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百年历史(I)1920至1950

夏祷

【大纪元2021年05月31日讯】1979年,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拍桌子说了一句话:“一旦人民知道我们党的历史,就要起来把我们推翻了。”

什么是共产党不敢叫人民知道的历史?

70年来,神州子民生活在一道网络空间的围墙后,一座隐形的心狱中。

一直到爆发了2020年庚子大瘟疫,才知道谎言是可以杀人的。

听过武汉人为了替死去的亲人讨公道,声嘶力竭的嚎哭吗?

听过在空空荡荡的武汉城街上,掏心挖肺的嚎喊吗?

这是死去的亡灵在哭泣。这是死去的几十万(甚至更多)中国人在哭泣。

70年来,他们被谎言囚禁。今天,他们在一个弥天大谎中死去。

2020年庚子大瘟疫唤醒了神的子民。

一旦知道了党的谎言,就要起来把它推翻。

序言:心狱

有一道看不见的围墙,把14亿中国人圈了起来。有另一道隐形的墙,它跟着14亿人民走,无论海角天涯,如影随形。

第一道墙是网络里的围墙,也叫21世纪的万里长城。直到今天,多数中国人不知道发生在中国的重大事件,如“六四”、活摘器官;大瘟疫的真相。中共病毒造成的大瘟疫肆虐全球,在中国,这场瘟疫已夺走了至少数十万人的生命,然而14亿中国人却被蒙在鼓里。他们相信只死了几千人,相信病毒来自美国,从没听说什么武汉实验室。

下面这两段话说明了这道围墙造成的伤害。

一位工程师出国后,在网站上看到了许多国内看不到的事情。“我看完之后,我还有点记忆犹新,当天晚上感觉全身都在发抖,那个很难去形容,就是好像从小到大,我所学的,我所了解的,好像一下子被推翻了。我真的被冲击了,那天还几乎睡不着觉。就觉得这是真的吗?就好像打开了一扇门一样,让我能接触到更多不一样的声音,然后我也会真正的去思考了。”(美国NASA工程师Tony谭)

一位90后的武汉青年则说:“如果不是我会翻墙,如果不是海外的朋友告诉我真相,我现在可能已经躺在焚尸炉里了。”(网民屠龙)

没有了真相,14亿人生活在真空中,不能和土地,不能和真实接触。有如失根的树木,在真空中漂浮。

没有了真相,我们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蝼蚁一般死去。生活在谎言中这么多年,终于发现:真相就是生命。没有了真相,自己被封在焊上铁条的屋子里,卑微凄惨地死去。

第二座墙所打造的,是一座无墙的监狱。这是一座心狱。

这座心狱由谎言打造,由最大胆、不可思议的谎言所编织。要突破这座存在了70年的心狱,唯有把真实穿入被谎言囚禁的神州大地,犹如一柱光,射入一间黑暗的密室。直到那时,人们才发现原来自己生活在一座密不透风的囚笼中这么久了。

人们才会发现自己把黑当作白,把善当作恶,生活在虚假的真空中这么久了。

中共为每个中国人打造一座心狱,由谎言所编织。要突破这座70年的心狱,唯有把真实穿入被谎言囚禁的神州大地,犹如一柱光射入黑暗的密室。图为2020年3月19日北京街头。 (WANG ZHAO/AFP)

1989年夏天,北京天安门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民主运动。这场运动被坦克压垮,然而它却促成了柏林墙的倒塌,以及大半个共产极权的崩溃。30年过去了,红色中国成为红色监控帝国。生活在这儿的多数年轻人不知道30年前在国土上发生的,引爆共产世界垮台的历史事件。不知道“六四”那一夜,两万多人再没有回家。直到有一天翻过那道红墙,他们才看到那一个夏夜人们被履带碾平的破碎躯体,才看到橘红的浓血染红了整条长安街。

一百年过去了,可极少有人知道神州大地是如何失去的,新中国是如何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场运动又是怎么回事。百年来的历史被篡改。生活在红色中国的人们成为一群没有记忆,或是有着虚假记忆的人。

崛起的中国制造的谎言扯得没有边际。它不只是篡改历史,且是篡改当下,把真实抹除,以谎言代替。为何如此胆大包天?

