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專訪盛慕真教授:毛的血腥群眾運動

人氣 2108

【大紀元2021年07月16日訊】美東時間週四(7月15日)晚上9:30,新唐人《方菲訪談》節目主持人方菲女士專訪美籍華裔教授盛慕真。新唐人、大紀元將進行首播,敬請收看。

華裔教授盛慕真是美國俄亥俄州愛克倫大學歷史系教授,本期節目請他談一談他的一本新書《紅太陽的灼熱光輝:毛澤東與中國五十年代政治》。盛教授在書中用大量的史料,揭示了中共建政初期歷次運動中大規模的殺戮。並且從毛澤東個性的角度,分析了他為什麼要發動一個接一個的群眾運動。正值中共百年,這又是一本還原中共真實歷史的力作。

盛教授認為,毛澤東打下了搞群眾性政治運動的基礎,充滿了血腥,「毛澤東的個人威望,就是北京政權的統治基礎。因此他們一定要把毛澤東的威望擴大再擴大,這紅太陽的光輝就到了燙人的地步。」

「世界上、歷史上有很多很多的極權政治,但是當一個人成為一個黨之主,成為一個國之主,這種極權就是發展到了頂峰,也是最危險的。」他說,「因為我想忘記歷史的人是必然會重蹈覆轍。向毛澤東時代再退回去,那將是中國的一個大難,同時也是世界的一個災難。」

盛慕真教授畢業於上海師範大學,後赴加拿大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畢業後,先後於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和俄亥俄州愛克倫大學任教。

盛教授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盛慕真:方菲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中國如回到毛時代就是災難

主持人:謝謝。盛教授我想就先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您的這本書。您的這本書的全名叫做《紅太陽的灼熱光輝:毛澤東與中國五十年代政治》,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什麼?另外,請您談一談您為什麼要寫這本書?

盛慕真:好的,我寫這本書主要是研究毛澤東在五十年代的政治炒作,五十年代其實很多人都沒有研究的很仔細。毛澤東就在那個時候打下了搞群眾性政治運動的基礎。同時,我也研究毛澤東對外政策,對外政策也主要就是他怎樣對朝鮮出兵問題上,來來回回,反反覆覆地搖動。

同時他又為什麼要兩次造成台海危機,那是在第二次台海危機,那時候他為什麼把實際的矛頭指向蘇聯,引起了中蘇的分裂。從這些事件的研究,我得出的結論就是毛澤東統治下的北京政權,實際上也就是馬克斯.韋伯所謂的超凡權威。這個超凡權威的基礎,實際上就是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因為按照韋伯的說法,這種政權是建立在被統治者對某一個統治者的崇拜,因此臣服,這就是他的統治基礎。

由於這一點,毛澤東的個人的威望,就是北京政權的統治基礎。因此他們一定要把毛澤東的威望擴大再擴大,這紅太陽的光輝就到了燙人的地步,這就是我這本書為什麼說灼熱的光輝。在這本書的基礎上,我就得出一個結論,世界上、歷史上有很多很多的極權政治,但是當一個人成為一個黨之主,成為一個國之主,這種極權就是發展到了頂峰,也是最危險的。

我們都知道毛澤東、中共的統治對中國人來講,不僅僅是一個學術問題,更重要的是一個政治現實的問題,誰都逃避不了。特別是習近平要搞終身制以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把中國推回到毛澤東那個時代,這就是無可容忍的。

所以我就要用中文來寫這本書,當時我寫中文已經很累了,很長時間都不用中文了。但是慢慢地努力以後,逐漸逐漸中文的水平又回來了。因為我想忘記歷史的人是必然會重蹈覆轍。向毛澤東時代再退回去,那將是中國的一個大難,同時也是世界的一個災難。所以我想我這本書發表的時間也非常好,能夠為大家分享一下我研究的體會。

主持人:是,正當其時。我想問您一下,就是先請您談一談您在寫書的過程中,查閱了那些資料呢?

