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50年來UFO事件 五角大樓開始認真對待

人氣 1506

【大紀元2021年05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50多年來,在美國UFO(不明飛行物)一直被視為笑料和偽科學,而UFO愛好者也被看成怪人和瘋子。然而在過去的三年裡,美國政府克服了這個禁忌,高官們公開承認,他們對不明空中現象感到困惑不解。

2017年12月,《紐約時報》公開發表五角大樓正在祕密研究不明飛行物(UFO)的文章,有關UFO的話題開始熱絡起來,美國的政治家、軍方和情報人員放下顧忌,公開談論UFO。

5月10日《紐約客》雜誌刊出萬字長文《五角大樓如何開始認真對待UFO》(How the Pentagon Started Taking UFO Seriously),對美國UFO研究歷史的做了一個回溯。文中說,自1947年美國出現UFO熱以來,民間就湧現大批的UFO愛好者,但是,在當時冷戰的條件下,美國政府的態度是隱瞞、隨意解釋,淡化UFO所造成的衝擊,通過保密和嘲笑,引導公眾相信UFO是無稽之談。獨立UFO調查員的研究也受到政府的壓制。

但隨著大批包括政府內部的UFO愛好者的不斷努力,2008年,美國國會祕密撥款2200萬美元,用於UFO研究。從2017年開始,UFO問題在政府、媒體、官員中升溫,前總統川普2020年12月簽署的一項立法,要求國防部與情報部門在180天內完成一份與不明飛行物(UFO)相關的報告,並提交給國會。

這份報告必須提及「已觀察到但尚未辨識出的空中物體」,也必須針對由各種情報來源所收集的不明現象資料進行詳細的分析,將於2021年6月公布於世,屆時有關UFO的一些真相,將會呈現出來。

獨立UFO調查員萊斯利‧基恩

《紐約客》這篇深度報告以萊斯利‧基恩(Leslie Kean)為主角,講述美國整個UFO的故事。基恩出生於紐約的一個政治世家,祖先是第一批移民的清教徒,祖父長期在國會任職,但基恩一直對神祕事件很著迷,直到1999年前,基恩一直是調查記者,做過電台的主持人。

1999年,她在巴黎的一位記者朋友,給她寄來了一份由十幾位法國退休將軍、科學家和太空專家撰寫的長達90頁的報告,題為「UFO與防衛:我們必須為自己做什麼準備?」(UFO and Defense: For What Must We Prepare Ourselves?」)。

報告中分析了許多UFO檔案、雷達和照片證據、飛行員們在近距離觀察到的UFO等,UFO違背了物理定律,「很容易達到超音速,但沒有音爆」,「電磁效應干擾了附近的無線電或電氣設備的運行。」通過排除法,報告認為「外星人假說」是最合理的解釋。

基恩在電台工作多年,報導了世界上發生的恐怖、不公正和壓迫事件,為無聲者吶喊。當她讀了法國報告中大量奇特事件後,彷彿一下子超越了令人沮喪的現實,瞥見了一個迷人的宇宙。

UFO
UFO示意圖。(Shutterstock)

美國最初的UFO爭論

人們普遍認為,現代UFO時代始於1947年6月24日,當時一位名叫肯尼思‧阿諾德(Kenneth A. Arnold)的飛行員在駕駛CallAir A-2時,看到了一個由九個上下躍動的發光體,像「飛碟在水面上跳過」,以兩到三倍的音速移動。

到1947年底,美國至少有850起類似的目擊事件被報導。但與此同時,科學家則斷言飛碟不存在,因為「它們不可能存在」,大量的目擊報告歸因於「輕度氣象過敏」和「被集體催眠」。

在美國政府內部,曾引發了一場深刻的分裂。到1947年9月,收到的目擊報告已經多到令空軍無法忽視。當月,內森‧F‧特溫寧中將(Nathan F. Twining)在一份機密公報中建議軍隊指揮官,「報告的現象是真實的,而不是幻覺或虛構」,在當時的情況下,出現了一種擔憂,即蘇聯是否取得了難以想像的技術突破。

