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50年来UFO事件 五角大楼开始认真对待

人气 1495

【大纪元2021年05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50多年来,在美国UFO(不明飞行物)一直被视为笑料和伪科学,而UFO爱好者也被看成怪人和疯子。然而在过去的三年里,美国政府克服了这个禁忌,高官们公开承认,他们对不明空中现象感到困惑不解。

2017年12月,《纽约时报》公开发表五角大楼正在秘密研究不明飞行物(UFO)的文章,有关UFO的话题开始热络起来,美国的政治家、军方和情报人员放下顾忌,公开谈论UFO。

5月10日《纽约客》杂志刊出万字长文《五角大楼如何开始认真对待UFO》(How the Pentagon Started Taking UFO Seriously),对美国UFO研究历史的做了一个回溯。文中说,自1947年美国出现UFO热以来,民间就涌现大批的UFO爱好者,但是,在当时冷战的条件下,美国政府的态度是隐瞒、随意解释,淡化UFO所造成的冲击,通过保密和嘲笑,引导公众相信UFO是无稽之谈。独立UFO调查员的研究也受到政府的压制。

但随着大批包括政府内部的UFO爱好者的不断努力,2008年,美国国会秘密拨款2200万美元,用于UFO研究。从2017年开始,UFO问题在政府、媒体、官员中升温,前总统川普2020年12月签署的一项立法,要求国防部与情报部门在180天内完成一份与不明飞行物(UFO)相关的报告,并提交给国会。

这份报告必须提及“已观察到但尚未辨识出的空中物体”,也必须针对由各种情报来源所收集的不明现象资料进行详细的分析,将于2021年6月公布于世,届时有关UFO的一些真相,将会呈现出来。

独立UFO调查员莱斯利‧基恩

《纽约客》这篇深度报告以莱斯利‧基恩(Leslie Kean)为主角,讲述美国整个UFO的故事。基恩出生于纽约的一个政治世家,祖先是第一批移民的清教徒,祖父长期在国会任职,但基恩一直对神秘事件很着迷,直到1999年前,基恩一直是调查记者,做过电台的主持人。

1999年,她在巴黎的一位记者朋友,给她寄来了一份由十几位法国退休将军、科学家和太空专家撰写的长达90页的报告,题为“UFO与防卫:我们必须为自己做什么准备?”(UFO and Defense: For What Must We Prepare Ourselves?”)。

报告中分析了许多UFO档案、雷达和照片证据、飞行员们在近距离观察到的UFO等,UFO违背了物理定律,“很容易达到超音速,但没有音爆”,“电磁效应干扰了附近的无线电或电气设备的运行。”通过排除法,报告认为“外星人假说”是最合理的解释。

基恩在电台工作多年,报导了世界上发生的恐怖、不公正和压迫事件,为无声者呐喊。当她读了法国报告中大量奇特事件后,仿佛一下子超越了令人沮丧的现实,瞥见了一个迷人的宇宙。

UFO
UFO示意图。(Shutterstock)

美国最初的UFO争论

人们普遍认为,现代UFO时代始于1947年6月24日,当时一位名叫肯尼思‧阿诺德(Kenneth A. Arnold)的飞行员在驾驶CallAir A-2时,看到了一个由九个上下跃动的发光体,像“飞碟在水面上跳过”,以两到三倍的音速移动。

到1947年底,美国至少有850起类似的目击事件被报导。但与此同时,科学家则断言飞碟不存在,因为“它们不可能存在”,大量的目击报告归因于“轻度气象过敏”和“被集体催眠”。

在美国政府内部,曾引发了一场深刻的分裂。到1947年9月,收到的目击报告已经多到令空军无法忽视。当月,内森‧F‧特温宁中将(Nathan F. Twining)在一份机密公报中建议军队指挥官,“报告的现象是真实的,而不是幻觉或虚构”,在当时的情况下,出现了一种担忧,即苏联是否取得了难以想像的技术突破。

根据一份备忘录,有整整20%的UFO报告无法用常识解释,而另一方面,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来证明,如坠毁的飞碟残骸等等。

无法解释的UFO事件仍然不断发生,1948年,在阿诺德目击事件发生大约一年后,东方航空公司的道格拉斯DC-3飞机上的两名飞行员看到一个巨大的雪茄状光线,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飞来,然后不可思议地突然转向,消失在晴空之中。第二架飞机上的一名飞行员和地面上的一些目击者说法一致。这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UFO:两名飞行员描述说,当它飞过时,看到了一排窗户。

