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美媒爆猛料:病毒溯源调查重磅内幕

人气 34561

【大纪元2021年08月26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8月25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实验室泄漏”证据呈压倒性,为何病毒报告仍传“令人失望”;塔利班公然给美军划红线;美媒曝猛料:差点指控中共研发生物武器

昨天是一个大日子,因为这是拜登此前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对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进行为期90天的溯源调查期限到期的日子。

其实可能大多数朋友都和我一样,对这个报告并没抱有太大希望。毕竟此前的节目中,我们就讨论了CNN引述知情人的报导,当时传出的风声就是很可能不会得到明确的结论。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了这个倍受关注的问题,她说历时90天的病毒溯源调查在星期二按时结束,但是调查结果将首先向拜登报告,并不会完全公开。大众可以看到的版本不会是完整的报告,并且可能还需要等几天才能公开。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份报告可能带来的影响,包括拜登政府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一个失策,这些事件对拜登政府意味着什么。此外,《华尔街日报》今天又很巧合地爆出了有关病毒溯源调查的一些让人扼腕叹息的内幕,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哪些文字背后的东西?

好的,请朋友们点击文字介绍中的链接,到Youmaker观看今天节目完整影片,YouTube这个平台,我们会晚些时候再发布。

美调查报告可能没有明确结论

这份报告的内容,已经有多家媒体报导了一个概况。最先报导的是路透社,他们引述了3名政府官员和一名熟悉调查情况的人士的说法,称最近几个月来,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中共病毒在野生动物中有过广泛的自然传播。

此外,报导还表示,由于中共阻碍了早先在当地收集关键信息的努力,所以他们并不期望调查会得出明确的结论。

这听起来会比较令人失望,但也不能说毫无意义。因为有官员说,报告可能会指出下一步进行的其它调查的方向,包括对中共提出哪些要求等等,而这些要求很可能会进一步加剧美中之间已经非常紧张的关系。

而另一家叫做“国家评论”的媒体则报导说,尽管由最好的特工、分析师和病毒专家集体提交的报告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报告中指向实验室泄漏的间接证据现在是压倒性的。

总的来说,这些信息都非常模糊,我们唯一比较明确的就是不会有明确答案,也就是说依然是自然来源和实验室来源两种可能并存。

回原点:源于自然和实验室的可能性同时存在

那么可能有朋友会问,此前CNN不是报导了一条独家新闻,说情报机构已经通过某种尚未公开的方式获得了武汉病毒所的病毒基因数据库吗?

是的,这是CNN在三周前的8月5日报导的,当时文章还特意提到将这些数据转换成有用的信息带来了一系列挑战,尤其是需要足够熟练的科学家来解读复杂的基因测序数据、还要拥有适当的安全许可,他们还需要了解中文,因为这些信息含有大量专门的中文词汇等等。

这就带来一个焦点问题:这个数据库解密出来的信息,究竟起了多大作用?

就目前各方透露的信息看起来,一个基本肯定的结论是,至少到昨天拜登拿到报告为止,相关的挖掘并未拿到可以对病毒起源一锤定音的直接证据,所以看起来似乎还是停留在90天前的原地:源于自然和实验室的可能性同时存在。

天平明显大幅向实验室泄漏方向倾斜

但是不是说这些挖掘就没有意义呢?当然也不是。至少,这两种可能性的比重还在继续变化,天平明显在大幅向实验室泄漏的方向倾斜。

从某种角度上看,现在拜登政府的处境有几分像当年那个辛普森杀妻案的检方:在经过几轮的控辩较量之后,全世界都相信辛普森就是凶手,但偏偏就在最关键的证据上受到干扰,无法搞定。

当然,这个例子不是那么很恰当,毕竟辛普森最终是逃脱了指控,而现在只是暂时陷入僵局。但至少就目前的挖掘力度,美国可以说差不多就处在最后一公里的位置。接下来最关键的,就是看拜登政府有没有魄力让中共交出关键数据。如果中共坚持不交,还继续反咬,拜登政府有没有胆识对中共施加实质性的压力。

这个难度是不小的。因为迫使中共接受调查的背后,几乎可以肯定将出现制裁与反制裁以及其它各方面的博弈,中美关系在短时间内急剧恶化直线下坠是大概率事件。这种恶化会到什么程度呢?会不会达到引发中美关系全面坍塌,乃至最后爆发局部冲突呢?

这种可能性是不完全排除的,那么这又带来一个问题:拜登政府有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吗?或者说有这样的勇气吗?我个人不是很乐观。

塔利班对撤离期限划红线 美国为何同意?

