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河南洪灾调查 习两亲信要中枪?

人气 4325

【大纪元2021年08月03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2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3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中共国务院调查成立调查组,搅乱河南“庆功”晚会,习近平2亲信要中枪?美国会最新报告称武汉实验室泄毒赵立坚提前攻防难奏效。

S(Sydney):8月2日,河南发布水灾最新遇难人数,骤然升至302人,其中郑州292人,中共国务院宣布成立调查组要“问责渎职”。这打乱了河南省委组织的“庆功”计划,还有人说习近平的亲信首先会被追责。

Q(秦鹏): 美国时间周一(8月2日),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发布了关于新冠病毒的最新报告,称大量证据显示其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有关,并且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泄漏,中国工作组主席麦考尔更指,中共掩盖的疫情,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灾难。那么,这份报告有哪些独家内容首次披露呢?上周末,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刚刚指责美国泄毒。

河南突然提高死亡人数

S:8月2日,中共河南省当局提升突然蹊跷地,大幅度提高了水灾遇难人数,同一天,中共国务院宣布成立调查组,要调查河南郑州在7月20日的特大暴雨灾害的应对过程,并称将对“失职渎职的行为”予以“问责追责”。

事发突然,这背后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又会导致中国政局发生什么变化呢?我们今天来分析一下。

Q:当天,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通报,称7月16日至8月2日12时,河南省共302人因灾遇难,50人失踪。

在人员伤亡最严重的郑州,市长侯红公布,至8月1日18时,全市共292人遇难, 47人失踪。其中,因洪水、泥石流遇难者为189人;因房屋倒塌遇难者为54人;因地下室、车库、地下管网等地下空间溺亡者为39人。

S:最新的这个数据中,称地铁5号线遇难14人,京广隧道遇难6人。

河南省当局,上一次更新死亡和失踪人数,还是在7月29日,当时是宣布河南全省在这次水灾中的死亡人数已经到99人,另有5人失联。

时隔四天,当局突然大幅调升遇难人数到302人,而且几乎全部集中在郑州市,让外界感到有些蹊跷。

Q:根据河南省政府新闻办,截至2日12时,河南全省共有150个县(市、区)、1663个乡镇、1453万人受灾。全省房屋倒塌有30106户,共89001间房屋;农作物成灾面积872万亩,绝收面积380万亩,直接经济损失1142亿元人民币。

国务院成立河南水灾调查组

S:就在河南省当局更新水灾死亡人数几小时之后,中共党媒发布消息,中国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由应急管理部牵头,对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会聘请专家提供调查工作的技术支持。

中共新华社报导称,为落实习近平关于防汛救灾的指示,和李克强等领导的批示要求,国务院成立该调查组。还说:“调查组将依法依规、实事求是、科学严谨、全面客观地对灾害应对过程进行调查评估,总结灾害应对经验教训,提出防灾减灾改进措施,对存在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依规予以问责追责”。

河南省正准备庆功会

Q:同样是在8月2日,中共河南省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党委收看防洪减灾的特别节目“出彩河南人”《一起扛》专题节目。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中共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打乱了河南省省委“丧事喜办”的节奏。

S:不过,我注意到这个只是一个党史学习小组发布的通知,为什么会被认为是河南省委的庆功计划?

Q:不要小瞧这个小组。

中共体制内有一个特点,就是大事看小组,历任党魁喜欢用各种党委成立的小组,来协调党政军警特各部门统一工作,比如,毛泽东成立中央文革小组打乱国家原有的正常运作秩序,还号称要砸烂公检法。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用“610”小组,在胡温时代垂帘听政也是用一系列小组,名退实不退。

到了习近平时代,在集党、政、军三权于一身之后,还不辞劳苦地亲自担任各种小组长,因为中共的权力机制就是通过这些小组来运作的。只是之前不为人知,到了习近平时代因为权力分裂,被人们茶余饭后当故事聊才曝光出来。

至于这个党史学习小组,其实是因习近平强调要学习党史,所以各省市跟风成立的,在河南省,是省委书记担任组长,17位省直部门主要负责人任成员,成立的省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所以,这个小组的决定,实际上就是河南省省委的决定,它们要丧事喜办。特别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

S: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们的节目中还就报过,河南省在7.20水灾的第三天,就在排练庆功晚会了,我们还独家挖掘出,他们彩排的那首诗,写了什么“雨水慢慢停了,积水也在消退”等等的。网友用八个字评论:“尸骨未寒,赞歌已响”。像官媒报导一样,遇难者和受灾者,一字未提,却歌颂“抗洪救灾”。

