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习一石三鸟?李克强架空 韩正有风险

人气 19695

【大纪元2021年03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3月9日,星期二。中国时间现在已经是3月10日,星期三。

今日焦点:习近平一石三鸟,李克强被架空?韩正处在危险中!上山下乡风再起,习近平难言双重压力;农业芯片遭卡脖,中国面临巨大问题;先给领导“肛拭子”;一半选民不信任拜登

60秒看世界

美国两党众议员们提出了一项法案,将允许美国人在联邦或州级法院起诉进行网络攻击的外国政府或其代理人。这项法案一旦通过,美国人就可以在法院起诉他们,并要求金钱赔偿。

纽约州总检察长詹乐霞昨天(8日)宣布,任命前联邦检察官金贤俊和律师克拉克领导调查有关州长库默的性骚扰案。截至目前,指控库默性骚扰的女性已经达到5人,多位民主党议员呼吁,库默应该主动辞职,但库默坚决不辞。

昨天(8日)英国通讯局以违反公平、隐私和公正性规定为由,向中共央视旗下的环球电视网CGTN开出22.5万英镑的罚单。这是中共大外宣在英国遭受的又一次重击。

CNN今天报导,全球五十多位人权、战争罪行和国际法专家发布独立报告,中共政府在新疆的行为违反了《联合国灭绝种族罪公约》的每一项规定,中共负有国家责任。

截止到美东时间今天下午3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31万9,116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1,782万0899人,死亡总数是261万3,721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中共二会11日就要结束了,习近平李克强因为意见相左,这几天一直是人们热议的话题。在二会开始前人们就在猜测,习李斗会有什么样的表现,现在终于要水落石出了,李克强很可能将成为“光杆司令”。而在习近平集权的过程中,韩正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被撤职的人。

与此同时,中共在劲吹“上山下乡”的“毛风”,凸显出科技与种子被“卡脖子”的危机。

人大审议《组织法》 可决定副总理?

中共人大正在审议《组织法(修正草案)》,这是一个让李克强感到非常“堵心”的草案。因为草案中提出,将授权给人大常委会,在闭会期间,除了可以决定部长的人选外,还可以决定“国务院其他组成人员”的任免,其中包括国务院副总理和国务委员的任免事项。

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王晨上周在开幕式上表示,这个举措是为了完善全国人大组织法,“确保人大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

王晨称人大常委会根据国务院总理的提名,可以决定国务院其他组成人员的任免;也可以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提名,决定军委会其他组成人员的任免。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可以决定撤销国务院其他个别组成人员的职务,决定撤销中央军事委员会其他个别组成人员的职务。

王晨的这个表述,说得非常明确。人大常委会有权在闭会期间任免或撤销国务院其他人员的职务,也有权在闭会期间任免或撤销中央军委其他人员的职务。

“闭会期间”,顾名思义,就是会议结束后,或者说没有开会的时候,都算是闭会期间。也就是说,人大常委会随时随地都可以任免或撤销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其他人员的职务。

也就是说,除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之外,其他这两个机构的所有人,他们的职务都可以被人大常委会任免或撤职。

人大扩权?李克强被孤立架空

这个举动,在中共官场是一个重大的变化。有人可能觉得与美国的议会制度有些接近了,表面上看是中共人大扩权了,但实际上是习近平在进一步控制权力。

根据中共法律规定,国务院副总理和国务委员的人选,通常首先由国务院总理提名。然后在全国人大就提名人选进行表决,最后由国家主席签署任命。中共军委副主席等组成人员是由军委主席提名,然后由全国人大决定。

其实说是国务院总理和军委主席提名,实际也都是中共高层提前商定好的。因为谁当国务院副总理和军委副主席,包括如何排名等等,中共早就已经内定好了,让人大表决一下,就是走个过场,同时让那些人大代表们找找存在感。

因为每一个所谓的人大代表都心知肚明,只要是中共拿出来表决的什么东西,都是高层内定、拍板定调的。其实高层内定,基本上也都是“定于一尊”,也就是习近平的意思。而且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是习近平的铁杆亲信,谁举手不举手,如何表决,都会传到习近平的耳朵。

本身就是混事,谁会自找不自在呢?所以如果不出意外,这个《组织法(修正草案)》极有可能会通过人大表决。也就是说,人大常委会极有可能会扩权,将决定任免或撤销国务院及中央军委的副手。

但是大家知道,中共军委主席是习近平,他是三大权独揽。他的提名有谁敢违逆吗?如果驳了习近平的提名,在“定于一尊”的大调子下,会不会被认为是“妄议中央”?