1952年7月,一支UFO编队入侵白宫上空,飞行员和雷达都发现了飞行物,随后军方出动喷气式飞机拦截。空军情报总监约翰‧桑福德(John Samford)少将,召开了二战结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他提到“有一定比例的目击报告,是由可靠的观察者提出的”。

1953年1月,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召集了一个专家咨询小组,由加州理工学院的数学物理学家霍华德‧P‧罗伯逊(Howard P. Robertson)领导。但在当时的冷战环境下,小组更多的关注是入侵美国领空的国家安全问题。

为了阻止大量的报告,罗伯逊小组建议“国家安全机构立即采取措施,剥夺不明飞行物被赋予的特殊地位和神秘光环”。他还建议对民间UFO团体进行渗透和监控,并争取媒体参与揭穿UFO的工作。这场运动在1966年的电视特别节目中达到高潮,“UFO:朋友、敌人还是幻想?”在节目中,CBS主播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耐心地将UFO归入第三类。

并非所有军方成员都对这一立场感到满意。中情局第一任局长罗斯科‧希伦科特(Roscoe Hillenkoetter)告诉《纽约时报》记者:“在幕后,空军高级官员对UFO的关注是清醒的,但官方通过保密和嘲笑,许多公民被引导相信这些不明飞行物是无稽之谈。”

幽浮示意图。(pixabay)

“蓝皮书计划”和“康顿报告”给UFO泼两桶冷水

美国政府为UFO为这些目击报告创建了一个资料库,称为“蓝皮书计划”(Project Blue Book),在俄亥俄州莱特‧帕特森空军基地(Wright-Patterson Air Force Base)运作,“蓝皮书计划”不受重视,资金匮乏,由总想跳槽的低级别官员管理。俄亥俄州的天文学家艾伦‧海尼克(J.Allen Hynek)是唯一的科学家。

起初,海尼克采取了一种“常识性”的方法辨别,认为95%的所谓UFO是不常见的云、气象气球、大气温度反转等。发光的球体可归因于金星,无声的三角形可能与机密军事技术有关,U­2间谍飞机和SR­71黑鸟经常被报导为UFO。但剩下的5%,尽管政府尽了最大努力,也无法完全解释。而海尼克惊讶的发现,那些看到UFO的人,他们不是怪人、骗子和“UFO迷”,更有可能是可敬的、不知所措的公民。

从1966年3月14日开始,密歇根州德克斯特(Dexter)及其周边地区的一百多名目击者报告说,在低空看到大型足球形状发光物体,海尼克发现这个社区处于“近乎歇斯底里”的状态。在3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为了避免恐慌,海尼克将一些景象归结为月亮和星星,另一些则归结为腐烂的植物的自燃,或“沼气”。密歇根州人将此视为一种侮辱。此后“沼气”(Swamp gas)成了常用的隐喻,指的是政府高人一等的糊弄。

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是密歇根州大急流城人,当时是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他呼吁举行国会听证会,“因为他坚信,美国公众应该得到比空军提供的更好的解释。”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证词中,海尼克建议成立一个独立机构来评估“蓝皮书计划”,并最终解决UFO的合法性问题。17年来,蓝皮书审查了大约12,000个案件,其中701个案件仍然没有得到解释。

1966年底,科罗拉多大学的物理学家爱德华‧U‧康顿(Edward U. Condon)获得了30万美元来进行UFO研究,该项目内部意见不一,有研究者认为,真正公正的方法,是承认UFO可能存在的事实。但在当时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主要对UFO信徒的心理和社会环境感兴趣,换句话说,目击事件应该被理解为冷战时期对技术的焦虑或心理矛盾。

长达一千多页的“不明飞行物的科学研究”(Scientific Studyof 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或称为“康顿报告”,于1968年秋末完成。在被选为审查的91个蓝皮书案例中,有30个仍然是谜团。

康顿在研究完成之前,就宣布UFO是不折不扣的胡言乱语(unmitigated bunk),他撰写了报告的摘要和“结论和建议”部分。他说:“仔细考虑我们现有的记录,我们得出结论,进一步广泛研究UFO不合理,不能期望我们的科学会因此得到进步。”

1972年,海尼克出版了《不明飞行物经验:科学探究》(The UFO Experience: A Scientific Enquiry),对蓝皮书和“康顿报告”提出严厉批评,这本书也是UFO系统研究的蓝图。他写道:蓝皮书的任务不是试图解释UFO,而是要把它们解释掉。康顿报告甚至更糟,重点是否定任何外星飞船的猜想。

