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专访盛慕真教授:毛的血腥群众运动

人气 2224

【大纪元2021年07月16日讯】美东时间周四(7月15日)晚上9:30,新唐人《方菲访谈》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美籍华裔教授盛慕真。新唐人、大纪元将进行首播,敬请收看。

华裔教授盛慕真是美国俄亥俄州爱克伦大学历史系教授,本期节目请他谈一谈他的一本新书《红太阳的灼热光辉:毛泽东与中国五十年代政治》。盛教授在书中用大量的史料,揭示了中共建政初期历次运动中大规模的杀戮。并且从毛泽东个性的角度,分析了他为什么要发动一个接一个的群众运动。正值中共百年,这又是一本还原中共真实历史的力作。

盛教授认为,毛泽东打下了搞群众性政治运动的基础,充满了血腥,“毛泽东的个人威望,就是北京政权的统治基础。因此他们一定要把毛泽东的威望扩大再扩大,这红太阳的光辉就到了烫人的地步。”

“世界上、历史上有很多很多的极权政治,但是当一个人成为一个党之主,成为一个国之主,这种极权就是发展到了顶峰,也是最危险的。”他说,“因为我想忘记历史的人是必然会重蹈覆辙。向毛泽东时代再退回去,那将是中国的一个大难,同时也是世界的一个灾难。”

盛慕真教授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后赴加拿大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于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和俄亥俄州爱克伦大学任教。

盛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盛慕真: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中国如回到毛时代就是灾难

主持人:谢谢。盛教授我想就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这本书。您的这本书的全名叫做《红太阳的灼热光辉:毛泽东与中国五十年代政治》,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另外,请您谈一谈您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盛慕真:好的,我写这本书主要是研究毛泽东在五十年代的政治炒作,五十年代其实很多人都没有研究的很仔细。毛泽东就在那个时候打下了搞群众性政治运动的基础。同时,我也研究毛泽东对外政策,对外政策也主要就是他怎样对朝鲜出兵问题上,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摇动。

同时他又为什么要两次造成台海危机,那是在第二次台海危机,那时候他为什么把实际的矛头指向苏联,引起了中苏的分裂。从这些事件的研究,我得出的结论就是毛泽东统治下的北京政权,实际上也就是马克斯.韦伯所谓的超凡权威。这个超凡权威的基础,实际上就是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因为按照韦伯的说法,这种政权是建立在被统治者对某一个统治者的崇拜,因此臣服,这就是他的统治基础。

由于这一点,毛泽东的个人的威望,就是北京政权的统治基础。因此他们一定要把毛泽东的威望扩大再扩大,这红太阳的光辉就到了烫人的地步,这就是我这本书为什么说灼热的光辉。在这本书的基础上,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世界上、历史上有很多很多的极权政治,但是当一个人成为一个党之主,成为一个国之主,这种极权就是发展到了顶峰,也是最危险的。

我们都知道毛泽东、中共的统治对中国人来讲,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政治现实的问题,谁都逃避不了。特别是习近平要搞终身制以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把中国推回到毛泽东那个时代,这就是无可容忍的。

所以我就要用中文来写这本书,当时我写中文已经很累了,很长时间都不用中文了。但是慢慢地努力以后,逐渐逐渐中文的水平又回来了。因为我想忘记历史的人是必然会重蹈覆辙。向毛泽东时代再退回去,那将是中国的一个大难,同时也是世界的一个灾难。所以我想我这本书发表的时间也非常好,能够为大家分享一下我研究的体会。

主持人:是,正当其时。我想问您一下,就是先请您谈一谈您在写书的过程中,查阅了那些资料呢?