所以对于军委副主席和军委委员的人事任免,很可能仍然是习近平一人说了算。他说任命谁就任命谁,他说撤谁的职就撤谁的职。换句话说,修订《组织法》,对军委主席的权限不会有什么影响。

但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不一样了,他提名的副总理和国务委员的人选,理论上存在着被驳回的可能。

有网友表示,“银角大王”已经被严重削权架空了,以后高层都是“金角大王”的人了。

习近平一石三鸟 韩正在风险中?

网友说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指的是谁,应该不用明说,大家也都知道。

中共当局的这个动作,真可谓是一石三鸟,应该说习近平经过了仔细的算计。把李克强削权架空的同时,自己在高度集权,然后又可以用橡皮图章拿掉自己不中意的人,甚至是敌对的反习势力。

首先说习近平和李克强,关于他们之间的矛盾,去年就有很多媒体在谈,习李不合被人们炒得很热。比如去年的中共二会,习近平刚说完当年实现全国脱贫。随后李克强在二会记者会上就说出了一串惊人的数字,披露了全国还有6亿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币。

这个数字与习近平说的全国脱贫相差太远,所以外界认为这是李克强在公开唱反调。后来有无法证实的消息传出,李克强曾被王沪宁、赵乐际等人约谈,后来还向政治局常委会写了检讨。

很明显,李克强与习近平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上存在着分歧,甚至两人关系上存在着裂缝,这在后来也有多处体现。我们在以往都有谈到,这里不再赘述。

既然习李不睦表现得这么明显,那么习近平当然就会考虑,李克强提名的人是什么色彩。这对习近平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因为自从习近平发生接连误判之后,美中关系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时期跌到了谷底,中共在世界也被空前孤立。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也被搞得一团糟,人民生活水平急遽下降,民怨沸腾。几乎体制内的所有帮派势力,都在反对习近平,希望把他赶下台。

以前的反习势力,仅仅是敌对的江泽民贪腐集团,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但是反腐运动逐渐平息后,习近平不断左转,使体制内包括中共红二代等更多的势力都在反对他,几乎每一个派系的人马对他都有看法。特别是体制内的进步势力,看习近平在错误的执政路上越走越远,渐渐心生失望,并开始反对他。体制内时常传出“习近平下台”、“习近平下课”的声音。朝野间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样的情况,为了保权力的习近平自然要考虑。如果李克强提名的人是对自己有利,或者说提名的人是习近平中意的人选,那么人大表决就可能顺利通过;如果提名的人对习近平没利,那么人大表决可能就会遇到麻烦,甚至根本无法通过。

进一步说,即使是现在身在副总理位置上的人,习近平也可以通过人大常委会,随时随地地拿走他们的权力。

那么这样说来,那些反对习近平的国务院副总理就要悬了。现在的国务院副总理有4位,分别是韩正、胡春华、孙春兰和刘鹤。国务委员是魏凤和、王勇、王毅、肖捷和赵克志。

这些人当中,韩正是“上海帮”出身,目前是国务院当中江泽民派系的台面人物。2019年,在美中贸易战把习近平搞得焦头烂额之际,韩正故意挑起香港的民怨,引发了长时间的反送中和平抗争运动。

后来韩正在会见香港社团成员时,故意对媒体说中央“完全支持”香港修例,把香港的民众怒火引向了习近平,让习近平背了这个黑锅。

这股怒火,习近平应该是憋了很久了,一直没有地方发泄。这次人大修订《组织法》,如果通过的话,习近平想拿掉谁都是易如反掌。如果真这么做,那么韩正的危险是最大的。

孙春兰是土生土长的“辽宁帮”。任职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委书记期间,都是江泽民当政。所以可以确定,孙春兰也是江派人马。那么我们也需要看一看,孙春兰什么时候被拿掉权力。

胡春华是团派出身,但是此前有传闻,习近平并不喜欢胡春华。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胡春华很可能也不太安全。不过按照轻重顺序来说,胡春华的危险性可能在韩正与孙春兰之后。

在副总理当中,刘鹤虽然排名第四,但他应该是最安全的。因为他不仅是习近平的发小,而且现在也是习近平的经济顾问,重要的智囊。早前曾负责美中贸易谈判,可见习近平对他的信任度。有传闻称,刘鹤实际的权力甚至可以比肩李克强。

未来究竟会发生些什么,我们还得继续观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习近平越来越不允许权力分享了。习近平这种集权的行为,越来越像中共的毛太祖了。而且习近平的一些政策,似乎也是在重复毛泽东的做法。

北京再刮“上山下乡”风

半个月前(2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鼓励城市高学历人才向农村转移。与此同时,中共各大官媒和中共御用学者们也轮番上阵吹风造势。

这个做法,很像五六十年前在中国狂热“上山下乡”运动。当时毛泽东号召人们“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他的理论是为了缩小“三大差别”。也就是缩小工农差别、缩小城乡差别和缩小体力与脑力劳动的差别。

