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毛阴魂不散 批判性种族论武装学校

人气 739

【大纪元2021年04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lex Newman撰文/原泉编译)上个月,加州臭名昭著的“族裔研究”(ethnic studies)课程成为全国头条新闻,因为该课程建议孩子们,给阿兹特克(Aztec,注:存在于14世纪至16世纪的墨西哥古文明)的食人肉和以活人为祭品的众神唱赞歌。早在这之前,被暗中武器化的“种族”和“种族主义”已经接管了美国的公立学校体系。

以“种族”来达到对美国人民分而治之的种族主义努力,都是打着通过“种族主义的视角”来审视一切、并反击“结构性”或“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幌子,这就是所谓的“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英文简称CRT。

你可以把这个理论想像成愚蠢的伪知识分子的官样文章,目的是尽可能地激起种族仇恨、怨恨、分裂和冲突。

就像邪教领袖一样,CRT中不断增长的高薪“专家”军团,希望公众相信,这是一种复杂而神秘的“流行病”,只有高薪的“专家”才能理解。但CRT背后的现实其实很简单。

前提基本上是这样的:所有“白人”都是拥有权力和特权的种族主义压迫者,而所有非白人都是被压迫的受害者。

由此产生了一个愚蠢的前提,即美国是一个令人厌恶的“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国家,必须被“反殖民化”和瓦解。而研究表明,美国是世界上最不存在种族主义的国家之一。

事实上,任何由主要是欧洲血统的民族或国家建立的机构都是邪恶的,必须被摧毁。任何肤色不够黑的人都必须为他们的集体罪行忏悔。

如果这一切听起来很邪恶和很不正常,好吧——它就是这样。

不幸的是,CRT现在是美国各地公立学校、易受影响的年轻受害者,被灌输的必不可少的内容。

正如其支持者所宣称的那样,CRT的目标并不是真正打击种族主义。

《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警告说,事实上,多项研究表明,“多元化培训”(diversity training)——CRT的一个分支——旨在将邪教的观点付诸实践,“可能会引发偏见或反弹”。

“实际上,许多参与者事后报告了对其他群体更多的敌意。”报告表示。

愚昧之极!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儿童:当他们受到种族分裂和极端种族主义的疲劳轰炸时,他们不仅会开始思考种族问题,还会开始憎恨那些据称与他们发生冲突的其他“群体”中的人。

而这正是问题的关键。在苏联,就像几十年前的马克思一样,极权主义者用“阶级”来划分人民,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制造不和。

毛泽东在共产中国制造并利用了类似的不和。

在美国,穷人的物质生活比许多国家的富人还要好,“阶级矛盾”的说法苍白无力。

于是,像在国家社会主义(纳粹)德国一样,来自国外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分子,以及本土的颠覆者都把“种族”作为主要的缺点来利用。

它在美国的表面之下已经蠢蠢欲动了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但近几个月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由税收资助的CRT灌输的极端例子,引发了家长和普通人的愤怒,这一问题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出来。

在美国,这种仇恨的意识形态背后有着悠久的历史。

本系列的第六部分探讨了马克思主义的“法兰克福学派”及其“批判理论”阴谋对美国文化的巨大影响,特别是在政府控制的教育体系中。CRT就是这种致命武器的产物,并适应了美国的环境。

谎言的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教给孩子们的虚假历史,比如几乎被普遍否定的“1619项目”(1619 Project)和被戳穿由共产主义者霍华德·津恩(Howard Zinn)所写的战斗文章,这在本系列的第17部分有记载。

最终的结果是灾难。

在学校宣传CRT 由税收资助

自然,所有“种族”的成年人,只要有基本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常识和对历史的基本了解,就能看穿CRT的宣传。

但是每周在公立学校上五天课的孩子们呢?他们很容易成为受害者。毕竟,父母告诉他们要听老师的话。

这就是为什么CRT背后的势力如此集中对儿童下手。

CRT和种族贩子在实践中是什么样子的呢?