盛慕真:一般一本史学书总有两类史料,一类就是原始史料,在我这本书里,原始史料有两种。一种就是档案资料,我查了用了两个档案的资料,一个就是前苏联的档案文,其中包括很多史达林和毛泽东来往的电报。另外一个,就是上海档案馆。上海档案馆在2000年那个十年当中还是开放的。我在那里就发现了很多上海基层厂矿企业,或者是学校,或者是商店,它的党委书记、党支部书记向上写的汇报。

比如说他这个单位内定有多少的反革命分子,在镇反运动当中。然后怀疑有贪污的在三反运动当中有多少。然后再汇报他们计划怎样来推动这些运动。那么毛泽东的指示,就从上贯彻到社会的最底层,然后他们又向上再去汇报,这样一个整个运动的过程,就比较清楚了。第二个原始资料,就是中共自己发表的档案集。比如我用的比较多的,就是建国以来毛泽东文革一共18卷。

内容非常丰富,同时还有一个建国以来重要文件选编,这个就不仅是毛泽东的了,还有其他人的,其他部门的所有的文件,它有20卷。所以,量非常之大。同时还有诸如《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这也是很有用的价值、很有用的资料。它就是把每天毛泽东跟谁一起开会,开的什么会,他说了些什么,他发了什么电报,诸如此类,所以也非常有价值。

毛的群众运动充满血腥

主持人:所以就是在您翻看这些资料的过程中,比如说您刚才举的例子,这个单位要多少名额,这些名额必须得算作反革命等等。虽然这些看上去都是冷冰冰的数字,白纸黑字,但其实它背后是多少人的生死。所以我想您在翻看这些资料的过程中,应该也是满有感触的,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

盛慕真:那就是血腥味。给你举个例子。中共在镇反运动当中,镇压反革命运动当中,杀了200万到300万人。他说,毛泽东说,在他的镇压反革命指示里面说,我杀的就是那些土匪、特务。国民党哪有二三百万的土匪呢?或者是特务呢?那些被杀的人,究竟是哪些人?我仔细看了一下,在北京罗瑞卿亲自主持的,5月份有一个大杀反革命的诉苦会。诉苦会以后,有221人集体枪毙,我就仔细的来看这221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结果我一看,它基本上分成三类。一类就是国民党前官员和中共特务。在这里面有两点是需要解释的。一个呢,这些特务和这些军官,他们是在镇反之前,就是在刘少奇搞的镇反,就已经被抓住了,并且判刑。但是毛泽东又来搞第二次镇反的时候,他下指令,你要杀多少,要杀多少。那么这些人呢,就被从监狱里提出来、加刑,就是加到枪决,立即执行。这样呢,就达到指标了。他杀人越多越好,这就是毛泽东用“杀”来巩固他的政权,这种血腥味是非常之重的。

第二条,关于那些所谓的叛徒和特务、国民党的军官,这些人当中,其实很多都是高级军官。这个高级军官当中,很多都是起义的。以前他们是毛泽东的座上客,现在变成阶下死囚。这个变化是非常之大的,而且是怵目惊心的。这个是一个,不仅是北京是这样,湖南的茶陵县当时有9个国民党的将级军官,都是投诚的,都是政协的。但是在镇反当中,4个人被马上抓起来枪决了。另外3个锒铛入狱,其中的2个很快就死在狱中。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全国性都有。这些资料,都是在所谓拨乱反正时期, 当地的报刊报导出来的。

第二类呢,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地主、恶霸。在北京市里哪有那么多地主?地主在土改的时候,就被整得差不多了。问题是谁是恶霸?这个也是有全国性的现象。我查了一些上海地方出的报纸,就发现有很多的所谓的“恶霸”,比如说在北京路某个街道,有一个姓黄的女恶霸,为什么她是恶霸呢?她做了什么事情要被抓起来枪决呢?她有两个儿子,也是身强力壮,到处会打人,这个报纸上的报导就是横行霸道、敲诈勒索,民愤很高。这样呢就把这个人也抓起来,作为恶霸枪毙掉。

我们要注意到一点,那个时候正是中共要打入居民区的时间,就是建立派出所、居委会以后对巩固中共政权是非常有重要意义的。那时正是开始的阶段。那么进去把那些所谓的恶霸杀掉以后,杀一儆百,其他的人也就服服贴贴地跟共产党走了。你想以后搞计划生育,也就是街道委员会、派出所这种地方的干部去搞的,但是这个基础就是在镇反的时候建立起来的,也是从“杀”开始。