2亿个人脸识别器遍布国土,网络空间中则遍布了无孔不入,无时不在的五毛大军。每天,人们呼吸的是谎言,被绑架的14亿中国人被洗脑、改造、腐蚀,直到2020年,天象巨变,大瘟疫降临,我们再一次被谎言蒙蔽。但是谁能想到,这一回,谎言是杀人的匕首。这一回,我们失去的是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敢撒下如此弥天大谎?大外宣十年后,中共国占有了国际各大媒体,攻下了联合国、世卫、欧美各级政府。“把地球管起来!”是毛传下来的野心。一旦地球被人民币管理,真实就成了可以购买、可以贿赂的物件。谎言就可以登堂入室,取代真实。

中共用谎言打造了一个平行世界,把中华民族囚禁。七十年来,它就是这样在神州大地上干的。现在,国际互联网上布满了多语种的假新闻。也就是说,红色中国把谎言的网罗铺天盖地,洒向了全世界。

中共用谎言打造了一个平行世界,把中华民族囚禁。图为2020年4月20日北京街道上一招募共军的宣传屏幕。(Nicolas ASFOURI/AFP)

1979年,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拍桌子说了一句话:“一旦人民知道我们党的历史,就要起来把我们推翻了。”

半世纪后,前白宫战略顾问班农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勤劳,最受尊敬的人群。他们是中共最大的受害者。”“中国人民一旦获得自由,会起来推翻共产党。”

封城的武汉。被封闭太久,物资匮乏的人们封锁在高楼中,在黑暗中高声齐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70年前和70年后,这首进行曲的意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共和国建政70年后,即将爆发一场悲壮的革命。这是承袭百年前辛亥革命的,真正意义上的民族革命。

被囚禁了70年,被劫魂、改造、侮辱、欺骗、杀戮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后的时刻。为了拯救自己,这古老民族巨大的能量即将爆发。

一个幽灵移入中国“他们站河岸上嘲笑我”

共产党是一个幽灵,它的原型是一头兽,依存在主体上。在中国,它附身在国民党身上。国民党后来兵败如山倒,正是出于这侵蚀性的,致命的附身。

马克思思想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认识世界之外,要“改造世界”。从建政到今天,红色中国紧紧依循这个目的。这是它不断向前移动的驱动器。

依据这个目的,在过去的一百年,共产国际暗中推行世界革命的计划。它一方面大力发展中国共产党,另一方面,为了围堵日本入侵中国,它送给当时庞大的国民党200万金卢布、大量武器,并协助孙中山建立黄埔军校。而在暗地里,共产国际悄悄把中共党员送入国民党,一步步渗透瓦解腐蚀,从内部改变它的结构。

大陆沦陷,落入共产党手中后,很多人不谅解孙文的“联俄容共”政策。其实,国父多次表白过他说不出来的苦衷。

“对于我们现时的大混乱和大崩溃,美国必须特别地承担责任……对于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或者其它强国的援助,我们已绝望了……以某些迹象表示了帮助我们南方政府的唯一的国家,就是俄国的苏维埃政府。”(1923年与美国人布罗科曼的谈话)

而在签署与苏联合作的《孙文越飞宣言》时,孙文对党内元老表白:“中华民国就像我的孩子,他现在有淹死的危险。我要设法使他不沉下去,而我们在河中被急流冲走。我向英国和美国求救,他们站河岸上嘲笑我。这时候漂来苏俄这根稻草。因为要淹死了,我只好抓住他。英国和美国在岸上向我大喊,千万不要那根稻草。但是他们不帮助我。他们只顾自己嘲笑,却又叫我不要抓苏俄这根稻草。我知道那是一根稻草,但是总比什么都没有好。”(1922年,收入《孙中山集外集》)

