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起家至今走哪抢哪

人气 226

【大纪元2021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本文请来自香港的加拿大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谈一谈中共的基因之六“抢”——巧取豪夺成为新秩序。

何良懋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抢”是共产党的本色,也是这个党最基本的行为模式之一。它的“抢”靠武力,是流氓式的抢夺他人,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最终占为己有。中共抢的对象,可能只是正当的生意人,并没有任何的剥削。他们靠勤劳智慧,用合法的方式累积了较多的财富,但是中共眼中是“纯阶级论”,“一说到(地主)阶级,成分一旦确定下来,就要斗争。一旦斗争就当然是武装斗争,就是要人头落地了。”

近来网上流传一“奇袭莆田涵江交通银行”的旧照片,插图为一队人手持刀枪进攻银行,写有:“中共福建省委机关南迁闽中后,黄国璋率队奇袭莆田涵江交通银行,缴获法币400万元。在坂里,省委机关的同志将缴获的法币用泥土搓磨作旧,分发到各地。”网友纷纷留言,“低情商:抢劫银行;高情商:奇袭银行”“低情商:我是土匪;高情商:我是共产党员”。

事实上,中共党支部这个无处不在的吸血管道,无时无刻不在吸取企业和国家的资金,是一种邪教式的强抢。正所谓“中共的一切都是抢来的”,何良懋谈到,中共缺钱缺地而“抢”,在历史上有三个阶段较为突出:红军时期、建政后土地改革(及工商改造)、当下中国经济困难时期。

中共红军对富裕家庭“走到哪抢到哪”

何良懋表示,中共是在农村、山区搞武装割据起家的,1927年南昌暴动和秋收起义先后失败后,放弃“以城市为中心”的路线,流窜到井冈山相对偏远贫困的地区。中共利用农民和其他教育程度较低的人,鼓动他们用不正当手段对付地主和所谓土豪劣绅,“目的都是要拿粮饷,因为它们要搞武装起义,当然就需要军饷啦。”“第一就是要抢钱,然后就是抢人。有了人,那就需要用钱。”

他用现在网上众筹的方式做比较:中共起家不是靠众筹、集资,而是直接强抢,几乎见到富人就抢。“就是真金白银的,去抢那些特别有钱的地方上的人。给他们捏造一个罪名,说他们是地主,是剥削阶级就可以了,就不管也不会给他们一些公道的说话(机会)。”

1928年12月,毛泽东在井冈山颁布《井冈山土地法》,宣布禁止买卖土地,并没收一切土地。因得不到民众的支持,后几次改弦易张,最后没收一切公共土地及地主阶级土地,改成“自耕农的田地不没收”。

1934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根据地日益缩小,弃江西苏区而北上逃亡,中途路经有人烟之处时,仍然“走到哪抢到哪”。

九评共产党》写道:“中共的一切都是抢来的。拉起红军搞武装割据,军火弹药、吃饭穿衣需要钱,而“筹款”的形式是打土豪抢银洋,与土匪没有区别。李先念的红军在鄂西一带绑票县城里的首富人家,不是绑一个,而是家族中每富裕家庭绑一个,叫“绑活票”。“绑活票”不“撕票”,即不杀人质,留下活口,目的是要家里人一坛一坛不断地送大银元去供养红军。直到喂饱了红军,或是家破人亡,无油水可榨,才把奄奄一息的人质放回。有人因此被惊吓折磨致死。”

“中共的那些军事家就很厉害的,把这些落难而逃,走难,就变成了是长征。还要加大放大这个里程数,说是二万五千里长征。计算起来根本就没有二万五千里,只有几千里而已。”“最多是上万,说成是二万五千里,多了一倍都不止。”

红军压榨并欺侮了富人全家,还要骂人家是“土豪劣绅”。而事实上,毛泽东自己也不是无产阶级,“毛泽东在湖南,怎么说也是个中农,他的父亲也是有一些田地的。所以这帮人本身真是人格分裂,它们要抢别人的东西,就说人家是地主土豪剥削人;但它们自己本身,就不会说自己去剥削人。”

“很明显,在别人身上同样的事情就会说是坏人,而自己同样是地主出身,就不是坏人。这些就是,过得了自己就过不了别人的那些东西,这是很不公道的。”

建政后在全国打土豪杀地主

何良懋指出,1949年之后,中共对于地主和土地问题其实有两部分意见。一部分人认为讲法律,把剥削者送上法庭,“我们已经全面掌权了,不要再这样无法无天了。”但是另一部分以毛泽东为首的人认为,不用走这么多法律程序,“总之是土豪的就要打,分了他们的财产。而且还要杀人才行,因为杀人才能起到一个警戒的作用。”

这种杀地主的策略,不仅能够震慑其他的“阶级敌人”“坏分子”,“而且杀的人越多,那些前线的小卒,就越能够得到像毛泽东这类,土匪式的共产党领袖的欢迎。所以就被他们占了上风。”

结果就真的用暴力进行土改,“不是用一个和平的方法去分田,而是强抢,这个抢的做法就(杀)死了很多人。”党支部“上呈下达”冲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挑动农民斗地主,导致近十万地主丧生。