为什么不乐观?这就涉及到昨天另外一条重要的新闻:塔利班对阿富汗撤离期限划红线事件。

就在昨天,拜登正式确认,美国将按计划在8月31日前撤离阿富汗。他还发出警告,说当地的局势很脆弱,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可能会在喀布尔机场外发动袭击。

与此同时,塔利班却开始展现出异乎寻常的强硬。塔利班首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给美军及盟军划下红线,声称不接受8月31日截止日期之后的任何延期,并且从周二开始,通往喀布尔机场的道路只对外国人开放而对当地人关闭。

而另一位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甚至威胁说,如果西方士兵逾期不归,将面临严重后果。

这是极其不寻常的一幕。因为仅仅两个月前,大部分塔利班都还龟缩在山区,外界几乎听不到任何他们的声音,现在因缘际会突然进入了喀布尔,脚跟还没站稳,就居然敢大摇大摆跟天下第一的美军划红线,这画风实在有点让人转不过弯来。

而事实上塔利班也并非虚言恫吓。周二晚上,塔利班武装分子动手封锁了通往喀布尔机场的道路,向空中鸣枪以驱散人群,并公开宣称只允许外国使馆安排的车队通过。阿富汗民众个人即便手持有效旅行证件,也不能通过。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同意塔利班“不延期”的要求,就很耐人寻味了。因为我们都知道,此前他一直受到其它国家领导人的压力,要求延长最后期限,英法德和西班牙都警告说,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撤离需要离开的所有人。

塔利班须保证为想要离开的人提供安全通道

这个分歧直到昨天英国召集七国集团领导人开完视频会议后才得到解决。七国集团同意不延期,但向塔利班提出了一些条件,第一个就是,塔利班必须保证在8月31日之前以及之后为想要离开的人提供安全通道。

塔利班是否同意这个条件目前暂时无法确认,但可能不少朋友都注意到了一条新闻,就是美国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前天(周一)在喀布尔秘密会晤了塔利班头号人物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这是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以来与拜登政府之间迄今为止最高级别的接触。

因为是不公开的会晤,目前所有人都不知道其详细内容是什么,但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在记者会上回答撤离阿富汗人问题时透露了一点风声,她说:“肯定会有更多符合条件的人在8月31日之后来到美国,我们将帮助他们重新安置。”

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大胆揣测一下,拜登和塔利班很有可能达成了不公开的协议,盟军这边不强行要求延期,算是给了塔利班一个面子,换取塔利班在8月31日之后仍然允许撤离行动低调继续。

遏制中共出招与阿富汗撤军 拜登判若两人

这就让我们看到拜登存在一个大问题,什么问题呢?

在前一段时间,我们看到拜登遏制中共的出招,从科技战到制裁战,从强化欧洲盟友围堵到重振印太盟友关系,甚至屡屡踩踏中共红线不断提升美台实质性的战略盟友关系,一系列组合拳打得有板有眼,让中共官媒都惊呼拜登比川普(特朗普)还疯狂。

尤其在病毒溯源这个问题上,拜登下令调查显然击中了中共的命门,以至于中共像条疯狗一样不顾一切地张嘴乱咬,哪怕闹出了“瑞士专家爱德华兹”这种国家级丑闻也都悍然不顾,继续火力全开极力甩锅,甚至到今天都还在威胁说,如果美国下结论病毒源于武汉将一定采取报复行动。

但在阿富汗撤军事件上,拜登的表现明显判若两人,每每判断失误,处处调度无方,一路被动走到现在,甚至让世界第一军事强国不得不和塔利班这样一伙七拼八凑的恐怖分子签定一个城下之盟,简直让全世界都大跌眼镜。

从这种鲜明的对比中,从病毒调查追责和阿富汗这两个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拜登表现出了一种共性,就是和对手进行远距离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博弈的时候,他似乎还显得颇有章法。一旦和对手进入到近身肉搏拼刺刀的阶段,尤其面对中共和塔利班这种死缠烂打不讲任何武德的对手时,拜登就表现出明显的不适应,甚至是张皇失措。

不敢使用力量是拜登当前最大的问题,尽管以美军当下的实力,可以在南海台海面对中共这样的对手都完全占据优势,我们也曾讨论过美军其实对开战都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但如果三军主帅瞻前顾后不敢出招,那拥有再强大的飞机导弹最终也会沦落到和拿着一把AK冲锋枪的塔利班是一个级别。

从这个角度看,拜登这次在阿富汗问题上吃了大亏,对他来说或许不是坏事,至少提醒他看上去似乎占尽优势的局面,完全有可能因为一招不慎就被对手彻底翻盘。相比起塔利班来说,中共的狡猾与阴毒要胜过百倍,而中共的实力也要胜过千百倍。此前占据上风的局面并不能说明什么,那只是一个阶段而已。接下来如何弥补破绽,在短兵相接的状态中解决病毒追责问题,应对越来越有掀桌子倾向的中共才是更重要的。

