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珀新书:中共与犯罪团伙联合危害加拿大

人气 1523

【大纪元2021年06月2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ANDREW CHEN和JAN JEKIELEK报导/原泉编译)调查记者、作家萨姆·库珀(Sam Cooper)表示,加拿大,特别是温哥华,已经成为中共渗透民主社会的“全球节点”。

库珀的新书《视而不见:毒枭、大亨和中共特工如何渗透西方》(Wilful Blindness: How a Network of Narcos, Tycoons and CCP Agents Infiltrated the West)于5月出版,书中称中共“通过购买房产、努力进入西方国家的科技公司、利用大亨、周游世界、玩百家乐(baccarat,百家乐是源于意大利的扑克游戏,是赌场中常见的赌博游戏之一)的实业界人士来实现其目标。”

在他的书中,库珀揭露了中共如何利用加拿大的有组织犯罪来控制华人社区、恐吓和压制异见人士、掩盖导致全球COVID-19大流行的中共病毒的真相。

该书揭露了中共与犯罪活动的联系,犯罪活动加剧了阿片类药物危机,同时由于非法的现金收益被用于购买大量房产,特别是在温哥华和多伦多,推高了房价,让许多人无法承受。在许多情况下有迹象表明,由于精英官僚和政客“视而不见”,执法官员被束缚住了。

库珀在接受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节目采访时说:“如果有一位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的消息来源坐在我身边,我相信他会说加拿大有大麻烦了。”

中共的统战“工具箱”

库珀说,中共一直利用统一战线工作部(以下简称统战部)来实现其海外目标。

该组织由一个政治运作网络组成,中共利用这个网络来影响和控制个人、收集情报、并增进其在外国的利益。库珀称,这是基于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试图控制全球所有华人。

库珀还发现,自中共建政之初,就一直雇用暴力团伙、犯罪头目和犯罪组织,尤其是类似于黑手党的香港三合会(华人黑社会组织)来推进其议程。

库珀说,在香港从英国移交给中国之前,中共曾派特使到香港,告诉那里的大亨们:“我们知道你们与海洛因团伙做生意,你们可以自由地做生意,只要你们在政治上与我们合作,你们就在帮助我们,你们就在帮助我们控制港人。”

2020年9月6日,香港抗议者呼吁举行集会后,警方在巡逻时扣留了一些人。(Dale De Lay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库珀说:“统战是中共利用朋友对付敌人、让中间派保持中立、争取尽可能多的支持者的工具。”

他说,有关中共指使三合会暴徒的猜测,虽然很难找到证据,但2019-2020年香港民主抗议期间就有一个例子,当时一群穿着“白衬衫”的男子殴打争取民主的抗议者。

库珀说:“即使没有得到证实,我们也强烈怀疑这些人是由中共指使和利用来实现党的政治目标的三合会暴徒。”

芬太尼与控制社会

说到芬太尼,加拿大和美国的官员都表示,中国是北美毒品泛滥的主要来源国,加剧了困扰两国的毒品吸食过量的危机。

2017年8月3日,在俄亥俄州蒙哥马利县(Montgomery),医护人员对过度吸食阿片类药物的一名男子进行救助。(Benjamin Chasteen/The Epoch Times)

库珀说,加拿大警方知道,如果中共愿意的话,中共有能力在短时间内阻止芬太尼前体物(precursors)在中国的生产,因为中共了解工厂的运作,并在中国有绝对的控制。但中共没有阻止供应链,而是把它们用作与外国讨价还价的筹码。

作为限制芬太尼流入的交换条件,中共试图与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谈判达成协议,将中国警察派驻加拿大,以便在中共所谓的“猎狐行动”中,追捕涉嫌腐败的逃犯。加拿大皇家骑警拒绝了这一提议,他们认为某些警方线人可能与中共的情报活动有关,包括那些针对海外中国异见人士的行动,以阻止这些人活动。

库珀说:“我的书再次揭示了中共组织在温哥华指挥贩毒组织,介入各种三合会之间的帮派冲突的例子。”他说:“这证明中共的某个非常有权势的人确实掌控着犯罪团伙。我可以毫无疑问地说,中共的影响力超过了很高级别的跨国犯罪团伙。”

毒品、赌场和洗钱

库珀说,中共利用的富豪和其他行动者不仅是为自已好,也是为了输出大量资本。在共产中国,每年每人有5万美元购汇的额度。例如,富有的实业家想要将大笔资金转移出中国,先在中国的银行里存下一笔信贷,然后与黑社会达成协议,在澳门的赌场里提现,然后这些钱就可以自由地流向国外。

温哥华河石(River Rock)赌场。(Darryl Brooks/Shutterstock)

库珀说,这种模式现在已经被移植到加拿大,特别是温哥华和多伦多,那里的贩毒组织必须想办法来藏匿他们捞到的“海量20元美钞”。他补充说,最简单的方法是雇用高利贷者在赌场里将这些钱洗白。