不过我们看到现在这样一来,河南省委和省政府、郑州市委和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们,要开始寝食难安了,庆功宴摆不成了,还可能会被追责。

Q:是。

习近平的两个亲信可能中枪

S:网上有人说,习近平的两个亲信,河南省省委书记“楼阳生”,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这两个之江新军成员,可能会中枪,不仅可能被追责,还可能会影响仕途。

Q:楼阳生和徐立毅都是之江新军的人马,到河南去是镀金,丰富履历,准备20大提升到政治局、中央委员的。他们两个在这一次水灾中,显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比如,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是杭州大学地理系地理专业毕业,还曾做过宁波市水利局长,按理说对治水应不陌生,但他这次在郑州雨灾的表现,却“大失水准”。

据说,这次雨灾发生前,楼阳生上周曾召开全省防汛工作紧急视讯会议,已经有所准备。徐立毅召开相关会议,就全市的防汛工作提出“五不”目标,包括“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和“重要交通不中断”等。

我们知道,正是“五不”目标中的“重要交通不中断”迷思,影响地铁站及早关闭的决定,结果酿成至少14人死亡的惨剧。

S:我们注意到,大陆今年是新官上任灾祸多,比如中共甘肃新书记尹弘上任两个月,当地就发生越野马拉松死人事件。这次河南遭遇大雨灾,省委书记楼阳生也是6月初才上任。

水灾后,上周一,中共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抗洪抢险救灾和防汛工作视频会议的时候,就说紧急情况下,除特殊行业外,果断停工、停学、停业;对城市地铁、隧道等要有保障安全硬措施,“宁可过一些,该停就停,该封就封”。之前,浙江省委书记和浙江省省长的讲话,看起来也是暗讽河南省做得很差。

你认为楼阳生和徐立毅会被免职,或者被处分吗?

Q:现在说他们会被处分,我觉得还有点早。因为中共成立调查组,有时候并不是为了追责,可能还是为了洗白。比如,我们知道,去年李文亮被训诫、染疫、身亡,全国老百姓民情汹涌,中共派了一个调查组去武汉,结果怎么样?认为武汉当地做得很好,只是拿派出所的两个小民警装模作样地批评一下,说他们训诫不当,应用法律程序错误。但是,有没有任何的处罚。

当然,这一次河南水灾死亡这么多民众,可能会有替罪羊出来,但是我觉得楼阳生可能会被死保,徐立毅可能要遇到麻烦了。另外,地铁部门救援不力等等,也会受处罚。

中共成立调查组或三个原因

S:之前,中共中央宣传部门和水利部等等,都把这一次的水灾定性为“千年不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的灾难,显然是准备甩锅老天爷了,你觉得为什么现在还要成立调查组?

Q:我觉得可能有三个直接原因:

第一是伤亡太惨重了,中共官方说302人,很多人分析真实的死亡人数可能是几十倍也就是至少几千上万人死亡,包括对现在京广隧道和5号线地铁死亡的人数,网民也普遍不信,认为可能有上千人,5号线地铁沙口路站的花海,就是民间质疑和不满的一个最直接的表达;

第二个原因,是当地气象部门,很早就甩锅了,把他们跟河南省书记和郑州市委书记等领导写的气象预报,红头文件,通过大陆的媒体泄露了出来,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要求停业、停工,所以这个领导责任需要有人去承担。

第三个原因,是这一次郑州市民的大面积反抗,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郑州花海,但是我相信,不满的人还有很多,京广隧道开车的和地铁的人亲属里面,可能也有很多是官员等既得利益集团的亲朋好友,这些人也会通过各种方式,去向中共高层施压,要求追责。而河南省这一次在国际上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德国之声、CNN等记者在河南遭到围堵,也把这一次灾难扬声国际。中共当局,也想通过调查给外界一个交代。

S:就是说,中共高层这一次调查,是被迫的,可能有洗地因素。

Q:是。我注意到这一次调查虽然是中共国务院组织的,但是应急管理部牵头,从规格上看也不够高,前面我们看到震惊全国的特大灾难处理,2011年温州7.23高铁出轨是时任副总理张德江负责,去年的武汉疫情是副总理孙春兰挂帅,这一次很明显相对低调。我因此认为楼阳生可能不会有问题。

S:我们会继续追踪河南水灾调查事件,看事态发展,然后及时和观众朋友们来汇报和做出我们的分析。

美国会报告:武毒所2019年9月已泄毒 多项重磅证据曝光

S: 我们再来关注一下病毒溯源的最新进展,今天,美国众议院众议院中国工作组,公布了病毒溯源报告的更新版。结论是直指“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病毒起源,并且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泄漏。