以加利福尼亚州为例,3月18日州教育委员会最新通过的“族裔研究示范课程”建议,孩子们在圣歌中寻求异教徒阿兹特克神的帮助,以获得“革命精神”。“圣歌有一个明确的含义:取代基督教的上帝,据说这是白人至上主义压迫的延伸。”(批判性种族理论监督人)克里斯托弗·鲁福(Christopher F. Rufo)写道。

洛杉矶联合学区(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是全美第二大学区,该学区已经表示,从2023年开始,“族裔研究”课程被列为必修课,合格才能毕业。整个州最终都会跟进。而始于加州的癌症通常会蔓延到全国。

据报导,在美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硅谷的库比蒂诺联合学区(Cupertino Union School District),三年级的学生被要求“解构”他们的种族、性别、宗教、家庭结构和性别认同。

之后,他们被要求制作一张“身份地图”,并根据自己各种“身份”的“交集”所获得的“权力和特权”进行排名。

“一个身体健全、异性恋、长相英俊、说英语的顺性别(Cisgender)白人男性,比一个黑人变性女性享有更多的特权。”在如何理解该结果的例子中,学校提供了相关材料。

(cisgender,注:顺性别是跨性别的反义词,是为了和跨性别者区分所创造出来的词汇。通常是用来形容对自己的生理特征和生理性别完全接受,甚至喜爱的人,也可以指顺应自己的生理性别的意思。)

简而言之,在这种扭曲的世界观下,你的肤色使你要么成为资产阶级那样的被毁灭的压迫者,要么像无产阶级那样成为一个必须消灭别人的受害者。

这种疯狂的事情也在“红”州各地上演。

例如,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学区韦克县(Wake County)发起了一场运动,旨在根除“教育空间的白人意识”(whiteness in educational spaces)。根据鲁福的说法,作为运动的一部分,老师们被要求“破坏白人意识”和“凌驾于家庭之上”。

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2017年,愤怒的家长在罗金汉县(Rockingham County)教育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得知有老师强迫欧洲裔的孩子站在教室前面为他们的“白人特权”道歉后,大发雷霆。

近年来,在爱荷华州艾姆斯和美国各地的城镇,“黑人的命也是命行动周”(Black Lives Matter of Action Week)一直在兜售“多元化和全球化”、“破坏西方核心家庭”、“肯定跨性别、同性恋和集体价值”等口号。

为了了解这种马克思主义理念在学校的兜售者有多么咄咄逼人,想想3月中旬的新闻报导,公立学校的老师们密谋“渗透”反对灌输的家长团体,利用“黑客”搞乱他们的通讯,甚至“公开揭露这些人”的言论。

共产中国的类似伎俩

这些伎俩的受害者在经历了由这些策略产生的恐怖之后,清楚地认识到了同样的阴谋。

中国著名流亡人士莉利·唐·威廉姆斯(Lily Tang Williams,中文名“唐百合”)在毛主席的政权下长大,最终逃到了美国。她还记得,在毛时代,伪装成“公立学校”的儿童灌输中心所使用的那些手段。

她在谈到向学校里的孩子们兜售CRT时说:“这是在我们的国家制造仇恨、内疚和分裂”,“是激进左翼用来分裂和征服的工具。”

威廉姆斯在毛泽东统治时期长大,经历了整整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她对今天美国发生的事情敲响了警钟。

威廉姆斯说:“我告诉你,这种种族主义理论不过是把公民分成‘被压迫者’和‘压迫者’两个阶级的策略,我以前也听说过这类东西。”最近,威廉姆斯就这个问题在新罕布什尔州立法机构作证。

她告诉《大纪元时报》,毛政权的“破四旧”指的是,这个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民)的中共暴君破除中国“旧思想、旧文化、旧习惯和旧风俗”的运动。

“他和他的政权用政治身份把人们分成十类,红五类和黑五类。”她解释说,“红五类包括贫下中农、工人、革命军人、革命干部和革命烈士。黑五类是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和右派分子(主要是知识分子)的子女。”

每一个“黑五类”的家庭成员都被认为是有罪的,仅仅因为他们出身的家庭,而且据说是“生来就是黑”。

“毛泽东敦促红卫兵公开羞辱黑五类,高举拳头批斗,让他们做自我批评、忏悔和告发自己,否则就会被打、关在房间里写自己的‘黑材料’,为家人或自己道歉,被送进劳改农场做苦工。”威廉姆斯继续说,一些年轻的家庭成员为了逃避羞辱和牵连,不惜一切代价,包括向中共举报自己的亲属。

威廉姆斯说:“由于那些杀人的政策,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死去。”她和其他业内人士一起担任“美国家长参与教育组织”(USPIE)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今天在美国发生的CRT,在我们的学校、在我们的工作场所和政府机构,让我想起了文革期间发生的事情。”她补充道。

