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诠释堕入暴政的过程

人气 648

【大纪元2021年04月20日讯】(JOSHUA CHARLES撰文/大纪元记者凯茜编译)法国人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在他的开创性著作《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的结尾处,提出了一个惊人的预言,即民主体制如何能够轻易地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暴政之中。

近两个世纪后,如果说他的“预言”尚未实现的话,似乎每天都越来越接近实现。

他的“预言”以下面这个振振有词的论断开场:

“我曾在美国我所在的州注意到,一个类似美国模式的民主社会国家,可以异常轻松地为专制主义的建立敞开大门……如果在现今的民主国家建立专制主义,它可能会呈现不同的特点。它会表现的更加广泛和友善。尽管不折磨人,但它却会让人堕落。”

在美国人的思想和言论中,自由是一个很正常的概念,以至于我们的制度可以“异常轻松”地变成暴政,这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托克维尔对此做了诠释。

他描述了一个自古以来从未见过的繁荣和奢华的社会。但与此同时,大量的民众“自暴自弃、不安分地寻找那些填满灵魂的琐碎、庸俗的快乐。每一个人几乎都与其他的人完全隔绝。他只存在于自我当中并且只为自己而存在。”托克维尔预言到。

社会隔绝:打勾。

在这隔绝的一大人群之上,存在着“一种巨大的保护力量,只有它在负责照管这群人的享受和看管着他们的命运”。托克维尔把这种权力(政府)描述为一种反向的父权制。父亲们毕竟还是要“培养男子成为男子汉”,但这个政府“只想让他们(公民)永远处于童年状态”。

缺乏成熟度,更加幼稚:打勾。

你看,这个娱乐的社会,其精神核心已消亡。“这个政府希望公民自我享受,而且前提是他们只考虑享乐。”托克维尔宣称。但这里有个问题:“政府心甘情愿地为他们的幸福而努力,却希望成为他们幸福的唯一提供者和判断者。”这个政府提供甚至预测他们的需求,保障他们的快乐,指导他们的行业。托克维尔用刺耳的话语说,它的最终目的是“让他们完全不屑于思考,也免除生活的烦恼”。

智力低下和肤浅:打勾。

最终的结果是,日常选择的自由日复一日地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因为国家“逐渐去除每个公民原本具有的自主权”。

社会充斥着法律、规则和条例,监管着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即使是雄心勃勃的企业家也难以突破,托克维尔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这张规章制度的网“虽然没有打垮人们的意志,但它却能弱化、扭曲、控制人们的意志。尽管它不暴虐,但它抑制、压抑、榨取、扼杀、消磨了许多努力,最后使国家沦为由政府作为牧羊人的一群胆小而勤劳的动物而已。”

窒息性的经济法规:打勾。

这样的体制似乎与民主的制度背道而驰。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民主原则的本身才催生了这样的体制。“他们从中得到了安慰”,托克维尔观察到这些未来的公民,“他们从被监督中得到了安慰,认为是他们选择了自己的监督者。”换句话说,因为表面上他们通过投票选择了政府,所以他们并不害怕政府侵犯了自己的自由。毕竟(这政府)在他们看来是他们选举制造出来的。

但托克维尔的看法恰恰相反。这样的政府不是人民的制造物,倒是政府逐渐让人民成为它的制造物。政府对人民生活方方面面的管制“逐渐抹杀了他们的思想,削弱了他们的精神”。

结果,人民把自己越来越多选择生活方式的能力下放给了这个体制,他们依赖体制为自己做出决定和供给已远远超越了他们对自己的依赖。

是的,他们保留了投票权。但是,托克维尔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可以说是最有穿透力的发言中指出:

“的确,很难想像,已经完全放弃自治习惯的人,如何能够成功地选择那些管理他们的政府的人。而且没有人会相信,一个自由、充满活力和审慎的政府会从一个仆人国家的投票中脱颖而出。”

换句话说,不能指望一个不再管理自己的个体的民族会明智地选出管理他们的人。他们不再知道什么是自由、良性和明智的决择。因此,保留选票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们所塑造的政府慢慢地但肯定地开始塑造他们。

日常生活对政府空前的依赖:打勾。

很怪异的是,托克维尔预言了煽动政客的兴起,他们会声称“他们所看到的缺陷与国家宪法的关系远远大于与选民的关系”。这不正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情况吗?人民被无休止地奉承,宪法却被不断地糟蹋。

托克维尔所描述的终止点令人不寒而栗:

“执政者的恶习,以及被执政者的无能,很快就会使它走向毁灭,人民厌倦了他们的代表和他们自己,就会建立自由的机构,或者很快就会恢复到对一个主人的俯首称臣。”

这是任何丧失了美德、丧失了对制度的警惕性、他们依附于这个政府却误以为他们控制着这个政府的人们不可避免的结局。

当到了这样的地步时,只剩下两个选择:恢复自由,或者进一步将权力整合到越来越少的人手中——甚至可能是一个人的手中。

我祈祷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但恐怕我们比想像的要近得多了。

约书亚·查尔斯(Joshua Charles)是前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白宫演讲撰稿人,《纽约时报》排名第一的畅销书作家,历史学家、撰稿人/代笔人、以及公开演讲者。他曾担任多部纪录片的历史顾问,并出版了一些书籍,主题从开国元勋到以色列,到信仰在美国历史上的作用,再到《圣经》对人类文明的影响。

约书亚·查尔斯还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2017年出版的《全球性影响圣经》的资深编辑和概念开发者,也是费城信仰与自由探索中心的附属学者。他是Tikvah和Philos研究员,曾在全国各地就历史、政治、信仰和世界观等话题发表演讲。同时他是一位音乐会钢琴家,拥有政府硕士和法律学位。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国际催眠协会副主席:超越时空的永恒智慧的显现
廖祖笙:你在暴政下是怎样的形态?
武王伐纣 留给暴政的判决书
【文史】秦始皇暴政和焚书坑儒被误读千年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奥 中共3黑招反扑
【财商天下】中国业务亏损 华尔街为何加码投资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只排练4小时
【横河观点】疫苗难题 忌讳“Xi”的O变种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