Q: 中国工作组主席麦考尔(Michael McCaul)更指,中共的掩盖疫情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已导致全球超过420万人死亡,近2亿人确诊,同时完全打乱了全球的经济和社会秩序。他呼吁美国政府全面调查。

那么,这份报告有哪些独家内容首次披露呢?上周末,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才刚刚指责美国泄毒。

S: 现在,病毒的来源有“自然起源说”和“实验室泄漏说”两种论调。报告是表示,“自然起源说”由于找不到动物宿主而无法成立。不过却看到,中共官方鼓吹“自然起源说”,又努力混淆、隐藏和销毁可能导向“实验室泄漏说”证据。

报告列举了很多例子,还说有很多证据显示,病毒且早在2019年9月就泄露了。比现在大家所认为的11月,提早了两至三个月。

首先,2019年9月12日夜间,武汉病毒所突然将其所管理的病毒数据库和样本数据库下线。

Q: 这个数据库的下线背后疑云重重,去年5月,外界发现这个数据库被删除,而从网上武汉病毒所的专家的文章中看,数据库包括他们研究小组长期积累的病毒病原体的样品和数据,以及“自然起源说补充了国际上发布的权威数据””。其中列出了22,257个样本。

中共方面给出的解释是解释,这个数据库突然下线的原因是“众多员工的工作邮箱和私人邮箱收到大量恶意攻击”,但却不公开完整档案予以证明。而外界后来发现,武汉病毒所说是2019年12月下线的,但是实际上是9月12日。也就是说,他们对下线的时间也撒了谎,那么当然大家就更怀疑他们的下线的原因了。

S: 报告还指出,武毒所数据库下线的同时,在2019年9月和10月间,武汉的卫星图像显示,在武汉病毒所总部附近的当地医院,车流量和停车场的车子数量显着增加,医院就诊人数显着上升。另外,根据当时武汉的百度搜寻引擎资料,搜寻“咳嗽”和“腹泻”等,类似新冠病毒症状的人数也异常增加。

Q:这显示,当时感染类似新冠病毒、到网上查询信息和到当地医院就诊的病人大量增加了。那么,当时他们感染了什么病呢?

S: 还有一个最新曝光,报告显示,在2019年7月,疫情爆发前几个月,武汉生物安全实验室突然花费150万美元,要求为一个运行不到两年的研究设施,进行空气安全和废物处理系统的重大改造。

Q: 一个刚刚运行不到2年的设施按理说不应该进行重大改变的,所以当时发生了什么需要招标改进空气安全和废物处理呢?我们知道病毒实验室的废物包括实验动物,而外界一直有说法,武汉P4实验室对于实验动物处置随意,很多被卖到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目前,中共当局为何发布这些招标并不清楚,也不确定何时或者最终是否动工。不过“让人怀疑,这些系统在COVID-19爆发前几个月的运作情况”。这种罕见的举动,让外界怀疑,中共可能早知病毒泄漏。

S: 报告提出对武汉病毒所安全性的担忧,还援引了美国国务院泄露出来的电报内容,显示早在2018年,美国外交官就曾发电报,警告武汉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室存在安全隐患。

今年4月,《华盛顿邮报》首先对电报内容报导。

据报导,2018年,美国官员在访问完武汉实验室后,曾发两封“敏感但非保密”的外交电报回华盛顿。警告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缺陷。

其中一封电报写道,“实验室进行对于蝙蝠冠状病毒和对其存在人类传播的风险的研究,可能引发类似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那样的全球流行病”(the lab’s work on bat coronaviruses and their potential human transmission represented a risk of a new SARS-like pandemic)。

Q: 众议院中国工作小组主席麦考尔在声明中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当时正进行(病毒)‘功能增益’的研究,而且我们知道是在不安全的状态下进行的。”

S: 另外,报告还提到,2019年10月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9000名他国人员入境中国,后来许多参赛选手带着类似COVID-19的病症回到自己的国家。因此,运动会可能是更早的病毒传播中心。

Q: 麦考尔报告提到,2019年10月武汉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许多参赛选手都出现类似COVID-19的病症。因此,报告怀疑世界军人运动会可能为更早的新冠病毒传播中心。这个时间点,就和武汉当地当时的类似新冠病毒症状的搜索和就医,吻合起来了。

而且,我们知道,中共自己在世界军人运动会举办之前,曾经有离奇的防范新型冠状病毒的演戏。所以,是不是中共当时已经知道了感染,才做出预防?而且,赵立坚去年3月还说是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的,但是当时,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曾指出,这5名外籍运动员所患的输入性传染病均为疟疾,该病是一种蚊虫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以及食欲不振,因此“这都是不需要辟谣的内容”。——这反而似乎证明,中共自己做贼心虚,所以才倒打一耙。

