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度:网友揭中共治下的新疆“毫无人权”

人气 726

【大纪元2021年04月05日讯】“你是新疆人吗?你去过新疆吗?你是对新疆有什么研究?你凭什么谈论新疆?!”当人们指责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权,将成千上万的少数民族关进“再教育进集中营”,实施强制洗脑和劳动时,往往会受到不明真相的小粉红和五毛的这类诘问。

显而易见,这类诘问的潜台词是说只有新疆人、去过新疆的人和对新疆有研究的人才有资格谈论新疆。且不说这种逻辑的荒谬,难道不正是一些有良知和勇气的新疆人、去过新疆的人和对新疆有研究的人大量曝光了中共践踏新疆人权的黑幕,让那些新疆之外的人、没有去过新疆以及对新疆没有研究的人得知了真相,从而站出来纷纷谴责中共的罪行吗?!

不说远的,就说几天前,3月30日,推特账号 @Erkin_A发布了一位已获得哈萨克斯坦国籍的少数民族曝光新疆真相的帖文,作者父亲被关进教育营长达一年半后放出。由于至亲仍在新疆未离开中国,作者选择以匿名方式来讲述这段故事。

“我觉得我真的应该把我在新疆见到的说出来,憋不住了。”

这位匿名网友显然很爱自己的父亲,说真的是个好爸爸,也是个很好的丈夫。“但是17年我真的崩溃了,因为我爸爸也被带去‘学习’了。刚开始也说的是3天就出来,但是之后整整一年半后才出来,这期间我去了两次中国(我当时已经有哈国国籍),所以很放心地去了。但是我要求见我爸爸的时候,第一次被拒绝,第二次才同意在社区里跟爸爸视频通话。我印象里爸爸是黑皮肤的,但是视频里他真的很白,是那种惨白。我当时就已经想到了,因为走不出去,所以他基本就没见到过什么太阳,当时已经是爸爸进去半年之后了。跟爸爸视频的时间只有15分钟,我真的说不出话来,几度哽咽心痛,我就一直问他好不好,我该怎么做。整整15分钟,爸爸就回了我一句:等我回家。我不敢在他看着我的时候哭出来,我怕他坚持不下去。视频通话里,我只能看到我爸爸的脸,其他什么都看不到。后来爸爸就说好了,高考加油,就柱着拐杖走了。我才看到他那时是坐在水泥地上。冬天啊那是。通话结束,我被社区工作人员带着签了一张白纸,什么都没写就让我签字,我非常严肃地拒绝了。但是那个工作人员就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内容就一句话:你女儿不配合我们工作,就把电话给我了。我妈在那头说,别挣扎,签字吧。我签了……第二天我就被各种说服回哈国了。”

当局原本说好一年后就放这位网友的爸爸出来,结果一年到了之后却没兑现诺言,将她爸爸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为了探望爸爸。她第二次回到了新疆。她说:“我进到了管理比‘教育中心’松一点的‘教育中心’,那里关着的是各种在去年‘学习’过程中表现良好的学员,他们都有统一的服装,早晨6点起床,食堂清真不清真不分,全靠眼力挑饭,看哪个里没猪肉狗肉,运气好挑到清真的,运气不好,你要是拒绝吃,就被记浪费食物扣分。这个制度是扣到一定分数,就关回原来的那个教育中心。上午学习改编的历史,下午学习各种马克思列宁巴巴的东西,晚上看一小时新闻,完了就睡觉。期间没有任何其它活动,上厕所需报备,生病报备。我爸爸患有糖尿病,而且好多年了,一直吃的是哈国的药,我一直就是以送药的理由回去的。后来好不容易我爸爸出来了,签了各种保密协议,红头文件,从此三代无权干涉中国国政。
就是人生任何一个考点我弟都过不去了,这些我们都妥协了,也没办法不妥协。然后就是半年不让出县城,一年不让出市,两年不让出国,各种各样的限制条令。然后总算出来了,总算是平安的。结果我们一家四口刚团聚第二天晚上,我妈就被带走了!我真的是太恶心中国了。原因是我妈汉语水平不达标必须学习一个月。好在这回真的是一个月,就放我妈回来了,我也去看了我妈。宿舍8个人,就跟学校宿舍差不多,有厕所有浴室。我多少还是紧张焦虑,我都抑郁了那年。好在我妈一个月之后就出来了。我爸妈至今为止都没有告诉我在里面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们出来之后都病了一年多。我想里面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重点是我爸妈至今没能来到哈国,我就怕这回再有什么事会不会再来一波。”

出来自己的父母,这位匿名网友还提到了自家亲戚的遭遇。她说:“我家有个亲戚三胎怀孕了,当时已经是6个月大,丈夫在‘学习’就被社区强制堕胎。他家也很崩溃,因为之前备孕的时候就已经跟社区说好要交超生罚款的,但是还是被强行抓走堕胎了,至此那个嫂嫂就再无生育能力了。后来又听我爸说,里面最高年龄是75岁的维吾尔族爷爷,最小年龄只有16岁,分班,老弱病残孕妇一个班,剩下的人好几十个班,爸妈都被关进去,亲戚都被关进去,小孩在家活活饿死的也有。真是惨无人道了。”

中共自知迫害新疆少数民族的黑幕见不了光,所以还非法强制被迫害者封嘴。这位匿名网友告诉读者:“再后来爸爸被叫去县委签定一个协议,就是根本没发生过这样的事的协议,也就是说我爸妈还有其他人关进去的这段时间就是去外地工作了,后来教育中心的书籍被全部拿去烧掉,焚尸(毁)灭迹。

教育中心变成了职业学院。至于被判刑的人或者在教育期间反抗的人都被带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迄今没有消息。”

帖文最后说: “我真的怕,我认为没有人可以承受骨肉分离,所以我愿意发声,但是请求博主匿名,等有朝一日我能接我家人到这片自由土地的时候会将收集的资料全部上交。我只想说,中国(共)政府化有为无,拒不承认,逼迫自己的国民跪地求饶,为了自己的目标手段残忍恶劣,环环相扣毫无人权可言,真的是伤透了许多其实是挺喜欢中国的人的心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加拿大人入新疆集中营 震惊
中共新疆集中营酷刑室内景视频曝光
遭北京制裁 欧洲议员:中共领导人搬石头砸脚
H&M新疆危机 中共人造愤怒的背后与弱点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学生坠楼扯出案外案 中共统台5部曲
【探索时分】辽宁号出海 海军副参谋长出事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珍言真语】袁弓夷:袭梁珍应是中共610指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