美媒爆溯源调查的重磅内幕

说到病毒溯源,我们要接着讨论《华尔街日报》今天才发表的独家报导中爆出的一些溯源调查的重磅内幕。

报导说在病毒溯源调查问题上,拜登政府现在陷入了与当初川普政府同样的困境,即:如何能够让中共政府进行合作。川普政府曾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向中共施压以获取更多信息,但相关努力以官僚内斗和失败告终。

余茂春早下载武汉病毒研究所网页副本

这篇报导披露了一些此前不为人知的内幕。早在2020年初,在中共承认暴发疫情后的最初几周里,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任职的余茂春就下载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网页的副本。

当时大陆疫情还未蔓延到海外。余茂春说他知道这是一家高标准的生物安全实验室,而且曾从事冠状病毒研究,当时他就预感中共官员会删除部分材料。他向蓬佩奥提到了这家敏感的研究所,然后蓬佩奥告诉他要优先处理这件事。

很显然,作为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的余茂春来说,对中共体制有比西方人更深入的了解,事实证明他的直觉非常敏锐。去年5月份的时候,余茂春找到了美国国务院武器管制局的代理局长迪南诺(Thomas DiNanno),并表达了希望对病毒来源进行调查的意愿。

大家注意这个时间点,当时美国的疫情正处于每天确诊2万-3万例的快速上升期。

评估中共此前的病毒研究是否违反《生物武器公约》

武器管制局的职能,主要是获得授权来监督遵守武器控制条约的情况。当时迪南诺从美国情报界去征集信息,以评估中共此前的病毒研究是否违反了1972年通过的《生物武器公约》。

这项任务最后落到了一家名叫“国家战略研究所”的机构的头上。该研究所聘用了前政府官员大卫‧埃舍尔(David Asher)来主持调查,埃舍尔当时正在从事与叙利亚化学武器有关的工作,算得上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专家。

埃舍尔的团队很快就获得了部分成果:他们从一份隐藏在情报机构档案中的报告里发现了一条线索,其内容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曾在2019年秋季染病,症状与新冠病毒感染或季节性流行病一致。

此外,该团队还发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中国军方进行一些秘密研究的信息。

到了去年12月的时候,美国国务院已经起草了一份涉及迪南诺部门调查内容的说明,并且计划将这份资料公开。

而当时武器管制局的高级官员也开始起草一份正式的外交申诉,准备通过指控中共针对冠状病毒的实验室研究是否违反了《生物武器公约》来对中共公开追责。

但迪南诺的申诉书遭到了他的顶头上司、时任国务次卿的克里斯‧福特(Chris Ford)的强烈反对。这位福特先生坚持认为,中共军方开展的可能是被公约允许的防御性实验,迪南诺关于中共可能违反《生物武器公约》的指控在科学论据上“基本不成立”。

遭时任国务次卿的克里斯‧福特反对

福特甚至也拿出了一份评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没有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武器研究,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对《生物武器公约》条款进行解释。

就这样,双方在激烈的争执中相持不下,结果就是迪南诺的申诉书最终没能赶在川普政府移交政权之前公布。而拜登政府上任后,接管武器管制局的新官员迅速就得出结论,说武汉实验室与《生物武器公约》之间“没有联系”,整个事件就此正式Game over。

从这些首次披露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川普政府几乎是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实验室来源的可能性,并至少在5月份就开始了往生物武器方向进行调查。但他显然没有得到情报系统的支持,连蓬佩奥在自己国务院系统内进行的调查,而且是有了阶段性成果的调查,都遭到了内部人士的强烈抵制。

这种抵制显然和当时整个左派猛烈抨击“病毒实验室来源”是阴谋论密切相关,以至于新任武器管制局官员一上来就否定了前任的结论。

这种内部左右之争造成的结果就是,等到拜登政府突然大转弯,开始意识到调查武毒所的重要性的时候,中共已经把相关证据删的删,藏的藏,要死要活也不允许外界进行独立调查了。

换句话说,拜登政府今天难以突破最后一公里,祸根恰恰是当初左派为了大选打击川普而埋下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阿富汗变天 谁是赢家?
【远见快评】习“劫富”新政 四大关键问题
【远见快评】承诺保护台湾?拜登投震撼弹
【远见快评】中美金融对抗战 习近平先输一局
最热视频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马克时空】U-2侦察机超越RQ-4全球鹰 更胜无人机
【未解之谜】透视千里之外 日本“千里眼之女”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