从表面上看,赌场交易的钱看起来是由高利贷者提供给挥金如土的赌客们,但实际上可能包括毒品交易的收入,或用于加拿大政治影响行动的资金。

他说:“他们以街头贩卖毒品的方式提供这些价值一万美元的、用橡皮筋扎起来的成捆20元美钞。VIP赌客们去赌场的现金柜台(cash cage),他们得到了价值高达5,000美元的筹码。他们赌博,收到⋯⋯一张赌场支票,洗的钱可以这样弄出来。”库珀说。

“你可以看到,如果你用一张50万美元的支票来买房,或者干脆将20美元换成按加拿大银行标准包装的100美元的干净钞票,你能多快拿到首付。而这是将大量的20美元的纸币转换成可存入银行的100美元的最简单、最明显的方法。”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以下简称BC省)政府的博彩政策及执行署与BC省彩票公司一起监督合法赌场的运营。然而,库珀表示,这些监管机构多年来一直没有报告他们应该报告的可疑交易。

“BC省的政府知道这些交易。他们知道高利贷者是毒品贩子。他们知道所有相关的犯罪,人口贩卖、卖淫、谋杀、敲诈,但他们没有阻止。这就是丑闻。”库珀说。

政府聘请了律师和前皇家骑警副局长彼得‧杰曼(Peter German)调查BC省赌场的洗钱指控。当杰曼在2018年发布他的报告时,BC省司法部长尹大卫(David Eby)评论说,“杰曼发现他们(政府)没有有效地发现、防止或起诉犯罪——他们对此视而不见。”

BC省政府于2019年5月宣布,卡伦调查委员会(Cullen Commission)将对该省的洗钱问题进行公开调查。

在回应《大纪元时报》的置评请求时,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BC省政府官员表示,2017年上任的现任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打击金融犯罪,并表示关于库珀的调查“最好直接询问当事人”。

这位官员告诉《大纪元时报》,杰曼在其报告中提出的48项建议中,大约有80%已经得到解决。

囤积个人防护设备及掩盖大流行

作为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全国调查组的一员,库珀于2020年4月为该新闻网站撰写了一篇关于中共统战部在加拿大协助北京囤积个人防护装备的文章,该文章广为流传。他在文章中写道,2020年1月中旬,当中共病毒在中国肆虐时,中国驻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领事馆发出指令,要求当地统战干部指使数百万“海外华人”大批购买N95口罩,运往中国大陆。

2020年2月4日,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武汉的一个仓库转送医疗用品。(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库珀援引中国政府的数据写道,短短六周内,中国就进口了25亿件个人防护设备(PPE),其中包括二十多亿个安全口罩。

“他们知道疫情有多严重,但隐瞒了疫情,当他们在世界各地收集防护装备时,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被蒙在鼓里”,库珀说。

库珀还发现,这些统战部门的领导人与温哥华洗钱集团的嫌疑人有联系。据说其中一个核心人物是保罗‧金。提交给卡伦委员会的报告以及提交给委员会的证词称,金参与了“温哥华模式”的洗钱,让试图从中国向加拿大转移资金的富有中国公民受益。

库珀说,金也参与了囤积个人防护装备的行动。2020年11月,库珀获得了一份中共官方报告,该报告是山东华侨会馆在2020年2月提交的,称这个山东组织收到了加拿大山东华商协会的“又一批捐赠物资”。此外,报告还说,“加拿大世界冠军俱乐部的保罗‧金热情地捐赠了2万加元。”

山东华侨会馆的网站上称,该组织是山东省统战部的一个分支。

“金先生的收入据称来自放高利贷和大规模洗钱,他与警方所称的芬太尼头目有关联。这是严重的有组织犯罪。”库珀说。

《大纪元时报》试图从金和他的律师那里获得反馈,但没有收到回复。金过去一直否认有不法行为。

“跟踪大钱”

库珀引用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 David Mulroney)的话说,在中共的统战渗透、间谍活动、以及利用有组织犯罪来影响加拿大政客、科技公司和房地产方面,加拿大是“一个非常迟钝和幼稚的目标”。前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也在2010年就危害的程度发出警告。

库珀说,他自己的调查之旅遵循了他所称的“好新闻的基本原则”,那就是“跟踪大钱,跟踪大玩家,他们非常多产,会参与许多不同的活动”。

这种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是相当严重的,“我希望这本书能引发对事实和证据更深入的调查”,库珀在谈到他的书时说。

责任编辑:李缘 #

相关新闻
加拿大亚省勒令大学暂停与中共建立合作
加拿大前驻华外交官揭中共统战手段
专家吁加拿大立法抵制中共渗透
加拿大国会听证:中共向海外输出专制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险遭袭击?官方放猛料泄底
【拍案惊奇】华尔街大佬进京救火?许家印两出路
【秦鹏直播】大陆最惨富豪缩水270亿 下个是谁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高烧 中共欲打港富豪?
【财商天下】恒大如炸弹 救或不救中共陷两难
【十字路口】北京内乱加速 美英澳联盟四大趋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