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麦克基:社会主义的蛊惑欺骗

人气 1353

【大纪元2021年08月31日讯】“250年前,地球上94%的人口平均每天的生活费低于2美元,全球文盲率高达88%,平均寿命为30岁。是资本主义,是经济自由化和科学突破相结合,让人类开始摆脱那种鄙陋而贫病的生活。”

麦克基说:“但是人们总是搞不明白这个道理。人们只看到他们没有生活在一个乌托邦里,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代人都会受到社会主义蛊惑。”

“在过去的100年里,人类一共尝试社会主义41次,我们失败了41次。”麦克基说。

在参加南达科他州的自由节(FreedomFest)大会期间,我采访了美国全食超市(Whole Foods)首席执行官约翰·麦克基(John Mackey)。我们讨论了社会主义蛊惑人心的欺骗手段与企业应该保持政治中立,以及他所推崇的“自觉资本主义”理念。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杨杰凯约翰·麦克基,很高兴您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约翰·麦克基:感谢你的邀请,杨。

自觉资本主义的4个支柱 营造文明社会

杨杰凯:约翰,您是全食超市的首席执行官,因此被人们所熟知。同时,您也是《自觉资本主义》(Conscious Capitalism)这本书的作者。我们先谈一谈《自觉资本主义》这本书,坦白说我们需要谈谈这个词的基本知识,因为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约翰·麦克基:说起自觉资本主义,首先它是很肯定资本主义的。这也是人们误解它的原因。自觉资本主义有四个基本支柱。

第一,每间企业除了赚钱,都有潜力实现一个更高的目标。这个更高目标与企业为其客户创造的价值有关,而企业的意义也在其中。

那么全食超市的目标是,帮助滋养民众和我们这个星球。再比如谷歌的更高目标是规划这个世界的资讯,使资讯可以更便捷地被人们获取。那麽,这些都是我们为客户创造价值的方式。

我经常认为,资本主义被人们误解为,只是简单地追求利润最大化。赚钱本身是件好事,但是赚钱应该是企业在履行他们的目标,为人们、利益相关方、特别是客户创造价值之后所实现的结果。

(资本主义的)第二个支柱是:一个组织有它的利益相关方,他们都很重要。他们都不可忽视。任何企业,它的主要的利益相关方是:第一,客户;第二,雇员;第三,投资人;第四,供应商;以及第五,企业所在的社区。所以如果你开展自觉资本主义,你会意识到这些利益相关方都是相互依存的。

全食超市是一间食品商店。我们管理层的职责是招聘我们能找到的最有能力的人,确保他们接受充分的培训,兴旺成长,工作做得开心,因为我们团队成员的职责是让客户满意。如果连团队成员自己都不开心、不兴旺,他们就无法提供良好服务。所以,只有团队成员满意,客户才能满意,我们的利益相关方才能满意。

他们之间有互相依存的关系,一旦你认识到这种互相依存,你就会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管理企业。你在管理时寻求的是多方赢的解决方案——这种解决方案和策略对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有益处。你在运营企业时,就会更加自觉地考虑利益相关方。

(资本主义的)第三个支柱是:我们要创建的企业领导者不能只是为了填满自己的钱袋和把个人利益最大化,他们还要为企业的更高目标服务,为利益相关方服务。所以我们会强调“有服务精神的领导者”。一名有自觉意识的领导者会为企业目标和利益相关方服务。

(资本主义的)第四个支柱是:我们想营造一个人们通过工作而实现繁荣兴旺的文化——这个文化让人们学习、成长并发挥他们最大的潜力。因此,目标、利益相关方、领导力、文化,全部以更加自觉地方式去做,这是自觉资本主义的精髓。

全食超市服务数百个社区 负有责任

杨杰凯:似乎当一间企业或公司融入当地社区时,它就会自然在那个社区承担起责任。有观点认为,而我在不同时候也注意到,当这种关系被打破时,比如当一间企业变成跨国企业,它就会在不承担责任的情况下进行运营。

似乎部分最大型的企业正陷入这种危险的情况当中。那麽,如果当企业与它们的社区之间的联系被切断,要如何实现自觉资本主义呢?

约翰·麦克基:我可以谈一谈我自己的公司,因为我最了解。全食超市一共有530间店,我们的店位于数百个不同的社区,其中大部分在美国,也有的在加拿大和英国。因此,我们知道我们的店是融入当地社区的。

所有的跨国企业也是融于社区当中。我们对于身处的社区是产生影响力的。我们并不是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并不是孤立于社会当中其他人的。我们不仅有当地社区,我们还有供应链,一个遍布全球的供应网。

我们的产品购自数以千计不同的供应商和种植者,大部分在美国,也有一些在世界各地,因为我们想要销售最高品质的天然和有机食品,无论这些食品产地在哪里。

因此,我们认为我们有一个特别的责任,就是在我们所在的社区要发挥优秀公民的作用,要推广我们的慈善事业,为我们进驻的地方创造就业机会,确保无论我们在哪个社区,都能在那里发挥好公民作用。企业有这个责任,要在其所在的社区是一个良好的成员,而不是自外于那个社区。

如果认为他们的企业是在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那就大错特错了。不是这样的。企业也是生活在与人们一样的世界里,与邻居们和朋友们共享社区。因此,企业和每一个公民一样,有特定的公民义务。

不应采取政治立场 企业应政治中立

杨杰凯:目前我们看到的一个情况是,各个企业,无论规模大小,都受到来自各种特殊利益团体的压力,要参与到政治当中。我们看到各种企业参与政治的例子。我不需要列举具体的例子。而这样做往往打着对社区负责的旗号。我想听听您对此事的看法。