根據一份備忘錄,有整整20%的UFO報告無法用常識解釋,而另一方面,沒有決定性的證據來證明,如墜毀的飛碟殘骸等等。

無法解釋的UFO事件仍然不斷發生,1948年,在阿諾德目擊事件發生大約一年後,東方航空公司的道格拉斯DC-3飛機上的兩名飛行員看到一個巨大的雪茄狀光線,以極快的速度向他們飛來,然後不可思議地突然轉向,消失在晴空之中。第二架飛機上的一名飛行員和地面上的一些目擊者說法一致。這是第一次近距離觀察UFO:兩名飛行員描述說,當它飛過時,看到了一排窗戶。

1952年7月,一支UFO編隊入侵白宮上空,飛行員和雷達都發現了飛行物,隨後軍方出動噴氣式飛機攔截。空軍情報總監約翰‧桑福德(John Samford)少將,召開了二戰結束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他提到「有一定比例的目擊報告,是由可靠的觀察者提出的」。

1953年1月,美國中央情報局祕密召集了一個專家諮詢小組,由加州理工學院的數學物理學家霍華德‧P‧羅伯遜(Howard P. Robertson)領導。但在當時的冷戰環境下,小組更多的關注是入侵美國領空的國家安全問題。

為了阻止大量的報告,羅伯遜小組建議「國家安全機構立即採取措施,剝奪不明飛行物被賦予的特殊地位和神祕光環」。他還建議對民間UFO團體進行滲透和監控,並爭取媒體參與揭穿UFO的工作。這場運動在1966年的電視特別節目中達到高潮,「UFO:朋友、敵人還是幻想?」在節目中,CBS主播沃爾特‧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耐心地將UFO歸入第三類。

並非所有軍方成員都對這一立場感到滿意。中情局第一任局長羅斯科‧希倫科特(Roscoe Hillenkoetter)告訴《紐約時報》記者:「在幕後,空軍高級官員對UFO的關注是清醒的,但官方通過保密和嘲笑,許多公民被引導相信這些不明飛行物是無稽之談。」

幽浮示意圖。(pixabay)

「藍皮書計劃」和「康頓報告」給UFO潑兩桶冷水

美國政府為UFO為這些目擊報告創建了一個資料庫,稱為「藍皮書計劃」(Project Blue Book),在俄亥俄州萊特‧帕特森空軍基地(Wright-Patterson Air Force Base)運作,「藍皮書計劃」不受重視,資金匱乏,由總想跳槽的低級別官員管理。俄亥俄州的天文學家艾倫‧海尼克(J.Allen Hynek)是唯一的科學家。

起初,海尼克採取了一種「常識性」的方法辨別,認為95%的所謂UFO是不常見的雲、氣象氣球、大氣溫度反轉等。發光的球體可歸因於金星,無聲的三角形可能與機密軍事技術有關,U­2間諜飛機和SR­71黑鳥經常被報導為UFO。但剩下的5%,儘管政府盡了最大努力,也無法完全解釋。而海尼克驚訝的發現,那些看到UFO的人,他們不是怪人、騙子和「UFO迷」,更有可能是可敬的、不知所措的公民。

從1966年3月14日開始,密歇根州德克斯特(Dexter)及其周邊地區的一百多名目擊者報告說,在低空看到大型足球形狀發光物體,海尼克發現這個社區處於「近乎歇斯底里」的狀態。在3月2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為了避免恐慌,海尼克將一些景象歸結為月亮和星星,另一些則歸結為腐爛的植物的自燃,或「沼氣」。密歇根州人將此視為一種侮辱。此後「沼氣」(Swamp gas)成了常用的隱喻,指的是政府高人一等的糊弄。