“康顿报告”使得科学家和官员对UFO嗤之以鼻,媒体则嘲笑UFO或将其归为科幻小说。最初由官方调查、国会听证会、新闻发布会、独立的科学研究、强大的公民团体、畅销书和杂志封面故事所组成的UFO“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海尼克成立了一个独立的组织来继续他的研究,但他直到去世,也没有改变公众舆论的方向。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对在该国军事基地上空飞行的UFO进行研究。美国国防部今年4月公布了3段经证明属实的观测影片。(美国国防部)

基恩研究受阻

基恩在研究方法认同了海尼克,她选择研究蓝皮书中“真正的好案例”,比如目击者是飞行员等专业人士,有多个证人,有照片或雷达轨迹证实,已经排除了其它解释等等。

其中的一个例子是,1976年,伊朗空军中队指挥官帕尔维兹‧贾法里(Parviz Jafari)少校,被派往德黑兰外靠近苏联边境的地方,乘坐F­4喷气机拦截一个发光的“钻石”。当他接近该物体时,它“闪烁着强烈的红、绿、橙和蓝光,如此明亮,以至于我无法看到它的轮廓。”他发现自己的武器和无线电通讯被干扰。

2002年,基恩与NBC科幻频道(现在的Syfy)合作,“努力寻求关于一个有据可查的UFO案件的政府新录”。

基恩选择了1965年12月9日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凯克斯堡(Kecksburg)的一个事件,据称有一个大众甲壳虫汽车大小的物体从空中飞过。据多名目击者称,这个橡树果形的大块头,被一辆平板卡车从树林中移走,有军人持枪守护。

基恩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of Information Act)申请查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档案,包括一些从现场取回UFO碎片的信息。在上诉无果后,基恩对NASA提起诉讼。同样对UFO感兴趣的克林顿总统的前幕僚长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公开支持该诉讼,此案拖了四年,基恩赢得和解,但收到的是数百份无关的文件。

正如基恩所发现的,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偏执和阻挠,继续困扰着UFO问题。2006年11月7日下午4点左右,人们看到一个旋转的、金属外观的圆盘,悬浮在芝加哥奥黑尔机场C17登机口上方约1900英尺处。该物体盘旋了几分钟,然后倾斜加速,并在云层中留下一个几乎完美的圆圈。

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声称,这是“打洞云”,一种卷积云或高积云被打上一个圆形缺口,偶尔会在低于冰点的温度下出现。但气象学家认为,那天的气温太高,不可能出现打洞云。

这一事件引发了基恩的愤慨。正如她在书中所说:“那些知道奥黑尔真相的人,会继续不信任我们的政府,政府再次表明,它将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处理UFO事件。”

基恩转而在国外类似案件,并没有等太久。2007年4月23日星期一,一架载有18名乘客的英国飞机从南安普敦出发,前往英吉利海峡中的奥尔德尼岛(Alderney)。机长雷‧鲍耶(Ray Bowyer)已有十八年之久的飞行记录。在过去的十年中,他已经飞过英吉利海峡超过一千次了。

下午2点06分,鲍耶抬头发现正前方有一道闪亮的黄光。鲍耶伸手去拿他的双筒望远镜,在放大十倍的情况下,黄色的光芒呈现出一个有形物体的轮廓。它有一个长长的、薄薄的、雪茄状的形状,边缘锋利,末端尖锐,从侧面看就像一个车轮。它是静止的,散发着“难以描述”的光芒,但他“能够看着这神奇的光芒而没有感到不适。”坐在鲍耶身后的乘客也看到了“阳光色”的物体。

3周后,英国国防部公布了文件,其中包括附近岛屿的一名空中交通管制员提供的确凿的雷达数据,以及附近的另一名商业飞行员的声明,他从不同的方向看到了这些物体。

10个月后,著名的UFO怀疑论者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e)与三位合作者一起发表了一份审计报告,这份报告是在几十位领域专家、气象学家、海洋学家、港务局局长以及法国各研究所和英国各政府部门联合起草的,报告最终提出了16种普遍的假设,按可信度排列。基本上排除了诸如太阳狗和透镜云这样的大气畸变,以及一种极为罕见的、鲜为人知的地震学现象,即“地震光”,报告的结论是:总之,我们无法令人满意地解释UAP(不明飞行现象)目击事件。

至今为止,科学家在地球上已找到众多证据,不仅记录外星人在地球居住过,也记录人类文明被毁灭。图为UFO构想图。(Fotolia)