第三种人呢,很多,就是会道门成员,主要是一贯道。我查了一下,221个人当中,70多人,占37%是一贯道道徒,其中包括2名年轻的、20几岁的女子。这真是,听起来是毛骨悚然啊!这就是这三种人。

毛的第一场群众运动“镇反”是如何发动的

主持人:那所以其实镇反是毛泽东建政以后发动的第一场群众运动,所以跟我们谈一下他当时发动这运动的过程是什么?在您的研究中,您觉得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这么一场镇反运动。

盛慕真:对,要了解您所提出的这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必须回溯,这个镇反的几年,其实五十年代有两个镇反运动,因为那个时候中共建国不久,很多的地方有反共的民变,那么中共就称他为土匪,那个叫剿匪。这一场镇反运动的其实是军警为主的,没有发动任何群众,军警为主的镇压反对势力的一场运动,大开杀戒。

奇怪的是在刘少奇组织军警围剿所谓土匪的时候,毛泽东是非常的温和、出奇的温和。他大讲要搞五湖四海要团结非党的群众,这个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二三十年内不搞,先搞新民主主义专政。而新民主主义专政就是要建立一个联合政府。联合政府就是他在七大闭幕式做的报告的题目。以后北京政权建立它的第一部宪法就是临时宪法,叫做共同纲领,也是以政协的名义来起草的,所以呢他当时很出风头。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十月以前,毛泽东仍然坚持这条路线,到九月份他还发了一个文件,就是讲关于如何对待起义部队的问题。他提出要搞五湖四海、要有耐心、要防止左的倾向,为什么十月份他就转变了呢?十月份他就开始提倡要大杀,确实没有很简单。

毛泽东从他的个性来讲也好,从他的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搞阶级斗争这个观念来说也好,他对任何人都信不过,就是他的副手、他的战友,像刘少奇、林彪都是死无葬身之地。那这样的一个毛泽东,他怎么可能相信那些所谓资产阶级的民主党派呢?他肯定不会相信他们。他就要把权抓在他自己手里,但是他又不能够当场撕毁刚刚判定的共同纲领,那在政治上那是行不通的。

但是要把新民主主义的政权转变为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的政权,他用的办法就是发动群众,搞镇压反革命运动,你把那些原来是联合对象的人物,现在把他们转成斗争对象、镇压对象,把这些人都杀光了,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镇反”中镇压的反革命到底包括什么人?

主持人:那跟我们进一步讲一下,那他说要大杀以后,它中共是用什么样的名义和手法去杀戮?那这个波及的范围有多广?

盛慕真:那个是中共这个搞镇反是一杆子到底。毛泽东下达指示,一层一层往下压杀人指标。那么一般的老百姓,是不是被圈进来呢?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你像在街道里,就是他要抓住的一块,但最主要的因为在街道那就是一些家庭妇女,没有工作的,男的白天去上班了。上班的地方,就是毛泽东的重点对象。就是基层的厂矿企业、学校还有商店,所有城市的单位都是毛泽东搞镇反的重点。为什么呢?他把这些人口掌握住了以后,才能够把他的政权巩固起来。

举一个例子,在上海印染厂有一个职工,姓陈的女职工,她以前是工会成员,但是那个工会呢,中共叫它是黄色工会,她曾经参与过一个,开除另外一个职工的这个决定的过程,所以人缘也不是很好,同时她又有很多的所谓发牢骚、对现实不满的这种举告、密告。那些你人缘不好同时强头倔脑的,你就变成了整治的对象。结果判了她死刑。一个工人啊!但是这种不是一个个例。

我看到它的另外一个上海铁道局的一份资料,有一个开了40年机车的老司机叫陈阿宏,他也是一个不买账的人,非常耿直。结果他被指控曾经参加过正气社,这个正气社大家都没有听到过,他被指责为国民党的外围组织。其实它也没有证据,他也不承认,但是你有政治历史问题,那就糟糕了,不管它能不能证实他有这么一笔账给记在你的个人档案里面。所以镇反一开始,他就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尽管你不承认也没用。

