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台湾挖人才有四种手法 校园恐已沦陷

中共早已秘密在台湾校园里布局,锁定下个世代的科技新鲜人与他们掌握的知识技术。(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93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原彰台湾台北报导)中共挖台湾人才的手法百百种,分析指出,四种手法是中共挖台湾人才、窃取技术的常见方式,其中,除通过假外资、真中资的公司在猎才外,也早将触手伸进校园,与下世代的科技新鲜人展开接触。学者更提到,政府要筹组半导体学院,更要完善机制,如果人才被挖角等于把纳税钱跟技术一起赔掉。

日前爆出的中企比特大陆非法在台湾设立“智鈊”与“芯道”等2间孙公司,高薪挖角台湾积体电路(IC)设计研发人才,为中国母公司研发晶片,在2年内挖了超过200人,恐导致诸多营业秘密、关键技术外流。这种中企绕道第三地成立假外资、真中资的公司,行挖台湾人才之实,是典型的状况。

中共的手法不只如此,常是多管齐下、分路并进,甚至早已秘密的在校园里布局,锁定下个世代的科技新鲜人与他们掌握的知识技术。熟悉中共对台教育渗透、台北海洋科技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吴建忠整理出几种常见的红色供应链挖角台籍人才的模式,包括:与学校的产学合作、举办两岸创意比赛,或通过人力银行、猎人头公司进行猎才,甚至还举办过公开征才。

两岸产学合作最让人忧心

两岸的产学合作是让吴建忠最感忧心的,他说,学校掌握许多产业技术,并与业界紧密配合,对方也知晓这点,所以早把触手延伸进校园。

在吴建忠的眼里,发现许多教授缺乏戒心,而政府与校方也相当轻忽,并没有特别规范产学合作案的资金来源、用途,“这等于没有做好把关。”他说,不知名单位常会假借捐钱,与老师、学生们进行联系,等于种下人才被挖角的因。

两岸创意竞赛也潜藏诸多陷阱,他说,中共缺乏技术创新,会通过办比赛,取得我方的智慧财产权,而我方态度常显得不以为意,台湾的法律也没有保护好这些智慧财产权。

学术交流成科技外泄破口

战略学者苏紫云则谈到,中共常借着假的学术交流、研讨会,向台湾学界进行邀稿,我方有时容易误判,因而把敏感科技泄露出去。

“政府得进行补强。”苏紫云说,在欧美、日本,很多学校设有安全办公室,会对带有敏感科技的竞赛,提出保护手段,包括要求师生得带空白手机、电脑,避免资讯与通讯录外流,“值得台湾参考。”

另外,吴建忠也说,人力中介与人力银行也是中方在台湾猎才的管道。包括华为在台湾的代理讯崴技术,曾在人力银行上大举刊登征才讯息,不过,吴建忠认为,这属于公开讯息,推测是乱枪打鸟式的挖角,而真正的“猫腻”是由猎人头公司代为操刀。

吴建忠,这种猎人头公司会锁定目标族群,网罗一流的科技人才,并进行重点式的招揽,另外,也会增加政府审查的困难度,上个月的“智鈊”与“芯道”的案子,就是属于这一类。

他说,有时这类征才也很明目张胆,就曾在五星级饭店里办理具规模的征才活动,他也听说过,中企向台籍人才提出相当优惠的条件,如:同样的成果可以在中国、台湾两地同时赚。

政府应完善过渡条款

半导体是台湾的核心产业,经济部有意筹组半导体学院,解决人才荒,吴建忠提醒,由国家花钱栽培出来的人才,如果跳槽到红色供应链里,等于是白花人民的纳税钱,更赔掉技术。他建议,政府更得完善过渡条款,要求相关人才在毕业的3~5年内,不能跳槽到相同领域的产业里,“否则中国出比较多的钱来挖角,会防不胜防。”

台湾半导体人才选择到中国发展,吴建忠提醒,据了解,近年还是陆续有掌握半导体制程的老师、学生到中国,但他们掌握的技术被利用完后,回到台湾无法配合新一代的制程,最终无法与业界接轨。中国并无法突破关键制程,反而台湾持续在往前走,学生如果选错路,有被产业淘汰掉的可能。◇

责任编辑:玉珍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