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秦刚任驻美大使面临四大困局

人气 6169

【大纪元2021年08月04日讯】7月28日,新任中共驻美大使秦刚抵达美国,成为中共第11任驻美大使,而此时中美关系正处于建交42年来最低点。

秦刚,1966年3月出生,天津人;曾两度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三度派驻英国;出使美国前,任外交部副部长,分管欧洲、新闻和礼宾事务。从秦刚的履历看,他是中共外交系统中第一位没有大使经历,也没有美国经验的驻美大使。

作为新任驻美大使,秦刚肯定想有点作为,想在中美关系史上留下“闪光”的一页。但是,秦刚上任时机大不妙,面临的问题错综复杂,有些是很难办的。笔者认为,秦刚至少面临四大困局。

一、如何处理与习近平的关系

习近平是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秦刚上任伊始,有人就说秦刚是习的亲信。我不完全赞成这个说法。习在外交系统亲信极少。

长期以来,中共外交系统掌控在江泽民派系手中。从外交部到驻外使领馆,大多是江派要员。习近平从2013年开始反腐打虎至今,外交系统查办的最高级别的官员,只是外交部长助理兼礼宾司长张昆生。

现在,在习近平之下,掌管中共外交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中共外长王毅,前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都是江派人马。

4月12日,原上海市长、与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的杨雄去世。中南海高层无一人出面悼念。但在杨雄去世第二天,4月13日,身在美国的崔天凯亲笔写了一封信,向杨雄家属转达“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

还有一个证明我的上述观点的典型事例。2018年9月,几名中国游客在瑞典撒泼的丑闻发生后,从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到中共外交部,到中共党媒,全都一哄而上,抗议、谴责、严正交涉、发旅行警告、骂瑞典警察、骂瑞典立法者、骂瑞典政府,骂声震天响。

但是,同年10月7日,瑞典电视台播出一个专题节目《习近平想要的世界》。由于其矛头直指习近平个人,从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到中共外交部,到中共党媒,全都一声不吭,没有一个人说一句抗议的话。

现在,习之下管外交的几个人,如王沪宁、杨洁篪、王毅等,在处理与习的关系时,“最厉害的功夫”就是没有底线地吹捧。在王沪宁带领下,这些人助习把中美关系搞到有史以来最坏的地步,还在吹捧习“英明伟大”。

比如,去年7月20日,美国限中共72小时内关闭驻休斯顿总领事馆的前一天,中共外长王毅在“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仪式上说,习近平外交思想超越过去三百多年来西方传统国际关系理论。

2017年4月6日,习近平曾当面对时任美国总统川普讲:“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但在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后,中美关系急转直下。为什么?

江泽民安插在习身边最重要的人物王沪宁起了关键作用。中共十九大上,王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识形态总管。王一方面不断给习灌马列主义迷魂汤,另一方面对习轮番上演“低级红”、“高级黑”,“挖坑不止”、“毁习不倦”,彻底扭转了习第一任期内中美关系总体平稳、向上的局面。

2013年至今,中共高层各派系之间的内斗,最重要的是“习江斗”,一直没有停息过。明年中共将召开二十大,“习江斗”可能进一步激化。

秦刚是站在江一边还是站在习一边?这是秦刚面临的第一大困境。

二、如何处理战狼外交与正常外交的关系

当今中共外交的底色是战狼外交。中共外交官都像吃了火药式的,比赛骂人,比赛看谁骂得更狠、更凶、更绝。

最近最典型的战狼外交,要数7月25日至26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访华时,中共外长王毅、副外长谢峰、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三位战狼的表演了。

此次中美天津会谈前,就美方而言,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川普总统任内处理美中关系的大方向,但是,还是给中美关系改善预留了空间。

比如,美方一再强调处理美中关系的原则是“竞争、合作、对抗”。舍曼去中国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表示,美国希望确保复杂而富有挑战性的两国关系存在“护栏”,以避免竞争演变为冲突。

但是,中共战狼外交官把天津会谈变成了“阿拉斯加会谈的2.0版”。中共外长王毅要给美国“补上一课”,并给美国划了“三条红线”;中共副外长谢锋竟然讲出“美国坏事做绝”之类的话,并提出所谓“纠错清单”;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不吃美国那一套”,并要求美国“四个停止”。这场“战狼外交秀”,让全世界看得目瞪口呆。

5月31日,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示大外宣要“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中共战狼外交官在天津会谈中展示的是什么样的“中国形象”?是“可信、可爱、可敬”,还是正好相反?

拜登政府的初衷是,如果中共真想改善关系,美国将顺势而为;如果不想,就算了。这体现在舍曼出访时,宣布的行程不包括中国,而是日本、韩国、蒙古,因为中美事先没谈妥。但是,当舍曼在日本访问时,又临时增加了访问中国的行程。也就是说,习近平还是希望舍曼访华,毕竟这是习改善中美关系的一次机会。

但是,三位战狼外交官的拙劣表演,把改善中美关系的希望化为一缕轻烟。

八年前,崔天凯作为驻美大使抵达美国时受到美国外交官的接待,并受邀第二天向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递交国书。八年后的今天,秦刚作为驻美大使抵达美国时,美国国务院没有派任何官员到机场迎接。这是中共在天津搞战狼外交的直接后果之一。