为了中华民国的命脉不断,孙文不得不抓住抛来的这根危险的稻草。然而终其一生,他非常清楚,共产党不适合中国。为了预先防堵中国的赤化,孙文多方面努力过。他的“共产党不适用于中国”这个意见,甚至正式写入了1923年与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越飞立下的《孙越宣言》第一条:

“孙逸仙博士认为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事实上均不能引用于中国,因中国并无可使此项共产主义或苏维埃制度可以成功之情形存在之故。”

国父晚年忧国忧民,面容忧戚,60岁即在北京协和医院英年早世,留下风雨飘摇的中华民国。(AFP)

国父的继承人蒋介石对于共产党更有透彻的洞见:

“我们可以静下来自问一声,我们是否已经到了像《启示录》二十章所说的一千年的尽头呢?‘撒旦必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圣经学者们都认为,撒旦一旦从狱中被释放出来,力量可能非常强大。撒旦的化身共产主义不仅与上帝作战,而且有意耍弄上帝。”(《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任何与共产党徒妥协的企图,等于自甘坠入共党的陷阱,或开门揖盗。假如自由世界遵循这一途径,则它不但不是重建上帝的殿堂,而且开拓一条自趋沦亡的道路。这种妥协的努力,正是敦请撒旦来君临世界。”(《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其结果就是被共产主义的魔鬼吞噬。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曾在遗书中明确指出中共是邪党。他洞察了共产主义的本质来自恶魔撒旦,预言一千年的尽头已到来,追随共产党的结果就是被撒旦魔鬼吞噬。二战时,蒋介石是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大纪元资料室)

进入二十一世纪,在中共重返世界舞台半世纪之后,这正是人类所面临的。说得更彻底一些:《启示录》中,在千年国之后,撒旦从火湖升起,重返人间。这一切已经发生。我们生活在《启示录》预言的尾端(而不是开始或中间):撒旦早已回到我们中间。魔鬼正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这一切在2020年大瘟疫中尽显无遗。唯有上帝的背叛者能够做出今天红色中国所干下的这一切。

圣经学者认为:“撒旦一旦从狱中被释放出来,力量可能非常强大。撒旦的化身共产主义不仅与上帝作战,而且有意耍弄上帝。”图为《巨赤龙》,威廉‧布莱克绘,1805至1810年。(维基广场)

为了PRC的合法性,中共绝口不提国父对共产主义的真正想法。为了抹杀中华民国生存的空间和她的正统地位,中共对蒋介石的人格百般污蔑,以致于在他的戎马生涯外,蒋公博学睿智的著述几乎淹没在对他的人身攻击中。透过一面面谎言的凹凸镜,共产党扭曲了历史,也扭曲了缔造中华近代史的人物。我们失去了真实的人,一并失去了民族以血汗铸就的百年历史。

这段历史让我们看见了一个嘲讽:70年前在中华民国沦陷时袖手旁观,集体背叛了她的列强为自己的自私、盲目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人类的命运紧密相牵。70年前袖手旁观,70年后开门揖盗的世人已请来了魔鬼“君临世界”。2020庚子大瘟疫(以及接下来更大的灾难)就是这一场历史大戏的终曲。

大背叛者

1948年,马克思接受共产主义联盟(其背后是光明会)委托,写下《共产主义宣言》。共产主义的最终目的是毁灭人类。马克思少年时代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十八岁时经历一场蜕变,成为撒旦崇拜者。在这痛苦的蜕变中,他写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确知此事。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苍白少女》)

“一个时代已然落幕,我的众圣之圣四分五裂,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他并且宣称“我要向上帝复仇”。

在《圣经》中,撒旦是出于傲慢和妒嫉而背叛上帝的长天使。而在人世间,马克思告白自己背离了上帝,是上帝的背叛者,并预见了自己悲惨的下场。

作为撒旦仆人马克思的徒子徒孙,共产党员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假(中共党文化假、恶、斗正是以它为首)。同样,国际共产党用来扩张势力的主要工具之一是它庞大的地下特工队,一群有着虚假身份的人。从它附体在国民党身上起一直到现在,中共在世界各国布下了特务巨大的网罗。