他感叹,中共夺权后1950年在全国斗地主、杀地主,使全社会没有了秩序,简直就像一次小型的文化大革命。

而紧随其后的为消灭资产阶级而进行的工商改造,同样血雨腥风,不少资本家不堪批斗屈辱而轻生。上海的“空降兵”(跳楼自杀)一时“蔚然成风”。

正如《九评》所说:“‘打土豪,分田地’又把巧取豪夺推广到社会,代替传统成为新的秩序。共产党大恶小恶都要做,大善小善都不积。什么人都给点小恩小惠,为的是挑动一部分人斗另一部分人。于是积善重德被搞掉了,只要会杀人就行。‘共产大同’实际成了对暴力豪夺的认同。”

中共抢夺民企 重罚阿里巴巴182亿

何良懋说,当下最新中共抢的实例,莫过于官方对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罚款182亿人民币,这在历史上应该都是破纪录的罚款。“有多少公司一整年的营业额都没有达到100亿?它就罚款达到182亿元。我觉得这次不是罚款,根本就是抢钱。”

他指,中共从2016年左右开始发现自己缺钱,紧接着川普上台之后,对中国的贸易等各方面不断地施压,所以2017、2018年,国库(党库)越来越空虚。后来又爆发了疫情,美国对高科技产品禁运、限制晶片,外商出走等等,使中国大陆的生产出现危机。

如今官方压榨阿里巴巴巨额财富,与当年红军“绑活票抢银洋”实质无异,“这就是共产党的一种土匪、流氓、无赖的特色。”

他质疑,如果马云无法无天的经营,早就应该有行政机构去巡查,去要求他改正,怎么能突然间就罚人家182亿?那些监察的官员都不需要负责吗?“既然说他垄断,那以前的官员个个都睡着了吗?要不就是包庇马云,要不就是你条例不清晰。”

说到根本,中国最垄断的绝不是哪个民企,而是中共自己,垄断全国的资源和政治权力,它才最应该被罚钱,“要罚一万亿 、一万八千二百亿都不止。”中共“其身不正”,抢夺并垄断了这个社会的一切,还说在官员眼皮底下合法经营的企业垄断,真是“垄断头子反用垄断要挟别人”。

更惹笑的是,阿里巴巴随即表示“坚决服从”处罚。不仅要任人宰割,还要主动“感恩戴德”,这就是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抢完,接着还要谢谢你来抢我,我坚决服从啊!”

香港可能强征土地 上演“打土豪分田地”

2020年,亲共的香港紫荆党成立,被指因不满建制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败,日后欲取代民建联。其称要争取香港民众的“广泛支持”,赢得区议会和立法会席位。紫荆党执委伍俊飞在上月内部刊物中撰文暗示,中共有在香港“使用警力强制征地的权力”,从而“协调香港的土地供应”。何良懋预见,香港将会上演“打土豪,分田地”。

他对新界的乡绅说,“拜托你要看路,前面有很多政治泥潭,一个不小心,粉身碎骨。”“7•21”事件中,白衣人凶手被中共用完即弃,不是靠着共产党就可以作威作福的,“抓着藤条满街走,(以为)打完人不用负责,继续去种西瓜(有凶手被曝瓜农身份),不行的。共产党将会把你当作是condom(避孕套),扔了你,接着就抓你坐牢。”

紫荆党执委的文章,在他眼中,真是已经为香港的乡绅敲响了丧钟。“将会在新界很多宗地,很多所谓的原居民的土地(强制征地),这次有得烦了。”

“打土豪分田地”起源于1927年共军躲避国民党围剿,逃到了农村建立苏区,每到一处都要“打土豪”,抢掠乡绅的土地和财富。同样的“抢”又在1950年土地改革中在全国上演,打着“耕者有其田”的口号,把从地主富农那里抢走的田地分发给农民,几年后又借三大改造全都收归集体所有使用。农民帮助中共消灭了地主阶级,最后受苦的却还是农民。

“要收地,可以强征土地,不就是变相‘打土豪分田地’吗?然后呢,再重新再配那个土地;然后再给红色的权贵,(从而)在香港有他们新的经济资源。”这种土地再分配套路,简直与1950年土改如出一辙。

他提醒投靠共产党的人,“不要以为‘西瓜靠大边’,不要以为共产党可以帮到你,它用完你就会把你扔了。今天是朋友,明天是敌人。”权倾一时的国家主席都可以死无葬身之地,这些乡绅在党的眼里又算什么?

他强调,中共一定是“抢”字当头,走到哪里抢到哪里,所以不要对其抱有幻想。在当下经济困难时期,“ 它的‘抢’的DNA,只会越来越显性、越来越强横,不会降低的。”被它抢了钱的人,好运的能捡回条命,倒霉就连命都没了。“打土豪分田地,那些所谓被它打下去的土豪,要跪玻璃、打死、生㓥都很多。”

完整访问请订阅香港大纪元patreon观看视频。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良懋: 中共一以贯之的阴毒之间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煽动告密侵蚀社会
【珍言真语】何良懋: 中共基因之“痞”令国人出丑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是“山沟马列主义”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红二代与习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远见快评】印变种病毒曝细节 欧盟重拳击中共
【新闻看点】G7变G10齐抗共 中共备战抢局?
【财商天下】中国滞胀来了?比经济危机更可怕
【秦鹏直播】传盖茨出轨华人 当事女翻译辟谣
【探索时分】不要和美国开战的五个理由(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