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上海电气丑闻背后多少党政军老虎?

人气 4356

【大纪元2021年08月12日讯】近期,中国股市掀起了由老牌国企上海电气引发的“专网通信业务”爆雷潮。接下来,这一“雷点”还会随着上市公司中报的披露而陆续显现。但即便不再统计后面爆雷的其他上市公司,仅目前整个A股市场受影响的资金规模,已经被指这或许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骗局。

截至8月初的公开报导显示,从5月30日上海电气“首雷”开始不足2个月,据不完全统计,已有16家上市公司踩雷专网通信业务,涉资接近1000亿元,财务损失已超240亿元。此外,波及金融机构的巨额坏帐仍不知其数。而串起A股这波专网通信爆雷潮的关键人物名叫隋田力

若根据近月来相关媒体的十多篇调查报导,可以梳理出案情重点如下。

隋田力是如何做局的?交易链条大致是:(上游)隋田力控制的供应商──上市公司──(下游)国企客户(再销往的层层下游也是隋田力指定的,而产品的最终去向无人知晓,换言之,相关合同未必都货真价实)。

上、下游结算模式基本是:预付100%、预收10%──上市公司接到国企大订单,只收取国企10%的订金,并按合同要求向隋田力控制的供应商采购原材料且100%全额支付货款。

套利路径是:隋田力以上市公司为中介,通过供应链套利国企。或更贴切地说,国企的资金,借助上市公司平台以预付货款的方式流向隋田力控制的公司,若干时间之后,供应商或其关联方以销售回款的方式回流上市公司。与此同时,上市公司通过该等交易做大了营业规模,使得其市值上涨,方便炒作股价割韭菜,同时大额应收账款转向金融机构进行表外融资。至于早早拿到100%预付款的隋田力阵营,自是稳赚不赔。

可是一旦上游供应商失联,或者下游客户拒付尾款,上市公司就成了冤大头。于是有报导称,隋田力合谋国企“坑”上市公司。但事实上,上市公司未必无辜。隋田力操盘的“专网通信业务”并不新鲜,这属于融资性贸易或供应链融资的典型表现,根据现行监管与相关法律包,乃至中共对国企的内规,都是禁止融资性贸易的。

也有报导称,隋田力一己之力居然能使10多家国企共进共退。其实有句中国成语是这么说的:“狐假虎威。”以下用3家公司为代表略为说明。

如作为中介的上市公司,“首雷”也是损失金额最高的上海电气,在2015年专设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上电通讯),进行“特殊通讯设备”业务,被认为是这一系列事件源头。上海电气在上电通讯持股40%,隋田力是最终受益人,目前尚未被曝光的一名上电副总兼着上电通讯的一把手。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21日,上海电气(持股51%)、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持股49%)合资成立了与上电通讯一字之差的“上电通信”。据《证券日报》文章指,2020年12月份以来,上海电气陆续向上电通讯提供80亿元借款。上电通讯所有的应收账款质押、转让(保理)及动产抵押等,全部发生在上电通信成立日以后。据知情受访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这应该是个‘白手套’的套路。”

再如作为背书角色的下游国企,媒体披露已有10多家,个个来头不小,大多为背景雄厚的国企,央企子公司也有。如出现频率最高的五大下游客户:富申实业、普天信息(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中央直管)、首创集团(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北京国资委100%持有)、环球景行(重庆市国资委全资持有)、航太神禾(中国航太系统科学与研究院持股50%,隋田力控制的公司持股50%,中国航太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总会计师王玉军兼任航太神禾董事长)。

特别关注富申实业,是此次专网通信业务网多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客户,也是拖欠上市公司货款较多的下游客户,但该公司却显得极为神秘。有报导称富申实业是专网通信业务网下游唯一的民营企业。不过,几家上市公司曾在公告中称,富申实业属于“上海市政府第五办公室”下属全资单位,性质特殊。如*ST华讯(华讯方舟)董事会在2020年7月2日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写着:“由于富申实业公司属于上海市政府第五办公室下属全资单位,其性质特殊。保密等级较高。”

还有媒体记者就“上海市政府第五办公室”联系上海有关单位,得到的回复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否认了第五办公室的存在。

然而,北京招聘平台“BOSS直聘”为求职者提供2021年富申实业公司招聘网页显示,公司简介:富申实业公司系国家商务部(原国家外经贸部)批准成立,专业从事进出口业务的国有企业。(曾用名:上海富申国际贸易公司)。股权信息: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五办公室100%持股。另据网上查询,有相关信息显示“广东省政府第五办公室,简称五办,是情报部门”。富申实业的实控人究竟是谁?“上海市政府第五办公室”究竟存不存在?

最后要看作为上游核心供应商的上海星地通公司,是上电通讯(及上电通信)第二大股东。查询上海星地通实控人隋田力的公开信息显示,隋田力曾在军队、公安通信部门任职,具有信息通信应用领域30年工作经验。隋田力自军队退役后,在江苏省政府干了4年公务员,1998年11月下海经商创办上海星地通,星地通早在2007年往来次数最频繁的华讯方舟(如今*ST华讯)的客户都是背景深厚的军工企业。近年,上市公司新宏泰相关收购公告曾提及,星地通的财务资料因为“申请军工涉密资讯披露豁免”而未予披露。

值得一提,在上海电气爆雷前夕,上电通讯被转移80亿;隋田力的上海星地通4月还在上海竞得一工业地块;16家上市公司数百亿预付款也都流向隋田力关联方,上市公司即便踩雷也靠“国企客户应收账款”在二级市场获利或从银行获得ABS资产包融资。唯有这些上市公司的上百万惨遭闷杀的股民,成为了最终的替罪羔羊。

众所周知,“国企姓党”,这次涉事的国央企之多以及背景雄厚,算是罕见。还有“上海市政府第五办公室”是否为富申实业的股东?有报导称,目前爆雷16家公司最起码有一半有军工资质,都有驻公司军代表,难道这些驻公司军代表不知道隋田力所谓“专网通信项目”纯属编造吗?更有舆论疑问,难道隋田力当年部队同僚如今位居军中高层?

从现有公开信息看,隋田力本身并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是“专网通信业务”整个交易链条上很可能卧藏着涉及党政军的大大小小的“虎”?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上海电气涉嫌违规被查 市值600亿
董事长郑建华被查 上海电气与江派关系密切
上海电气总裁黄瓯跳楼自尽 妻曝其死亡细节
上海电气总裁之死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近平卧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机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新闻看点】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灾害危机出现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微视频】粮价涨多少?美国争论中国关税
【横河观点】拜登东亚行 美50参议员挺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