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的“盾牌加长矛”战略

人气 824

【大纪元2021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徐智宁编译)8月间,上海教育部门禁止在小学进行英语期末考试。许多中国人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在他们看来,英语及其架设的国际通道对于国家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还有很多人视英语为他们走出国门的通行证

但中共(CCP)对中国人及他们想说的西方语言另有安排。不仅全民的语言技能正在被剥夺,且中国公民也越来越无法取得护照和更新护照。

中国公民应该看清这不祥之兆。如果可能的话,带着所有能带走的财产举家移民。当然,多年来已有许多人这样做,尤其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之后。

在全球范围内,说英语的人数为11.31亿,讲普通话的11.17亿人多出一点点,但说英语者更多的是将其作为第二语言学习。讲法语的人有2.8亿,相对于英语,非母语学习者的比例更高。世界上第三大最常用的语言是西班牙语,5.45亿人,其中大部分是讲母语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远远更多的西方语言学习者会让全世界变为用英语作为外交和国际商务精英的语言。目前已在进行中了,包括欧盟(英国已不在其中)和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后者需要用英语与印度和巴基斯坦外交官交流。

有些人可能认为,影响力和权力地位濒临全球化的北京政权会战略性地用英语教育公民,这样就更容易地影响世界政治,并从世界大学和企业中攫取技术。

袁莉(Li Yuan)9月9日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上海一位民族主义律师的话。这位律师从支持北京的角度,提出了反英语政策问题,“中国人什么时候可以停止学习英语?”然后他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当中国成为最先进技术的领导者,世界需要追随中国之时。”然后,他写道,外国人“可以来学中文了”。

但中共政权可以通过其它方式获得技术,例如通过从全球科学家、学者和商界人士那里购买或进行网络盗窃。这些友好的外国人通常对中共的意图很天真,并渴望从任何渠道获得收益,包括中国政府官员和企业。因此,他们更容易让自己陷入金钱利诱和科学合作的诱惑之中。

中国可以通过真正的软实力影响世界的论点北京无动于衷因为这需要开放和透明,意味着脆弱性——中共将不得不弃其盾牌,包括共享中国科学和政治信息的限制,以及更广泛地开放互联网。中共抵世界最有效的盾牌是其网络封锁,北京不会放弃这一点而让中国公民受到政治教育——他们很可能由此变成反中共力量构成对党权力的威胁。

这个风险太大了,尤其是当回报如此遥不可及之时。世界远未达到接纳当局所依赖的毛主义模式而不是真正软实力的程度。因此,摒弃大众英语教育不仅必要,也是中共可接受的一个策略可以用来“保护”民众、更好地剥削他们。作为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上海居民如果留在当地就不需要英语,外国人也可被拒之门外。北京因此不需要西方大学、韩国流行乐队,也不再需要在中国销售外国服装品牌。事实上,所有这些如今都被当局施压,被视为危险的奢侈品。

因此,中共正在与自己的14亿民众作对,目的是以民众为砝码稳抓大同时,全球间谍作为长矛、从其国家攫取政治、经济和技术力量。综合来看,这种牌加长”策是中共扩增权力的手段与来源

使用中文的中国本土公司比西方公司更容易掌控。通过鼓励他们相互贸易,他们利用中国消费者的支出,从内部拉动中国的就业、经济和税收。中共不是很依赖消费品、食品、投资或基础设施的进口,而是可以自己生产,通过独立的经济,保护自己不受美国和盟国在人权等问题上的制裁。

中共这座堡垒有自己的劳动力资源,也有充裕的税收。习近平的这种堡垒心态不会消除中共对世界可能产生的非自由主义影响。中国的政府官员和“亿万富翁”,作为自由裁量权、目标市场准入或数十亿美元境外投掷的把关人,仍然可以飞到世界各地,他们可获取他们所需的任何技术,施加政治影响,包括通过其视为必需的贿赂手段来扩张中共的权力。

世界由此成为中共的囊中物,因为中共有钱购买,也拥有资本、技术和“劳动力控制”,在世界的中心保有它们所需的任何资讯权力或政治权力。

因此,中共不需要英语来影响世界。它可以收买世界领袖,就像收买英文翻译一样。中共的盾矛战略是通过金钱来捕获精英,这与西方为了有朝一日使中国民主化,从而整体上影响民众的战略不同。

为了影响中国,我们需要接触中国人民并说他们的语言。但是如果中共同时屏蔽民众,包括通过削减英语教育的方式,西方战略就无用武之地。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政府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并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禁止侵入》(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China’s Shield and Spear Strategy: Linguistic Protection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语言与思潮 别被左派牵着走
【名家专栏】文革式语言只能让人互相抨击
【名家专栏】毛阴魂不散 批判性种族论武装学校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华人媒体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拜联大首次过招 美两手应对中共
【新闻看点】恒大危机有解?美打造“铁盟”
【时事纵横】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忆太子站惊魂
【财商天下】港地产业规则变 北京“围城必阙”
【横河观点】美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毒所合作曝光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