盛慕真:一般一本史學書總有兩類史料,一類就是原始史料,在我這本書裡,原始史料有兩種。一種就是檔案資料,我查了用了兩個檔案的資料,一個就是前蘇聯的檔案文,其中包括很多史達林和毛澤東來往的電報。另外一個,就是上海檔案館。上海檔案館在2000年那個十年當中還是開放的。我在那裡就發現了很多上海基層廠礦企業,或者是學校,或者是商店,它的黨委書記、黨支部書記向上寫的匯報。

比如說他這個單位內定有多少的反革命分子,在鎮反運動當中。然後懷疑有貪污的在三反運動當中有多少。然後再匯報他們計劃怎樣來推動這些運動。那麼毛澤東的指示,就從上貫徹到社會的最底層,然後他們又向上再去匯報,這樣一個整個運動的過程,就比較清楚了。第二個原始資料,就是中共自己發表的檔案集。比如我用的比較多的,就是建國以來毛澤東文革一共18卷。

內容非常豐富,同時還有一個建國以來重要文件選編,這個就不僅是毛澤東的了,還有其他人的,其他部門的所有的文件,它有20卷。所以,量非常之大。同時還有諸如《毛澤東年譜》、《周恩來年譜》,這也是很有用的價值、很有用的資料。它就是把每天毛澤東跟誰一起開會,開的什麼會,他說了些什麼,他發了什麼電報,諸如此類,所以也非常有價值。

毛的群眾運動充滿血腥

主持人:所以就是在您翻看這些資料的過程中,比如說您剛才舉的例子,這個單位要多少名額,這些名額必須得算作反革命等等。雖然這些看上去都是冷冰冰的數字,白紙黑字,但其實它背後是多少人的生死。所以我想您在翻看這些資料的過程中,應該也是滿有感觸的,您最大的感觸是什麼呢?

盛慕真:那就是血腥味。給你舉個例子。中共在鎮反運動當中,鎮壓反革命運動當中,殺了200萬到300萬人。他說,毛澤東說,在他的鎮壓反革命指示裡面說,我殺的就是那些土匪、特務。國民黨哪有二三百萬的土匪呢?或者是特務呢?那些被殺的人,究竟是哪些人?我仔細看了一下,在北京羅瑞卿親自主持的,5月份有一個大殺反革命的訴苦會。訴苦會以後,有221人集體槍斃,我就仔細的來看這221人究竟是何許人也?

結果我一看,它基本上分成三類。一類就是國民黨前官員和中共特務。在這裡面有兩點是需要解釋的。一個呢,這些特務和這些軍官,他們是在鎮反之前,就是在劉少奇搞的鎮反,就已經被抓住了,並且判刑。但是毛澤東又來搞第二次鎮反的時候,他下指令,你要殺多少,要殺多少。那麼這些人呢,就被從監獄裡提出來、加刑,就是加到槍決,立即執行。這樣呢,就達到指標了。他殺人越多越好,這就是毛澤東用「殺」來鞏固他的政權,這種血腥味是非常之重的。

第二條,關於那些所謂的叛徒和特務、國民黨的軍官,這些人當中,其實很多都是高級軍官。這個高級軍官當中,很多都是起義的。以前他們是毛澤東的座上客,現在變成階下死囚。這個變化是非常之大的,而且是怵目驚心的。這個是一個,不僅是北京是這樣,湖南的茶陵縣當時有9個國民黨的將級軍官,都是投誠的,都是政協的。但是在鎮反當中,4個人被馬上抓起來槍決了。另外3個鋃鐺入獄,其中的2個很快就死在獄中。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全國性都有。這些資料,都是在所謂撥亂反正時期, 當地的報刊報導出來的。

第二類呢,也就是那些所謂的地主、惡霸。在北京市裡哪有那麼多地主?地主在土改的時候,就被整得差不多了。問題是誰是惡霸?這個也是有全國性的現象。我查了一些上海地方出的報紙,就發現有很多的所謂的「惡霸」,比如說在北京路某個街道,有一個姓黃的女惡霸,為什麼她是惡霸呢?她做了什麼事情要被抓起來槍決呢?她有兩個兒子,也是身強力壯,到處會打人,這個報紙上的報導就是橫行霸道、敲詐勒索,民憤很高。這樣呢就把這個人也抓起來,作為惡霸槍斃掉。

我們要注意到一點,那個時候正是中共要打入居民區的時間,就是建立派出所、居委會以後對鞏固中共政權是非常有重要意義的。那時正是開始的階段。那麼進去把那些所謂的惡霸殺掉以後,殺一儆百,其他的人也就服服貼貼地跟共產黨走了。你想以後搞計劃生育,也就是街道委員會、派出所這種地方的幹部去搞的,但是這個基礎就是在鎮反的時候建立起來的,也是從「殺」開始。