一次无果而终的尝试

2011年6月,波德斯塔邀请基恩在他创立的智囊团―美国进步中心(the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做了一次秘密演讲。

基恩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位物理学家和外国军方人士站在一起,基恩告诉听众―那些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五角大楼和交通部的官员,以及国会工作人员和退休的情报官员,面临的挑战是“消除五十年来对UAP作为民间传说和伪科学的强化说法。”

波德斯塔说,“来的不是一群看起来像去参加‘星球大战’纪念品大会的人,而是来自国家安全领域的严肃人士,他们想知道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的答案。”

他说,活动结束后不久,一位民主党参议员邀请他参加会议。“我以为会是关于食品券和减税之类的问题,结果门一关,他说,‘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但我对UFO真的很感兴趣,我知道你也是。所以你都知道些什么?’”

2014年8月,基恩访问白宫西翼(West Wing),再次与波德斯塔会面,他当时是奥巴马总统的顾问。她降低要求,提议在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指定一个人处理UFO问题。但这件事情没有结果。

研究UFO 国会秘密拨款2200万美元

《纽约客》介绍的另一个独立UFO调查员是罗伯特‧毕格罗(Robert Bigelow),1947年,当毕格罗三岁时,他的祖父母在拉斯维加斯西北部的山区,被一个发光体撞出了公路,这让毕格罗一生对UFO充满了好奇心。后来他投资房地产发了财,成立了一家私人航空航天研究公司公司(Bigelow Aerospace)。1995年,又成立了国家发现科学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Discovery Science),专门研究超自然的神秘现象。

其时在美国犹他州有一处牧场,名叫“剥皮行者牧场”(Skinwalker Ranch),经常发生灵异事件,成为UFO研究爱好者的圣地,毕格罗花了20万美金买下牧场,组织了一个科技团队,长期进驻牧场轮班警戒并研究。

2007年,毕格罗收到了一封来自国防情报局一位高级官员的信,称对“剥皮行者牧场”感到好奇。毕格罗找到了他的一位老朋友,当时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两个人对UFO有共同的兴趣。

里德联系到了两名参议员,泰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和丹尼尔‧井上(Daniel Inouye),在2008年的补充拨款法案中,为一个“先进航空威胁识别项目”(Advanced Aerospace Threat Identification Program)预留了2200万美元的所谓“黑钱”。

但五角大楼对此并不热心,这份“先进航空威胁识别项目”合同被毕格罗赢得了,他找到一起工作过的同一批超自然现象调查员,深入研究了一些UFO事件,包括后来被称为“尼米兹遭遇UFO”的事件。

2004年11月,尼米兹航母打击群进入加利福尼亚海岸附近水域进行训练,当时一艘“普林斯顿”号的舰艇上的先进SPY‧1雷达,记录了一些奇怪的物体,经过大约一周的雷达观察,指挥官大卫‧弗拉弗(David Fravor)被派去执行拦截任务。当他接近该地点时,他往下看,看到有一个翻滚的浅滩,在上面盘旋的是一个白色的椭圆形物体,类似于一个大号的滴答糖(Tic Tac)。估计约有40英尺长,没有机翼,没有可见的推进器,像一个乒乓球一样弹来弹去。另外两名飞行员,一名坐在他身后,一名在附近的飞机上,也给出了类似的说法。

弗拉弗下降追赶该物体,对方做出了反应,突然高速离开了。弗拉弗返回尼米兹号后,另一名飞行员查德‧安德伍德(Chad Underwood)被派去用更先进的感应设备进行追踪。他的飞机瞄准吊舱记录了该物体的视频,这段被称为“flir1”(前视红外雷达1)的视频,在1分16秒的时间里,一个模糊的灰白色小点出现,在最后几秒钟,这个小点似乎摆脱了雷达的锁定,迅速离开。

哈里-里德(Harry Reid)(Alex Wong/Getty Images 2007-5-10)

《纽约时报》报导UFO升温

2017年10月4日,在前国防部负责情报的副助理部长克里斯托弗‧K‧梅隆(Christopher K. Mellon)的授意下,基恩被叫到五角大楼附近一家高档酒店的酒吧参加一个秘密会议。基恩在这里结识一个结实的、粗脖子的、有纹身的、留着山羊胡的男人,他叫路易斯‧埃利桑多(Luis Elizondo)。前一天是他在五角大楼工作的最后一天。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基恩被带去看了一些文件,这些文件证明了自1970年蓝皮书计划结束以来,政府对UFO的首次调查情况。让基恩想不到的是,她花了多年时间游说的项目,一直存在着。

