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 《时代革命》导演获奖感受

周冠威:曾挣扎哭泣 克服恐惧留港继续创作

人气 1220

【大纪元2021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时代革命》在台湾金马奖夺得最佳纪录片大奖,本报《珍言真语》邀请了刚获奖的周冠威导演,分享他的得奖感受。这次香港电影扬威海外成为关注的焦点,宣布《时代革命》获奖一刻全场拍掌10秒,电影除了感动台湾观众,在国际上亦获得很大的回响。周导表示:“我自己的心态很想给外国人看,到现在我很想给香港人看。”

对于这次得奖,周冠威说:“心理上是有预料到的,加上台湾的反应很好,其实是有点紧张的,真的很想可以获奖。虽然有些人跟我说,是否应该讲恭喜呢?这件事其实是一个伤痛的事情,这个事情很多人也承受了很多苦难。”

周冠威说,但是这奖项代表电影得到台湾人肯定,他们会记得、重视,因此他觉得这部电影对香港人可以说是一份安慰。所以他很想能给香港人看到,有很大的寄望,也庆幸台湾有这样的一个奖项可以给予肯定。

“在我同温层里面,网络的世界,我看到很多人share这个报导,也很多人分享他们的感受,都是感动的。我觉得很有积极的感觉,很有大家团结的感受,大家都好像真的被这个奖项的肯定而得到安慰。”

周冠威:“你在香港是一种恐惧,你离开香港也是恐惧,我追求的不是人身安全,是心灵的自由,恐惧要面对才能克服,逃避是克服不了的,所以这一刻我在香港。”(大纪元制图)

真相记录下来 告诉香港人及全世界

“反映了多少情况,交给观众去判断。我不是很多篇幅,只有两个半小时,最初我的目标是希望可以将整场运动或者香港的问题,清楚交代给一张白纸的观众,这个态度我一开始就有了,我是很想给全世界的人,能看到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不只是我们香港自己人去看。”

周冠威说两年过去了,他现在有另外一种心态,就是很想香港人能够看得到《时代革命》中反映的真相。他最初以为香港人都很清楚,又或者很多传媒、很多记者都拍到了。

“但是隔了两年之后,这样的声音、这样的片段,甚至如香港电台、《苹果日报》,这些本身能够讲到真相的媒体都被噤声了,甚至遭到严重的打压,整个集团都没了。”

他意识到好像香港没有了声音,甚至连历史的记录都好像有机会被封存,令他深深体会到一种危机感。

周冠威表示电影的所有版权已交给海外的人打理,但知道下个月美国就会在一个公开场所放映,开放给所有人,场次很多,是这套电影第一次在非电影节的公演。

“我自己的心态很想给外国人看,到现在我很想给香港人看,当然如果让我选择,真的对整件事情有帮助的话,我觉得可能是不明白的人我想他明白,所以现在这一刻即使在香港看不到,但是能够推出世界这个也是很重要的。”

谈到香港还有没有这样的空间和可能再创造出同类的纪录片,周冠威说,“环境是没有这样的空间了,但是个人的选择仍然是有空间的。”因为创作不是看环境的好坏,是心灵里面的信念,有信念就可以有勇气去面对环境限制。

恐惧要面对才能克服 追求心灵自由非人身安全

“对我来说在香港做一个创作人,能留在香港去感受那个氛围,并去面对集体共同的创伤或者压力,单单这已值得一个电影导演留在这里的。香港是可以使我提升的地方,这个家是我的,我是香港人,我很想留在这里,很多香港人都是受苦,我想与他们在一起。我不知道其他人需不需要我,但是我好像很需要这样的机会去表达,或看看自己的价值、使命,这个也是我面对恐惧的一个方法,你在香港是一种恐惧,你离开香港也是恐惧,我追求的不是人身安全,是心灵的自由,恐惧要面对才能克服,逃避是克服不了的,所以这一刻我在香港。”

“我心灵里面真的是平安的,我继续做我自己做的事,万一有些什么事,其实我心里面都准备了,我不想太多的,如果这样的话,我就生活不了,我在香港才自由,我确实,我就在香港了。”周冠威说他的信念、他的信仰很强,整个过程都有祈祷的,好像上帝跟他在对话着、引领着他的过程。

“如果我不是拍《10年》,《时代革命》的受访者,可能就对我没有那么大的信任,而这份信任驱使到,好像我有这个身份,有这份信任,好像多了份使命。”但他也谈到,决定电影公不公开自己真名的时候,有很大的挣扎,哭了很多天,因为他很恐惧。

“如果我不出名,可能有其他人要为我承担这套电影,因为我自己应该要负的责任,而对方帮了我的时候,他有机会代我坐牢,我件事对于我来讲是很恐怖的。”那个晚上他睡不着,最终入睡时就做了一个梦。

责任感驱使 做出承受公开导演真名的决定

“我梦见我一个小学的老师叫做冼老师,没有联络很多年了,竟然梦见了三十多年前的老师,他以前赞过我一句话,我小时候很自卑,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赞我的一句话,他说我是一个责任感很重的人。在当时我是一个小孩子,老师这句话对我很重要。我梦见他跟我太太和我家人在一起聊天,很平安很平静,四周环绕了很多的警察,但是我们好像在风暴里面的风眼一样,我们很平安。我突然间的感受就是,好像天父在提醒我,我是一个有责任的人,这个导演这个名,我是做了这件事,我应该自己承担责任,我就在梦里面,我就决定了要出名,梦里面决定留在香港,决定一路走下去。”

“我所寄望的香港是这样,会继续有奇迹出现。”最后问到周冠威其实怎样叫做真正的香港?他说很难回答。因为香港不停地在变,变到不知怎样,但是他认为先不要迫自己有正能量,先要承认香港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香港,虽然香港是一个很多奇迹发生的地方,而过去香港的奇迹我们失去了,但他希望将来会有新的奇迹出现。

“我觉得传媒的统统都是善良,善良就有价值,我也要追求那种善良。所以纪录片,记录历史真相真诚,我有很大的信念,这是很有价值的事,很有力量的事,很值得的事。纵使我是看不到很多的效果出来,但是我深信就算我看不到效果,仅仅是这一份正确,仅仅是善良,已经我觉得很值得做,甚至是盼死地去做。”@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郑存柱:避风港政策助港人留美
【珍言真语】欧文杰:赴加避港式文革 圆电影梦
【珍言真语】黄伟国赴英:民主派不需作花瓶
《红砖危城》获影展金奖 导演拍理大围城陷两难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习关键时刻 党媒意外曝真相
【林澜对话】王维洛揭秘墨脱大坝 影响超三峡
【秦鹏直播】英首相为何突然飙中文 大陆网沸腾
【未解之谜】来自金星的神秘人
【百年真相】江泽民与108名中共亿元贪官
【财商天下】史上最严监管 冬奥会倒计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