傑拉爾德‧福特(Gerald Ford)是密歇根州大急流城人,當時是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他呼籲舉行國會聽證會,「因為他堅信,美國公眾應該得到比空軍提供的更好的解釋。」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證詞中,海尼克建議成立一個獨立機構來評估「藍皮書計劃」,並最終解決UFO的合法性問題。17年來,藍皮書審查了大約12,000個案件,其中701個案件仍然沒有得到解釋。

1966年底,科羅拉多大學的物理學家愛德華‧U‧康頓(Edward U. Condon)獲得了30萬美元來進行UFO研究,該項目內部意見不一,有研究者認為,真正公正的方法,是承認UFO可能存在的事實。但在當時幾乎是不可能的,他們主要對UFO信徒的心理和社會環境感興趣,換句話說,目擊事件應該被理解為冷戰時期對技術的焦慮或心理矛盾。

長達一千多頁的「不明飛行物的科學研究」(Scientific Studyof 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或稱為「康頓報告」,於1968年秋末完成。在被選為審查的91個藍皮書案例中,有30個仍然是謎團。

康頓在研究完成之前,就宣布UFO是不折不扣的胡言亂語(unmitigated bunk),他撰寫了報告的摘要和「結論和建議」部分。他說:「仔細考慮我們現有的記錄,我們得出結論,進一步廣泛研究UFO不合理,不能期望我們的科學會因此得到進步。」

1972年,海尼克出版了《不明飛行物經驗:科學探究》(The UFO Experience: A Scientific Enquiry),對藍皮書和「康頓報告」提出嚴厲批評,這本書也是UFO系統研究的藍圖。他寫道:藍皮書的任務不是試圖解釋UFO,而是要把它們解釋掉。康頓報告甚至更糟,重點是否定任何外星飛船的猜想。

「康頓報告」使得科學家和官員對UFO嗤之以鼻,媒體則嘲笑UFO或將其歸為科幻小說。最初由官方調查、國會聽證會、新聞發布會、獨立的科學研究、強大的公民團體、暢銷書和雜誌封面故事所組成的UFO「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海尼克成立了一個獨立的組織來繼續他的研究,但他直到去世,也沒有改變公眾輿論的方向。

長期以來,美國政府一直對在該國軍事基地上空飛行的UFO進行研究。美國國防部今年4月公布了3段經證明屬實的觀測影片。(美國國防部)

基恩研究受阻

基恩在研究方法認同了海尼克,她選擇研究藍皮書中「真正的好案例」,比如目擊者是飛行員等專業人士,有多個證人,有照片或雷達軌跡證實,已經排除了其它解釋等等。

其中的一個例子是,1976年,伊朗空軍中隊指揮官帕爾維茲‧賈法里(Parviz Jafari)少校,被派往德黑蘭外靠近蘇聯邊境的地方,乘坐F­4噴氣機攔截一個發光的「鑽石」。當他接近該物體時,它「閃爍著強烈的紅、綠、橙和藍光,如此明亮,以至於我無法看到它的輪廓。」他發現自己的武器和無線電通訊被干擾。

2002年,基恩與NBC科幻頻道(現在的Syfy)合作,「努力尋求關於一個有據可查的UFO案件的政府新錄」。

基恩選擇了1965年12月9日發生在賓夕法尼亞州凱克斯堡(Kecksburg)的一個事件,據稱有一個大眾甲殼蟲汽車大小的物體從空中飛過。據多名目擊者稱,這個橡樹果形的大塊頭,被一輛平板卡車從樹林中移走,有軍人持槍守護。

基恩根據《信息自由法》(Freedomof Information Act)申請查閱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檔案,包括一些從現場取回UFO碎片的信息。在上訴無果後,基恩對NASA提起訴訟。同樣對UFO感興趣的克林頓總統的前幕僚長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公開支持該訴訟,此案拖了四年,基恩贏得和解,但收到的是數百份無關的文件。

正如基恩所發現的,冷戰時期遺留下來的偏執和阻撓,繼續困擾著UFO問題。2006年11月7日下午4點左右,人們看到一個旋轉的、金屬外觀的圓盤,懸浮在芝加哥奧黑爾機場C17登機口上方約1900英尺處。該物體盤旋了幾分鐘,然後傾斜加速,並在雲層中留下一個幾乎完美的圓圈。

