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詮釋墮入暴政的過程

人氣 610

【大紀元2021年04月20日訊】(JOSHUA CHARLES撰文/大紀元記者凱茜編譯)法國人亞歷克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在他的開創性著作《美國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的結尾處,提出了一個驚人的預言,即民主體制如何能夠輕易地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暴政之中。

近兩個世紀後,如果說他的「預言」尚未實現的話,似乎每天都越來越接近實現。

他的「預言」以下面這個振振有詞的論斷開場:

「我曾在美國我所在的州注意到,一個類似美國模式的民主社會國家,可以異常輕鬆地為專制主義的建立敞開大門……如果在現今的民主國家建立專制主義,它可能會呈現不同的特點。它會表現的更加廣泛和友善。儘管不折磨人,但它卻會讓人墮落。」

在美國人的思想和言論中,自由是一個很正常的概念,以至於我們的制度可以「異常輕鬆」地變成暴政,這讓我們感到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呢?托克維爾對此做了詮釋。

他描述了一個自古以來從未見過的繁榮和奢華的社會。但與此同時,大量的民眾「自暴自棄、不安分地尋找那些填滿靈魂的瑣碎、庸俗的快樂。每一個人幾乎都與其他的人完全隔絕。他只存在於自我當中並且只為自己而存在。」托克維爾預言到。

社會隔絕:打勾。

在這隔絕的一大人群之上,存在著「一種巨大的保護力量,只有它在負責照管這群人的享受和看管著他們的命運」。托克維爾把這種權力(政府)描述為一種反向的父權制。父親們畢竟還是要「培養男子成為男子漢」,但這個政府「只想讓他們(公民)永遠處於童年狀態」。

缺乏成熟度,更加幼稚:打勾。

你看,這個娛樂的社會,其精神核心已消亡。「這個政府希望公民自我享受,而且前提是他們只考慮享樂。」托克維爾宣稱。但這裡有個問題:「政府心甘情願地為他們的幸福而努力,卻希望成為他們幸福的唯一提供者和判斷者。」這個政府提供甚至預測他們的需求,保障他們的快樂,指導他們的行業。托克維爾用刺耳的話語說,它的最終目的是「讓他們完全不屑於思考,也免除生活的煩惱」。

智力低下和膚淺:打勾。

最終的結果是,日常選擇的自由日復一日地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因為國家「逐漸去除每個公民原本具有的自主權」。

社會充斥著法律、規則和條例,監管著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即使是雄心勃勃的企業家也難以突破,托克維爾已經預見到了這一點。這張規章制度的網「雖然沒有打垮人們的意志,但它卻能弱化、扭曲、控制人們的意志。儘管它不暴虐,但它抑制、壓抑、榨取、扼殺、消磨了許多努力,最後使國家淪為由政府作為牧羊人的一群膽小而勤勞的動物而已。」

窒息性的經濟法規:打勾。

這樣的體制似乎與民主的制度背道而馳。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民主原則的本身才催生了這樣的體制。「他們從中得到了安慰」,托克維爾觀察到這些未來的公民,「他們從被監督中得到了安慰,認為是他們選擇了自己的監督者。」換句話說,因為表面上他們通過投票選擇了政府,所以他們並不害怕政府侵犯了自己的自由。畢竟(這政府)在他們看來是他們選舉製造出來的。

但托克維爾的看法恰恰相反。這樣的政府不是人民的製造物,倒是政府逐漸讓人民成為它的製造物。政府對人民生活方方面面的管制「逐漸抹殺了他們的思想,削弱了他們的精神」。

結果,人民把自己越來越多選擇生活方式的能力下放給了這個體制,他們依賴體制為自己做出決定和供給已遠遠超越了他們對自己的依賴。

是的,他們保留了投票權。但是,托克維爾在他整個職業生涯中可以說是最有穿透力的發言中指出:

「的確,很難想像,已經完全放棄自治習慣的人,如何能夠成功地選擇那些管理他們的政府的人。而且沒有人會相信,一個自由、充滿活力和審慎的政府會從一個僕人國家的投票中脫穎而出。」

換句話說,不能指望一個不再管理自己的個體的民族會明智地選出管理他們的人。他們不再知道什麼是自由、良性和明智的決擇。因此,保留選票對他們並沒有什麼好處,因為他們所塑造的政府慢慢地但肯定地開始塑造他們。

日常生活對政府空前的依賴:打勾。

很怪異的是,托克維爾預言了煽動政客的興起,他們會聲稱「他們所看到的缺陷與國家憲法的關係遠遠大於與選民的關係」。這不正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情況嗎?人民被無休止地奉承,憲法卻被不斷地糟蹋。

托克維爾所描述的終止點令人不寒而慄:

「執政者的惡習,以及被執政者的無能,很快就會使它走向毀滅,人民厭倦了他們的代表和他們自己,就會建立自由的機構,或者很快就會恢復到對一個主人的俯首稱臣。」

這是任何喪失了美德、喪失了對制度的警惕性、他們依附於這個政府卻誤以為他們控制著這個政府的人們不可避免的結局。

當到了這樣的地步時,只剩下兩個選擇:恢復自由,或者進一步將權力整合到越來越少的人手中——甚至可能是一個人的手中。

我祈禱我們還沒有走到那一步,但恐怕我們比想像的要近得多了。

約書亞·查爾斯(Joshua Charles)是前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的白宮演講撰稿人,《紐約時報》排名第一的暢銷書作家,歷史學家、撰稿人/代筆人、以及公開演講者。他曾擔任多部紀錄片的歷史顧問,並出版了一些書籍,主題從開國元勛到以色列,到信仰在美國歷史上的作用,再到《聖經》對人類文明的影響。

約書亞·查爾斯還是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聖經博物館2017年出版的《全球性影響聖經》的資深編輯和概念開發者,也是費城信仰與自由探索中心的附屬學者。他是Tikvah和Philos研究員,曾在全國各地就歷史、政治、信仰和世界觀等話題發表演講。同時他是一位音樂會鋼琴家,擁有政府碩士和法律學位。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國際催眠協會副主席:超越時空的永恆智慧的顯現
廖祖笙:你在暴政下是怎樣的形態?
武王伐紂 留給暴政的判決書
【文史】秦始皇暴政和焚書坑儒被誤讀千年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新聞看點】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會慌
【遠見快評】巴西轟中共生物戰 布林肯王毅交鋒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秦鵬直播】美中激辯聯合國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