当年中共窃据了神州大地,正是依恃这庞大的特工队策反了国民政府最高层及其将领。多次立下战功的大将如傅作义、卫立煌等人最后都在战役的关键时刻背叛中华民国,向共军投诚。

随着共产阵营的土崩瓦解,国家机密档案解密,共产主义许多不光彩的行径一一曝光在世人眼前。当年在莫斯科成立的共产国际(第三国际)训练出许多中共特务,解密后曝光的名单使得人们重新估量所谓“人民共和国”的历史。

中共特务的头号头子是周恩来,他建立了庞大的特务系统。他在处决人时,尤其是自己亲人时的果断无情,深刻地吐露了这一特殊身份的特殊性格。经周恩来之手出卖的中国领土共约431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近半个中国的领土,120个台湾的面积。

在俄国留学时,江泽民被吸收入克格勃远东局,为苏联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大陆情报。江成为国家主席后,1999年12月,江与叶利钦签下《议定书》,送给苏联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国土,并留下一张江伸手紧拥叶利钦,谄媚而笑的照片。这样的形象叫人难以释怀。唯一的解释是,这是江对自己真正的祖国苏维埃油然而生的微笑。

江泽民留俄期间已被吸收入克格勃远东局特务。图为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与叶利钦签下《议定书》后相拥,江送给苏联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国土。(AFP)

这是一支由背叛者组成的惊人队伍。这是一个共产主义打造的虚假世界。百年来,一半的中华民族近代史就是这些人在暗中左右的。百年来,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骗局中。这个骗局来自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的根源是从《启示录》火湖中重返的撒旦。

在焦土战之后

“我从汉中长途行军回援贵州时,发觉满山遍野都是难民大军铁路公路员工及其眷属,流亡学生与教师,工矿职工和家眷,近百万的军眷,溃散的散兵游勇及不愿作奴隶的热血青年,男女老幼汇成一股汹涌人流,随着沦陷区的扩大,愈裹愈多。道路上塞了各式各样的车辆,从手推车到汽车应有尽有,道路两旁的农田也挤满了人,践踏得寸草不留,成为一片泥泞。车辆不是抛了锚,就是被坏车堵住动弹不得。难民大军所到之处,食物马上一空,当地人民也惊慌地加入逃难行列。入夜天寒,人们烧火取暖,一堆堆野火中夹杂着老弱病人的痛苦呻吟与儿童啼饥号寒的悲声,沿途到处是倒毙的肿胀尸体,极目远望不见一幢完整的房屋,顷生人间何世之感⋯⋯”(孙元良将军回忆抗战)

武汉会战期间,防守信阳地区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团。(公有领域)
国军在鄂西三峡地区行军(鄂西会战)。(公有领域)

抗日八年,民族流血奋战,哀鸿遍野。然而正在国军全力奋战时,中共渗透入军国,号召国军士兵:“杀掉你们的长官,加入红军。”在当年的国军中,卧底的共产党员数量庞大,就连普通的士兵都能识别。

在抗日战争中,新四军游击队不时从背后突袭国军。在整场民族浴血的焦土战中,中共扮演的是不折不扣的叛国贼的角色。

抗战后不久,毛就派遣特务与日本外务省旗下的特务机构接触,把国共合作得到的国军情报提供给日方。(岩井回忆录《回想的上海》)不仅如此,如同一个冷眼旁观者,毛等待着国军的战败。“毛泽东和他的随从们每逢日军的胜利,即蒋介石的失败时,总要大摆宴席,庆祝一番。”(苏联记者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延安日记》)

1937年8月洛川会议上,毛一番话揭露了中共抗日的底细:“我们中国共产党一定要趁着国民党与日本人拚命厮杀的天赐良机,一定要趁着日本占领中国的大好时机,全力壮大发展自己,一定要在抗战胜利后,打败筋疲力尽的国民党,拿下整个中国。”