S: 以上种种证据,显示病毒早已泄漏,中共还掩盖。

中共最近举动不寻常

Q: 从中共最近的举动来说,也是非常不同寻常。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6、27日,都把矛头对准了美国马里兰的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上周末,29日例行记者会上还火力全开,痛批美国是病毒扩散国、病毒隐瞒国,还大搞“溯源恐怖主义”。

不过,当时塔斯社的一个提问,看起来是打脸了赵立坚。塔斯社记者问:中方援引国际研究者称,人工合成病毒以及实验室泄漏都是阴谋论。同时中方又呼吁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请问“溯认为实验室泄漏是阴谋论”和“溯呼吁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否相互矛盾?

当然赵立坚诡辩说,美方剑指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实验室,他们所称“病毒实验室泄漏”指的是“武汉实验室泄漏”。但是,这显然和中共之前的表演完全不一样。我们知道,去年2月的时候,中共武汉病毒所的长期合作伙伴达萨克,还找了一大群专家在《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一切认为病毒是非自然起源的说法都是阴谋论,中共如获至宝,大肆宣传。

S: 麦考尔的报告最后还呼吁“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达萨克(Dr. Peter Daszak)到国会出席作证,麦考尔说他讲话前后不一致,“他的一些声明在某些情况下是他明知错误还公然发表的”。

Q: 根据已公开的电邮记录,美国国家卫生院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通过达萨克所领导的“生态健康联盟”向中国提供了9项资助,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而过去15年来,达萨克一直将此资助部分用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达萨克和中共的合作和关联使他成为溯源调查的焦点目标。不过过去几个月来,达萨克一直相当沉默低调。当然,我们之前的节目中,对于这个萨达克有很多分析,他对武汉病毒所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但是拚命帮助掩盖。

S: 是,他现在也被联合国资助的《柳叶刀》(Lancet)病毒调查委员会除名了。

这次这个报告大家很关注的一个,是报告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相关的研究人员,包括美国科学家在内,有能力修改病毒基因且不留下任何篡改痕迹的能力感到担忧。

报告举了美国科学家巴里克(Dr. Ralph Baric)为例说,早在2005年这位美国科学家就协助创造了一种不留下基因修改痕迹的方法。

报告说:“在2017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也能做到这一点了,这清楚表明,科学界声称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为的,因为它没有基因修改标记,这个说法不诚实”。

Q: 报告还引述了巴里克博士2020年接受意大利媒体访谈时的说法,他说“你可以在不留痕迹的情况下制造病毒。然而,您想寻找的答案只能在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

S: 是否基因改造过,当然现在是持保留态度,因为就算不是基因改造的病毒,也可以从实验室泄漏,两者不冲突。不过就算不是实验室泄漏,中共隐满疫情的作法也已经是罪行了。

Q: 是。所谓的实验室泄漏理论是指病毒从武汉科学实验室出现的想法,要么是由于一系列失误和松懈的安全程序,要么是中国政府和军队的篡改。所以,这个不矛盾。

S:中国工作组主席麦考尔这次在声明中说,势必要让中共为其掩盖疫情的行为付出代价。“包括国会通过立法,制裁参与掩盖行动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和中国共产党官员。”他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掩盖”。

现在,美国情报部门正在就病毒起源进行调查。拜登总统要求情报机构在8月24日之前向白宫提交报告。

Q: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实是)中国政府并不透明,最初没有完全配合世卫组织的调查,而且最近还暗示它将拒绝在后续行动中进行合作。这实属非常不幸。”

民主国家防务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鲁杰罗(Anthony Ruggiero)说:“拜登政府已经通过利用外交手段,试图敦促中国合作;他尝试过的管道包括世卫组织、七国集团和其它国家。但他们(中共政权)已经给了我们他们的答案,他们的答案是否定的。”

鲁杰罗认为拜登政府应该阐明如何强迫中共合作。

S:麦考尔议员呼吁对中共实施制裁。他强调,这场疫情势必要让中国(共)为其掩盖行为付出代价。

他说:“这将包括国会通过立法,制裁参与掩盖行动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和中国共产党官员”。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郑州书记被轰下台 中共提2清单遭讽
【秦鹏直播】美再发现中共核武库 台曝最大共谍案
【秦鹏直播】拜登警告中共 粉红出征惹怒日本
【秦鹏直播】广州再现惊魂一幕 南京甩锅闹4笑话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有冇搞错】首富算什么!中国有270个马斯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