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瀚薪暗渡陈仓变中资? 台立委:国安问题

民众党立委高虹安(左)22日指出,护国群山遭移山,工研院投资入股的瀚薪科技解散后在上海另起炉灶,显示管控机制及相关法规失灵,修法刻不容缓。(中央社)
人气: 6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由工研院团队衍生的半导体公司瀚薪科技,将技术、人才团队移转到对岸,摇身一变成为中资公司上海瀚薪。立委高虹安22日说,瀚薪案是国安问题,突显中资染指台湾科技业与经济命脉,以更新的型态把公司整碗拿去,且工研院研发成果技转给本土厂商之后,却又被暗渡陈仓到对岸,帮助大陆弯道超车。瀚薪很可能不是第一家,恐怕后续有更多案例。

高虹安指出,瀚薪科技2013年成立,是半导体晶片设计公司,内部最热门技术是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功率半导体,碳化硅技术技转自工研院,且工研院创新公司投资占股5%,经济部中小企业处、国发会也都有投资。

瀚薪科技于2021年2月解散,高虹安说,原瀚薪科技的总经理李传英2019年就已经成为上海瀚薪董事,多次把技术团队、专利带到大陆。瀚薪科技原地址又成立另一家凰腾,凰腾在104征才,直接用瀚薪科技的商标、简介也直言以瀚薪品牌为主轴,“根本就是瀚薪翻版。”

高虹安指出,瀚薪案过程中四大关卡,包括投审会、科专成果境外实施条例、《营业秘密法》、战略性高科技货品输出入清单均失灵。依据投审会的说法是,瀚薪到大陆中间资金有断开,没有直接连接到陆资,所以无法可管;科专补助的研发成果一定要留在本土使用,瀚薪应该受到“经济部科学技术研究发展成果归属及运用办法”境外实施条例约束,它把技术转移到境外必须报部, 但没有申报。

“《营业秘密法》则是更大的问题。”高虹安说,因为《营业秘密法》只有在窃取机密才可做重判,“但人家把整个公司团队买走。”而战略性高科技货品输出入清单都是以战争武器、国防类用途为主,并没有明确定义基础科技研究发展半导体技术。

高虹安说,瀚薪事件已涉及国家法益,如果侵害到国家法益,势必法规会订的非常严格,像美国是用经济间谍罪入法,但台湾却不清楚到底用什么法来定义损害国家法益状况。

瀚薪涉中资? 投审会:已移送调查局调查

经济部投审会专员刘佳佳指出,据初步查证资料,大陆瀚薪是纯内资企业,跟台湾瀚薪有什么关系,投审会上周已经发文调查;至于凰腾是投审会核准侨外投资,有没有涉及到中资,除了函请到会说明之外,已移请调查局调查金流有没有涉及陆资。

经济部技术处专委杨传国表示,瀚薪在2021年2月申请解散,工研院依照合约终止并收回非专属授权权利,如果上海瀚薪后续有侵害工研院技术的情事发生,就会依法提起侵权告诉;瀚薪案移送检调厘清后,工研院授权瀚薪的技术有没有被违法出售,后续再来追诉。

瀚薪以非专属方式在2013年、2015年技转工研院碳化硅技术,杨传国指出,当时的规格是600伏特的平面电晶体制作研发方法,台湾目前已经有1200伏特、1700伏特的产品,600伏特是第三代以前的技术,是不是跟现在移转的技术有关,需要检调再协助调。

凰腾是台湾瀚薪与上海瀚薪中介?

杨传国认为,瀚薪2020年5月至7月将它的公司专利、成货等资产转让,应该是先转让给凰腾,凰腾再转给上海瀚薪,但这部分金流与技术流向需要检调调查。凰腾投资在2020年11月成立,是瀚薪同个地址的侨外资,代表人是瀚薪总经理李传英,当时的唯一股东是新加坡某家侨外资,也就是李传英的女儿,这点也有待司法调查。

高虹安指出,上海瀚薪是否已经拿到台湾瀚薪的技术,查看上海瀚薪的技术列表,公司一开张就拥有跟台湾瀚薪一模一样的技术与产品,很明显里面有猫腻、鬼怪。

工研院技术移转与法律中心执行长王鹏瑜表示,工研院有调出瀚薪之前董事会的报告,从来没有一次讨论过李传英要到大陆设公司或担任董事,如果委员谈到的是事实,表示在公司还没解散之前,他就在对岸的公司兼职,很明显违反《公司法》,马上就有刑事责任背信罪。

对于高虹安提到工研院求偿无门,王鹏瑜说,工研院不可能求偿无门,因为只要技术一外泄马上就违法,工研院有前例追究过同仁与公司把技术带出去,后来定罪,但不见得用《营业秘密法》,用背信罪就可以定罪。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