不过这种表面上的口号,掩盖不了问题的实质。毛泽东提出“上山下乡”的目的,除了解决文革带来的严重经济问题外,更重要的是将“革命热情未减、思想依旧活跃”的知识青年赶出城市。毛的根本目的是巩固中共的政权。

而现在中共所谓的“推进乡村人才振兴”,实际就是把毛泽东的“上山下乡”换了个说法。习近平又复活了毛泽东在五六十年前的政策。

美国之音采访到一位老家是天津的何先生。大学毕业后,何先生父母为他安排了稳定的国企工作。但他不满国企的安逸,2019年就响应中共的号召,辞职并参加了人才下乡计划。

但是何先生没想到,堂堂名牌大学毕业生,进入乡镇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用。现实与愿望大相径庭,工资和待遇都不高,“比普通的公务员都差一截”,“只能勉强维持正常生活”。

接下来何先生遇到了更多的问题,首先就是不被老百姓们认可。因为人们认为他们是镀金去的,停留一两年就会被调走或者提职,所以人们不愿意跟他们说真心话。这就造成了他们无法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而且教育、文化环境的差距,使他们这些“下乡知青”与当地村民存在严重的意识形态分歧,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从何先生的讲述来看,他很可能是后悔了。

加州州立大学中共党史及文革史学者宋永毅对美国之音表示,无论“上山下乡”是毛氏还是习氏,“相同点都是把知识青年赶到农村去,使知识分子或者知识青年农民化。”

宋永毅说,“不管是毛泽东还是习近平,他不希望这些人有独立的头脑,就送到农村去,就是农民化。知识分子的农民化,就文明来说是一个倒退,就他同志来说是一个加强,因为他要管住人民的脑子才行啊。”

这位知名的历史学者指出,毛泽东当时之所以把那么多知识青年、红卫兵赶到乡下去,除了他不好控制以外,还有经济上有问题,大量的人在城市不能就业。

其实想想当前的中国经济状况,习近平重启“上山下乡”政策,也可能存在着经济问题。只不过现在没有像毛时代表现得那么糟糕,但实际压力并不小。不仅有经济压力,还有粮食生产的压力。

“农业芯片”被卡脖子

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将2021年的经济增速目标订为6%以上,习近平甚至说出了“平视”世界了。

但随后就有网友贴出一段视频,东莞市塘下镇大新商业街的现状。视频显示,偌大的一个商业街,家家商铺都大门紧闭,已经是人去楼空。这种经济状况,要想实现GDP6%以上,可能只有等国统局公布数字了。

这只是商业方面的表现,中共可以看不见。但是科技和种子被“卡脖子”的问题,已经是燃眉之急了,中共还能装作看不见吗?

在中共二会上,被外国“卡脖子”的问题,已经成了人们重要的议题。但是中共政协委员、北大教授林毅夫今天表示,“任何想要卡中国脖子的做法,只会加速中国的进步,同时令自己失去竞争优势。”

等等,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林毅夫的名字好耳熟啊。我们在前两天的节目中,扒了一下13名“台湾籍代表”的身份,其中有12个山寨品,是土生土长的大陆人。只有一个叫陈云英的是在台北出生。

我们在查证中发现,陈云英的先生就是林毅夫。1979年从台湾叛逃到大陆,后来被台湾永远通缉。原来是在北大教书,而且还成了政协委员。这夫妻俩,一个人大代表,一个政协委员,难怪一开口满嘴是中共的口气。

林毅夫的“卡脖子”,指的是美国对中共的科技断供,特别是对华为的芯片等断供。据媒体报导,华为就是因为没有芯片供应,大陆的手机业务已经降到了第三位,第一位是OPPO。

科技这种东西,可不是喊两句口号就能解决的。前不久,号称“千亿芯片工程”的武汉弘芯半导体不是已经烂尾遣散了吗?闹哄了一阵子“芯片大跃进”,结果是失败告终,“大炼芯片”以被骗走巨额资金而收场。

而芯片相当于是高科技的心脏,没有心脏,高科技能挺得住吗?而且除了芯片之外,中国的“农业芯片”也可能被“卡脖子”。

在中共官媒《半月谈》的报导中,中国的“农业芯片”指的就是种子。文章表示,种子地位不限于农业,更是国家粮食安全重要筹码。中国农业发展与生产水平虽然不断提升,但种植业自主创新能力相对薄弱,一些品种、领域和环节过度依赖“洋种子”。

报导表示,洋种子价格高,进口受制于人,更隐藏“断种”风险。文章呼吁,必须尽早突破关键技术,将“农业芯片”早日握在自己手中。

《半月谈》列举了两个实例,一个是马铃薯(土豆),一个是玉米。文章表示,黑龙江省克山县有“中国马铃薯种薯之乡”的美誉,有一百多年的种植历史。但是当地的种子大多是来自海外。去年克山县种植6万亩马铃薯,但大西洋品种几乎占去了一半。