美國聯邦航空局(FAA)聲稱,這是「打洞雲」,一種捲積雲或高積雲被打上一個圓形缺口,偶爾會在低於冰點的溫度下出現。但氣象學家認為,那天的氣溫太高,不可能出現打洞雲。

這一事件引發了基恩的憤慨。正如她在書中所說:「那些知道奧黑爾真相的人,會繼續不信任我們的政府,政府再次表明,它將不惜一切代價避免處理UFO事件。」

基恩轉而在國外類似案件,並沒有等太久。2007年4月23日星期一,一架載有18名乘客的英國飛機從南安普敦出發,前往英吉利海峽中的奧爾德尼島(Alderney)。機長雷‧鮑耶(Ray Bowyer)已有十八年之久的飛行記錄。在過去的十年中,他已經飛過英吉利海峽超過一千次了。

下午2點06分,鮑耶抬頭發現正前方有一道閃亮的黃光。鮑耶伸手去拿他的雙筒望遠鏡,在放大十倍的情況下,黃色的光芒呈現出一個有形物體的輪廓。它有一個長長的、薄薄的、雪茄狀的形狀,邊緣鋒利,末端尖銳,從側面看就像一個車輪。它是靜止的,散發著「難以描述」的光芒,但他「能夠看著這神奇的光芒而沒有感到不適。」坐在鮑耶身後的乘客也看到了「陽光色」的物體。

3週後,英國國防部公布了文件,其中包括附近島嶼的一名空中交通管制員提供的確鑿的雷達數據,以及附近的另一名商業飛行員的聲明,他從不同的方向看到了這些物體。

10個月後,著名的UFO懷疑論者大衛‧克拉克(David Clarke)與三位合作者一起發表了一份審計報告,這份報告是在幾十位領域專家、氣象學家、海洋學家、港務局局長以及法國各研究所和英國各政府部門聯合起草的,報告最終提出了16種普遍的假設,按可信度排列。基本上排除了諸如太陽狗和透鏡雲這樣的大氣畸變,以及一種極為罕見的、鮮為人知的地震學現象,即「地震光」,報告的結論是:總之,我們無法令人滿意地解釋UAP(不明飛行現象)目擊事件。

至今為止,科學家在地球上已找到眾多證據,不僅記錄外星人在地球居住過,也記錄人類文明被毀滅。圖為UFO構想圖。(Fotolia)

一次無果而終的嘗試

2011年6月,波德斯塔邀請基恩在他創立的智囊團―美國進步中心(the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做了一次祕密演講。

基恩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一位物理學家和外國軍方人士站在一起,基恩告訴聽眾―那些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五角大樓和交通部的官員,以及國會工作人員和退休的情報官員,面臨的挑戰是「消除五十年來對UAP作為民間傳說和偽科學的強化說法。」

波德斯塔說,「來的不是一群看起來像去參加『星球大戰』紀念品大會的人,而是來自國家安全領域的嚴肅人士,他們想知道這些無法解釋的現象的答案。」

他說,活動結束後不久,一位民主黨參議員邀請他參加會議。「我以為會是關於食品券和減稅之類的問題,結果門一關,他說,『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個,但我對UFO真的很感興趣,我知道你也是。所以你都知道些什麼?』」

2014年8月,基恩訪問白宮西翼(West Wing),再次與波德斯塔會面,他當時是奧巴馬總統的顧問。她降低要求,提議在科學和技術政策辦公室,指定一個人處理UFO問題。但這件事情沒有結果。

研究UFO 國會祕密撥款2200萬美元

《紐約客》介紹的另一個獨立UFO調查員是羅伯特‧畢格羅(Robert Bigelow),1947年,當畢格羅三歲時,他的祖父母在拉斯維加斯西北部的山區,被一個發光體撞出了公路,這讓畢格羅一生對UFO充滿了好奇心。後來他投資房地產發了財,成立了一家私人航空航天研究公司公司(Bigelow Aerospace)。1995年,又成立了國家發現科學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Discovery Science),專門研究超自然的神祕現象。

