十六小时都不觉苦,一直到了五十岁生日,朋友送我一盆松树盆栽,欣赏之余,蓦然惊觉人生已过了一半,该是放下脚步,开始修护保养身体的时候了。
  • 歌剧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时是一项复兴希腊古典戏剧的实验。到了巴洛克时期(1600年─1750年),歌剧达到了顶峰,成为吸引全欧洲观众的艺术奇观。这种艺术形式逐渐成为那个时代的精髓,并预示了其400年后的发展。
  • 站在美国国会大厦圆形大厅(Capitol Rotunda)里可以欣赏到许多艺术。 很多人认为圆形穹顶的视觉体验美到令人摒息。然而,除非游客花时间研究这个广阔空间所呈现的艺术、建筑和雕塑,否则很容易忽略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圆形大厅里的饰带(friezs)即是一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