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外相会中东欧4外长 拔桩中共一带一路

人气: 1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5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湾综合报导)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结束G7外长会议后,前往波兰与V4中东欧四国外长会晤,再次表达对中国在东欧影响力的关注。对此,学者表示,在中国“一带一路”进入中东欧之前,日本在此区域投资甚多,中东欧是科技业最佳投资地区,也是进入欧盟的捷径,随着美中贸易战、全球供应链重组,从中国撤出的日本企业到此找寻新出路,台湾也应追随。

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5月3日至5日前往英国伦敦参加“七大工业国集团”(G7)外长会议后,7日转往波兰,会晤波兰、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中东欧四国Visegrad集团(V4)”外长。这是时隔7年日本再与V4举行外长会议,表达对中国在东欧影响力的关注。茂木敏充在会后记者会表示,这次会议谈及中国“海警法”、强行剥夺香港“一国两制”,日本与V4国家一致认为,维持基于法治的自由开放国际秩序很重要,并确立未来各方在经济、科技等领域合作方针。

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主任郑钦模表示,茂木敏充此次访问透露四点讯息。一、“拔桩意味浓厚”,日本在中东欧布局甚早,2015年后逐渐被中国“一带一路”及16+1合作机制取代,但中国企业不遵守基本经贸准则,承诺的投资也多未到位,中东欧国家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也给了日本再度插旗中欧四国的空间。

其次,在全球产业链重组下,2018年美中贸易战,日本奖励企业撤离中国,尤其是高科技产业;中东欧四国人力资源素质高,又是欧盟会员国,是进入欧盟市场桥头堡,对于高科技产业尤具吸引力,日本优先布局后疫情时代的产业投资项目,实属合理。

第三、全球民主国家联盟与专制政权集团对抗的态势逐渐浮现,以美、日、欧盟等民主国家领导的民主联盟,强调普世价值与现有的国际规范,透过经贸、安全、共同价值等各项合作机制,联合盟邦共同对抗中共势力,巩固民主制度。

郑钦模提到,由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7+1合作机制原是“一带一路”进入欧洲的桥头堡,然而,近年来中国承诺的合作鲜少兑现,加上中国战狼外交造成该地区人民反中情绪高涨,尤有甚者,中国在新疆及香港等地的作为,更使这些上个世纪末才摆脱共产极权统治的国家戒慎恐惧,日前立陶宛已宣布退出17+1,“这难保不是第一张骨牌”。

分析:日本经贸施力点 瞄准中东欧

对于日本外相会晤中东欧四国外长, 中国国民党国际事务部副主任兼文传会发言人何志勇认为,日本此次访中东欧“以经济考量为主”。在全球供应链重组、中国“一带一路”竞合、美国暂缓对外经贸合作事务等因素下,日本也想尽办法找到对外经济的新施力点,恢复80年代“日本第一”国际品牌荣景。由于V4国家是日本重要贸易国,日本对波兰投资占第11大,是匈牙利第7大投资国,日本占斯洛伐克外资投资第13大、对捷克则是第7大,因此,日本希望在既有基础下,中东欧成为日本对外经贸再深化区域。

不过,何志勇也表示,若将此行认定为“日本拉欧抗中”战略竞争层次,恐有过度联想之虞,主要原因是,日本战后被卸除武装,无法拥有军队,在和平宪法下,难以依靠战略军事地位与美国、中国平起平坐。其次,中东欧仍有亲中政治势力,政治倾向并非外界单一想像。

何志勇指出,疫情期间拜登政府以国内经济为重,暂不积极推动对外经贸协定,日本或想透过美国退出主导区域经济整合后的“空窗期”,主导供应链体系,恢复“日本第一”荣景。

再加上中国大陆“一带一路”布局,日本也希望在中东欧找到对外经贸施力点,“日本主打高建设品质,值得信赖的贷款与承诺,与中国做出市场区隔”,提供东欧国家有别于中国、更稳定的合作选择。

回到台欧议题,何志勇指出,即使欧洲国家纷纷通过挺台决议文,但“国会决议毫无效力”,欧洲依然遵守“一中原则”。他强调,台湾民众乐见欧洲国家支持台湾,同时也希望这些国家能给出更具体的东西。

何志勇认为,台欧关系除了经贸,更该将强“文化层面”交流。他举例,法国人对中华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台湾在这方面可以发挥”,先拉近台欧文化距离。◇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