还有很多人控告他,控告的什么名堂呢?就是说他不满意的时候发牢骚,同时开快车。什么叫快车?多少速度是快车?也从来没有记入在他的档案里我查,我仔细看了一下,没有事故的记录,他也被判死刑,最后改判10年徒刑。他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开了40年的车,老工人就是性格耿直。所以它所要杀的人物,被杀的人物都是一般老百姓。但是在另一方面它首先要发动积极分子,党支部书记、党委书记、基层干部的。它用的一步就是学习用的,学《毛选》、学《社论》、学中共的文件来统一思想。

同时中共的党组织就招集所谓的积极分子,在背后策划哪些人应该是重点、哪些人我们掌握什么材料。所谓的材料,我看他们列出的表格所有所谓的“黑五类”,有历史问题的、有现行问题的、对现实不满的,完全都没有一个标准,没有法律的依据。随便什么都可以套上去。有一个厂,他的政治情况表,当中还注明了为什么这个人是“黑五类”,你就看到他有收听电台、短播、听美国之音,就是反革命,现行反革命罪。同时有港台关系,特别是如果你的香港的亲戚给你寄来什么东西,你要显耀一下,其中有一个人就说美国制造的东西就是比苏联好,就说这么一句话就给报告上去,这个人就倒楣了。

就是这样来进行所谓的排队摸底,然后这个是学习阶段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所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阶段”。你学习了以后要联系思想、联系实际,你有问题的你就要交办。所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实际上就是自我坦白和激发斗争的同义词,这是第二阶段。因为它末后已经策划好了主要的攻击对象是谁,领导这些人自己来做自我批评的时候,总是过不了关。最后说你态度不好、交代不彻底、抗拒交代,就是处理从严。很多人就建议,被党支部书记建议:抓!就像陈阿宏这个人一样。所以这个过程就是血腥味非常重,而且它是无法无天的。

毛的群众运动打碎了中国人的人伦道德

主持人:所以是不是可以说毛泽东其实这个镇反运动就是在社会各阶层,然后挑出一些人,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是跟国民党相关,主要的可能是社会各阶层的就像您说的百姓。他是不是一个目的是要用杀人来立威?另外一个是要发动群众斗群众?

盛慕真:对,它的群众运动实际上就是挑动一部分群众去斗另一部分的群众。所以如果你的个性不是很耿直的,而且是看风驶舵的,那你就一定要去讨好党支部书记,并且表示你的革命性跟党走。怎样表示呢?举报你的朋友、举报你的同事甚至亲戚、父母也包括在内。所以当时的报纸上有很多所谓父亲被儿子举告,女儿带着公安部队去抓父亲,这种报导到处都是。就把以前的仁义礼智信就完全抛弃了。

这个道德观就是共产党的道德,为了求生存很多人不得不这样做。但是他们做了以后就像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我也看到有些红卫兵带着其他的造反派去斗自己的父母,到最后他们精神上都有毛病。

主持人:是,而且像您刚才说的它杀害了200万到300万,但是它不只是杀这个,它有三类叫关、管、杀,所以联合起来那就人群更庞大。

盛慕真:对,它有三种处置办法。毛泽东说:“镇反的时候我们杀了100万,其实远远不止100万。我们关了120万,还管了120万。”管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管制对象。它监狱都满了,所以这些人就不关起来,但是管制起来。这些人就是反革命,在人民群众的身边的反革命,那个日子也很不好过。

主持人:因为这段历史我觉得很多人都是不知道,像您刚才谈到的很多细节真的让人开始有点了解,中共是怎么样一步一步地不但是在肉体上摧毁人。在精神和道德上、在传统文化上,它用这种方式去把人的道德摧毁,然后就是用这种方式,反正就让它能够去在群众中去发动群众。那您觉得镇反运动它给下面的其它的运动有什么样的影响?对下面的其它的运动。