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一寸山河一寸血,仅将军就阵亡了275名,兵士伤亡人数多达322万7,926名。军备远远落后,历经十次革命,古国人民在艰苦中缔造的中华民国倾全国军民之力奋死抗战,坚守神州大地。在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全国欢庆狂贺的同时,共产党展开它筹谋已久的窃国计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45年9月1日,毛泽东和蒋中正在重庆相互敬酒。 (AFP)

正如苏联趁着一战时俄罗斯的失序制造了十月革命,窃据了俄罗斯,中共趁着二战时日本入侵,击败了兵疲马弱的国军,窃据了神州大地。直到今天,中共的一句名言是:共军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跨满洲铁路上运输的是什么?

1949年,神州大地失陷。林彪的四野军转败为胜,从东北入关,长驱直下,击败蒋介石率领的国军。

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奇异的大逆转。快被国军歼灭的共军在出关之后,在东北得到苏联的全力支援,而后转身入关,成为百万雄师,挟带大量的坦克、装甲车、步枪、大炮、飞机,挥军南下。不明白这一大逆转的背后,我们就永远不能明白神州大地是如何失去的。

在1989年六四坦克之后,在活摘器官曝光、香港被镇压之后,世界继续与中共交易,赞赏充满了陷阱的“一带一路”,视而不见它手上腥红的血。(大纪元资料室)

有一件事我们得看清楚:所谓的国共内战不是什么内战,却是苏联所主导的入侵战。这一场入侵战筹谋多年,悉心布局。苏联军事运输专家率领苏联兵工建造跨满洲铁路,修建120座大小型桥梁,把火炮坦克等重型军备直接运到战场,交给四野军。而这时的四野军已收编入投降日军、朝鲜军、伪满洲国军队,从三十多万变成100万大军,形势陡变。

相反的,面对共军百门凶猛大炮和配备精良的,却是历经八年抗战、马弱兵疲的国军。她没有装甲车更没有坦克,飞机破旧不堪。这是当时的国军单兵配置:“布军帽,灰布衣,黑布鞋,中正式步枪,随身携带30发子弹,没有水壶,口袋里揣一个塞了咸菜疙瘩的窝窝头,干粮袋里还有几把炒米。4颗木柄手榴弹。一把刺刀,一把大刀,一顶草帽。”

1933长城抗战中,手持大刀的中华民国士兵。(公有领域)

当年抗日战争时,飞虎队的陈纳德将军在回到美国后,想起他留在中国的,那一架架破旧的,机械失灵从天空跌落的飞机和那些年轻的中国飞行员,不禁悲从中来,决定返回中国,和中国人并肩作战。然而这时的美国经过美国共产党长期的渗透,政策已改变,运送来的一箱箱步枪一打开来多是配备不齐全的。经过长期的艰苦抗战,国军兵力大损,新上来的士兵都是十七八岁,乡下拉伕来的农民孩子。面对百门隆隆大炮,这些兵乱了阵,疯了一样朝炮火冲上去。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发给“飞虎队”飞行员的识别“血幅”(上),以及绘有“飞虎”图案的美籍志愿大队徽章(下)。(公有领域)

“苏联的援助是人民解放军力量壮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苏军指挥部把缴获原日本关东军的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转交给人民解放军(火炮、迫击炮和火箭筒三万七千余门,坦克600辆,飞机861架,机枪约12,000挺,汽车二千余辆等等)。尔后,苏联又向人民解放军提供了大量苏制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1976)

小米加步枪?对于自己是如何击垮中华民国,中共隐瞒了70年。那载着它入关的苏联建造的跨满洲铁路,那来自日本投降军的,向国军凶猛炮击的百门大炮,是绝对不能让老百姓知道的。因为一旦老百姓知道这段历史,“就要起来把我们推翻了。”

