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中国撤资有三方式 资本恐得贱卖是共同点

想从中国撤资、全身而退并非易事,从事外资撤离中国相关业务的专家分析,台商撤资不外乎通过三大管道,但往往面临贱卖的结局。(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5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侯骏霖台湾综合报导)美中贸易战的影响,加上疫情的冲击,全球供应链认识到脱离红色供应链的重要性,大厂撤离中国的消息不绝于耳,而即使两岸过去商业往来密切,台商也意识到供应链多元布局的重要性,但想从中国撤资、全身而退并非易事,从事外资撤离中国相关业务的专家分析,台商撤资不外乎通过三大管道,但往往面临贱卖的结局。

撤离中国、与红色供应链脱钩,已是多数外资、台资的共识,行政院为协助台商回流台湾,自2019年推动包括:“欢迎台商回台投资行动方案”在内的“投资台湾三大方案”。今年是政策最后一年,截至110年03月19日,三大方案总投资金额约新台币11,993亿元,来自“欢迎台商回台投资行动方案”的挹注最多,共7,925亿元。国发会日前也预期,今年台商回台投资金额会再增加。

由统计可知,台商回台络绎不绝,但想从中国全身而退并不容易,仍有在中国的台商面临撤资难题,而受限于中共体制,即使遭遇不公也无法搬上台面、有苦难言。“想从中国脱身真的不容易。”香港律师、台湾香港协会理事长桑普感叹,撤资不外乎三种方式,但往往面临资本大失血。

境内卖资产或股权 损失都很大

他说,第一种是在境内卖资产,但每一样资产价值的评定是个很大的问题,可能最后只能贱卖,因为“中共跟它所有贪腐集团的利益,本身就是要吸取你资金与技术,甚至完全把你吸干。”

第二种是在中国境内卖出股权,但不外乎第一个是贱卖,第二个就算卖得掉,也会扣很重的所得税,包括五险一金在内的税负全部加起来是68%,“所以也是不好的方式。”他说。

第三种是在中国境外变卖资产,如果懂得操作,有一层一层的海外持股的股权的设计,不惊动中共任何的官员跟商家的前提下,从海外“神不知、鬼不觉”的撤资,这是比较容易脱身的方式,也是香港富商李嘉诚能成功出脱的原因。

“其实,还有第四种不合法的方式,就是贿赂,跟官员喝花酒、攀人情等。”桑普表示,如果你行贿的证据被中共抓住,会被当作把柄,继续将你再套牢一次。贿赂的官员本身若是当权者的敌对派系,更为严重,会被视为敌对的一方来斗争。

另外,台积电、联发科等指标性的台湾半导体产业链,在近年也逐渐撤离中国,桑普分析,以联发科的做法是在中国增加投资,同时也把核心投资慢慢挪到越南或其他地方,就等于“加一个虚、减一个实”的方式,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来撤资。

台积电也有在中国投资,在南京设晶圆厂,而台积电没有把最厉害的核心技术放在中国,这可以从2021年的国际固态电路会议中略知一二。桑普说,会议上,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提出三奈米的制程计划,预计2022年可突破量产,并也将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入运营,“推估台积电未来大部分的投资,应会与美国扣连在一起。”

企业进入中国市场 开始将政治风险纳入考量

全球产业链与红色供应链脱钩已成趋势,即使想逆势而行,也会从血泪中汲取教训。桑普认为,企业想进入中国市场,也会把政治风险纳入考量,并考量其中的成本与效益。

桑普以中国水泥公司有关的并购案做举例,指出由于中国土地所有权是归中共政府所有,水泥公司仅有采矿证,不具有矿山的所有权,因此当土地使用权证到期或需要补办时,若中共喊出天价,等于用尚方宝剑刺企业的喉咙,把业者逼退,提醒企业由此案做延伸,在做类似并购时,必须谨慎评估。

“处在中共所掌控规则跟权力当中,根本无所逃离。”桑普说,与在美国投资完全不同,美国是法治国家,不会违背法治、信赖保护原则,他反过来形容中国的情况,“在没有法治下做生意,只是座弱肉强食的丛林。”◇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