盛慕真:其实第一个毛泽东发动的毛式群众运动,为后面历次的运动都写了一个模式,都创造了一个模式,以后就是依样画葫芦。他是1950年近年底发动的镇反运动,一年以后1951年年底他又搞了三反运动。在三反运动开始时,他就发出指示,搞三反就像搞镇反一样的大张旗鼓、一样的发动群众。所以程序、经过、甚至是这种罪名也都是一样,很多地方把三反同镇反的第二期结合在一起。镇反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永久性的中共的运动,它有一个五年计划,五年当中哪一个单位、哪一个地区要搞出多少反革命。

主持人:我插一句,盛教授,三反是反贪污⋯⋯

盛慕真:对,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这个三者怎么把它连起来搞一个运动,完全不搭界的。他要把这三者联系起来,实际上也是要发动群众,因为你人数少了它搞不出声势,所以它要把打击面扩大。到后来三反搞不下去了,因为当时的生产、货流都停滞了,大家都去打老虎、搞政治运动。没人管生产,最后邓小平、陈云这些人就把以下这些情况收集起来报到毛泽东那。

毛泽东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怎么做?他不承认错误的。他把这个三反就推给了刘少奇,他就跟刘少奇说,以后有关三反的文件,由你来处理。他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毛泽东一走,他一甩手三反就停止了。五反很多地方都没有开始,就停止了。这就是三反、五反的真相。

忘记历史必然重蹈覆辙

主持人:您现在这本书已经出书了,已经发布了。那么您心目中这本书的读者是哪些人呢?另外您希望读者看了您的书之后有什么样的收获呢?

盛慕真:我想任何对中国问题感兴趣的,特别是对现状感兴趣的,都可以从我这本书里来吸取一些什么东西。我以前也说过, 忘记历史的人就必然要重蹈覆辙的。我看了昨天天安门纪念中共百年大庆,使我想起了两件事情。

一件就是我亲身经历的,1966年我在天安门广场,成千上万的红卫兵接受毛主席的检阅。那个时候毛泽东也是在城墙上向下面挥手,而下面这些年轻人热泪盈眶、狂呼口号。这是什么东西呢?这就是造神的开始,毛泽东就变成一个神了。这是他的超凡权威达到了巅峰了,接下去的就是所谓的十年浩劫,没有一个人能够逃的了。是不是?

主持人:是。

盛慕真:第二件事就是我想起有一次我在德国,我去访问了纳粹的广场。在那里希特勒每年开一个巨大的会议,成千上万人有的穿着纳粹的制服,有的穿着一般人的制服,也是一样狂呼口号,到最后就是二次大战。这就是个人成为一国之主、一党之主,这个后果是不堪想像的。所以这就是我想有人要看我的书的话,应该能够从历史上吸取教训,防止倒退。

主持人:是,非常有意义。所以就是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但是我想以史为鉴首先得了解真实的历史。所以我觉得就是所有的这些努力,其实都在还原一个被中共扭曲和抹杀的真实历史,那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这些历史,也希望感兴趣读者能去看您的书。那您的书,很快问一下如果读者感兴趣要怎么购买呢?

盛慕真:它是台湾的联经出版社出版的,他们有一个网站。我还没有拿到这本书,但是我在澳洲的以前的一个学生,现在在那里教书,他已经买了。所以现在邮寄也很方便。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盛教授今天来跟我们分享这么宝贵的史料和您的研究。我想观众朋友一定也非常有收获,那谢谢您。

盛慕真:谢谢方菲,谢谢观众。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也是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频道:
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方菲时间】神探李昌钰(下)
【方菲时间】永远的贵族—俄国伯爵夫人专访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从三星堆看史前文化
《方菲访谈》胡平:父亲在“镇反”中被害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火箭专家惊传出逃?中共悄无声
【远见快评】美外交官撤离?中共为何反应强烈
【秦鹏直播】又一孙大午被判?特斯拉中国也喊冤
【财商天下】民企遭打压后 腾讯仍值四个中石油
神韵歌唱家分享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3)
【有冇搞错】假如你是普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