对儿童有害

专家说,CRT的疯狂行为除了对社会有破坏性外,还会伤害各种类型的儿童。

“告诉人们,尤其是儿童和青少年(他们不相信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甚至可能非常鄙视种族主义),他们无法阻止自己成为种族主义者,这是一种可怕的、完全有害的心理。”早期儿童心理和教育中心的临床心理学博士加里·汤普森(Gary Thompson)解释道。

汤普森补充说:“在心理上,觉醒至上(Woke Supremacy)和白人至上一样具有破坏性。”汤普森恰好是一名美国黑人。

汤普森告诉《大纪元时报》,现在很多公立学校从二、三年级起,就开始教孩子们“白人意识是邪恶的代名词,警察有计划地追杀和蓄意谋杀黑人,以及其它所有这类充满斗争意识的政治信念,他们把这些信念当作无可争议的事实来教。”

如何反击

全国各地的家长都在争相反击,保护自己的孩子。

汤普森也是美国家长参与教育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说,他的个人观点是,普通家长试图将CRT从孩子的公立学校中剔除是“徒劳的”。

“如果CRT不符合你的家庭价值观,那么离开公立学校对家长来说可能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他说。随着公立学校入学人数持续下降,美国人的这种情绪日益高涨。

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CRT的宣传,去年有数百万家长将孩子带离公立学校,选择在家上学和上私立学校。

遗憾的是,CRT的疯狂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公立学校了。就连许多“觉醒的”精英学校和自称“基督教”的学校也在赶时髦,所以家长们必须尽职尽责。

无视美国著名的黑人基督教领袖,例如沃迪·鲍查姆(Voddie Baucham)牧师和主教E.W.杰克逊(E.W.Jackson)的呼吁,许多自由派教会和神学院也纷纷投入其中。

一些批评者认为,用纳税人的钱给儿童灌输CRT是违法的。

加州平等权益联盟(CFER)执行总监吴文渊(Wenyuan Wu)多年来一直在加州和其它地方进行抗争。她认为在课堂灌输CRT是“非法和违宪的”。

“在学校灌输CRT,是以种族分裂和受害者与压迫者的社会二分法为前提,从根本上违反了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该修正案保障法律的平等保护,1964年《民权法》第六章/第七章,加州宪法的平等对待原则和大量的反歧视法律。”她警告说。

在佛罗里达州,高层官员正在采取行动。实际上,该州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刚刚承诺,CRT的意识形态不会出现在佛州的公立学校。

德桑蒂斯说:“让我明确一点,在我们的教室里,没有批判性种族理论之类的东西,教孩子们憎恨自己的国家,憎恨彼此,不值得红州纳税人花一分钱。”

“他们试图让人们基于种族来看待彼此,我想做的恰恰相反,我基于个人而非种族来对待人们”,他补充道,“我想以人品待人。”

但是,当然,分裂人民是目的,而不是无意的副作用,不断呼吁“白人至上”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迫使批评者保持沉默。

这可能是最大的风险。

CRT的领导人和近似邪教的信徒,几乎把极左分子和马克思主义者憎恨的东西都贴上了“白人至上”的标签:《美国宪法》、基督教、数学、法治、守时、个人主义、西方文明、核心家庭、客观真理等等。

没有人是安全的。

成年人基本上认识到了CRT的邪恶和愚蠢。然而,美国的孩子们和其它国家的孩子们一样,在犯下可怕的暴行之前,就被灌输仇恨父母和同胞的思想,他们对此并不知情。

父母应该保护自己的孩子,从而保护这个国家和它的自由。

原文:Echoes of Mao: Weaponizing Schools With ‘Critical Race Theor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亚历克斯·纽曼(Alex Newma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国际记者、教育家、作家和顾问,他是《教育者的罪行:乌托邦人是如何利用公立学校毁掉美国的孩子》(Crimes of the Educators: How Utopians Are Using Government Schools to Destroy America’s Children)一书的共同作者。他还担任“自由前哨媒体”(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首席执行官,并为美国和国外的各种出版物撰稿。

本文是作者“美国教育研究”的系列文章的第19部分。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教育歧途 极权主义和变性人
【名家专栏】乌托邦式“教育”现雏形(一)
【名家专栏】乌托邦式“教育”现雏形(二)
【名家专栏】极权教育将在美国学校现身
最热视频
【大话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国都铎王朝
【财商天下】脑力赌未来 美团败了?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