第三種人呢,很多,就是會道門成員,主要是一貫道。我查了一下,221個人當中,70多人,占37%是一貫道道徒,其中包括2名年輕的、20幾歲的女子。這真是,聽起來是毛骨悚然啊!這就是這三種人。

毛的第一場群眾運動「鎮反」是如何發動的

主持人:那所以其實鎮反是毛澤東建政以後發動的第一場群眾運動,所以跟我們談一下他當時發動這運動的過程是什麼?在您的研究中,您覺得毛澤東為什麽要發動這麼一場鎮反運動。

盛慕真:對,要了解您所提出的這個很好的問題,我們必須回溯,這個鎮反的幾年,其實五十年代有兩個鎮反運動,因為那個時候中共建國不久,很多的地方有反共的民變,那麼中共就稱他為土匪,那個叫剿匪。這一場鎮反運動的其實是軍警為主的,沒有發動任何群眾,軍警為主的鎮壓反對勢力的一場運動,大開殺戒。

奇怪的是在劉少奇組織軍警圍剿所謂土匪的時候,毛澤東是非常的溫和、出奇的溫和。他大講要搞五湖四海要團結非黨的群眾,這個社會主義革命無產階級專政,二三十年內不搞,先搞新民主主義專政。而新民主主義專政就是要建立一個聯合政府。聯合政府就是他在七大閉幕式做的報告的題目。以後北京政權建立它的第一部憲法就是臨時憲法,叫做共同綱領,也是以政協的名義來起草的,所以呢他當時很出風頭。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十月以前,毛澤東仍然堅持這條路線,到九月份他還發了一個文件,就是講關於如何對待起義部隊的問題。他提出要搞五湖四海、要有耐心、要防止左的傾向,為什麼十月份他就轉變了呢?十月份他就開始提倡要大殺,確實沒有很簡單。

毛澤東從他的個性來講也好,從他的馬列主義的意識形態,搞階級鬥爭這個觀念來說也好,他對任何人都信不過,就是他的副手、他的戰友,像劉少奇、林彪都是死無葬身之地。那這樣的一個毛澤東,他怎麼可能相信那些所謂資產階級的民主黨派呢?他肯定不會相信他們。他就要把權抓在他自己手裡,但是他又不能夠當場撕毀剛剛判定的共同綱領,那在政治上那是行不通的。

但是要把新民主主義的政權轉變為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的政權,他用的辦法就是發動群眾,搞鎮壓反革命運動,你把那些原來是聯合對象的人物,現在把他們轉成鬥爭對象、鎮壓對象,把這些人都殺光了,那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鎮反」中鎮壓的反革命到底包括什麼人?

主持人:那跟我們進一步講一下,那他說要大殺以後,它中共是用什麼樣的名義和手法去殺戮?那這個波及的範圍有多廣?

盛慕真:那個是中共這個搞鎮反是一桿子到底。毛澤東下達指示,一層一層往下壓殺人指標。那麼一般的老百姓,是不是被圈進來呢?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你像在街道裡,就是他要抓住的一塊,但最主要的因為在街道那就是一些家庭婦女,沒有工作的,男的白天去上班了。上班的地方,就是毛澤東的重點對象。就是基層的廠礦企業、學校還有商店,所有城市的單位都是毛澤東搞鎮反的重點。為什麼呢?他把這些人口掌握住了以後,才能夠把他的政權鞏固起來。

舉一個例子,在上海印染廠有一個職工,姓陳的女職工,她以前是工會成員,但是那個工會呢,中共叫它是黃色工會,她曾經參與過一個,開除另外一個職工的這個決定的過程,所以人緣也不是很好,同時她又有很多的所謂發牢騷、對現實不滿的這種舉告、密告。那些你人緣不好同時強頭倔腦的,你就變成了整治的對象。結果判了她死刑。一個工人啊!但是這種不是一個個例。

我看到它的另外一個上海鐵道局的一份資料,有一個開了40年機車的老司機叫陳阿宏,他也是一個不買帳的人,非常耿直。結果他被指控曾經參加過正氣社,這個正氣社大家都沒有聽到過,他被指責為國民黨的外圍組織。其實它也沒有證據,他也不承認,但是你有政治歷史問題,那就糟糕了,不管它能不能證實他有這麼一筆帳給記在你的個人檔案裡面。所以鎮反一開始,他就被列為重點打擊對象,儘管你不承認也沒用。