其時在美國猶他州有一處牧場,名叫「剝皮行者牧場」(Skinwalker Ranch),經常發生靈異事件,成為UFO研究愛好者的聖地,畢格羅花了20萬美金買下牧場,組織了一個科技團隊,長期進駐牧場輪班警戒並研究。

2007年,畢格羅收到了一封來自國防情報局一位高級官員的信,稱對「剝皮行者牧場」感到好奇。畢格羅找到了他的一位老朋友,當時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兩個人對UFO有共同的興趣。

里德聯繫到了兩名參議員,泰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和丹尼爾‧井上(Daniel Inouye),在2008年的補充撥款法案中,為一個「先進航空威脅識別項目」(Advanced Aerospace Threat Identification Program)預留了2200萬美元的所謂「黑錢」。

但五角大樓對此並不熱心,這份「先進航空威脅識別項目」合同被畢格羅贏得了,他找到一起工作過的同一批超自然現象調查員,深入研究了一些UFO事件,包括後來被稱為「尼米茲遭遇UFO」的事件。

2004年11月,尼米茲航母打擊群進入加利福尼亞海岸附近水域進行訓練,當時一艘「普林斯頓」號的艦艇上的先進SPY‧1雷達,記錄了一些奇怪的物體,經過大約一週的雷達觀察,指揮官大衛‧弗拉弗(David Fravor)被派去執行攔截任務。當他接近該地點時,他往下看,看到有一個翻滾的淺灘,在上面盤旋的是一個白色的橢圓形物體,類似於一個大號的滴答糖(Tic Tac)。估計約有40英尺長,沒有機翼,沒有可見的推進器,像一個乒乓球一樣彈來彈去。另外兩名飛行員,一名坐在他身後,一名在附近的飛機上,也給出了類似的說法。

弗拉弗下降追趕該物體,對方做出了反應,突然高速離開了。弗拉弗返回尼米茲號後,另一名飛行員查德‧安德伍德(Chad Underwood)被派去用更先進的感應設備進行追蹤。他的飛機瞄準吊艙記錄了該物體的視頻,這段被稱為「flir1」(前視紅外雷達1)的視頻,在1分16秒的時間裡,一個模糊的灰白色小點出現,在最後幾秒鐘,這個小點似乎擺脫了雷達的鎖定,迅速離開。

哈里-里德(Harry Reid)(Alex Wong/Getty Images 2007-5-10)

《紐約時報》報導UFO升溫

2017年10月4日,在前國防部負責情報的副助理部長克里斯托弗‧K‧梅隆(Christopher K. Mellon)的授意下,基恩被叫到五角大樓附近一家高檔酒店的酒吧參加一個祕密會議。基恩在這裡結識一個結實的、粗脖子的、有紋身的、留著山羊鬍的男人,他叫路易斯‧埃利桑多(Luis Elizondo)。前一天是他在五角大樓工作的最後一天。在接下來的三個小時裡,基恩被帶去看了一些文件,這些文件證明了自1970年藍皮書計劃結束以來,政府對UFO的首次調查情況。讓基恩想不到的是,她花了多年時間遊說的項目,一直存在著。

埃利桑多宣布,他們「計劃提供美國政府系統從未公開過的鏡頭——不是模糊的業餘照片,而是真實的數據和視頻。」

基恩被告知,如果她能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一篇報導,她就能得到這些視頻以及監管鏈文件。基恩於是打電話給老朋友拉爾夫‧布盧門撒爾(Ralph Blumenthal),一位《紐約時報》的前工作人員,正在為哈佛大學精神病學家和外星人綁架問題研究者約翰‧麥克(John Mack)寫傳記。

