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面对中共敢讲真话 学者赞知识分子典范

人气 938

【大纪元2021年08月05日讯】反共立场鲜明的史学泰斗余英时辞世享寿91岁。台湾学者陈芳明8月5日表示,面对中共极权统治,余英时勇于发言。中研院院士王汎森、“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都称赞余英时是知识分子的典范。

中华民国副总统赖清德在脸书发文悼念余英时说,听闻一生坚决反共的中研院院士余英时于睡梦中辞世,深感不舍,这是国际史学界重大的损失,愿其家属节哀保重。余院士倾毕生之力钻研中国思想、政治与文化史,以敏锐的笔锋、单纯的学人、深刻的批判而闻名中外。

赖清德说,余英时院士关注人权、自由与民主,曾为“党外”发声、为美丽岛事件投书国际媒体、声援六四、支持香港。也时常提醒关心台湾,面对香港问题除了支持之外,更要不断深化台湾的民主自由。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余英时院士的胸襟、敢言、不屈、无畏与执著,已为许多追求民主自由人士立下不朽的典范。

余英时淡泊名利 提醒台湾与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则

据中央社报导,余英时2014年在美国新泽西接受专访提到,中华民国政府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则,不要怕中共,要保持民主自由价值观。“要警觉中共的背后意涵,之前国共已有3次交手失败经验,绝对不能大意”。

余英时指出,中国有历史以来,哪有哪朝代像中华民国在台湾一样,可以依选举产生自己的总统、国会议员,“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绝对要加以珍惜。中国共产党做得到吗?

他批判毛泽东的“搞文革、破四旧”,中共对人没有半点同情,顺我者昌、逆我则亡。大陆六四异议份子“只是关起门来谈谈话,根本不妨碍政权”,就被关起来。可见中共对其政权多么没有信心。“这种情形在皇帝时代也没有人这样装狠的”。

余英时说,香港18万人站出来,是最多的一次,当中有香港人,更有大陆人,为什么?中共在香港采行的“一国两治”,是做给台湾看的,目的很清楚!

余英时面对强权敢讲真话 陈芳明赞知识分子典范

陈芳明今天受访时表示,面对中共的极权统治,余英时长居美国,但同时对台湾、香港的发展十分关注,非常关心民主发展的进程,而且勇于发言。

陈芳明认为,余英时不关心中国,比较在意如何保留公民社会的传统,以及保护及维系自由民主的价值。

他表示,虽然跟余英时没有师承关系,但他到了美国之后开始接触到余英时的思想及著作,同时注意到余英时敢讲真话、永远站在正义公理的这一边,为弱势发声的坚决态度,“我如果敢对政治讲真实的话,其实受余英时的影响很大,他支持台湾的太阳花运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总是在关键时刻发出正义之声,立场从未动摇”。

“余英时是用贯通的思想在做学问,而不是只研究一个朝代或片段的历史”,陈芳明表示,“他做学问的方法师承他的老师钱穆,重视大历史之外也注意小历史,研究在哪一个时间点发生变化及转折,并深究背后的原因”。

他表示,很多人做学问就是只有学问而已,但余英时做学问却是应用在当代社会之中,“学问对社会如果没有作用,那只是你个人的成就而已”。

陈芳明说:“余英时让我知道,历史不是静态的,而是可以让人看到时间的流动,可以看到社会的变化。余英时的文字虽是静态的,但在他的叙事过程中,你可以感受到它的生命力,他可以说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历史家,永远保持开放、多元、开明的心态在做学问。”

王汎森忆余英时:对于自由民主坚持不遗余力

中研院院士王汎森1987年至普林斯顿大学读书,曾受余英时的教导,王汎森今天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表示,余英时不仅是史学泰斗、展现知识分子的风骨与典范,也提到余英时对学生处境考虑相当周到。

王汎森说,余英时读书既精又快,表面虽看不出来,他思想非常澎湃、活跃,但下笔谨慎、内心始终非常平静,在念书时,神态仿佛他整个世界都在那页书上。特别的是,余英时做研究到写文章都一手包办、很少委托研究生做事,他回忆,余英时仅有一次委托过他在空闲的几个月协助注意一些史料,其余就是帮忙借几次书而已,因为“余英时一直认为学生是朋友”。

王汎森也提到,余英时所处时代正好是共产革命最盛的时代,所以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此著有“民主革命论”,认为民主优先于革命;余英时也支持香港占中运动,支持公民不服从,对于自由民主坚持不遗余力到最后一刻。

余英时带给王汎森影响深远,王汎森也透露,自己本来只对一般的历史有兴趣,后来进入思想史领域最重要原因就是余英时,“好像能从他的著作中看到一个精彩且广大的世界”。

余英时辞世 王丹叹华人社会损失

一代史学大师余英时逝世,六四学运学生领袖王丹在脸书发文表示,余英时离世“是学术界这几年来最大损失,也是华人社会的重大损失”。

他说,这不仅是因为余英时是学界泰斗,思想大师,“更因为先生(余英时)一生以学术功力连结自由理念,埋首经文的同时不忘社会关怀,是当代知识分子的楷模和精神领袖。”

王丹并表示,余英时多年来对他关怀备至。“念及上次还与先生在他的客厅畅谈良久,更是悲从中来。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唯有遥遥恭送先生,但望先生精神永存。”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也发文悼念余英时,并指余英时“堪称人文精神的典范,是大陆流亡知识分子的忠实友人”。

另外,中国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也在推特(Twitter)发文表示,余英时“有史识,有史胆,有史德,非混迹学界的斗筲之徒可同日而语”。

责任编辑:钟元

相关新闻
余英时:方励之影响了一代人
唐奖汉学奖得主余英时狄百瑞惺惺相惜
余英时:G20峰会的反思
余英时:川普和蔡英文的电话交谈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歼20数量之谜 竟然只有30余架?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开明月千古谜
【秦鹏直播】习拜联大首次过招 美两手应对中共
【新闻看点】恒大危机有解?美打造“铁盟”
【直播】拜登联大首场演说:美中非新冷战
【时事纵横】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忆太子站惊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