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洗钱管道多元 台学者:夹娃娃机店、宫庙捐款风险高

行政院洗钱防制办公室22日举办“公开发行公司金融犯罪之防制”研讨会,左起为行政院洗钱防制办公室执行秘书苏佩钰、阳明交大特聘教授林志洁、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钰雄、基隆地检署检察长余丽贞合影(袁世钢/大纪元)
人气: 5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台行政院洗钱防制办公室22日举办“公开发行公司金融犯罪之防制”研讨会,谈及洗钱犯罪态样的议题,有学者认为,夹娃娃机店、宫庙捐款等都有可能是高风险的洗钱管道,但台湾现行洗钱防制法构成要件与实务不符,缺乏辨识能力,包含游戏点数、虚拟货币都难以防堵。

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钰雄指出,《洗钱防制法》第2条规定,移转或变更特定犯罪所得、掩饰或隐匿特定犯罪所得本质及来源等,皆构成洗钱罪,但对于前置犯罪的认定却相当限缩,导致2018年以前几乎没有任何洗钱罪的判决案例;而新兴的洗钱管道相当多元,也使现行《洗防法》构成要件与实务不符,包含夹娃娃机店、宫庙捐款都有高风险。

基隆地检署检察长余丽贞则提到,“网路游戏点数”也是长期难以管制的洗钱方式。她说,诈骗集团诱骗本国人去超商购买点数后,将序号放在中国网路游戏平台打折出售,所以使用这些序号的IP位址都来自中国、香港;且点数1点与新台币1元等值,单一被害金额从几千元到数十万元都有,重点是没有金额上限。

“利用平台转移点数就是洗钱”,余丽贞表示,透过游戏点数将犯罪所得洗到境外的人头账户中,加大了侦办上的困难;今年截至9月就有4,600多件,但游戏点数相关诈欺或洗钱案件抓到的人头有98%都不起诉,这是非常惊人的数据,也意味着被害人追偿无着,人头账户所有者频繁被传唤至警局、地检署形成滥诉。

余丽贞认为,这并不是游戏点数公司管理的问题,而是交易监理的问题,就如同虚拟货币一样,监理机关迄今仍尚未确立,没有监理就没办法采取经营上的管制,目前只能透过游戏点数公司追查洗钱管道。

对此,行政院洗钱防制办公室执行秘书苏佩钰表示,关于游戏点数的问题,今年已将虚拟资产平台业者纳入国家风险评估,第一次评估是在2018年,下次评估是3年后,每3年会检讨一次国家防制洗钱管道的弱点在哪,规划将在11月份开会讨论,预计会于12月公布评估结果。◇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