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疯狂的2020年乱象会持续吗?

人气 834

【大纪元2021年06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孙洐源编译)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疫情正随着大规模疫苗接种而趋于尾声,美国全国性的居家隔离也是如此。始于2020年夏天的骚乱、抢劫和纵火事件终于喷发出来。

民众对2020年总统大选产生的尖锐情绪正在消退。当川普(特朗普)离任并被社交媒体集体噤声时,“盲目反川综合症”(Trump Derangement Syndrome,编注:TDS通常是指一种使人抛开一切逻辑与理据而疯狂仇恨川普的精神状态)似乎变得抽象了一些。

换句话说,在去年笼罩全美的大规模歇斯底里的流行病过去之后,美国人民正在慢慢地恢复理智。

但许多美国人想知道,当美国不再被2020年的疯狂所笼罩时,“安提法”(Antifa)、“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和强硬左派去年所造成的一切是否会持续下去。

在学校,有大量的教师和学者愤怒地反对学校行政机构的臃肿。在过去的50年里,(学校)行政机构不断扩张,以及非教师与教师的比例急剧上升,这一度让教师工会很是懊恼。

但在过去的一年里,大学已经疯狂地雇用了数以千计的打着“多样性、公平和包容”(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旗号的行政人员。他们的工作职责可能是模糊的,但他们肯定不会对课堂教育做出贡献。相反,他们会监督教师和学者的言行。

由左翼人士主导的教师工会对如此庞大的资金转移到新招收的非教学行政人员中去还要支持多久?

在2020年之前,左派要求在工作招聘和学校录取中实现“(按种族和性别的)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如果少数族裔群体和女性在工作职位的代表人数没有达到他们在美国人口中的百分比,那么偏见和歧视就是默认的假定,然后采取补偿措施,按种族和性别比例进行招聘。

“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是这种配额制的一种委婉说法。这或多或少已经是制度化了的,因为在一个多种族的社会中,“(种族)比例代表制”并非完全不合逻辑,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遵循马丁·路德·金的种族融合和同化的概念,使种族成为美国人的一个附属属性,而非最重要的属性。

但现在(2020年以后)情况不同了。新的所谓种族“觉醒”(woke)议程的基础主要是反白人。芝加哥市长洛里·莱特福特(Lori Lightfoot)是一个非裔美国人,她最近决定不接受白人记者的采访。(加州)奥克兰市(Oakland)的福利支票,就像美国农业部的一样,旨在不向白人发放。

一些黑人知识分子现在公开设想与白人隔离的美国生活。《国家杂志》(The Nation)的埃利·麦斯托(Elie Mystal)设想他的生活是“没有白人的”。《根》(The Root)杂志的资深编辑和《纽约时报》的不定期撰稿人达蒙·杨(Damon Young)声称:“白人是一种公共健康危机,它缩短了预期寿命。”而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英语教师本·菲利普(Ben Philippe)最近写了一本小说,设想对白人进行大规模的毒气和爆破式的屠杀。

这样的仇恨言论从来没有受到“黑命贵”或其它民权团体的谴责。当美国民众在疫情过后恢复生活时,这样的仇恨还会被容忍吗?

就这一点而言,媒体是否能够逃脱不报导哈马斯(Hamas,编注:哈马斯是一个巴勒斯坦左翼激进组织)对以色列犹太平民攻击的责任?

在2020年之前,美国民众已经厌倦了媒体的荒唐闹剧,如对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长曲棍球队的妖魔化,关于考文顿天主教高中(Covington Catholic High School)孩子们的谎言,以及斯莫利特(Jussie Smollett)被白人种族主义者袭击的骗局(编注:斯莫利特,美国黑人演员,2019年他谎称自己被两名白人种族主义者袭击,随后他的谎言被警方揭穿)

当越来越多最近(关于病毒起源)的证据都似乎指向从事病毒基因改造工程的武汉病毒实验室的泄漏,而美国媒体和政府在之前对病毒的人工合成和泄漏一再持否认态度,这种误导是否会使美国民众回到他们早期对病毒起源的怀疑?

人们还会相信“武装叛乱分子”策划了1月6日的政变吗?随着歇斯底里情绪的消退,我们了解到1月6日闯入国会山的民众都没有携带武器,没有人被指控犯有叛国罪、阴谋罪或叛乱罪,没有任何阴谋家被关押。

到今年年底为止,当美国民众最终将他那不断变化且经常是完全错误而又自相矛盾的说法看穿时,渴望在媒体上亮相的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还会是一个国家偶像吗?

从2020年3月到2021年春天,这个国家经历了一场大规模歇斯底里的疯狂。尽管有意识形态作为幌子,但这种集体性的疯狂在某种程度上与17世纪初荷兰的郁金香狂热或1962年的六月虫流行病妄想症(注:当时美国一家纺织厂的60名工人报告症状包括麻木、恶心、头晕和呕吐,患者一度认为他们感染了由工厂中的虫子传播的病毒,但卫生保健专家找不到支持这一理论的证据)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然而随着美国人逐渐地清醒过来,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对在美国历史上最不正常的一年里将国家带入悬崖的一系列破坏性事件中残留的狂热,他们会不会加以制度化或加以拒绝?

原文:Will the Madness of 2020 Las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一位美国知名的保守派评论家、古典学家和军事历史学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学荣誉教授,斯坦福大学古典学和军事史资深研究员,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员,美国伟大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的杰出研究员。汉森写过包括《西方战争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没有梦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 : Defending the Agrarian Ideal)、《支持川普的理由》(The Case for Trump)等在内的16本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安提法和公校教师的可怕交集
布碌崙食客遭黑命贵咆哮:滚出纽约
纽约父亲:精英学校强迫家长支持“黑命贵”
堵路支持“黑命贵” 纽约市长候选人多诺万被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国疫苗爆无效 董经纬事件美发话
【秦鹏直播】赵立坚曾甩锅武汉军运 美国会调查
【时事纵横】中共7.1露怯 逾二百军巴塞爆鸟巢
【远见快评】达萨克猛料曝光 苹果终局背后玄机?
【探索时分】中美舰载机歼15vsF18 谁胜算?
【财商天下】大量粮食靠进口 中国耕地却抛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