還有很多人控告他,控告的什麼名堂呢?就是說他不滿意的時候發牢騷,同時開快車。什麼叫快車?多少速度是快車?也從來沒有記入在他的檔案裡我查,我仔細看了一下,沒有事故的記錄,他也被判死刑,最後改判10年徒刑。他已經是60多歲的人了,開了40年的車,老工人就是性格耿直。所以它所要殺的人物,被殺的人物都是一般老百姓。但是在另一方面它首先要發動積極分子,黨支部書記、黨委書記、基層幹部的。它用的一步就是學習用的,學《毛選》、學《社論》、學中共的文件來統一思想。

同時中共的黨組織就招集所謂的積極分子,在背後策劃哪些人應該是重點、哪些人我們掌握什麼材料。所謂的材料,我看他們列出的表格所有所謂的「黑五類」,有歷史問題的、有現行問題的、對現實不滿的,完全都沒有一個標準,沒有法律的依據。隨便什麼都可以套上去。有一個廠,他的政治情況表,當中還註明了為什麼這個人是「黑五類」,你就看到他有收聽電台、短播、聽美國之音,就是反革命,現行反革命罪。同時有港台關係,特別是如果你的香港的親戚給你寄來什麼東西,你要顯耀一下,其中有一個人就說美國製造的東西就是比蘇聯好,就說這麼一句話就給報告上去,這個人就倒楣了。

就是這樣來進行所謂的排隊摸底,然後這個是學習階段準備好了,接下來就是所謂的「批評與自我批評階段」。你學習了以後要聯繫思想、聯繫實際,你有問題的你就要交辦。所謂的「批評與自我批評」實際上就是自我坦白和激發鬥爭的同義詞,這是第二階段。因為它末後已經策劃好了主要的攻擊對象是誰,領導這些人自己來做自我批評的時候,總是過不了關。最後說你態度不好、交代不徹底、抗拒交代,就是處理從嚴。很多人就建議,被黨支部書記建議:抓!就像陳阿宏這個人一樣。所以這個過程就是血腥味非常重,而且它是無法無天的。

毛的群眾運動打碎了中國人的人倫道德

主持人:所以是不是可以說毛澤東其實這個鎮反運動就是在社會各階層,然後挑出一些人,其實並不是因為他們是跟國民黨相關,主要的可能是社會各階層的就像您說的百姓。他是不是一個目的是要用殺人來立威?另外一個是要發動群眾鬥群眾?

盛慕真:對,它的群眾運動實際上就是挑動一部分群眾去鬥另一部分的群眾。所以如果你的個性不是很耿直的,而且是看風駛舵的,那你就一定要去討好黨支部書記,並且表示你的革命性跟黨走。怎樣表示呢?舉報你的朋友、舉報你的同事甚至親戚、父母也包括在內。所以當時的報紙上有很多所謂父親被兒子舉告,女兒帶著公安部隊去抓父親,這種報導到處都是。就把以前的仁義禮智信就完全拋棄了。

這個道德觀就是共產黨的道德,為了求生存很多人不得不這樣做。但是他們做了以後就像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我也看到有些紅衛兵帶著其他的造反派去鬥自己的父母,到最後他們精神上都有毛病。

主持人:是,而且像您剛才說的它殺害了200萬到300萬,但是它不只是殺這個,它有三類叫關、管、殺,所以聯合起來那就人群更龐大。

盛慕真:對,它有三種處置辦法。毛澤東說:「鎮反的時候我們殺了100萬,其實遠遠不止100萬。我們關了120萬,還管了120萬。」管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管制對象。它監獄都滿了,所以這些人就不關起來,但是管制起來。這些人就是反革命,在人民群眾的身邊的反革命,那個日子也很不好過。

主持人:因為這段歷史我覺得很多人都是不知道,像您剛才談到的很多細節真的讓人開始有點了解,中共是怎麼樣一步一步地不但是在肉體上摧毀人。在精神和道德上、在傳統文化上,它用這種方式去把人的道德摧毀,然後就是用這種方式,反正就讓它能夠去在群眾中去發動群眾。那您覺得鎮反運動它給下面的其它的運動有什麼樣的影響?對下面的其它的運動。