约翰·麦克基:我不认为企业应该采取政治立场。企业在它们各自的社区应该发挥好公民作用,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解决社会问题,或者是开展慈善事业帮助社区。

但是我认为采取政治立场是一个错误。过去几年来,我对于目睹的各种事情是无法苟同的,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就各种政治议题采取了宣传立场。

首先,这个立场是经营一间企业的领导者的看法。它可能不是投资人的看法,它可能不是企业雇员、客户或其他相关方面的看法。它只是领导者的看法。他们正在把自己的看法强加于更广泛的利益相关方群体之上。

他们可能会失去那些与他们看法不同的客户的支持。客户可能中断跟企业的生意,因为客户对企业感到愤怒。他们会找其它替代的企业。他们可能会对企业产生厌恶,失去对企业的尊重。

事实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目前在政治上非常两极分化,所以企业选边站不符合利益相关方的最佳利益,也不符合股东们的最佳利益,不符合客户的最佳利益。

所以,全食超市尽可能保持政治中立的立场。我自己有这方面的切身经历。我在2007年曾经为《华尔街日报》写过一篇关于医疗保健问题的稿子,刊登在专栏上面。那些不同意我的观点的人强烈抨击了全食超市,尽管那不是全食超市的观点。

我花了很大力气解释说:“这并不是全食超市的观点,而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是人们无法把我本人和全食超市区分对待,所以他们就攻击全食超市。这对我来说是个重大教训。

自此以来,我个人就没有在公开场合采取过任何政治立场,因为我不希望全食超市因此遭到波及和伤害。那些公开表态的企业首席执行官们,他们其实从长远来说是在损害自己的企业,我认为他们这么做是错误的。

过去100年 41个国家尝试社会主义 失败41次

杨,有句老话说得好——我不记得是谁说的了,可能是马克·吐温,也可能是丘吉尔——总之这句话是这样:“如果你到了21岁,仍然不是社会主义者,那你真是没有善心。但是如果你到了30岁,仍然是个社会主义者,那你真是没有脑子。”在过去的100年里,人类一共尝试社会主义41次,41个国家尝试过社会主义,我们失败了41次。

我们并不是没有试过社会主义。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试过,但它行不通。它不能创造财富。经济自由创造财富。经济自由创造创新、实验新事物、推动竞争。它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准,不是几个人,而是提升数十亿人的生活水准。我认为现在的历史课没有教好。

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上的事实,看看250年前的情况,地球上94%的人口平均每天的生活费低于2美元,这是已经计入今天的通货膨胀调整过的数字;85%的人口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美元;全球文盲率高达88%,平均寿命为30岁。一直以来,是资本主义、经济自由化、创新精神、创造力、经商人士和科学突破相结合,让人类开始摆脱那种鄙陋而贫病的生活。

但是人们总是搞不明白这个道理。人们只看到他们没有生活在一个乌托邦里,看到他们周围有一些穷人,看到一些他们觉得不公平的景象,有些人拥有得太多,有些人拥有得太少。但是他们没有把它放在历史背景中去想一想,过去的情况是怎样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代人都会受到社会主义的蛊惑:“社会主义会创造更好的世界。”但是它并没有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它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了从上到下的贫困,(社会主义之下的)社会变得越来越贫穷。

有意思的是,我们最近看到古巴的抗议活动,它总是被捧为:“那里的人也许贫穷,但是他们超级幸福。”事实上,他们并不幸福。他们一直试图离开古巴来美国,或者去其它国家。

知识分子喜欢社会主义 但是行不通

所以没错,知识分子不喜欢资本主义。他们喜欢社会主义。但是社会主义行不通,可是他们顽固地认为是操作方法不对。他们觉得:“这次我们一定会把社会主义搞好。只要我们选择对的人当领导就可以。”但是,问题不在于人的动机或者意图。问题在于它能不能促进创新和进步,它真的不能。经济自由可以带来这些,社会主义不行。

杨杰凯:您刚才简单提到批判种族主义的教育是有问题的。您能不能详细谈一谈?

约翰·麦克基:我心里对于美国建国之本的展望是,每个人都是生而平等的。我们都有尊严,我们都有价值,我们不应该因为种族、性别、性取向等各种因素去歧视他人。每个人都应该享有尊严并受到尊重,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

而教导学生某些种族生来就具有剥削性或生来就是邪恶的,这就偏离了马丁·路德·金在1960年代领导民权运动时的伟大愿景。他说过:“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的女儿们会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取人,而是以品格取人的世界里。”这也是我所相信的愿景。

杨杰凯:让我们回去再谈一谈社会主义。当我和那些喜欢社会主义并相信这是个好制度的年轻人对话时,他们经常会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举例,说他们非常成功地实现了社会主义。您有什么看法?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马龙:RNA疫苗副作用被淡化
【思想领袖】巴斯:中共如何操纵自由社会
【思想领袖】利特琼:抵制冬奥 不为中共站台
【思想领袖】布延斯:封城及削警酿边境悲剧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六中会期敲定 江派被摆平?
【远见快评】欧金中自杀疑云重重 中共担忧什么
【秦鹏直播】“玻璃心”被封 禁忌话题海外暴红
【探索时分】航空母舰出云号 日本的航母之路
【军事热点】美加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宣示坚定承诺
【百年真相】从建党到弃党 陈独秀的沉浮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