失去的秋海棠:第一张人民共和国地图

仔细看过这些年绘制的中共国地图吗?70年前,中华民国时期,是一张饱满的秋海棠。中共成立之初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远东支部,听命于莫斯科。PRC成立后,周恩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外蒙古重划疆界。1950年,周恩来到外蒙古主持主权移交仪式,并于当年与蒙古交换地图,间接把外蒙古拱手让给了苏联。成吉思汗后裔生长的土地,大草原、肥骏马的外蒙——这就是苏联把中共扶植起来后收割的第一个战利品。

1926年中华民国全图,是一张饱满的秋海棠。(公有领域)

在“新中国”建政第一天出版的国家地图上,削去了大块外蒙古,国土版图从饱满的秋海棠变成一只瘦公鸡。此后,祖国的版图悄悄被一口一口蚕食,失去的都是祖国最肥沃、神圣、具有战略地位的土地。中共背着百姓偷偷出卖国土,山河早已变色。

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域的差异。(Electionworld/维基百科)

1950年代中期,中国边界冲突加剧,中共与缅甸(1960年)、尼泊尔(1961年)、北韩、蒙古(1962年)、巴基斯坦、阿富汗(1963年)签订了边界协定,出卖了大量领土。盘点这些失去的国土,我们会明白:共产党是最大的卖国党。

1960年,在中共签订的第一个国际合约中,周恩来把云南“麦克马洪线”地区近20万平方公里以及上百万人民当作礼物,赏给了第一个承认自己的缅甸。同年,中共把中缅交通要道:小香港南坎和江心坡一起送给缅甸,共约70个香港的面积。当地居民谈起此事唏嘘不已:“谁干出这种断子绝孙的卖国勾当?”

1961年签署中尼边界条约,把喜马拉雅山的圣峰珠穆朗玛峰一半拱手相让。当时毛说:“这个山峰全给你们,我们感情上过不去;全给我们,你们感情上过不去;可以一半一半;这个山可以改个名字,叫中尼友谊峰。”此后,半壁圣母峰和喜马拉雅山肥沃、林产丰富的南麓就从中国版图中划了出去。

1961年签署中尼边界条约,把喜马拉雅山的圣峰珠穆朗玛峰(圣母峰)一半拱手相让。图中为从北面的青藏高原仰望圣母峰。(Joe Hastings/维基百科)

巴基斯坦是最早承认中共的国家之一。1955年,周恩来访问克什米尔,主动把新疆2,000平方公里的坎巨提(克什米尔的天然门户)送给巴基斯坦,使巴喜出望外。1963年,中国和巴基斯坦谈判边界问题时,巴基斯坦以珠穆朗玛峰为先例,把喀喇昆仑山的主峰、世界第二高峰又几乎割走了一半。

帕米尔高原在古代称葱岭,又叫万山之祖。1960年代中共与阿富汗签订边界条约,放弃瓦罕帕米尔。1990年,中共与塔吉克斯坦签约,放弃帕米尔北境,中国极西点向内移。

1962年签订中朝边境条约,将美丽的天池一切为二,天池的一半以及长白山南麓大片宝地送给了北韩。中共至今不敢公布这一条约。此后又把扼守东北海岸的皮岛送给北韩,从此东北沿海门户大开。

把自己的国土当作礼物赠送,全世界只有中共干得出来。这是一个外来的势力。自始至终,它以一个外来势力的心态驾驭着这块土地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民。我们甚至无权过问国家的版图。

1996年,江泽民与印度签署协定,放弃了喜马拉雅山南麓肥沃的9万平方公里领土。1999年最后一天,通过《中越陆地边界条约》,将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划归越南,这儿埋葬了许多中越战争中牺牲的军人。

同年,江泽民和俄国签订卖国契约《议定书》,出卖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的“外兴地区”,包括江东六十四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包括海参崴以及库页岛;蒙古北边的唐努乌梁海。

2001年,江泽民与普京私下签署《中俄和睦友好合作条约》,承认海参崴及邻近远东地区“永远”不再为中国的领土。图为海参崴的金角湾大桥。(MARTIN BUREAU/AFP)

