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直播】回顾1776年转折 聚焦1月6日国会战

人气 3428

【大纪元2021年01月02日讯】美东时间周五(1月1日)晚上8点,横河老师将现场直播。

焦点话题:当前被称为1776再现,不仅在重要性,而且在时间点上,回顾独立战争中1776年底到1777年初几天的转折点。彭斯要求最高法院拒绝接受德州国会议员戈墨特的诉讼案,1月6日国会议员和彭斯能做什么?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今天是2021年的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好。

关于订阅,有观众朋友反映几次都订阅不上,希望已订阅的朋友经常查看一下。

因为是新年,前一段时间很多美国人都在谈1776再现。1776最关键的就是年底的几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圣诞节和年底两件事,很早以前就听过这个故事,但因为距离很远,印象不深。大家都在说,这次大选是对美国历史、价值、立国原则、《宪法》和地理知识的大普及。

1776年底的转折

1776年底,英军和德国雇佣军黑森军将华盛顿的大陆军赶出了新泽西,美国军队装备不足、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地退到德拉瓦对岸的宾州,就是这次大选舞弊争议最大之一的宾州,当时民心士气都到了最低点,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而当时宣布独立的美国政府和大陆军士兵签的是合同,就是华盛顿将军率领的军队是合同工,多数人的合同12月31日期满。

想想看,一支且战且退还人人打算几天后就解甲归田的败军,面对英军的精兵良将,这仗怎么打?12月26日,圣诞节的第二天,华盛顿将军破釜沉舟,在暴风雪中渡过德拉瓦河,清晨攻打Trenton,打败英军,一举扭转战争开始以来的败局。当天军队口令是“胜利或死亡”(Victory or death)。Trenton就是现在NJ的首府。

几天后,12月30日,就是几千士兵应该完成合同回家的前一天,华盛顿将军对士兵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希望这些战士在完成使命后,能够再留下一个月,捍卫自由。士兵们同意了。1月2日晚,气温骤降,原本雨雪泥泞的道路变硬,使华盛顿能把军队快速连夜赶到普利斯顿偷袭英军,再获大胜。

那几天就是独立战争的最重要的转折点。一个伟大的统帅,一支疲惫不堪的军队的坚持,加上天助。每个人的努力都重要。未来不见得已经写好了,如果当时一部分士兵离开了,历史也许就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那样。

1月6日的国会认证

现在人人都在讨论1月6日的国会认证。彭斯成为焦点,彭斯本人两条消息,1)要求最高法院拒绝德州众议员Louie Gohmert的诉讼案,该诉讼案要求确立副总统在决定是否接受某个州的选举人票时有独一无二的权力,因为无论宪法和案例都没有确定的可执行的一致的细节;2)据林伍德表示,彭斯有意退出政界。

实际上,现在依据1887年的《选举人票统计法》是和《宪法》冲突的。简单的说,《宪法》给了副总统权力,而1887年法律给了参众两院议员挑战各州选举人票的权力。目前众议院已有确定的十几位议员表示会挑战,而据《纽约邮报》说,估计会有140名甚至更多,参议院此前有消息说数名甚至多达10名以上参议员会挑战,但迄今出头公开说的还只有霍利一人,而且共和党大佬们还打算开会施压他放弃,霍利没有上线开会,共和党大佬很失落。

我认为到6日那天会有更多的参议员站出来。共和党内意见很不一致,麦康内尔不仅自己反对挑战,而且要求共和党参议员都不要挑战,参院共和党党鞭John Thune也不支持挑战,肯塔基州参议员Thomas Massie表示如果有哪个州的州议会多数正式要求拒绝本州的选举人票,他就会支持挑战。

但单挑战不够,需要参众两院表决,这里又有不同解释,多数认为需要两院一致同意才能取消一个州的选举人票,而确有说法只需众院或参院一个同意就可以。

而宪法律师Rick Green认为,根据《宪法》应该是副总统有这个权力,这就是他认为戈墨莫特最高法院诉讼案的重要性,该诉讼认为国会没有权力通过法律限制《宪法》给予副总统的权力。因为1887年法律通过后,从来没有必要像今天这样细致地解释。现在不知道彭斯拒绝戈墨特诉讼是否不愿意承担唯一责任。

州议会挑战州长的选举人?

在国会以外,挑战需要:1)州议会正式挑战州长的选举人,根据宪法律师Rick Green的说法, 《宪法》给了州议会权力,不需要州长召集特别会议,州议会就可以随时开会决定派出他们自己的选举人团,这严格地说甚至不需要国会挑战,州议会就能决定,但迄今没有一个州议会这样做,而时间已经很少了,最有希望的是乔州,听证会的证据足以使州议会召开会议,而川普总统也转推了川普团队和朱利安尼的号召,让选民给州参众院共和党领袖,要求他们听取证据,改正错误的声明,取消认证。;2)重大证据。这几天新证据不少。

我觉得值得一提的:1)多猫腻机器是联网的,乔治亚州州议会听证会上现场骇进机器证明多猫腻总裁作伪证;2)伯恩团队在乔州仓库发现大批成箱的假选票,除了印刷质量差外,还没有条形码。

法兰克福服务器,Overstock创始人伯恩是迄今为止讲得最清楚的。他在圣诞前接受采访时谈到的要点:他的团队(他说的是We)发现大选时美国数据全部(!)被送往法兰克福的服务器,他的团队一名成员透露给了一名熟悉的国会议员,而这位国会议员用普通电话告知川普总统并提出建议,他说这是个错误,12小时后,有穿美国陆军军服的人取走了法兰克福服务器,至今下落不明,此前他的推特认为服务器在坏人手里。

这里说明几个问题:由于伯恩就是川普总统的顾问,他在大选前自己组织了专家监视大选的团队,可见川普团队直接监视了大选期间的异常现象,并非事后才收集,那位熟悉的国会议员,应该就是德州第一选区的Gohmert,也就是发起彭斯诉讼的那位。

法兰克福服务器被收缴

以前我们只知道他最先披露了法兰克福服务器被收缴的消息,不知道在收缴前就是他通知川普总统的。

我们把时间点再重温一下

11/9: 国防部长埃斯伯被解职,反恐中心主任米勒被任命代理国防部长

11/10: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被帕特尔替换,沃特尼克任代理情报副部长

11/12: 德州众议员爆料Scytl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服务器被突袭缴获。虽然12日披露,但收缴时间从来没有证实过。但我认为,国防部长埃斯伯的解职是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的,如果他授权或知情但没有通报总统收缴了服务器,那他被解职后无论服务器在谁手里,代理防长米勒是可以得到的,军队不可能一项军事行动在被调查时可以隐瞒过去的。

如果是为了收缴服务器而解职防长,那服务器就更可能被代理防长掌握了,两种情况都指向服务器在坏人手里的机会并不那么大。

11/18: 代理防长米勒宣布非军职的特种部队直接向他本人报告,避开所有官僚程序。

至于否认服务器存在的,现在应该没有市场了,因为当时主要说法就是Scytl在法兰克福没有服务器,但结果是Scytl自己的网站,就是发声明说没有服务器的网站上就有Scytl2019年为欧盟选举而在法兰克福设置了紧急备用中心(的内容)。

现在的局势就是过山车,系好安全带。

谢谢支持,欢迎您收看订阅并请帮助转发我的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横河观点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横河直播】法律重点转投票机 议员挑战选举人
【横河直播】新毒株来势汹汹 疫苗打还是不打
【横河直播】马云难逃宿命 福奇升高免疫门槛
【横河直播】疫情改变世界 2020回顾和展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