中共战狼外交是由马克思的“斗争哲学”决定的。在秦刚就任驻美大使后,中共外交的这一特点是变不了的。

所谓“正常外交”,是指有人性的人的外交。中共外交官无疑都是党性第一,党性至上的。但是,除某些坏到不可救药的人之外,中共外交官也有人性的一面。这种人性是搞“正常外交”所必须的。

秦刚上任后,如何在战狼外交与正常外交中做取舍,是一大难题。

第三、如何处理中共和中国人民的关系

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这既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实际问题。

中共的老祖宗是西方的马克思;中国人民的老祖宗是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中共的理论源头是1848年马克思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国人民的理论源头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中共是在“国外敌对势力”——苏联共产党的操控下建立的党,中共党员都是马列子孙;中国人民是从三皇五帝到如今,一直生活在神州大地上的炎黄子孙;中共是无神论者,中国人民是信神敬神的。这些区别决定了中共与中国人民是根本对立的。

中共当政72年,从来没有搞过一次“普通、直接、平等、无记名、单记、相对多数”的民主选举。因而,没有得到中国人民的授权。中共一直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把掌握“枪杆子”(军权)和“刀把子”(专政大权)放在最重要的地位。在一手拿“枪”,一手拿“刀”的中共面前,中国人民都是“奴隶”。

中共从来没有代表过中国人民的利益。今天的中共只是中共权贵利益的代表。

这几年,常听到一种说法,习近平是最后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那么,秦刚就是最后一任中共驻美大使。

如果这两者都是真的,那么,秦刚真的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处理好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关系了。

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全部垮台后,原苏联东欧地区的人民照样在他们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共产党可以没有,人民一切照常。

秦刚当外交部发言人时,我还在中国大陆,我曾给秦刚寄过一封“关于审查江泽民”的信。因为是以挂号信方式寄出的,秦刚肯定收到了。江泽民何许人也?前中共独裁者是也。信中专门谈到了江泽民卖国的滔天大罪。这是大是大非问题。我没有看到秦刚对我的信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现在,秦刚到了美国,我到美国已经七年了。作为中共驻美大使,了解在美国的中国人的动态,是其职责范围内的事。这里,我建议秦刚有空看一看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纪元上发表的文章《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那里面有我关于江泽民的论述。或许,对秦刚如何处理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关系有帮助。

第四、如何处理中共与美国人民的关系

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民调显示:全球17发达经济体对中共的厌恶程度处于或接近历史最高峰,高达69%的受访者都对中共持负面看法,其中日本对中共的负面看法最高,达88%,瑞典80%,澳大利亚78%,韩国77%,美国76%。

美国安全政策中心7月初发布的民调显示,63%的美国人认为,中共应该为“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损害进行赔偿。

美国人民对中共最直接的感受,是2020年由于中共隐瞒疫情、打压讲真话的医生、散布“未发现人传人”等假消息、听任病毒携带者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地等,导致大瘟疫从武汉传到美国,传到全世界。至2021年8月3日,美国已有3589万人感染,62.9万人死亡。

美国政府是民选政府。虽然美国的民主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美国当政者绝对不敢像中共那样不把民意当一回事。美国总统四年一选;435名众议员,任期两年,每两年全部改选一次;参议员任期六年,每次大选及中期选举时,改选三分之一。

美国总统也好,美国参议员、众议员也好,无论他们的个人意志如何,都必须考虑选民的意愿。美中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对美国来说,不是哪一个党、哪一个总统意志的体现,而是美国民意的体现。美国国会两党在许多问题上有分歧,在有的问题上甚至完全对立,但在对待中共的问题上高度一致。

如今,美国人民对中共的负面看法已成主流。在中美关系上的一个具体体现是,去年10月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离任至今,十个多月过去了,美国没有任命新的驻华大使。临时代办成了当前美国驻华使馆的最高代表。

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的最大区别是:美国人民都享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中国人民的“四大自由”全部被剥夺。长期享有“四大自由”的美国人民好骗,也不好骗。说好骗,是因为他们单纯;说不好骗,是因为骗他们一次、二次,可能就没有三次、四次了。

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是非常友好的。但是,美国人民与中共的矛盾不可调和。正如中共在香港搞的“一国两制”一样。“两制”是根本对立的,中共统治下的“一国”是不可能让“两制”50年不变的。1997年7月1日前,香港人民已经获得“四大自由”,但24年后的2021年,香港人的“四大自由”正在被中共剥夺,越来越多香港人正在逃到有“四大自由”的国家。

如何处理好中共与美国人民的关系,对秦刚来说,将是一大考验。

结语

6月22日,秦刚的前任崔天凯发推文自行宣布将离任回国。之后,就没有关于崔天凯的消息了。有一天,我上网查崔天凯到底是哪一天回中国的,查了半天,也没有查到。美国没有报导,中国也没有报导。直到7月28日秦刚到任时,我才在中共驻美大使馆网站上看到:“前任驻美大使崔天凯已于6月23日离任回国。”

也就是说,崔天凯是悄悄离开美国,悄悄回中国的。用中国老百姓的话说,有点灰头土脸地回去了。希望秦刚结束任期的时候,不说风风光光,至少不至于像崔天凯那样低调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外部环境更恶化的九大表现
王友群:中美天津会谈带来四大特别效果
王友群:中共“战狼”促美印关系不断升温
王友群:中共对美“强硬”的背后在担心什么?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思想领袖】沃尔夫:科企审查 侵蚀美国自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