在这些被出卖的土地上,是无数被抛弃,成为孤儿的同胞。

近年来海外捍卫钓鱼岛主权,其实早在1978年,中共就将钓鱼岛出卖给了日本。中共铆足劲要回香港澳门,却送走了半壁天池、半壁圣母峰、万山之源的帕米尔高原,和重要海港海参崴、唐努乌梁海。

国土的丧失意味着国家尊严的失去。60年来,中共不仅出卖国土,还摧毁了祖国的山河。请看一看:从天而降的雾霾、江河断流、消失的森林湖泊,大地满目疮痍。原始荒漠及彻底荒漠化的国土约占国土的33%,严重水土流失的国土约占38%。

毁华灭华,从出卖国土,毁坏山河大地开始。

残山剩水:“飞”只有一个翅膀

1931年9月,海参崴举行“中国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会”,中共代表瞿秋白等人与苏联共同草拟“北方话拉丁化新文字”,并发表宣言:“要根本废除象形文字,以纯粹的拼音文字代替。”

1938年,上海出版《中文拉丁化课本》,里面有一句:“中文拉丁化好比是公共汽车或电车,价廉又快,汉字好像人力车或乡间的轿子,价贵又慢。”提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鲁迅资助出版这本拉丁化汉字课本。鲁迅是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旗帜,他不是共产党员,却和中共摧毁中华文化的祸心殊途同归。

1938年,提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鲁迅资助出版《中文拉丁化课本》。鲁迅是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旗帜,虽不是共产党员,却和中共摧毁中华文化的祸心殊途同归。(公有领域)

1950年,斯大林下令分几个步骤简化汉字,最后完全拉丁字母化。直到1953年斯大林死后,简化汉字才停下来。也就是说,今天大陆使用的残体字是在俄国人的命令,俄国汉学家的指挥下定下来的。

汉字有灵,每个字背后都是古人的智慧,都是民族文化的内涵。残体字把精神内涵切掉,一并窃取了中华文化丰富的底蕴。

请再仔细看一遍这段广为流传的段子,并请特别注意它的最后几句。

“汉字简化后,亲(亲)不见,爱(爱)无心,产(产)不生,厂(厂)空空,面(面)无麦,运(运)无车,导(导)无道,儿(儿)无首,飞(飞)单翼,有云(云)无雨,开关(开关)无门,乡(乡)里无郎,圣(圣)不能听也不能说,买(买)成钩刀下有人头,轮(轮)成人下有匕首,进(进)不是越来越佳而往井里走。可魔仍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贪还是贪,毒还是毒,黑还是黑,赌还是赌。”

与斯大林妄图制造拉丁化世界语,摧毁各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简化汉字是共产党摧毁中华民族文化的阴谋。共产党毁汉字,也毁了我们的精神,毁了我们的善恶黑白。如同残山剩水的残体字出现了不能飞的独翅,没有心的爱,没有头的儿,没有耳朵也没有嘴的圣人。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延续不断的文明古国,而文字的承传是一个文明承续不断的表征。到了20世纪,古老而稀有的象形文字受到摧残,延续五千年的中华古文明出现了断层。

有一段插曲,说明了汉字在中华文化中不可撼动的地位。撤退到台湾后,蒋介石曾计划推动简化汉字,他的国师戴季陶下跪“为汉字请命”:“汉字是中华文化的国宝,一个字也动不得。”蒋介石最终下了“不必推行”简化字的命令。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第一任考试院长戴季陶,曾向蒋介石下跪“为汉字请命”。(公有领域)

从此,国父带领十次革命,艰苦缔造的中华民国不再提简化汉字,保留了民族五千年深厚的精神内涵。(待续)

——转载自《新纪元
点阅【被遗忘的百年历史】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夏祷:中华儿女三亿人三退丰碑(下)
夏祷:2019火种:天象巨变(1)
夏祷:愿荣光归台湾(上)
夏祷:愿荣光归台湾(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拍案惊奇】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许家印跌惨了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