盛慕真:其實第一個毛澤東發動的毛式群眾運動,為後面歷次的運動都寫了一個模式,都創造了一個模式,以後就是依樣畫葫蘆。他是1950年近年底發動的鎮反運動,一年以後1951年年底他又搞了三反運動。在三反運動開始時,他就發出指示,搞三反就像搞鎮反一樣的大張旗鼓、一樣的發動群眾。所以程序、經過、甚至是這種罪名也都是一樣,很多地方把三反同鎮反的第二期結合在一起。鎮反實際上變成了一個永久性的中共的運動,它有一個五年計劃,五年當中哪一個單位、哪一個地區要搞出多少反革命。

主持人:我插一句,盛教授,三反是反貪污⋯⋯

盛慕真: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這個三者怎麼把它連起來搞一個運動,完全不搭界的。他要把這三者聯繫起來,實際上也是要發動群眾,因為你人數少了它搞不出聲勢,所以它要把打擊面擴大。到後來三反搞不下去了,因為當時的生產、貨流都停滯了,大家都去打老虎、搞政治運動。沒人管生產,最後鄧小平、陳雲這些人就把以下這些情況收集起來報到毛澤東那。

毛澤東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他怎麼做?他不承認錯誤的。他把這個三反就推給了劉少奇,他就跟劉少奇說,以後有關三反的文件,由你來處理。他就這麼不了了之了。毛澤東一走,他一甩手三反就停止了。五反很多地方都沒有開始,就停止了。這就是三反、五反的真相。

忘記歷史必然重蹈覆轍

主持人:您現在這本書已經出書了,已經發布了。那麼您心目中這本書的讀者是哪些人呢?另外您希望讀者看了您的書之後有什麼樣的收穫呢?

盛慕真:我想任何對中國問題感興趣的,特別是對現狀感興趣的,都可以從我這本書裡來吸取一些什麼東西。我以前也說過, 忘記歷史的人就必然要重蹈覆轍的。我看了昨天天安門紀念中共百年大慶,使我想起了兩件事情。

一件就是我親身經歷的,1966年我在天安門廣場,成千上萬的紅衛兵接受毛主席的檢閱。那個時候毛澤東也是在城牆上向下面揮手,而下面這些年輕人熱淚盈眶、狂呼口號。這是什麼東西呢?這就是造神的開始,毛澤東就變成一個神了。這是他的超凡權威達到了巔峰了,接下去的就是所謂的十年浩劫,沒有一個人能夠逃的了。是不是?

主持人:是。

盛慕真:第二件事就是我想起有一次我在德國,我去訪問了納粹的廣場。在那裡希特勒每年開一個巨大的會議,成千上萬人有的穿著納粹的制服,有的穿著一般人的制服,也是一樣狂呼口號,到最後就是二次大戰。這就是個人成為一國之主、一黨之主,這個後果是不堪想像的。所以這就是我想有人要看我的書的話,應該能夠從歷史上吸取教訓,防止倒退。

主持人:是,非常有意義。所以就是說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但是我想以史為鑒首先得了解真實的歷史。所以我覺得就是所有的這些努力,其實都在還原一個被中共扭曲和抹殺的真實歷史,那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這些歷史,也希望感興趣讀者能去看您的書。那您的書,很快問一下如果讀者感興趣要怎麼購買呢?

盛慕真:它是台灣的聯經出版社出版的,他們有一個網站。我還沒有拿到這本書,但是我在澳洲的以前的一個學生,現在在那裡教書,他已經買了。所以現在郵寄也很方便。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盛教授今天來跟我們分享這麼寶貴的史料和您的研究。我想觀眾朋友一定也非常有收穫,那謝謝您。

盛慕真:謝謝方菲,謝謝觀眾。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我們也是下次節目再見。

方菲訪談頻道:
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訪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方菲時間】神探李昌鈺(下)
【方菲時間】永遠的貴族—俄國伯爵夫人專訪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從三星堆看史前文化
《方菲訪談》胡平:父親在「鎮反」中被害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河南報302人遇難?為何資料不公開
【遠見快評】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戰 中共死結難解
【時事縱橫】多地疫情爆發 甘肅逼僧人還俗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