玉米是基础农作物,但却是中国农业比较薄弱的一项。在中国东北和华北的玉米产区,种植的主要玉米品种是杂交玉米种子“先玉335”。而这种种子,是美国杜邦集团旗下先锋公司选育的。

此外,辣椒、洋葱、胡萝卜、番茄、西兰花等,也大多依靠国外的种子。中共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蔬菜种子进口额高达2.24亿美元,占种子进口额的一半以上。

中国人都知道一句话:民以食为天。中国有十四亿人口,庞大的人群每天都要巨量的粮食供应。芯片可以被断供,也就是中国的科技发展受到遏制,而如果粮食出了问题,那就是大问题。而严重依赖外国种子的中国农业,一旦被“断种”,后面会发生什么呢?

习近平当局应该已经意识到了隐隐存在的粮食危机,甚至预感到了中国百姓可能在缺粮后出现的情况。所以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让城市娃娃到农村去搞农业。

但是“上山下乡”如果能解决问题,当年毛泽东就已经解决了。所以习近平复活“上山下乡”的政策,很可能还是一个坑害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政策。

先给领导们“肛筛”

今天,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发文表示,肛拭子检测,既不会造成生理上的严重不适,也能有效降低假阴性的概率,确保不会漏诊。文章还强调,并不是针对所有国家人士,不应“被扣上了偏见的帽子”。

胡锡进的这篇文章,显然是在为党洗地。因为中共要求入境中国的外国人必须接受“肛拭子”检测,遭到了美国、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的抗议。其中有日本人向驻华使馆表示,“肛筛”造成了心理上的很大痛苦。

中共声称“肛拭子”检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病毒感染者的检出率,还表示肛拭子检测阳性的时间,比鼻咽拭子检测出结果的时间要早等等。

为了证明有道理,胡锡进还引用中共卫健委的说法,说有三个步骤。具体咱就不说了,我也没有胡锡进和中共的这个嗜好,对这个臭哄哄的东西不感兴趣。

反正,胡锡进就是在替中共说,“肛拭子”检测非常有效,所以中共在极力推广。

我看到有网友的留言很有意思,这应该是很“爱国”,并且很懂得“尊重领导”的网友。

网友表示,既然中共专家发明了行之有效的“肛拭子”,就请中共常委们先做吧。领导们的安全很重要,不能让领导们感染了病毒还没有发现,要先给领导们做“肛拭子”检测。

50%选民对拜登“没信心”

我记得在以前的一次节目中有过调侃,也是引用老师的话,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算是新闻”。现在看来,这句话不完全准确,狗咬人是不是新闻,关键要看是谁的狗,咬了谁。

昨天(8日),拜登在白宫养的两只德国牧羊犬被送回了特拉华州老家,因为其中一只咬了白宫的一名保安。连一向对它们很好的白宫保安都咬,看来还真有点狗仗人势。

咱们是开个玩笑哈,其实要说的是拜登。昨天拜登又出问题了,在宣布提名两名女将军担任4星级战斗指挥官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五角大楼的名字,甚至自己提名的国防部长奥斯汀的名字也忘记了。

拜登说“我要感谢那个——前将军,我一直叫他将军——在那边管理那个装备的家伙。我想确保我们感谢部长。”

拜登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被“网关专家”网站称为保姆的哈里斯就在旁边。拜登的这种状态,实在令人担忧,后天(11日)他将正式出面会见记者,到时候会不会发生同样类似的事情呢?不过也说不定,白宫可能会临时变卦,不让拜登公开露面。只要没到会见记者的时间,那就存在着各种可能。

今天拉斯穆森公布了一项民调,一半的可能选民对拜登的“身体和精神”感到担忧。其中50%的人表示“不是很有信心”或“完全没有信心”,认为拜登无法胜任美国总统的工作。

拉斯穆森的民调是在3月4日到7日进行的。因为拜登上任50天后还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是当代总统中拖延时间最长的。所以有52%的可能选民对此“非常关注”。根据民调结果,只有34%的可能选民对拜登“非常有信心”,而40%的人则是“完全没有信心”。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尽可能帮我们转发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中印对峙首曝光 印军:中共丢脸
【新闻看点】缅甸版六四?华春莹言论网友爆笑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准备生化战?中共军方秘文续发酵
【有冇搞错】严防资金外逃 中共严打虚拟货币
【唐浩视界】中共暗示新疫情?黑客攻美能源动脉
《铁证如山系列片》第1集:目击者举证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际反共形势不断推进
【预告】专访程晓农:气候变化是伪命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