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结语(146)

《共产主义黑皮书》:列宁主义的骗局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

人气 96

【大纪元2021年01月13日讯】列宁陷入了两难困境:一方面拥有实施其教义的意志,另一方面又有必要保持其对权力的掌控。在这种情况下,他创造了全球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神话。1917年11月,他一厢情愿地认为,革命之火将席卷所有参战国,尤其是德国。但世界范围的革命并没有发生,而且在1918年11月德国战败后,出现了一种欧洲新秩序:似乎甚少关注匈牙利、巴伐利亚和柏林的流产革命。当红军于1920年在华沙被击败时,这一点已经显而易见,但直到1923年德国10月革命失败后才被承认。列宁主义的欧洲和全球性革命理论的失败,使布尔什维克相当孤立,并与一个日益无政府主义的俄罗斯发生了直接冲突。在拚命试图紧握权力的过程中,布尔什维克让恐怖成为其政策的日常组成部分,寻求按照其理论的形象改造社会,那些用行动或通过其社会、经济或知识存在来指出该理论漏洞的人则被噤声。布尔什维克一掌权,就让乌托邦成为一个极其血腥的行业。

这种双重差距,即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之间的差距,以及列宁主义理论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引发了关于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革命意义的最早的根本性辩论之一。考茨基在1918年8月对此说得相当清楚:“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必期望法国大革命的进程会在西欧重演。如果今日的俄罗斯展现出与1793年的法国如此多的相似之处,这只是表明它多么接近于中产阶级革命阶段。”考茨基认为1917年并不是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而是最后一次资产阶级革命。

在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意识形态在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17年以前,列宁已表现出坚定不移的信念,即他是唯一一个真正理解社会主义教义并能解读“历史之真义”的人。俄罗斯革命的爆发和布尔什维克的夺权,对列宁来说,是作为来自上天的预示而出现的,并且作为一个无可争辩的证据表明,他的意识形态和他的分析是一贯正确的。1917年后,他的政策以及伴随它们的理论阐述成为福音。意识形态被转变成教条和绝对的普遍真理。将意识形态转化为神圣的令状产生了直接后果。科内利乌斯‧卡斯托里亚迪斯(Cornelius Castoriadis)指出了这一点:“如果历史上有一个真正的理论,如果在事物中有合理性在起作用,那么显然它的发展应该委托给那个理论的专家和那个特殊原理的技术人员。党的绝对权力……具有哲学地位;其基础是唯物史观的功能……如果这个概念是真的,那么权力就应该是绝对的,民主是对领导人也会犯错这一事实的妥协,或者是在剂量适当的情况下就能自我纠错的学习过程。”

将意识形态和政治转变为绝对的、“科学的”真理,是共产主义的极权主义层面的基础。党只对科学负责。科学还通过要求改变社会和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来使恐怖合理化。

列宁在宣称自己是数量很少的俄罗斯无产阶级的代表时,肯定了自己意识形态的真实性。这个社会群体在反叛时,他从不忌讳进行镇压。这种对无产阶级象征的盗用是列宁主义的一大骗局。它在1922年引发了亚历山大.什利亚普尼科夫如下的情绪爆发。他是极少数布尔什维克领导人之一,的确有无产阶级血统。在党的十一大上,他直接对列宁发表了讲话:“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昨天肯定了无产阶级作为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阶级在俄罗斯并不存在。请允许我祝贺你代表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阶级实行专政!”这种对无产阶级象征的操纵,为欧洲和第三世界所有共产政权以及中国和古巴的共产政权所共有。

对语言的操纵是列宁主义最显着的特征之一,特别是在将词语与它们所应代表的现实脱钩,作为社会抽象视野一部分的过程中。在这种视野之下,人们失去了其真正的价值和存在,被视为不过是社会和历史建造模型中的碎片。这种与意识形态密切相关的抽象过程,是恐怖诞生的另一个关键因素。不是人类被杀,而是资产阶级、“资本家”或“人民的敌人”被杀。不是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被杀,而是“封建主义的代表”、“吸血鬼”、“寄生虫”或“虱子”被杀。

由于布尔什维克迅速夺取政权,这种意识形态的转变得到了相当大的重视。这种权力立即带来了合法性、声望和采取行动的必要手段。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名义下,布尔什维克从象征性暴力转向真正的暴力,同时建立了一种他们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的绝对权力和专断权力制度,重复使用了马克思曾在其信件中以有点随便的方式使用的表达。他们也开始了一个改变宗教信仰的可怕过程,这带来了新的希望,似乎净化了他们的革命信息。希望的信息很快在战争结束时为复仇欲所驱使的人中以及梦想复活革命神话的人中产生共鸣。布尔什维克主义迅速获得了普遍的关联性,吸引了全世界的模仿者。社会主义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民主或者专政。

在1918年夏季所写的《无产阶级专政》一书中,考茨基在伤口处转动了刀。尽管布尔什维克执政只有6个月,而且只有随后发生的可怕屠杀的些许迹象,但考茨基已经看到了利害关系:

这两场社会主义运动的对抗……是两种根本不同方式的冲突:民主方式和专政方式。两场运动都有着相同目标:通过社会主义解放无产阶级和随之而来的人道主义。但是,一方所持观点被另一方视为是错误的,可能导致破坏…… 当然,我们要求最充分的讨论,并借此坚定地站在民主一边。专政并不要求反驳相反的观点,而是强行压制他们发声。因此,在讨论开始之前,民主和专政这两种方式已经不可调和地对立起来了。一方要求的,另一方却禁止。

将民主放在其论点的核心位置,考茨基继续道:

少数派专政总是在顺从的军队中获得最有力的支持,但它越是用这个代替多数派的支持,就越是促使反对派通过诉诸刺刀,而不是诉诸他们被拒的投票,来寻求补救。内战成为调整政治和社会对抗的一种方式。在完全的政治和社会冷漠或沮丧不占上风的地方,少数派专政总是受到武装袭击或持续游击战的威胁……然后这个专制政权卷入了内战,且一直处于被推翻的危险之中。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和内战都没有很大障碍……在内战中,每一方都为生存而战,被击败者受到彻底毁灭的威胁。对这一事实的觉察是内战如此可怕的原因。

这一分析具有预言性,势必会得到回应。列宁写了一篇愤怒的反驳文章《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它本身很出名。 标题是个不错的指标,说明了其中讨论的语气,或者正如考茨基所辩称的,拒绝进行讨论。 列宁引用恩格斯的话阐明了其思想和行动的核心:“实际上,国家只不过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国家职能的这种简化概念,伴随着对专政本质的分析:“专政就是直接基于武力、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动用暴力而赢得和维持的统治,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统治。”

面对民主的核心问题,列宁以学究式的长袖善舞予以回避:“无产阶级民主(苏维埃政府是其中一种形式)引发了迄今为止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民主发展与扩张,正是为了绝大多数人口,为了受剥削的劳苦大众。”应当记住,其后数十年里,“无产阶级民主”这一表述被用来掩盖大量可怕的罪行。(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科学主义与犯罪意识形态
《共产主义黑皮书》:将人类动物化
《共产主义黑皮书》:阶级战争
《共产主义黑皮书》:内战——永久政治斗争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北京内斗 台海挑衅 习拜博弈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