布盧門撒爾給該報的執行編輯迪安‧巴奎特(Dean Baquet)發電子郵件,說他們想提供「一個聳人聽聞、高度機密的時間敏感故事」,其中一位「上個月突然辭職的美國高級情報官員」,決定揭露「一個長期被視為神話、但現在得到證實的深度祕密計劃」。在與華盛頓特區分社協調後,《紐約時報》同意了。該報指派一名資深的五角大樓記者海倫‧庫珀(Helene Cooper),與基恩和布盧門塔爾一起工作。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他們的報導:「發光的光環和『黑錢』:五角大樓的神祕UFO計劃」(glowing auras and ‘blackmoney’: thepentagon’smysteriousu.f.o. program)出現在網上,第二天被刊登在頭版。這篇報導引用了兩段視頻,包括「前視紅外雷達1」(flir1)。文中引述參議員里德的話:「我不為推動這件事感到尷尬、羞愧或遺憾。」「我認為它是我在國會任職時做的好事之一,我做了一件之前沒人做過的事。」

五角大樓證實,該項目曾經存在,但表示它已於2012年關閉。但埃利桑多聲稱,在沒有專項資金的情況下,該計劃一直在繼續。

《紐約時報》的文章吸引了數百萬讀者。基恩幾乎立即注意到了一種變化。當人們在晚宴上問她做什麼工作時,他們不再對她的回答嗤之以鼻,而是全神貫注。

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空拍圖。(AFP via Getty Images)

政府改變 高官紛紛表態

《紐約時報》文章發表後的一個月內,五角大樓的UAP(不明飛行物研究)部門升級,由一位級別相當於二星將軍的文職情報官員掌管。

埃利桑多認為,與兩三年前的情況相比,UAP問題現在得到了非常認真的對待。埃利桑多說,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一名成員,在2018年8月通過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的機密附件中加入了一段話,要求五角大樓繼續進行調查UFO。

2019年4月,海軍修訂了針對飛行員的官方準則,鼓勵他們報告UAP事件,而不必擔心受到蔑視或指責。6月,弗吉尼亞州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承認,他曾被告知UAP事件。9月,海軍發言人宣布,「flir1」視頻以及2015年在東海岸附近看到的兩段視頻顯示,「不明空中現象侵入我們的軍事訓練場」。

目前大多數UFO的照片和視頻仍然模糊不清,但埃利桑多暗示,美國政府擁有清晰的UFO視覺文件。

2020年6月,參議員盧比奧在「2021年情報授權法案」中,要求國家情報局局長與國防部長一起,製作一份對不明飛行現象數據和情報的詳細分析報告,讓他們在180天內完成。前總統川普去年12月簽署的這項立法。

儘管如此,埃利桑多表示,「直到2020年8月,這一努力才真正成為現實。」當月,國防部副部長戴維‧諾奎斯特(David Norquist)公開宣布了不明飛行現象工作組的存在,其報告預計將在2021年6月提交。
2021年5月,前總統奧巴馬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晚間秀》中接受採訪時說,美國軍方飛行員和衛星已經在美國領空捕獲了無法識別的物體,「我們無法解釋它們的運動方式和軌跡。」「它們沒有一種容易解釋的模式。因此,我認為人們仍然認真地嘗試調查並弄清楚那是什麼。」

白宮5月25日也表示,國家情報局總監(DNI)辦公室正在對一份有關不明飛行物(UFO)的報告努力工作,這項工作得到了總統拜登的支持。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白宮:拜登支持情報機構調查UFO現象
最新視頻:九個UFO團團圍住美軍戰艦
美戰艦被一群UFO圍住 國防部確認視頻真實
警方逮捕密歇根高中槍擊案嫌犯父母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眾說紛紜
【遠見快評】WTA停中國賽事 大外宣回應露破綻
【新聞看點】恆大債務衝擊 最大受害者是誰?
【秦鵬直播】滴滴下市誰遭難 恆大違約中共回應
【馬克時空】7國助台潛艦國造 安倍晉三挺台抗中
【車評】開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