埃利桑多宣布,他们“计划提供美国政府系统从未公开过的镜头——不是模糊的业余照片,而是真实的数据和视频。”

基恩被告知,如果她能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一篇报导,她就能得到这些视频以及监管链文件。基恩于是打电话给老朋友拉尔夫‧布卢门撒尔(Ralph Blumenthal),一位《纽约时报》的前工作人员,正在为哈佛大学精神病学家和外星人绑架问题研究者约翰‧麦克(John Mack)写传记。

布卢门撒尔给该报的执行编辑迪安‧巴奎特(Dean Baquet)发电子邮件,说他们想提供“一个耸人听闻、高度机密的时间敏感故事”,其中一位“上个月突然辞职的美国高级情报官员”,决定揭露“一个长期被视为神话、但现在得到证实的深度秘密计划”。在与华盛顿特区分社协调后,《纽约时报》同意了。该报指派一名资深的五角大楼记者海伦‧库珀(Helene Cooper),与基恩和布卢门塔尔一起工作。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他们的报导:“发光的光环和‘黑钱’:五角大楼的神秘UFO计划”(glowing auras and ‘blackmoney’: thepentagon’smysteriousu.f.o. program)出现在网上,第二天被刊登在头版。这篇报导引用了两段视频,包括“前视红外雷达1”(flir1)。文中引述参议员里德的话:“我不为推动这件事感到尴尬、羞愧或遗憾。”“我认为它是我在国会任职时做的好事之一,我做了一件之前没人做过的事。”

五角大楼证实,该项目曾经存在,但表示它已于2012年关闭。但埃利桑多声称,在没有专项资金的情况下,该计划一直在继续。

《纽约时报》的文章吸引了数百万读者。基恩几乎立即注意到了一种变化。当人们在晚宴上问她做什么工作时,他们不再对她的回答嗤之以鼻,而是全神贯注。

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空拍图。(AFP via Getty Images)

政府改变 高官纷纷表态

《纽约时报》文章发表后的一个月内,五角大楼的UAP(不明飞行物研究)部门升级,由一位级别相当于二星将军的文职情报官员掌管。

埃利桑多认为,与两三年前的情况相比,UAP问题现在得到了非常认真的对待。埃利桑多说,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在2018年8月通过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的机密附件中加入了一段话,要求五角大楼继续进行调查UFO。

2019年4月,海军修订了针对飞行员的官方准则,鼓励他们报告UAP事件,而不必担心受到蔑视或指责。6月,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承认,他曾被告知UAP事件。9月,海军发言人宣布,“flir1”视频以及2015年在东海岸附近看到的两段视频显示,“不明空中现象侵入我们的军事训练场”。

目前大多数UFO的照片和视频仍然模糊不清,但埃利桑多暗示,美国政府拥有清晰的UFO视觉文件。

2020年6月,参议员卢比奥在“2021年情报授权法案”中,要求国家情报局局长与国防部长一起,制作一份对不明飞行现象数据和情报的详细分析报告,让他们在180天内完成。前总统川普去年12月签署的这项立法。

尽管如此,埃利桑多表示,“直到2020年8月,这一努力才真正成为现实。”当月,国防部副部长戴维‧诺奎斯特(David Norquist)公开宣布了不明飞行现象工作组的存在,其报告预计将在2021年6月提交。
2021年5月,前总统奥巴马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晚间秀》中接受采访时说,美国军方飞行员和卫星已经在美国领空捕获了无法识别的物体,“我们无法解释它们的运动方式和轨迹。”“它们没有一种容易解释的模式。因此,我认为人们仍然认真地尝试调查并弄清楚那是什么。”

白宫5月25日也表示,国家情报局总监(DNI)办公室正在对一份有关不明飞行物(UFO)的报告努力工作,这项工作得到了总统拜登的支持。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白宫:拜登支持情报机构调查UFO现象
最新视频:九个UFO团团围住美军战舰
美战舰被一群UFO围住 国防部确认视频真实
美媒:FDA拟批准混合搭配注射疫苗加强剂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六中会期敲定 江派被摆平?
【远见快评】欧金中自杀疑云重重 中共担忧什么
【秦鹏直播】“玻璃心”被封 禁忌话题海外暴红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藏玄机
【探索时分】航空母舰出云号 日本的航母之路
【军事热点】美加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宣示坚定承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